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10章 愛情全部都是苦的

第110章 愛情全部都是苦的

院中還有十來個賓客,正是那徐婉清與她家中的數位家丁。
小青好似感應到了什麼,朝許仙抬了抬下巴,讓他去盡挑夫的本份。
得找時間,跟她好好談一談,告訴她愛情都是苦的,只有一開始的時候是甜的,
「對了官人,之前跟你一道過去空海和尚呢?為何沒有一起回來?」
「官人可是出了什麼意外?」
還是算了,不計較那些,多個和尚少條光棍,其實也沒什麼的,自己還有一大堆事等著料理呢。
「阿彌陀佛……」
可憐的瘦猴兄,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被偷走了一整天的美好時光。
但見空海喧了一聲佛號,便已來到自己的肉身旁,一眨眼便又做回了大活人,氣色也很好。
「許仙!你又在想什麼?天色已經不早,還不速速還陽,將這些行李挑下山去!」
然妖雖也有一心向道,行善積德者,但妖終究是妖,人妖殊途,望施主好自為之,貧僧告辭。」
瘦猴差不多都被定了一天了,不知道他醒過來之後會有什麼感想。
她也是躲在暗處的。
就那樣空著手離開了。
還有那空https://www.hetubook.com.com海和尚,也並沒有一道回來,難道真的出了什麼意外?
許仙聞言哦了一聲,正欲還陽,又聽小白在一旁言道。
白素貞也很無語,官人總是這樣,一不留神,就會說些讓人哭笑不得的話出來。
「阿彌陀佛,先前之事,是貧僧魯莽了,望施主見諒。
「大師請說。」
如此一來,倒也省了不少事,看他模樣,似乎有和解的意思,許仙也便不好再發難。
許仙覺得,佛門如果不講來世這一套,只修己身勸人向善的話,其實也有不少可取之處的。
於是便側行幾步言道。
在原本的故事中,小青以後也會遇到一個令她動心的男人。
「咳咳……應該沒事,瘦猴的線條挺粗的……」
「嗯?這不用了吧小白,丟到府外就好了,不用管他們。」
還有務虛……
於是也就依了小青,與她一道,一手拎一個,來回幾趟,把這幾個不速之客給請了出去。
哦對了,還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一套也有些問題。
這事不能拖,小青還太年輕,容易被www•hetubook.com.com愛情沖昏頭腦。
雖然這話依舊不中聽,但既然已經說到了這份上,也就到此為止了。
這麼七八個大活人,總不好直接扔去地府吧?可若是直接放了,好像也不妥。
此時想來,那嚴頌死得倒是有點冤了,很有可能,他也只是個可憐的舔狗而已。
許仙很隨意地自欺欺人道。
「無有意外,待回去之後,我再細細說於你聽,現在我們先把眼前的問題處理一下。」
又引來小白的一番蹙眉瞪眼,這個表情,似乎是小白最喜歡用的一個表情。
眼前的問題,也很頭大。
看到許仙回來,白素貞也鬆了一口氣,一去大半日,也不知他在做些什麼。
「大師慢走……」
本來就沒什麼深仇大恨,之前為了作大死,甚至還差點把他給摁進煉魂爐中。
出門之後,也沒再背他那塊刻滿了佛經的大石頭。
另有年輕公子一人,及花臂高僧的空殼一架。
「消除記憶……?」
空中響起一聲響亮的佛號。
看他此時的模樣,顯然已經痊癒了,地藏大師果然佛法無邊。
經過地藏大師點https://m.hetubook•com•com化之後的空海和尚,好似換了一個人,不但直接無視了小白小青,還相當地禮貌。
之後也不肯站出來作個證人,完全把自己給撇乾淨了。
「施主,可否借一步說話。」
這樣也行?好神奇的法術!
站起身來,已是一臉淡定,行至許仙近前,微一屈身言道。
男人啊……
而且空海似乎要做一個真正的苦行僧了。
正是許仙與瘦猴。
不對!
放他們完完整整地回去,就已經算開恩了,照之前那徐婉清的說法,那日自己被淹死的時候,
表示不必再管那許多,就丟在府外,讓他們自行下山。
本來挺開心的一天,就因為這幾個人,搞得心情都不好了,而且之前還被那空海和尚給嚇了一跳。
如今看來,那日之事,可能她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而且人品極差,嚴頌死的時候還溜之大吉了。
說空海,空海就到。
「就是挺粗心的,他應該不會發覺有什麼異樣。」
要不打成腦殘之後再放掉?
每當將她的這個微表情收進眼裡,許仙總感覺自己心裏好像有螞蟻在爬。
還有四大皆空好像也不行和*圖*書
小白她們的秘密,都已經被他們知曉,若直接放回去,不用兩天,便會全城皆知。
只這麼一會的功夫,就已經把空海和尚的神經系統給修復了。
在那一簇木雕的邊上,還有兩人直挺挺地躺在哪裡。
「就是!你這想法,也太過離譜了,不過你不用擔心,姐姐已施法將他們之前所見隱去,就此放回,他們也不會想起今日之事。」
「官人,等會你與小青先將行李挑下山去,我把這些人送回山下。」
請走了惡客,還剩下最後一個棘手的問題,那便是瘦猴。
糟糕,真的想不起來了。
好像叫白玉堂……
需當深刻反省!
說到後面,越想越來氣,索性又把繩子給收了回去。
兩條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粉嘟嘟的小嘴微微上翹,持續半息又變成更加迷人的微笑。
看到許仙回來,白素貞迎上前來說道。
讓她以後千萬不要相信愛情。
「是啊姐姐,我看這些人也可惡得很,何必再送下山,就照許仙說的,丟到府外就好了。」
此時皆都盤腿呆坐院中,一動不動,宛如木雕泥塑。
小白小青她們早已將行李草藥打包完畢和*圖*書,只等許挑夫過來,將之挑下山去了。
「官人,你可算回來了。」
還有淡漠親情也不行,
同樣,小青對這些人也沒什麼好臉色,很罕見地站到了許仙這邊。
那叫什麼來著?
想必經過地藏大師的點化之後,已經放下心中妄念,這身外的負累,便也不能再需要了。
白素貞皺了皺眉,感覺丟在府外與丟在山下,似乎也沒有區別,況且還有那麼多行李要拿。
但那劇情還是記得一些的,因為後來,小青也是聽了她姐姐的勸告,慧劍斬情絲,將那書生的記憶給消除了。
也算是扯平了吧?
「小白,你可有藥物,能將這些人葯成痴兒?」
白玉堂是開封府的御前四品帶刀侍衛,是與狄仁傑一道搞刑偵工作的,不是書生。
那個書生叫什麼來著?
唉……
除了那一大堆行李之外,
回到院內,只見小青正拿著一條繩索,似乎要把徐婉清等人給竄連起來。
回到山莊。
「線條粗……?」
「官人你又在胡說了,怎能將好好的人葯成痴兒!」
可轉念一想,許仙又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官人,這……瘦猴兄弟……該當如何?」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