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22章 亂我心者

第122章 亂我心者

「那老夫問你,我等世人,為何要入那六道?」
「錢王小心,此妖道在這附近布下陣法無數。」
發很深的呆,想最痛苦的問題。
反正抓,肯定是抓不了了。
但該死的,還是得死啊。
人家好好地住在這裏,不問世事,與世無爭,頂多不過舀一碗溪水,煮一壺清茶。
謝范二使只覺一陣無語,苦笑一聲,便也默認了那天門道人的五百年陽壽。
即便是此等不敬之言,老者亦是報以洒然一笑,絲毫不為所動的樣子。
謝范二人聽罷,一臉感激,好言提醒一句,但也不怎麼擔心。
許仙見狀,也不客套,上前兩步,盤腿坐在了老者對面。
再待下去,怕是要徹底地否定自己,失去自我!
這似乎……
「何為天道?」
「老先生誤會了,幽冥地府哪來十一殿閻羅,其實晚輩是跟您開玩笑的,老先生恕罪,晚輩告辭。」
但見眼前這般,山林深處小溪邊,又有茅屋三兩間,耄耋老者石中坐,白須飄飄似神仙。
如他這般,還有何處去不得。
那老者應該也早就有所察覺,卻只是微微一皺眉,併為表現出任何異樣。
「坐。」
https://www.hetubook.com.com因為仔細一琢磨,這位天門道人的想法,其實與我許仙何其相似!
眼前這番景象。
「老先生久居山林,不問世事久矣,怎會知如今地府,無有十一殿閻羅?」
時不時還會下山一趟,糟蹋幾個村子,擄掠幾個妹子。
這才符合邪魔歪道的形象嘛。
聽聞錢王前些日子「不小心」掉進了那煉魂爐中。
「天道便是規矩。」
思忖間,又聽老者再問。
靜靜注視片刻,許仙心中,竟然有些猶豫起來。
「此乃天道。」
說完這話,便頭也不回地飛了回去,因為許仙覺得,這老頭很有問題。
也說不下去了。
依舊端坐如鍾。
大概就是某個賊眉鼠眼的妖魔鬼怪,盤踞于山林洞窟。
「天道無情,不遵也罷。」
此非精神分裂之兆?
「哦!是這樣的范大哥,我剛剛問了一下那天門老先生,他說他還有五百年的陽壽。
我就這樣過去,不由分說地,將人給拿了,仍進地府,拿磨盤磨一磨,再灌一碗孟婆湯給他。
強迫他入那六道輪迴,或重新做人,甚至淪為畜生。
「額…https://www•hetubook•com•com…這個……」
老者見狀,也是一愕。
許仙也沒有再去悟他的無道,而是早早地撿回了屍體。
飛身躍起,直向那處,只是在到得老翁近前時,似乎感覺到了那麼一絲遲滯感,
「哦?為何又不拿我?」
但這想法真的現實嗎?
「哈哈哈哈,你又怎知老夫陽壽已盡?」
「善人要走?」
說完這話,許仙突然被自己嚇了一跳,想我許大仙,自己都在悟那反天大道。
「晚輩以為,如老先生這般,便是仙人。」
「老夫隱居世外,不沾因果,不惹凡塵,亦不在天道。」
最後還把鍋扣給了鬼判殿。
「哈哈哈哈……」
「老先生豈不知,這與世無爭,只是老先生一廂情願之想法,身在凡塵,如何能真正置身事外……」
想著不過就是一個連仙都成不了的山野修士而已,也就隨意了。
於是只得硬著頭皮回道。
看得許仙不禁好奇,難道他真的有所依仗不成?
連著吸了好幾天的靈氣,也不是白吸的,雖然功法未有絲毫長進,但頭又鐵了不少。
既是高人,自然也無需拐彎抹角,略一思索,便和_圖_書直接開口動言問道。
聽到此處,許仙不禁愕然。
想來已盡撞破了周遭陣法。
話到此處,意圖已經很明顯了,老者的語氣雖重了幾分,但觀其神色,卻依舊如常。
這如何還能將他繩之以法?但若是就此撒手不管?豈不污了幽冥地府的威名?
辭了兩位大哥,
我許仙何嘗不是這種想法,身在天道,卻想在這天道的世界里,過幾天屬於自己的小日子。
竟然敢來亂我心神,阻我悟無道!下回若再有這種鳥人來亂我心神,我錢塘王許,定遣十萬鬼卒,拍散了你吖的魂魄。
「天道便是天道,天若有情,綱常必亂,老先生怎能以一己之私,亂天道輪常?」
你也不死,他也不死,那幽冥地府豈不是要停擺?
「哦?何為仙?」
雖是一瞬,卻也被許仙捕捉到了眼中,於是開口再問。
卻也瞬間就消失不見。
我覺得這事,應該是鬼判殿搞錯了,回頭我再去問問。」
說著說著,許仙覺得自己真的快要精神分裂了。
「如此說來,今日你是過來拿老夫的了?」
好吧,您說五百年就五百年吧,許小官人還是那個許小官人,不但隨口就是一個五百年,和圖書
「山中歲月,只論寒暑。」
「老先生仙風道骨,可是這山中仙人?」
聽到許仙這般說話,老者也未有異色,抬手間,石台上便多出了兩盞清茶。
這事似乎有點棘手了。
許仙也不知道謝范兩位大哥所說的陣法是個什麼東西。
先前聽謝范兩位大哥說這山中有一妖道,出現在許仙腦海中的第一個畫面。
不太應該去打擾人家啊!
我不在天道,又怎知天道,老者這一問,當真是問道於盲了。
而是在思考……
又不會礙著別人什麼事。
竭力說服他順應天道,就好似在竭力說服自己一般。
這樣的人,是死是活,既沒人知道,更沒人關心。
這麼一想……
長得惡模怪樣,整日禍害那些迷路山中的小書童,老樵夫。
何為天道?
那天門道人到底是誰!
這樣真的合適嗎?
但若是勸他順應了這天道,那豈不是也間接的否定了自我?
老者哈哈一笑,微微抬眼,瞧了瞧眼前少年,臉上倒是閃過了一絲詫異。
你真的能保證,下一輩子的他,也會是一個與世無爭,或是與人為善的普通人?
而今卻在這裏竭力維護天道?
剛剛我自己都說了,身在凡塵,又www.hetubook•com•com如何能做到真正的置身事外。
「恕晚輩冒昧,敢問老先生今年高壽?」
這位天門老道人所求,不過就是遊離在這天道邊緣,過幾天悠閑自在的小日子而已。
「叨擾老先生,晚輩遊玩山林,路經此地,特來討一杯茶水喝。」
「哈哈哈哈……世人皆知,那幽冥地府只有十殿閻羅,何來十一殿?」
你這話倒是問對人了。
「嗯!叨擾老先生,晚輩告辭。」
「實不相瞞,晚輩姓許名仙,乃幽冥地府的十一殿閻羅。」
最後竟然安然無恙。
這問題太複雜,需要仔細地琢磨兩天,於是許仙也不再說話,站起身來,便要告辭。
老者再笑,並直言幽冥地府,無有十一殿閻羅。
「兩位大哥請在此稍等,我且過去會上一會。」
「那老先生可知,您之陽壽,已然盡了?」
當然不是在思索今日與那天門道人的一番長談。
「老先生恕罪,只是老先生既然陽壽已盡,為何仍留戀世間,不肯入六道輪迴?」
與心中所想有太大的出入。
獨自躺在山間草地上發獃。
范無救與謝必安兩人,看到許仙只是與那老道對答一番,並無拿人的打算,心中甚為不解。
「呃……錢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