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27章 道處都要錢的白雲觀

第127章 道處都要錢的白雲觀

小青終於想起來了,他們是過來的祈福求平安的。
「小青,我們好像掉坑裡了!」
丟不起人,把臉遮起來不就好了嘛……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更是幾乎讓她驚掉了下巴。
神態自若,千塵不染。
而我,則像一個跟著大哥哥做下了錯事的小姑娘,一路跑來了這裏。
在許仙的無恥言論熏陶下,小青的人生價值觀,也終於產生了動搖。
可轉念一想又不對啊!
還能省下一大筆錢。
許仙聞言,心道妙啊!
跟著許仙奔跑出白雲觀,
這世界的香火異常旺盛,也難免滋生一些掛羊頭賣狗肉的假佛寺假道觀。
小青很困惑。
「怎麼不對?!」
身後的喝罵聲漸漸遠去,小青的腦袋瓜子卻越來越混沌。
許仙秒懂!
好一個只結善緣,道長的話,直聽得許仙眼皮直跳,當時就想對著道長身後的老君像來上一泡。
就是他說的那什麼黑吃黑,聽上去有點像以牙還牙,於是只得訥訥地言道。
跑了這麼久,小青倒也沒有大口喘氣的樣子,只是說話的語氣,似乎有些顫抖。
「許……許仙?你……你拿了多少?」
又見眼前之人不https://m•hetubook•com•com過是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不由得呵呵兩聲乾笑道。
只是覺得這樣搖一下拂塵就算開過光了,是不是有點太敷衍?
「道長見諒,小生今日囊中羞澀,明日再來可好?」
「還要給錢!」
小青也有些迷糊。
老道長聞言微微一笑,馬上就給出了另外一套銷售方案。
「小青,你這話就不對了。」
要說搞錢,還是你們這些專業搞心理輔導的套路深啊!
「那有勞道長,這神像我們不要了,請把之前的銀兩退還與我。」
「什麼……吃黑?」
「無量天尊。」
罷了罷了,白雲觀的神像,咱請不起,回頭去瓦市買個地攤貨試試,或許也能用。
只是,中年道長宣了一聲道號之後,就坐在那裡不動了。
想不到這白雲觀中,竟然藏著一個商業鬼才,這一手買賣做的,著實能讓許大販葯汗顏。
「黑吃黑就是,他們黑,我們要比他們更黑……」
「大概就這麼多吧,道長告辭……」
「無量天尊……」
「這……」
沒有人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去拿功德箱里的錢的,哪怕是和圖書世界上最無恥的人也不會這樣做。
待眾人回過神來,已經被許仙掏出來了好大一坨銀子。
正閉目養神的道長久不見許仙回話,耳中又傳來嘻嘻索索的異響。
坑錢坑到老子頭上來了,這怎能忍?那可都是老子甩了老臉討來的血淚錢!
「對!就是生意,那種道觀里要能請出個真神來,我許仙把眼珠子摳下來讓他們當泡踩!」
這白雲觀不過就是一個規模比較大的詐騙集團而已,也不知道,這一年下來,要被他們訛去多少錢。
「也不多,差不多沒虧吧。」
許仙有些納悶,他也不知道所謂的開光到底是個什麼流程。
剛剛似乎還做下了非常無恥的事情,他好像拿了功德箱里的錢!
不是說請神容易,送神才難的嗎?怎麼到了這裏,要想請個神回家,會如此坎坷。
更可憤的是,好多民眾,生了病之後,不去醫館藥鋪尋醫,而是把錢投在了這樣的地方。
也無半點仙氣。
「我看這白雲觀也不靠譜,咱們還是去瓦市買一尊算了。」
「跑……!」
自己少說也有幾百年的道行了,為什麼會像一個凡人一樣,用兩條腿跑路?
和*圖*書難了。
「善人可曾聽過,結下的善緣,可有收回去的道理?」
遂睜眼一瞧,卻見那小子正拿著一方絹帕往臉上遮。
這尼瑪果然還要交錢!
「無量天尊,神像未得開光,不可出觀,善人可將神像置於前殿老君座前,受太上精妙道法熏陶。」
看著拿了銀錢就撒丫子跑路的許仙,小青只覺頭皮一陣發麻。
只是奇怪的是。
竟狼狽到以致於斯。
就兩破神像,銀錢交了一道又一道,此時的許仙,早已經沒了興緻,這樣的神像,即便求了回去。
再說也沒錢了,小青把整個荷包都拿出來了。
說不定還不止這幾次。
為了這該死的區區幾兩銀子。
「那……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寶鏡大師的金缽我掏得,你白雲觀的功德箱我就掏不得了?
許仙一聽就樂了。
「住……住手!」
入內之後,但見殿內窗明几淨,檀香四溢,有一仙風道骨的中年道長盤坐蒲團之上。
「唉停停停……可以了小青……」
只是小青還有點想不明白,剛剛發生的事情,對她的衝擊力實在太大了。
最後換來一包香灰,拿回家去服用,被坑死了還在念神https://m.hetubook.com.com仙菩薩保佑。
「那不是道觀,他們的做法,與那靈隱寺後山的寶鏡大師無甚區別,不過就是生意做得大了些罷了。」
據說,那裡就開光的地方了。
怪異的舉動,立馬引得中年老道的道心有些不穩,一旁的小青也很是費解許仙的這個舉動。
掏他丫的!
只是今天怕是不成了。
「那道長的意思是,小生今日這銀錢白花了?」
許仙一把扯掉覆在臉上的絹帕,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喘著粗氣。
「可是……你怎麼能拿功德箱里的錢……這這……好像……」
一塊破木頭,不交夠幾次錢,就別想帶出這道觀。
這是怎麼了?
渾渾噩噩,她也想不明白剛剛發生的一切,只是有些木訥地跟在許仙身後,一路狂奔。
「那不叫拿,那叫黑吃黑。」
「什麼?」
又想著讓小青使些作弊的手段,把那捨出去的銀子給弄回來。
這一幕,為什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許仙,你……你你你……你怎麼能在老君像前做出如此荒唐的事來!」
一看就知道是位經驗豐富的老神棍。
中年道長見許仙沒什麼反應,再宣一聲道號,手中拂塵一掃,剛https://m.hetubook•com.com好掃到了側方的功德箱。
再往前走了一段,又到了幾重高大的殿宇樓前。
就像寶鏡大師說的,一場規模宏大的道場法事中,至少有一半多是濫竽充數的混子。
「那……那好吧。」
獃獃地想了好久,都沒有想明白,但好像有一點是對的。
這樣想著,之前掏那功德箱的事,也終於變得心安理得起來。
聽聞來人口出狂言,那道長先是一愕,微眯的雙眼悄無聲息地打開了一道縫。
我在做什麼?我為什麼要跑?我現在在哪裡?
到此時,小青還是一臉迷糊的,甚至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問。
難道這就完事了?
「呵呵呵,善人此言差矣,我白雲觀只結善緣,不論銀錢。」
只見許仙擼起袖子,直接就把手伸進了一旁的功德箱中掏了起來。
所有的一切,都與姐姐教給她的做人道理背道而馳。
「生……生意?」
難怪這神像只送不賣!
「你要做甚?」
許仙壓低了聲音耳語了一句。
還跑得如此心神不寧?
而他卻當著老君像的面,做下此等荒唐事!
其實這些東西,她也不懂。
中年道長微眯著雙眼,搖了一下手中的拂塵,飄逸而優雅。
簡直悲劇。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