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32章 話嘮小英

第132章 話嘮小英

接著就從身上翻出來了一個小瓶子,打開了蓋子之後,又從瓶子里倒出來一隻蛐蛐!
原來是自作多情了。
小紅身後的小道童就嗷得一聲蹦了出來。
抬手撫額的間隙,終於看到不遠處又飄來一抹靚麗的鮮紅。
「許仙師兄,要不,你等會幫小英在師父那裡求求情好不好?就讓小英再下一趟山吧……」
「哦?原來是許師兄當面!失禮失禮。」
嘿!臭丫頭還挺講究。
「小英妹妹,你把瓶子給我,我來幫你刮。」
其餘時候,也就能讓自己跑得更快一些而已。
金甲人妖?
「嗯?」
紅衣師姐側身抬手,邀許仙入陣,只是一步之遙,眼前的景象,就發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變化。
「鍾師姐,你還不知吧!他就是白師姐在凡間尋的良配!」
許仙很無奈。
「在下許仙,聽聞這山上住著一位老神仙,特來拜會。」
「哼!你都已經這個樣子了,還說自己不是妖怪!我師姐馬上就會過來了,你還不快逃!」
這是一種從人間邁入仙境的真實體驗,有一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
她是把我當成天兵天將了?
「嗯…www.hetubook.com.com…那好吧,勞煩許師兄在此稍等,我這便去稟報家師。」
一轉眼,仙子小紅便已來到近前,拱了拱手,吐出一口仙樂。
還不等自己開口解釋,她就自己把話給接上了。
「啊……?!」
這麼快就難捨難分了?
亭台樓閣,古樹相旁。
許仙有些無語。
正想著飛上天去狂奔一圈,加速一下吸收,就見小道童身後飛來一位紅衣飄飄的仙子。
「……」
「許仙師兄。」
糾結了好一陣,才把小手一攤,把那隻蛐蛐給放了……
於是又把自己的話給接上了。
「小英妹妹今年幾歲了?」
如今看來,應該是真的了。
小丫頭說著說著,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山下鎮子里的糖葫蘆,於是又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沫。
「小英妹妹如果有需要,可以刮一點過去。」
彷彿置身於美輪美奐的畫卷中一般,只是看上一眼,便已經醉了。
不過剛才聽到這小丫頭自稱小英,倒是咯噔了一下。
紅衣仙子聞言,先是愣了一愣,接著就給眼前這位怪莫怪樣的人,打上了一個中下品的m•hetubook•com.com標籤。
置身於人間仙境的許大仙,由衷地感嘆了一句。
「許仙師兄啊,你是不是要跟白師姐成親了?」
小英的嘴巴,完全停不下來,想問幾個問題都沒辦法插上話。
「許仙?你就是許仙?師姐,他是許仙!」
「這位師姐有禮,可否勞煩通報你家師尊,許仙有要事相稟。」
「嗯嗯嗯!多謝許仙師兄!」
小英妹妹還是挺可愛的嘛……
許仙看得牙疼。
不過沾在衣服上的靈氣比較薄一些,凝結在臉上的靈氣才厚實,這一會功夫站下來,
小英很熱情的幫許仙師兄引路,只是剛剛走出不遠,就又像是說悄悄話一般,攏著小手,低聲地說道。
許仙感覺腦殼有些疼。
這或許就是有轉贈我的意思在裏面吧?這麼說來,那一場夢境,竟然是小白她師父搞出來的?
「許師兄,家師有請。」
「哦?小師妹認得此人?」
想也沒想,就很乾脆地拒絕了許仙的訪客請求。
小丫頭的話,實在太傷人。
「許仙師兄,你等會回去的時候,一定會帶上小英的對不對?小英好想念師姐!」
「嗯,www.hetubook.com.com許師兄這邊請。」
小英一點都沒有見外,也沒注意到許仙師兄在稱呼上的變化。
「有勞鍾師姐帶路。」
小丫頭把手攏在嘴邊,說話的聲音,刻意壓低幾分,一臉發現了驚天大秘密的模樣。
心道當初小白她們把那搗衣杵,稱作降龍木的時候,就已經想著會不會有那麼一號人了。
又把許仙給噎得一時無語,好吧,我就當這是童言無忌好了,不作爭辯……
露出一絲疑惑,又湊近了一些聞了聞,眼睛漸漸睜大,嘴裏發出。
小孩子還真好忽悠。
拿捏在手裡,表情糾結,似乎在做痛苦的抉擇。
這麼一想,就有點不美了。
許仙終於發現,眼前這位小姑娘,不但腦洞特別大。
「許仙師兄,小英剛剛拜託許仙師兄的事情,你可不要忘記了!」
「小妹妹,你聽我說,我是過來找你家師父的,不是妖怪。」
忽聽得小丫頭冷不丁的,就冒出來這麼一句話,許仙又是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
說完,還伸出小手往許仙師兄的身上颳了一點下來。
「小英快要九歲了!」
天君也立馬換成了道友。
許仙有些不明和圖書白,放眼望去,周圍都只是一些岩石灌木,那些殿宇樓閣到底在哪裡呢?
巉岩泄瀑,雲霧繚繞。
「……」
「家師有言,不見外客,煩請這位道友速速離開!」
「咦?許仙師兄?你這身上塗得是什麼呀?是糖嗎?」
做完這一切之後,才伸著一根白白|嫩嫩的手指,在許仙的衣服上,一點點地颳了起來。
可許仙也不想這樣的。
話也特別的多。
只是這稱呼……
而且還這麼小!
「……」
興奮地點著小腦袋,
尤其是最後的「良配」一詞,講得格外用力。
她這是把我當成了過來送喜帖,報喜訊來的了嗎?
這位應該就是小紅沒錯了。
「許仙師兄,快跟我來,師父就在那邊的大殿裏面。」
「嗯嗯嗯!多謝許仙師兄,許仙師兄你人真好,不過刮衣服上的就可以了……」
只是不知道為何,她們的師父,會將那搗衣杵送給了小白?
「唉!可惜是師父她,不會讓我們下山去的,小英也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下山了……唉……」
看著許仙師兄伸手去刮鼻子上面的靈氣,小英把眼睛瞪得溜圓。
「許仙師兄以後可不可以經常過來?」
hetubook.com.com嗯,看來這也是一個盼望著快些長大的娃兒,很糟糕的願望。
許仙聞言,差點一個倒栽蔥載到地上,上前一步,苦著臉說道。
「師父說了,要等小英的修為長進之後,才肯讓小英下山,小英太需要這些靈氣了……」
唉!
「……」
「……」
聽聞來人自稱許仙。
這邊師姐剛一離開,膝蓋旁的小丫頭又把話匣子給打開了。
到底是金甲人?還是金甲妖?
難怪大家都想當神仙!
再看看自己身上這厚厚的一層靈氣,這般尊容,也確實阻礙了彼此間的友好交流。
「咦……?咦……咦!是靈氣!許仙師兄,你身上為什麼會沾著那麼多靈氣!」
紅衣師姐聞言,臉上也是轉危為喜,連稱呼也都改了。
「這位天君,來我驪山有何貴幹?」
吸了那麼多天的靈氣,除了握住那一柄搗衣杵的時候,有劇烈地反應之外。
都快凝結成蜂蜜了。
抬起頭來的時候,突然發現,眼前的許仙師兄,長得好似一個特大號的糖葫蘆,頓時眼前一亮。
「許仙師兄,你們錢塘縣好玩嗎?我聽師姐們說,錢塘縣有一個大湖,小英最喜歡划船了!」
湊到鼻子前聞了一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