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01章 小藥丸

第101章 小藥丸

只可惜特效有餘,劇情不足,一場電影看下來,六分不能再多……
說不定能賣個好價錢。
順便打聽打聽之前那場大戰的具體細節,把空白的那些情節給補補齊。
「嗚……嗚……」
又是十萬又是百萬,燒得時間概念都沒有了。
有那麼一瞬間,許仙甚至很不負責任地猜想這說話之人,會不會是齊天大聖!
「……人?」
遠古大妖熱情依舊,許仙卻並不想領情,只是礙於情面,也不好拒絕,畢竟自己與眼前這位老兄長得,宛如一對雙胞胎……
不然還真可能被帶壞。
然後好好研究一下怎麼樣才能把他弄死。
若真是一場卸磨殺驢的陰謀。
暗紅色的穹頂之上,緩緩打開了一條裂縫,無數佛光自那裂縫中射入。
「老兄請節哀……」
也不知這妖堅強究竟是何方神聖,為什麼其他同伴都燒得只剩下一縷殘魂了,
身上的縷縷殘魂,開始四散奔逃,眨眼的功夫,就已被肢解。
不知地藏把我仍到這裏來,是讓我接下這份傳承,或是和-圖-書讓我進來取這樣東西?還是別有用意。
越聚越多,一縷縷殘魂擠在一起,漸漸地就凝聚成了一具類似人形的實體,
這難道是把我當成了客人?
最後甚至不惜以自身軀殼化作補天石,填補了天上那個大窟窿。
困在一個啥都沒有的大爐子里,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想死都死不掉。
最後,當一縷異常耀眼的殘魂組成這具人形實體的頭部之後,著實又驚了許仙一大跳!
這就是傳說中的遠古之戰嗎?
「老兄啊,時間不早了?快快現身,我好救你出去。」
不知道是吃的還是用的,如果是拿來用的,倒也算是件非常不錯的工藝品了。
我去!
懸浮在空中的小藥丸如彈珠一般大小,通體呈血紅色,細細打量,上面還有無數條紋路在緩緩蠕動。
「多謝老兄美意。」
這才是真正的凄慘啊。
果然是我佛慈悲。
阿彌陀佛!
只剩下了那一抹組成頭部的余魂,仍待在原地。
「燒……燒……燒……」
極為噁心https://www•hetubook•com•com
透著微微的涼意,上面的紋路栩栩如生,像是有無數條細小的蟲子聚攏而成,而且還是流動的。
而它卻還有意識?
我看到了什麼?
果然是把腦子給燒壞掉了。
因此許仙也就懶得再計較侵犯肖像權這種小問題。
尤其是這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血腥畫面,看得久了,只覺得膩歪的不行。
難怪之前會那麼熱情。
更不會是讓我許仙見識見識天庭大佬們的創業艱難,好讓我尊敬他們一些。
「嗯……稱呼……」
也沒什麼好招待的,於是就擠出了一粒珍藏了幾十萬年的紅色小藥丸?
「萬年……十萬年……百萬年……」
許仙再度以言語誘之。
智力似乎徹底燒沒了!
眼前的虛幻畫面逐漸消散,但許仙卻感覺更加迷茫了。
這位老兄的腦子果然已經不好使了,要不然也不會敗給天庭那幫慣會算計的大佬,被囚禁在了這煉魂爐中。
原來,只要交出這枚紅色小藥丸之後,他就能安詳地死去和圖書了?
這玩意兒,一看就知道是一粒能讓人上頭的違禁藥物,稱一聲魔丸也不為過。
有一種說法是,永生才是最殘酷的詛咒,因為那是一種沒有終期的痛苦。
一聲更加雄渾有力的佛號自天外傳來,如利劍劃破蒼穹。
看著眼前的奇異景象,許仙悲嘆一聲,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這位老哥和那些被火化的遠古殘魂,都是些什麼來頭。
「嗯……」
「老兄!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真是壯觀的遠古之戰!」
而且似乎還有點眼熟?
「老兄?可還在?」
這不就是我許仙嘛!
「阿~彌~陀~佛!」
本來是打算過來摸一摸水下那塊石頭的,卻似乎還順便做了一回好事,讓爐中這位老哥得到了解脫?
口中的話,看似前言不搭后語,但許仙知道,是時候離開這裏了。
連句台詞都沒有,一水的掏心掏肺放大血,感覺三觀都要炸裂了,幸好我許仙擁有一顆真善美的純潔之心。
等以後有條件了,一定要想辦法把這位老兄解救出來。
和_圖_書那無數殘魂凝聚而成的盜版許仙,發出一連竄痛苦的凄厲哀嚎。
不及多想,一隻巨大的佛手在無數佛光中緩緩向下……
倒是與我許仙有著幾分的相似之處,都是求一死而不得的悲劇型人物。
很想再與它好好聊聊。
應該不會是畫面中那些遠古大妖中的倖存者吧?
「嗯……拿走……」
不但已經記不得自己長啥模樣,連自己叫什麼都忘了。
「在下許仙許漢文,敢問英雄怎麼稱呼?」
但若是這麼想,那就過於黑暗了,這些大妖,當年可也是為保護這個世界,而作出大貢獻的。
於是隨意拱了拱手說道。
「那麼老兄您在這裏多久了?」
正思忖間,空靈的低吟再度響起,霎那間,周遭的殘魂開始向同一個方向匯聚。
「對啊,老哥怎麼稱呼?」
不知什麼時候,冒牌許仙的腦袋裡擠出了一粒紅彤彤的小藥丸,忽一看,許仙還以為他把自己的眼珠子給摳出來了。
把魔丸收入懷中,深吸一口氣,仰頭朝著空中的虛無說道。
因為這些東西,很有可能和*圖*書,會與自己有所關聯,地藏把我扔到這裏,絕不只是讓我看看這遠古時期的妖魔大戰那麼簡單。
心說別開玩笑了好嗎!
紀錄片也看了,人也見到了,見面禮也收下了,任務也差不多已經完成了。
「老兄的智力似乎……?」
並非不逃,而是在迅速地風化侵蝕,逐漸消失……?
「老兄這是何意?」
這……
再加上燒了不知多少萬年,身體早就燒沒了,估計也想不起來原本長啥模樣了。
「拿去……拿去……」
「大師,可以走了嗎?」
那當時那些神仙大能的手,未免也太黑了些,當真讓人無法相信。
想到這裏,對眼前這位冒牌許仙倒也生出了幾分同病相憐的憐憫。
「嗯……稱呼……」
「老兄,咱們後會有期了。」
那個遠古的空靈之音終於再次發話了,只是這一回,像是剛剛睡醒?
「老兄……現在可以出來一見了吧!」
儘管不太聰明的樣子。
伸手接過那粒浮於半空的小藥丸,拿在手中細細把玩了一陣,說不出來是什麼材質製成的。
「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