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62章 話裡有話外有話

第162章 話裡有話外有話

「若明日便是小白飛升仙界之日,小白可願就此放下俗世?」
「這……」
雙眼也已經漸漸模糊。
一定好好做人!
心中慌得很,糾結著該不該把夢中的事情說于官人知曉。
「這……此爐乃是……」
「官……官人是從何處得了這些丹爐的?」
「小人前些天去打聽了一下,才知道當年凄涼山被圍,小人的遺骸被那些賊寇拿去當柴燒了。
可能之前那句話的語氣太過溫和,此時再聽阿福的語氣,竟有些哽咽了。
其實說實在的,真正屬於我的那副軀殼,也應該早就被燒掉了。
稍定心神,繼續講解起了關於丹爐的知識,只是剛剛講解了沒兩句,又突然聽官人問道。
繞了好大一個圈子,甚至還用感情方面的東西作掩護。
「皆是上品,應是煉丹大家遺留之物,比如這一隻……」
便也無需作答,於是許仙又遞了一隻丹爐過去。
「嗯……這……此爐名為……」
「那這隻丹爐如何?」
於是心中又是m•hetubook.com•com無由來的一慌,而且這個問題更讓人發慌。
每個鬼,都有一段極其凄慘的經歷啊,若不是生活所迫。
白素貞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許仙不得已一聲厲喝,讓他不要再傷心,一具身外之物而已嘛,沒了就沒了吧。
白素貞看著擺得整整齊齊的六隻丹爐,心情也放鬆不少,還突然有些想笑。
又加上昨晚上那一場讓人心驚的夢,此時的她,心中早已經一片紛亂,沒有了往日的沉著冷靜。
撒得滿山滿野都是……
突然之間,許大閻羅心中也生出了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待到天色大亮,許仙就將那幾隻丹爐用布一包,直接背去了院中院。
白素貞喃喃地說了一句,突然感覺心裏好苦。
既然連證得大道的決心都可以動搖,那麼滑向深淵的腳步,
許仙見狀,斷定小白她已經心亂如麻,正是更進一步的良機。
屋中的白素貞忽聞官人與小青的說話聲,心裏就是一緊,她和圖書也在糾結要不要把那夢境中的經歷告于官人知曉,左右為難之際。
看著官人一本正經地說瞎話,白素貞又是噗嗤一笑,心情也終於放鬆了下來。
這還真是……
白素貞聽罷,直接就愣住了。
一聽就知道是行家級別的。
或許也可以放慢一些。
阿福敲了好幾下腦袋才退下去,還嚴肅地表示重新做人之後。
「如果我與小白並無前世的姻緣需要了卻,小白又該何去何從?」
這麼一想,
此時的白素貞,大概也已經明白,官人他其實只是想藉著這些丹爐,說一些其他的事情。
知道了官人的用意,心中卻更加的慌亂了,講解起丹爐來,也變得吞吞吐吐。
「那小白覺得,連理枝與天上仙,這兩者可能兼得?」
於是出言再道。
許仙卻狠心地再加一碼。
小鬼阿福講著講著,竟然哭了起來,哭得很難聽。
「這……」
破天荒地安慰了兩句。
才總算把話題繞到這裏。
「什麼……?」
彼此相處不過兩和圖書月余,便能動搖了她的心境,那若是過上個三年五載,或許連證道飛升的念頭都,都有可能會動搖。
而官人卻再一次把話題岔開了。
「本王給你留了一粒青蓮子,你那遺骸……可曾找來?」
於是岔開話題道。
之後又重新捋了一遍等會要跟小白探討的那些話題。
既然不是問題。
「哦對了小白,我姐姐她是怎麼與你說的?」
許仙適時地贊了一句,隨即又想起另一件事來,於是再道。
又見官人推門而入,還把房門給關上了,心裏更是一陣陣地發慌,像是一個不小心做了錯事的小媳婦。
很好,於是許仙又立馬捧起另一隻丹爐說道。
然而還不等她想好如何作答,卻又聽官人把話題轉回丹爐上面來了,倒也暗自鬆了一口氣。
已經找不見了……
「唉……無妨無妨!」
「小白也知道,我前日在白雲觀遇到太上大師了。」
這個問題很要命,甚至有逼她作選擇的意味在裏面。
「莫要再哭……你那肉身本https://www.hetubook.com.com王會另外想辦法。」
「這個請放心,絕對是正當途徑!小白你不要多想。」
如果說是在兩月之前,她應該不會糾結這個問題,而此時,她卻猶豫了,不止猶豫。
這應該是昨晚剛挖來的吧?
許仙也知道小白是個非常聰慧的女子,想必她此時也已經明白了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
突然聽官人插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進來,白素貞遲疑了片刻,才明白過來那話中的意思。
「這……怎會可能……」
「那小白覺得這幾隻丹爐的品質怎樣?」
「小青,你該帶著瘦猴他們去山裡練功了……」
嗚嗚嗚……」
阿福哭得真的很難聽。
本來就是為了方便幹壞事,才讓你們重新做人的……
白素貞下意識地接過丹爐,卻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小心翼翼地看了官人一眼。
這當然是不允許的。
一副心神不寧的模樣。
小白臉上異樣的神情,自然也逃不過許仙的眼睛,她是一個不太會說謊的人,尤其是像這種心事,更是https://m•hetubook.com•com掩藏不住。
是說與她聽。
好端端的人。
所以許仙壓根就沒聽明白。
「官人說是,那便是吧……」
難怪阿福會哭得這麼傷心!
「嗯……阿福你做得很好。」
突然有些唏噓,若是有朝一日真的能回去,也早已無處容身了呀!
官人還真的把東西給找來了,只是這些丹爐上面都還沾著泥土呢。
「那小白的意思呢?」
「稟錢王,怕是不回來了……」
只覺心中一慌,
這個問題,已不再是問題,而更像是一柄叩問靈魂的重鎚。
「哦?為何?」
怎麼可能會變成鬼!
「這隻丹爐的模樣如此奇怪,小白可知其來歷?」
而非有事相問。
捧起其中一隻,細細地打量了起來,還輕聲說了一句。
輕咬薄唇,下了好大的決心,剛想說一句:全憑姐姐做主。
想著反正地府有一批新貨要到,過兩天讓他自己去挑個新鮮的也就是了,還有多種型號可以選擇。
但許仙卻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把好大一個布包往桌上一放,捧出了那些精品丹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