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47章 姐夫要出差

第147章 姐夫要出差

許哥的話,極為肉麻,聽在瘦猴耳中,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
又聽姐夫說,那武家二郎落草為寇二十余載,如今已是氓山匪寇的二當家,聚眾數萬,小有規模。
所以沒有理由去阻止。
回到人間真好!
一問就問到了神探姐夫頭上。
「漢文啊,姐夫要出趟遠門,家裡的事,就交給你了,照顧好你姐姐,可聽到了!」
許仙啥也沒說,上去就是一個結結實實的熊抱,抱住之後,還用力地往懷裡緊了緊。
許仙很無奈。
許仙也沒辦法。
又因為姐夫破案有功,還了那武家二郎的清白,勉強算得上半個恩人,又加上是同鄉的緣故。
盧玉憐站在許仙身後,看著三個大男人抱在一塊,心裏有點慌。
「真的想死你們了!」
「呃?不寫詩了嗎?」
許仙聞言,更好奇了,心說這年頭的捕快,也有這樣的差事?
小藍呀得一聲彈了開去。
看把官人給心疼的。
小青撅著嘴嘟囔了一句。
而且這大周朝的做法,也與記憶中那個朝代的做法頗有類似。
又是叮囑又是塞錢的,看得許仙好生羡慕。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回到家中。
想來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
「額許哥啊…www.hetubook.com.com…」
直到最後變得越來越模糊。
因為說話的功夫,院門外又進來了三個衙門的捕快大哥,他們也是那案子的主要經辦人,這回也要與姐夫一道前往氓山。
「官人是忘了嗎?玉憐妹妹是邀官人,往她府上一行的?」
踏著輕鬆愉快的步伐,一路小跑在這幾乎快要陌生的北山道上。
最近幾天,京城那邊據說還來了一個什麼王,專門問詢這事。
先安慰了姐姐兩句,讓她先回房裡去哭,這邊又向姐夫打聽起了這戰火的源頭。
「小青……」
又突然想起臭許仙曾跟他兩吹噓倒洗腳水的事來,就又有點手痒痒了。
於是只好再去說服姐姐。
這次怎麼又主動相邀了?
自從上回在地府小鬼的幫助下,姐夫破獲了那起陳年舊案,竟又三轉兩轉的,給傳到上面去了。
許仙拍著腦袋,假裝想起了什麼,心裏卻在想,不是每回都拿掃把趕出來的嗎?
「去一趟氓山。」
許仙很好奇。
「姐……姐夫?你們這是?」
而且這都已經要準備出發了!
很想就此繞道櫃檯後面,給小白和那盧小娘子一個……
這個肯定記得啊。
但對姐夫他們來和圖書說,卻可能是這輩子最重要的一次機會。
至於為什麼會選姐夫過去招安,這事還得往前追溯。
反正大家的時間都不多了。
胖虎很奇怪,這我都還沒哭呢?你怎的先婆娑起來了。
不過哪是姐夫你破獲的,是崔老大哥派了一大群小鬼,幫著你們破獲的。
「唉?小仙仙?你這是怎麼了?莫不是又被人欺負了?是哪個王八羔子?快告訴虎哥,虎哥我找他理論去!」
這才想出了這麼個餿主意。
「沒問題!」
從很久以前的腳步沉重,到此刻的一身輕鬆。
許仙只得嘿嘿傻笑著,表示明天再過來……
真的是太久太久沒有見到他們了,在那時間之外的幻境中。
許仙還想趕緊跑回家去,給姐姐一個擁抱,給姐夫一個擁抱,給小藍一個擁抱。
剛邁進屋子,又見姐姐抹著眼淚從裡屋出來。
比如事成之後,或賞銀,或破例提拔什麼的。
這一轉眼就抱著不肯鬆手了。
「怎麼說不清楚了?你要是死在了外頭,你讓我怎麼辦?」
白素貞看著不遠處抱頭哽咽的兄弟仨,責備似地瞪了小青一眼。
用更加大聲的嗓門,將兩人之間的戰火給壓了下去。
小青藉著教他倆習練和-圖-書法術的機會,以權謀私,下了狠手……
「哼,那也是他倆自己要學的,又不怪我……」
「停……!」
招安那個已經當了二十多年土匪的武家二郎。
「你個女人懂什麼,哪有什麼土匪窩嘛,而且又不是我一個人去,還很多人呢。」
用力地掙扎了幾下,但是沒能掙脫。
「沒問題!拿筆墨來……」
一旦失敗了。
雖然這些凡間的官職地位,對此時的許仙而言毫無意義。
只是礙於有外人在場,終究只是點頭笑笑,便走出了藥鋪。
卻也是最最漫長的一柱香。
不管是什麼,許仙都很爽快地一口答應,甚至還想給眼前的這位盧玉憐小娘子一個熱情擁抱。
在太上大師的幻境中渡過了一個超長的假期。
此時再見她們。
「額小仙仙啊……」
「小官人……?」
許哥這兩天有些奇怪,昨日還一個勁地往後躲呢。
從兩人的夾縫中,奮力地探出頭來,呼哧呼哧喘了兩口新鮮空氣。
那就叫祭旗啊!
糾結了好一會。
雖相隔不過短短一柱香。
「是嗎?哦對對對。」
「什麼氓山,那是土匪窩子!」
「嘿……我說你這婆娘,怎麼說話的呢……」
只能多派一些小鬼,陪著姐夫他hetubook.com.com們一同上路。
手裡還提著個大包袱。
「姐夫這是要去哪裡?」
只是不明白,招安這種差事,怎麼會輪到姐夫頭上?
才怯怯地喚了一聲。
「姐夫去氓山做什麼?」
倒也好,我也好久沒哭了,不如趁機宣洩一下……
本來是想著趕回家來,感受一下家庭溫暖的,卻很難得的遇上了姐姐姐夫吵架。
很顯然,那個什麼什麼王,給了某個比較誘人的承諾。
你可以忍受很多東西。
「招安?」
躲進鋪子之後,就再也不肯出來了。
「那你去湊得什麼熱鬧!」
幸好還殘存了半分理智。
那姐姐她說得沒錯啊,招安這種事情,成功了才叫招安。
「武大郎?」
一個禮節性的擁抱……
姐姐抹了一把眼淚插話道,說完還賭氣似的,把手中大包裹甩到了姐夫身上。
但是很遺憾,都還沒來得及感受溫暖呢,就看到前面拐角處,丈母娘正提著一把苕帚,眼中投來了殺人一般的目光。
一路小跑著,直接跑進了小藍家的食鋪,把丫頭騙到鋪后無人處,啥也沒說,就給了眼前的可人兒一個結結實實的熊抱。
「氓山?」
擠到兩人中間,一聲高呼。
見自己小弟也站在了自己男人這邊,許嬌容和*圖*書也就沒話說了。
「沒錯,後來不是說那武家二郎落草為寇了嘛,姐夫我呢,這回就是領著朝廷的官軍,前去招安的。」
要散夥了?許仙心裏生出了一個荒唐的念頭。
不僅如此,
剛剛還在紅臉呢,臨到姐夫走到院門,就變成溫情脈脈了。
「嗨!跟你個女人說不清楚,說了你也不懂。」
「漢文可還記得?上回姐夫我破獲的那起葯瀆親夫案?」
甚至想給每一個自己認識的人,都來上一個結結實實的擁抱。
唯一無法忍受的,就是這些鐫刻在記憶深處的臉孔,隨著時間的流逝,被一點一點的抹平。
看到許仙從藥鋪裏面出來,哭喪著臉便迎了上去。
「小官人說什麼?」
再一問才知道,原來那武家二郎,真就還有後面故事。
這才克制了下來。
發現姐夫又翹班了。
不過不是自己記憶中的水泊梁山,而是如今這大周朝西北邊境地區的氓山。
胖虎與瘦猴兩人則坐在藥鋪門前的石凳上愁眉苦臉,一個嘴鼻浮腫,一個雙手如雞爪。
而且看姐夫他們的神情,似乎還相當地迫不及待。
大馬金刀一般地坐在堂屋中,坐得異常端正,與以往翹著二郎腿,嘬著龍井茶的形象,大相徑庭。
「那……明日如何?」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