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25章 午夜噩夢驚醒時

第125章 午夜噩夢驚醒時

喚也喚不醒,愁死人了。
「就是那天,你欺負了姐姐之後……」
看來,我還是太樂觀。
「我不知道,姐姐她不願說,也不准我跟你說。」
小青一臉愁容地推門而入,看到許仙正在搗鼓的東西,呆了一呆,欲言又止。
「許仙,你在說什麼?」
「有的人,他就像是一株稗子,稀里糊塗的,混入了異世的這片稻田中。」
於是,許仙又把那天發生的事情,相對簡略的講了一遍,但沒有把那珠子拿給她看。
也就不差一個太上老君了。
「唉……之所以難懂,我才能說給你聽啊。」
去敲一敲那南天門?
「還回去!」
晚上時常做噩夢,喚也喚不醒,也不知是怎麼了……」
「咳咳咳咳!小青!那天我沒有欺負你姐姐……」
說完這話,小青臉上的憂色更濃,幾乎快要哭出來。
又聽小青繼續說道。
行至前屋,小白依舊在專心地打算盤,神色如常,看不出絲毫異樣。
其實是來打義工的,還有瘦猴的薪水,早就扣到明年了。
聽隔壁吳嬸說,白雲觀里的老君像挺靈驗的……」
看來,還是得繼續作死啊。
「是嗎和*圖*書……?」
理是這麼個理,在這大神漫天的世界里,請一尊道像過來擺在家裡,對旁人或許真的有用。
或許是不想讓人擔心,或許自覺無有大礙,又或許是其他的原因,這些都不去管。
「什麼白紙?」
「唉……她應該是不想讓別人為她擔心吧……」
聽完許仙的講述,小青悠悠地嘆了一口氣。
「許仙,你在說什麼?你的話為什麼越來越難懂了?」
發生在她身上的這件事,本就應該是他們給搞出來的。
過得不久。
尋了個由頭,領著小青出門,一道去往白雲觀,恭請老君道像。
「小青。」
這個樣子的小青,倒是頭一回看到,按她的性子,不是應該踢門進來的才對嗎。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輕易的揭過去,看來這粒勞什子的小藥丸,可能真的與小白有關聯。
「哪個樣子的?」
當真是一本暴利啊。
「走不了……」
如果猜得沒錯,
「唉……」
心裏安慰也是安慰,說不定與太上他老人家談談心,就真的把他給請下來了呢。
聽了這話,許仙一時無語。
難道真的要飛上九重天和*圖*書
甚至連他自己都很難分清,一棵稗子,提心弔膽地在春天發芽,到底是為了等待枯死,還是為了等待明天……」
「你聽不懂不要緊,說出來,我的心情好多了。」
冷冷的雨點拍打窗檯,淅淅瀝瀝,不絕如縷,一夜秋雨未停。
灰暗的天空,嗚咽的大地,呼嘯的寒風如刀,蒼茫的原野,屍骸疊嶂。
姐姐自那日之後,便一直時好時壞,有時睡到半夜就會做噩夢,還會說一些聽不懂的夢話。
這話,倒是讓許仙有些意外,小青的變化有點大,但也看得出來,她是真的關心她姐姐。
許仙想著,反正在地藏大師這種佛門頂級高僧面前,都作過大死了。
同樣,許仙聽罷小青的訴說之後,臉也沉了下來。
小青再問,因為她覺得,像許仙這樣,整日弔兒郎當,不做正經事的人,怎麼會有不好的事情藏在心裏。
但許仙可以打包票,對困擾著小白的這件事,絕對沒有用!
許仙本想問一問。
巨妖在咆哮,在吶喊,在痛苦地掙扎,沒有誰可以倖免,黑暗正在吞噬一切……
想想還是算了,她既然要瞞著,和_圖_書自然有她的理由,即便問了,她也只會道一聲素貞真的無礙。
天空雖然飄著細雨,但許仙此刻的心情,卻非常不錯。
「嗯!」
「心裏也裝著不好的事情,也不跟人說,總想著自己解決。」
小青又問,許仙依舊不語。
珠子有毒,萬一對小青也有反應,那就不是做噩夢那麼簡單了。
想要知道的答案,也一個字都別想問出來。
前堂傳來小白噼里啪啦打算盤的聲音,那是銀子在跳動的節奏,歡快而又悅耳。
「許仙,你真的也有不好的事情藏在心裏嗎?」
「許仙,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下雨天,來藥鋪問診的病人也不多,趁著空閑,躲在雜物間里。
遙遠的呼喚,回蕩天際。
「好吧,反正就是那天之後,姐姐總是心神不寧。
「許仙,你知道嗎,姐姐說,其實你也是這個樣子的。」
可對這片稻田的所有者而言,一株稗子,是結不出果實,還會霸佔養料破壞稻田的害草。
許仙也跟著嘆了一口氣。
問一問他,你們究竟想怎樣!
此時要做的,是先去搞清楚這粒珠子的來歷,或是找個活得足夠久的人,打https://m.hetubook.com.com聽一下當年的舊事。
「這個……」
「嗯?小青有事嗎?」
「小青你先等等,你剛剛說,你姐姐又做噩夢了,是怎麼回事?」
「稗子也想迎著朝陽雨露,同稻田裡稻子一同生長。
「所以我想去趟白雲觀,請一尊老君道像過來。
絕望的眼神,凄厲的慘叫,痛苦的哀嚎響徹雲霄。
「唉!姐姐總喜歡把不好的事,藏在心裏……」
許仙只覺腦仁一疼,都什麼時候了,小青還在說這種話!
「是真的嗎?」
猛然間,似乎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湧上心來。
「唉!小青,你知道稗子嗎?」
唉……
但好歹人就在那坐著,想要見一面,也就投個井的功夫。
「姐姐!你怎麼了?」
「回來……」
起了個大早的許大仙,抬頭仰望灰濛濛的天空,心情很好,看來今天不用再去山上做傻事了。
姐姐病了,小青想去白雲觀請一尊老君道像過來,幫她姐姐驅驅邪。
「天……漏了!」
「我也不知道跟誰說,許仙,你等會陪我去一趟白雲觀好不好?」
「嗯。」
寸寸撕裂的傷口中,鮮血如泉水一般湧出,末日的陰霾籠罩天地。
和*圖*書許仙,其實你知道姐姐為什麼會那樣的對不對?」
可這太上老君就不一樣了。
咱家這藥鋪,草藥是自己摘的,小青小白,名義上是入股,
小青聽得一頭霧水。
此時倒也不好再瞞著她。
一句話剛說完,小青的眼圈就紅了,許仙聽罷愣了一愣,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他只能提心弔膽地,過著只屬於他的春天。
不論是白雲觀還是烏雲觀,那裡擺著的,可都只是些木頭,要如何才能見一見他本人呢?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農藥伴隨著春風而下,也不知道,農夫會在什麼時候將他連根拔起,
然而,地藏大師他,雖然只會講阿彌陀佛,跟死的也沒啥區別,
許仙聽罷,又是一愣。
「嗯,大概知道一點。」
原來小白她一直沒好,只是一直瞞著而已,這就揪心了。
所以,光請一個神像是不夠的,當真要請,得把太上老君本人給請下來才行。
繼續搗鼓那個手壓式打水泵。
「許仙……姐姐她又做噩夢了。」
「你能告訴我嗎?」
「姐姐……!」
「姐姐你醒醒,你快醒醒……」
「你姐姐有說過,她做得是什麼樣的噩夢嗎?」
今兒怎麼蔫巴巴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