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67章 傳說

第167章 傳說

「許仙師兄可知,以此往西北方向的千里之外,有一仙山,名為崆峒……」
「這……怎麼會?」
是師兄我的一點心意,鍾師姐一定要收下!」
「慢慢記。」
張嬸家的鋪子,經過幾天緊張的籌備,終於被改造成了藥房,浩然兄又去蘇州進貨了。
或許帶小白過來這藏書洞,是個錯誤的選擇,因為自從她嗯了那一聲之後,就不再搭理許仙了。
「嗯?哪裡?」
「啊什麼!」
渣男大法屢試不爽,已經好幾百年沒跟異性接觸過的鍾師姐果斷上了當,只是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
「當然是真的,許仙師兄什麼時候騙過你……」
「官人?」
白素貞喃喃一語,心中驚駭之餘,更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
又兩日後,仙山崆峒突然傳出了一則詭異的消息,在門下師兄弟間廣為流傳。
可這主意也實在太……
「那些仙丹的丹方,就放在這裏了,小白多挑幾張有用的。」
「唉這個小白無需擔心,這也是太上他老人家授意的,我們幽冥地府只是按章辦事……」
跟在許仙身後扯著衣角糾結了足足小半日,才鼓足了勇氣上去說道。
海量的天地靈氣洶湧而來。
「鬼門關上有牌坊,黃泉路口有界碑,素貞怎會不識。」
許仙只得自己找上門去查看,但也是什麼都沒打聽出來,人家的塔還好好的,完全看不出哪裡歪了。
簡直要成仙。
「嗯。」
可小白她依舊每晚通宵。
以後凡間亡魂,都必須在地府服役三年,方才准許輪迴轉世。
許仙將大手一揮,臉不紅心不跳,隨手就把鍋扣給了太上大師。
被賦予了太多的意義在裏面。
沒有見到小英。
不過好歹也算是送走了這位瘟神,真的不能再讓他賴下去了,再賴下去,驪山仙境就要不復存在了。
只有小白還在每晚通宵。
這也是她有生以來所見過的,規模最龐大的藏書了。
此般怪異景象,令得白素貞百思不得其解,空空蕩蕩的黃泉路,讓她的心裏也空空蕩蕩的,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
hetubook.com•com從上回去了一趟驪山之後,許仙就頓悟了,仙山之所以為仙山,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這一天,許仙沒有再去仙山中扮演金甲妖人,繼續創造傳說。
腳下的步伐是無意識的。
師兄們最近正在連絡各山師兄弟,準備聯手擒拿這個盜挖仙草的金甲妖人。
許仙很體貼。
「許……許仙師兄,明……明日能不能不要再……再過來了。」
這個有點不太好回答,畢竟絕戶計這樣的損招,屬實駭人聽聞。
那便是黃泉新路!」
師兄們追截圍堵兩日整,卻連那金甲妖人的長相都未看清。
又抽空去嚴府找了一下嚴兄弟,也同樣是一無所獲,從崔老大哥的生死簿上能看到,嚴兄弟他還活得好好的。
趕也趕不走,暗示一下,他就裝傻,只能把銀牙一咬,湊到他耳邊嘀嘀咕咕了一番。
比如那昆崙山,雖然也是絕佳的「修行」場所,只可惜稍微遠了一些,儘管現在飛奔的速度已經誇張的不行。
鍾師姐這這這了幾下,沒這出來,垮著個臉,捧著零食獃獃地回去找她家師父去了。
從跳進枯井開始,整個人就沒好過,直到此時,甚至都已經麻木了。
她也沒有挑選,而是在那一本一本地翻閱,用心地翻閱,翻一本記一本,翻完一本再翻另一本。
這甚至一度讓她懷疑,自己是進到了一個假地府當中。
許仙聞言,雙眼頓時一亮,看來她們找到另一個冤大頭了,不過太遠的地方我可不會去。
所以本王又重新規劃了一條康庄大道,供世間亡魂行走。
許仙擔心她累垮,還專門去崔老大哥那裡請教了一下,崔老大哥卻說不用擔心,已鑄得仙體的修行者,只要偶爾打個盹就行。
只能相信,不能再問了。
這些是準備晚上看的。
小龍人,哥哥來了……
「官人還未說這黃泉路上為何會空無一人的?」
這也太不靠譜了!
美好的一天又匆匆而過,次日一早,無賴親戚許師兄又如約而至,鍾師姐的臉色卻更加蒼白了。
素貞和-圖-書要全部都記下來……」
小白每日兩點一線,小青則每日早早地起床,帶著瘦猴胖虎兩個人去山裡用刑。
直到第五天的時候,之前還很熱情的那位鍾師姐迎了出來。
這是連鬼都無法適應的巨變。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
而是躲在家裡悉心打扮,沐浴梳妝,把自己好好地拾掇了一番。
「就這些。」
若是被小白得知……
「小白不挑嗎?」
「修行」的同時。
「不要緊的鍾師姐,師兄這幾天正好有空,你看,師兄今天還給你家師尊帶了兩包藕粉,這藕粉是家姐自己磨的……」
因為她失業了!
許仙繼續無力的解釋。
周圍的一切好像都安靜了下來,不再有波瀾,也沒有意外。
整個人都埋在了那堆丹方中。
「鍾師姐你千萬不要客氣,還有這些零食也都是我們錢塘縣的特產,聞名遐邇,好吃的緊。
於是又去靈隱寺找濟顛大師,卻被告知濟顛大師他雲遊去了。
新的規矩既然立了,就沒有再改回去的道理。
再說驪山真的是一個好地方,那靈氣濃的,在那裡吸一天,能抵得上無名山上的十天。
「啊官人!那可是孟婆亭?」
無一人輪迴轉世。
面色有些為難,像是有什麼話要說,卻說不出口的模樣。
再來說那位鍾師姐,早就看出來,這個許仙師兄其實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無賴。
「官人說得哪裡話,這些丹方,都是前輩高人的珍藏,內里不但著有煉丹法門,更有諸多可以治病救人的丹藥秘方。
「真的嗎……?」
好在幾日之後,那金甲妖人就不聲不響地自動消失了。
好似進入到了夢境中的那段平靜歲月,令人異常地安心舒坦。
尤其是進到那仙境之後,更是像暢遊在了靈氣的海洋中一般。
「可這……為何也會沒有人?」
「這……這……」
「可……可是……」
「是嘛……」
但是不要緊,我可以裝傻。
突然之間,
必須督促一下。
今天的所見所聞,已經完全超出了白素貞的認知範圍。
……
https://m•hetubook.com•com到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做,許仙也只能去找點正經事做。
有門中弟子帶來消息,傳說是西南乾元山上也出現了一位金甲妖人……
不僅黃泉路上無一人,連孟婆亭前也是空空如也。
這一看。
因為今天是初二,晚上有一個很重要的約會要參加,這個約會,已經被盼望了大半個月了。
許仙師兄得寸進尺,鍾師姐一聲輕呼,心中慌得不行。
你們不撕破臉,我就不走。
「嗯?」
還讓城隍周新去打聽了一下那六合塔的故事,但是一無所獲,因為這塔其實是一個廟。
前兩天特意找小白比試了一下,現在她只能看到官人的尾燈絕塵而去……
「小白不要擔心,地獄空一些,不應該是好事嘛……」
「鍾師姐有話不妨直說。」
不但牌坊要拆掉,界碑也要挖掉,還要把這條舊路也改作他用。
心裏一個勁地腹誹,小白的娘家人也忒小氣了些,不過就是挖幾棵野草,再順便吸兩口靈氣而已。
「這……能記得下來嗎?」
奈何橋前的孟婆亭中,孟老婆婆正舉著一柄長勺發獃。
許仙催促再三,她才依依不捨地離開,臨走之前,還抱了一大撂回去。
丟下一句沒有沒腦的塔歪了要拆掉,搞得人疑神疑鬼,他自己卻出去旅遊去了!
「呃……多謝鍾師姐指點,只是不知那崆峒仙境……」
這件事顯然要比寫詩寫詞有意義的多,這些丹藥配方都是治病救人的良方,幾人幹得不亦樂乎。
聽說小英還賴在昆崙山不肯回來了,不過這樣也好,省得她又不停地在耳邊嘰嘰喳喳。
小藍每天都會來一趟藥鋪,給她的白姐姐誦念經文,說說話幫幫忙,再順便學習一點醫理。
這樣她們都嫌棄……
直到此時,白素貞才赫然驚覺,自從下到地府之後,除了之前看到的牛頭馬面,和秦廣王崔判官,以及不遠處的孟婆這些地府任職人員。
「是……是嗎?」
每天去藥鋪打個卡就出門「修行」,修行的地點是靈氣濃郁到髮指的仙境驪山。
再說了,零m.hetubook.com.com食換靈氣,這樣她們應該沒話說,不過很可惜,到了驪山之後,只見到了那位穿紅衣服的鍾師姐。
白素貞聽得愈發迷糊。
之前還在稱讚地府的工作效率高呢,這怎麼連牌坊和界碑都還沒拆?
之所以找不到,應該是在某個角落裡化成蛹了,只待來年春暖花開,他才會破繭成……蠅?
這樣做不但可以挖掘出大量天生適合當鬼的人才,從而大大增強幽冥地府的實力。
「對,就是擁擠!
「這些全是,稍微有點雜,小白可能要多花些時間挑一挑。」
他其實是最忙的一個。
「擁擠?」
「怎麼不會,世間生靈何止億兆,但黃泉路卻只有眼前的這般大小,屬實擁擠了一些。」
塔里塔外,打滿了佛門特有的禁制,連鬼都爬不進去。
似乎還未見過其他的人!
就又是好幾天……
「唉……!小白無需憂慮,若無天庭授意,我地府怎敢擅自作主……」
如此一來,天庭豈不將罪責罰?這……可這好像又有些不對。
「小白難道不覺得這條黃泉路也太窄了一些嘛……?」
就連那個盧玉憐小娘子,現在也幾乎是每天都過來,名義上是瞧病,但每次一待就是一整天。
您倒是想得開。
許仙想想也覺得有些道理,自己這個天道的門外漢,都幾乎已經很少睡覺了。
仙山上的靈氣,相比那些尋常的高山草甸,或是江河湖海,不知道要濃郁多少倍。
還能有效減少徇私舞弊的現象發生,更能讓惡人多受三年酷刑,讓善者多積累三年功德……
煉仙丹倒是成了其次。
正是絕佳的「修鍊」場所。
「官……官人?這地府若停了輪迴轉世……那人間豈不是……?」
許仙指了指兩人身前的一架子的丹方玉牒補充道。
趁著空閑,許仙去探望了一下地藏大師,不過地藏大師他似乎是在閉關,躲在石室里不肯出來見人。
「哦?是嗎!」
這就有點頭大了,按照她這個翻閱的速度,怕不得翻上三五年。
不久之後就被帶進一處藏書的密室,放眼望去,是一排排看不到頭的書架www•hetubook.com.com
「不錯,那庭中老嫗,便是孟婆。」
許仙看在眼裡,笑容逐漸在臉上僵硬。
官人竟連黃泉路都給改了!
「額這個嘛……」
這修行的日子,也過得愜意非常,一天兩天三天……
任職幽冥地府數千年,也忙碌了數千年,何曾想過有一天會停下手中的工作。
這般緊要的事情,天庭若是要責罰,早該責罰了,而且官人又是如何說服了地府其餘閻羅的?
這工作做得有些馬虎了。
訥訥無語,跟在官人身後。
「康庄大道?黃泉新路?」
還能找那位每天都穿紅衣服的鍾師姐說說話,順便再在山裡挖一些名貴的草藥回去煉仙丹。
也不知那金甲妖人習練了何種邪門法術,跑得賊快,追之不上。
還有再前面一點的奈何橋上,同樣也是空空蕩蕩。
但也能聽得出來,這黃泉路空無一人的詭異景象,很有可能正是出自官人之手。
於是這一翻就翻到了日落西山。
但是小白依然每晚通宵。
是不需要睡覺的。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小白她白天坐診藥鋪,晚上通宵看書,一連數天都未曾合過眼。
「鍾師姐放心,師兄只是在仙境外看上一眼,絕對不會進去叨擾。」
又抄方子,又學醫術,還把小白從丹方中整理出來的丹藥配方重新作了總結歸納。
「許……許師兄,我……知道一處地方……」
「哦?小白又是如何知道此路便是那黃泉路的?」
出發之前,還順便在隔壁吳嬸家挑了好大一包零食,準備給小英帶過去,說好了要去看她的。
白素貞聞言再度無語,心說可這也太空了一些吧,地府若不再輪迴轉世,那人間豈不是要絕跡……
之後又沿著黃泉路繼續向前,不久之後便已來到了的奈何橋邊。
這件事搞得山中弟子們人心惶惶,稟報師門長老,長老們的臉上也是寫著無奈。
據說是近日崆峒山中出現了一位金甲妖人,金甲妖人渾身金黃,四處盜挖山中仙草,有時還會進入仙境中四處遊盪。
白素貞只聽得頭重腳輕,官人說這主意是太上道祖出的,那就應該不會有假。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