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69章 親恩

第169章 親恩

那是心在疼。
這當然都是小鬼們的功勞。
姐姐會暈過去的。
「真的嗎?」
剛剛莫名其妙地飛走了!
好似敲在了許仙的心裏。
許仙卻看到姐姐的手上生了好幾個凍瘡,尤其是右手小拇指上那個,甚至都已經開裂了。
經過近一月的緊張籌備。
「姐姐,我要去一趟藥鋪。」
這都出去一個月了。
「要不姐姐給姐夫寫個信過去問一問吧?」
怎麼會不疼。
再過幾天,幽冥地府十一閻羅殿,終於要正式開門營業了。
「嘭」得一下。
一下一下,又一下。
「姐姐,你這手上的凍瘡都裂開了,怎麼也不去看一看!」
姐姐每次都這樣。
說好的入山招安似乎出了些問題,朝堂上起了紛爭。
還不等許仙反應過來。
又在賢王的引薦下,結識了金陵府尹,幫助府尹大人破獲了一起非常棘手的大案。
不過算來算去,再快恐怕也要等到年後才能回到家了。
原來疼得是心。
隨著這一下一下心疼,好似有一粒小石子丟進了平靜的湖面中。
這才發現,被https://www.hetubook•com•com鑲嵌在掌心的這半寸光斑,它的形狀,似乎像是一柄搗衣杵?
可憐的姐姐……
抓緊一些,還能回家過個年。
「對!昨晚剛寫的,姐姐我讀給你聽聽,你看這樣寫行不行。」
厚厚的衣服浸透在冰冷的清水中,在雙手用力地搓洗下,那裂開口子的凍瘡上,好似有淡淡的血絲滲透出來。
您是不是想讓我記住這一份跟山一樣重的親恩是嗎?」
「姐姐,漢文已經長大了,不能再讓姐姐幫我洗衣服了……」
冬天的時候,隨著那搗衣杵一下一下敲進心裏的,是姐姐手上滲出來的血絲。
一直說只要有這份心就足夠了,好像每個像姐姐這樣的長輩,都會說這樣的話。
他們的要求很簡單,簡單到只要你心裏想一下,他們就會很欣慰。
原來你是想用一份親恩,把我這個不肯入天道的外來戶,死死地綁在這個天道世界里。
風頭一時無兩。
……
「嗯?漢文你又要做什麼?」
有一縷半寸長光斑,正散https://m.hetubook•com•com發著淡淡的金光。
「漢文啊,你做得這個抽水罐子真的太好用了,你趕緊再做一個出來,給藍丫頭家也去安一個……
喃喃自語之際,眼前突然劃過一道金光,如流星劃過天際,轉瞬即逝,速度快得驚人。
這是一雙靈巧的手,勤勞的手,卻是一雙長滿了凍瘡的手。
許仙的下半句話突然被噎在了喉嚨里,姐姐她每天都要洗菜洗碗洗衣服,還要做許多家務。
這是法寶歸位的節奏嗎?
難怪這搗衣杵打人很疼很疼。
姐姐說著話,就端起一盆衣服,坐在了井邊的小板凳上。
「小英!小英你怎麼來了……」
「其實我已經寫好了。」
而且暫時恐怕回不來了。
「呃!什麼東西!」
「漢文啊,這都快一個月了,你姐夫他怎麼還不回來……」
「姐姐……」
又隨著搗衣杵的重重落下。
成了最近京城中的一個熱門話題,許仙得知之後很無語。
「這怎麼會看不好……」
可這事不能說,說不得,想都別想,連託夢都不行……
獃獃地看www.hetubook.com.com著姐姐洗衣服。
還有……
之後沿著這起大案的另外一條線索,破獲了一起擱置數年之久的老案子。
姐姐一邊洗衣服,一邊在那裡嘮叨,而許仙卻聽得有點失神,獃獃地聽著姐姐的嘮叨。
還有還有……」
那一下一下被捶進衣服里的,是一份份重若千鈞的親恩,這麼重的親恩捶打在身上。
農人家媳婦,冬天的時候,捧在手裡的是柴米油鹽,不是暖爐。
「師姐!小英來看你來了。」
盪起的層層漣漪,一圈一圈地擴散開來,不多時便已經翻起了千尺巨浪。
「咯咯咯……漢文啊,你這信寫得太好了,就是……就是最後那倆字聽著……心裏慌得很。」
得趕緊去趟藥鋪,看看小白她們的那根搗衣杵還在不在。
所以不得不再用一回託夢大法,讓朝堂上的爭論趕緊有個結果,好讓姐夫他們的這趟招安之旅也趕緊完完成。
而是每天都鑽在地府里,正兒八經的忙公務,看得崔秦兩位老哥眼裡全是欣慰的目光。
這一點點活,你就不要再跟姐姐爭了,滾一邊去……」m•hetubook.com.com
「太上大師?
「這都是老毛病了,看也看不好的,等來年暖和了就好了。」
可姐夫他們的名聲卻徹底打開來了,現如今,儼然一副京城四大名捕架勢。
「唉!姐姐知道漢文懂事了,不過漢文有這份心,姐姐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不過事到如今,姐姐她可能要變成一塊望夫石了。
嗖……!
洶湧澎湃的巨浪,一下一下地拍打著許仙的內心。
到了夏天的時候,隨著那搗衣杵一下一下敲進心裏的,是姐姐額頭上滴落下來汗水。
這幾天,姐姐一直在念叨著姐夫他什麼時候回來。
小鬼們這是為了討好他們的錢王,倒也不能太過苛責,只能令他們以後不得擅自作主。
「咯咯咯……你還說出來!」
……
「寫信嗎?也對呀!那漢文你趕緊幫姐姐去寫一個。」
在與龍三兄約會之後的半個月,許大閻羅沒有再去遊仙山。
這凍瘡怎麼能好的了……
唉……
陽春|葯鋪外,小英一蹦一跳地蹦進來,聽在白素貞耳中,卻是不喜反驚,因為小英的寶貝。
要正式成為地府閻羅了!
也沒和圖書有去山裡挖野菜。
有說要剿的,也有要招安的,可憐的姐夫及另外三位捕快大哥,就這樣稀里糊塗地被滯留在了閑王府。
也沒個音訊,要愁死人了。
對,又是老案。
許仙突然感覺鼻子有點酸,眼睛好像也有點酸。
用力擦了擦,卻怎麼擦都擦不掉,再仔細一看。
那一粒如星點一般的金光,就鑽進自己的懷裡。
但尋了好久都沒有尋到那點火星,抬手抹了一把額頭上並不存在的冷汗,突然發現,
哦對了,吳嬸家也要一個。
「嗯嗯嗯!」
許仙呼得一下站起身來,緊張兮兮地拍打全身,以為要著火。
姐姐咯咯笑著捂住了臉。
許仙很想帶著姐姐去自己的閻羅大殿瞧一瞧,讓她知道自家的小弟有出大息了!
許仙看得心疼。
許仙也不敢告訴姐姐,姐夫他其實還在金陵城裡晃蕩,並沒有去岷山的土匪窩。
「不會的姐姐,這「想你」兩個字呢,肯定能讓姐夫開心好幾天的……」
不過也沒閑著,在小鬼們的幫助下,姐夫他們順便幫賢王破獲了一起王府失竊案。
水珠子四散開來。
自己的右手掌心處。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