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97章 幽冥教主地藏王

第97章 幽冥教主地藏王

據民間傳言,這第十八層地獄又稱刀劇地獄。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這個奇葩的世界,連負荊請罪都變異成了付金請罪?
說罷,就變戲法似的掏出了兩個金元寶塞了過去。
在那狹窄的通道盡頭,是一處不太起眼的石洞,崔判官示意,過了那石洞,便是傳說中的阿鼻地獄最底層的最底層了。
「咳咳……嗯賢弟啊,大哥突然想起來還有件要事要辦,這便……咳咳……這便不陪你進去了。」
果然,能讓人感覺愉悅的罪惡,才是最罪惡的罪惡。
那鼎爐便是——煉魂。
「大哥的心意愚弟心領,只是如今愚弟已犯下彌天大錯,不能再連累大哥。」
陰森森的地縫中,條件雖然簡陋了些,卻也打掃得乾乾淨淨,千塵不染。
「付金請罪?」
光聞上一聞,就全是罪惡的味道,最純潔的無法饒恕的罪惡。
便梗著脖子就邁了進去。
除此之外,老僧近前,還擺著數盞長明燈,大多都已暗淡,將息未息,只剩下一丁點的光亮。
「請罪?」
那以後看到小青小白的原形,應該也不會……咳咳……
「要不……勞煩牛兄在石門外稍後可好?」
諦聽虎頭https://m.hetubook.com.com獨角,犬耳龍身,足似麒麟,還長了一條獅尾。
然而進到了內里之後,卻並沒有看到什麼血腥可怖的場面。
「咦?牛兄你為何抖至於斯?是不是著涼了?」
稍微有些緊張,
也罷,本判官也懶得再饒費口舌,你要去作妖那便去。
只是這一切看在許仙眼裡,則更加篤定內里的恐怖場景,不能直視。
阿鼻地獄,
「嗯……那也是他自己佛心不夠堅定,非賢弟之過。」
「不行的啊大哥,愚弟方才不小心傷了他的佛心,便是還了陽,怕也是修不得佛了。」
真正的到底了。
整個陰曹地府,沒有人敢靠近這裏一步。
許大仙人幾乎精分。
帶著一種虔誠嚮往的態度,起步前行,崔判官的說話聲又在耳邊響起。
異獸名曰諦聽,
而那經案的對面,則是一口模樣更加詭異巨大的鼎爐,鼎爐形似大鼎,通體赤紅。
只見頭頂那處,有暗紅色的詭異江水正在流動,這不就是是忘川河中的河水嘛!
終於要下最深的地獄了。
八成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
你就會懷疑牛生。
和圖書阿鼻地獄,也就是傳說中第十八層地獄的最底層,也是地府最底層的地獄,沒有比這個更低的了。
牛頭一臉的感激涕零,幽冥教主佛法無邊,最會勸人回頭是岸了,聽他說上兩句佛家真言。
周圍的空氣,也愈發地陰冷,最純潔無暇的邪惡陰氣透過靈魂深處,給人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感。
「那賢弟有何打算?」
為了形容這種罪惡。
這種借口都已經被我用爛好不好,你竟然還好意思拿來用?
又在瞎想了。
「唉!賢弟多慮了,那佛門尊者乃是大德高僧,大哥遣人助他還陽便是,無礙的。」
那裡甚至很安靜。
崔大郎聞言一愕,不是說好了要拿人家去祭天的嘛?
於是接話道。
最近手頭的確有些緊,藥鋪里的賬,被小青看得死死的。
若是被打入這一層地獄的人,會被綁在木樁上,然後由兩個小鬼拿著鈍鋸把人鋸成兩瓣。
若不是親眼所見,許仙絕對不會相信,這裏就是傳說中能讓人聞之色變的阿鼻地獄了。
來,賢弟先把這個拿好,大哥陪你走這一趟。」
原來這阿鼻地獄的最底層,竟然在忘川河的河底!
據說阿鼻地獄里的景象,hetubook.com.com極為恐怖誇張,看上一眼便會連續做噩夢至精神面貌出現大面積崩塌。
「大錯已成,斷無迴旋餘地了,愚弟這就去地藏那裡請罪!」
細看那暗紅色的崖壁,似乎有扭曲變形的不知名生物在岩壁中蠕動。
當許仙抬腳邁入這阿鼻地獄的時候,伏在經案下那頭諦聽,便投來了異常警覺的目光。
有一半被鑲嵌在了暗紅色的岩壁中,突出部分,由一隻模樣扭曲的巨型魔物石雕環抱。
隨在崔判官身旁一路疾行,不多時便過了鬼門關,又沿著黃泉路,到了忘川河邊某處突出懸崖的石台上。
然後又一臉雲淡風輕地縱身一躍,往那崖澗谷底墜了下去。
幽冥教主地藏的佛身便在那裡面。
果然牛先生的理論,在這個世界的確不成立,連河水都能在頭頂流動。
最後,連鬼都當不成。
又過不久,來到了一處較為狹窄的崖縫谷底,周圍的崖壁,呈現著詭異的暗紅色。
「沒錯。」
眼見崔判官無緣無故地往自己懷裡塞金元寶,許仙一臉茫然。
「咳咳,既然賢弟執意如此,那大哥也不攔你。
也不知往下墜了多久,期間,各種陰森詭異的凄厲哀嚎不絕於耳m.hetubook.com.com,聽在耳中,堪比小區里的廣場舞大喇叭。
果然名不虛傳!
我去!不是吧老崔!
接著又穿過一條狹窄的甬道,忽聞頭頂處傳來浪濤翻湧的聲音,仰頭一看,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崔大郎隨口扔了句場面話。
老僧佛號地藏,
只有最中間的那盞,還在散發著正常的光亮,也不知道這些燈是給誰點的。
「呃!多謝上仙關懷,老牛……老牛可以的!」
都要找稀爛的借口開溜!
「呵……多謝,多謝上仙體諒。」
石室中有一石台,石台正中,盤腿坐一略顯黑瘦的老僧。
「勞煩大哥引路,愚弟這便去地藏王處負荊請罪!」
傳說中,諦聽能辯世間一切生物,相傳當年的真假美猴王,都能被它一眼看穿,更何況是許仙這個帥到掉渣的外來戶了。
聽到這裏,崔大郎倒是越來越搞不懂了,這不對啊,照你小子的脾性?不應該是一哭二鬧三上弔的嘛?
所以,就連一隻狗都能聞出來這個許仙,不是那個許仙,你還妄想過平靜的日子?
付金便付金吧,地藏他老人家也不會收這些俗物,正好自己截留下來當做零花錢。
簡簡單單,乾乾淨淨。
許仙聞言,激動地一哆嗦。
和-圖-書想了一會才回過神來,看來又是蘇東坡與蘇南坡的區別了。
心說果然還是那個臭小子,竟想用付金請罪這種損招去羞辱人家。
只是等會別自討了沒趣才好,反正本判官是受不了他那張比鬼都僵硬的尊容。
原來見慣了腐屍爛肉的崔判官都無法直視阿鼻地獄中的恐怖畫面。
「哦,大哥自去便是,愚弟可以的。」
「大哥這是……?」
只是地藏王久居阿鼻地獄,已多年未見生人,不知嗯……肯不肯見賢弟一面。
最近為什麼老是要去瞎想小白沒穿衣……呃不對,為什麼老是要去瞎想小白化出原形的模樣呢……
這一天都還沒過完了,怎麼突然就變成請罪了?崔大郎茫然。
甚為噁心!
終於要看到冠決天地的恐怖場景了,相信自己只要承受住了阿鼻地獄中那無比震撼的視覺衝擊力。
崔判官匆匆一拱手便告辭了,許仙轉頭看向一旁的牛兄,突然發現他正抖得厲害。
也不二話,與崔判官一道行出了陰律司,順便把空海大師也帶上了,由牛兄領著。
另有一隻樣貌怪異的九不像,伏於牆角經案之下。
因此,在去往阿鼻地獄的路上,許仙總感覺有陣陣陰風,一個勁地往胯|下鑽,涼颼颼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