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56章 降妖除魔經

第156章 降妖除魔經

裏面的陳設,只有一張竹榻,上面很隨意地鋪了些乾草。
也是時候跟濟顛大師談談心了,如果談得不怎麼愉快,或許也可以考慮考慮將他也給保護性擊殺了。
更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不過管他呢,有法海的故事,那才是完美的故事嘛。
對於王書生的現狀,濟顛大師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許仙很無奈,心說王書生的瘋能跟你比嘛。
因為此時的王書生,已經與他的執念融為一體,早就已經不可分割。
「入魔又如何,不得修成正果又如何,貧僧既然已經入魔,那我便修那魔佛又如何!」
會不會准許我把他扔進幽冥地府?要不去問問?
忍不住想要高歌一曲啊哈啊。
對!
似要將他們生吞活剝一般。
小鬼魔得令,縱身一跳,
我去!
小鬼的連番抓咬,雖令得夢境中的王書生滿臉血痕。
「王兄你看,魔來了……」
許仙聽得大汗淋漓,這王書生不僅入了魔,而且瘋得更厲害了。
「大師。」
就爬到了王書生的頭上,伸出黑乎乎的爪子,嗷嗷怪叫著就抓撓和圖書起來。
「唉……該來的總會來,該是你的,誰也拿不走,你彷徨做甚?快走快走……」
「濟顛大師啊,你知不知道。王書生他比以前更瘋了?」
許仙看得直搖頭。
此時的許仙,心中甚至有了將他納入地府魔佛寺的打算。
也只能是瘋和尚了。
一個閃身來到靈隱寺外。
一邊是早就已經註定的事實,另一邊是不可能接受任何條件的許仙。
好個濟顛大師,才說了兩句話就要趕人了,不過話還算中聽。
突然就看見濟顛大師翻了一個,然後就開始說夢話。
許仙只能搖頭下山,不再予以理會,臨走之前,還把地藏大師給的那捲降妖除魔經放在了他的床榻上。
不過這樣的王書生,倒是與記憶中的那個法海和尚,頗有幾分相似,心中都有除之不去的執念。
濟顛大師也沒有等自己告辭,就打了個哈欠,又呼呼大睡起來了。
「瘋一點不好嗎?貧僧我也整日瘋瘋癲癲的,日子還不是照樣過。」
而且這個法海,更加的執著,更加極端,甚至是和_圖_書超級極端。
南無南無南無……」
心裏想著,等地府的魔佛寺建成之後,你王書生就是我胡來住持下的首席伏魔尊者啊!
當然今天我也不是過來問那件事的,那件事問不問都一樣。
「唉……王兄啊,你這是入魔了你知道嗎!」
許仙知道,濟顛大師的禪房就在靈隱寺的飯堂後面,那是一間很不起眼的小柴房。
「這麼說來,王兄修佛,不為成佛?」
王書生的面容開始扭曲,咬牙切齒,怒目圓睜地瞪著山下那片湖中的黑色大魚。
這樣的王書生,已不再是我許仙命中的敵人,而是一個盟友啊!
不知道濟顛大師他對王書生現狀有沒有什麼感想。
也不知道他以後會不會跟原來的那個故事那樣,與小白懟上。
許仙站在窗外,糾結著要不要去濟顛大師的夢裡看一下。
「可是他已經入魔了!」
「啊……!降妖除魔……!降妖除魔……!我不懼……!」
聽得濟顛又灌了好幾大口的黃湯,才把這句話中的抱怨情緒消化掉。
去會會他。
跳出王書生的夢和圖書境,再看在寒風中靜坐的王書生,神情依舊堅定,甚至還帶著一絲夢中除魔后的坦然。
許仙看得牙疼,又打了個響指,兩隻小鬼原地消失。
又打一個響指,另一隻小鬼魔爬出地面,然後朝著他那正在磨豆腐的娘子行去……
又想起這個法海是濟顛大師一手孵化出來的,也就更加釋然了,瘋和尚教出來的和尚。
濟顛大師正在破竹踏呼呼大睡,連鞋子都沒有脫,手裡抓著一個酒葫蘆伸出床外。
「那好吧……」
暴喝一聲,跳將起來,就跟那隻小鬼魔扭打在了一起。
「唉……王兄,你很好……」
「南無南無南無,貧僧不懼!不懼!不懼……!」
這個局,註定是一場你死我活的局,我也不需要你們的讓步或妥協。
想想還是沒意義。
許仙脫口就是一段富有強烈悲觀主義色彩的後現代風格台詞。
既然濟顛大師也說了王書生即是魔又是佛的,那扔進地府魔佛寺不是剛剛好?
沃石山下,壓著那麼多魔物,讓他去直面內心深處最深的恐懼,將來必定是一個除魔先鋒https://www•hetubook•com•com啊。
王書生眼神堅毅,無視跳到頭上的小鬼魔,口中誦念起了無上大道佛經。
濟顛大師把手一撐又把腿一曲,來了個卧佛的姿勢,隨後又提起酒葫蘆灌了好大一口黃湯。
於是,看到有人企圖摧毀他的執念,王書生也終於發飆了。
可憐的王書生,
「不成佛又如何,不得四大皆空又如何,貧僧修佛,不為成佛,只為降妖除魔!」
當真應該好好的學習一下。
「唉……你這小哥,半夜三更的,也不回家去睡覺,跑來跑去做什麼?」
許仙言罷,打了一個響指,一陣陰風飄過,地下便爬出來一隻體型較小的鬼魔。
打呼嚕的間隙,還時不時地吧唧幾下嘴,毫無形象可言,這也是萬千佛陀中的獨一份了。
磨豆腐的王李氏,就是王書生心中的執念,一個他即便遁入空門都不願意放下的執念。
「唉……魔不是魔,佛也不是佛,是魔也好,是佛也好,這有什麼區別?」
「外面風這麼大,你還站著做甚,快進來快進來。」
濟顛大師其實也是假禿,不對,濟顛大師壓根就和-圖-書沒有禿,頭上頂著個鳥窩,也不知道多久沒洗了。
儘管這故事早已經變得面目全非。許仙不是許仙,小白也不是小白,現在就連法海也不是那個法海了。
「晚輩看到天邊有揮之不散的烏雲正在凝聚,看到眼前熟悉的一切,正漸漸離我而去……」
即便現在將他保護性擊殺,他也不可能放下心中的執念。
他不但自知心中有執念,而且立志要把心中的執念修得如鐵似金?
這心態。
但他的臉上,卻無半點懼色,依舊眼神堅定,並朗聲誦念佛經。
哪像自己,白天做人,晚上做鬼,好像已經很久很久沒睡過一個正經覺了。
只能默默地祝福他,並時時刻刻地關注他,也祝福他將來成為一個屠魔先鋒。
「晚輩彷徨。」
這劇情實在太偏。
許仙聽罷,也不客氣,直接就飄進了濟顛大師的狗窩。
「我降妖除魔!我不懼魔!
他這哪是在修佛,這分明是走火入魔了!想不到自己的這位一生之敵,修得竟然也是魔佛!
「彷徨做甚?」
這才不耐煩地說道。
本想再跟濟顛大師說一句:這個人晚輩要定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