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74章 地府拘魂不拘人

第174章 地府拘魂不拘人

「住手!」
雖然已停了打鬥,但言語之間,至始至終都充斥著濃濃的火藥味,說得話更是不留情面。
那九仙山,是廣成子的道場所在,但折騰了一整天,金殿砸了四五座,那正主卻連個臉都沒有露。
咬牙切齒緩緩地吐出一句話,象徵性地拱了一下手,留下呆愣在原地的眾人,便領著謝范二人朝著結界入口處行去。
就好比凡間衙門裡處置某個犯了事的關係戶那樣,先讓官府把人帶走,去天字型大小牢房休養幾日。
「要不……本使明日再過來?」
事情到了這一步。
那王道陵倒也乾脆,哼了一聲,便盤腿坐了下去,等站起身來的時候,就已經是個亡魂了。
「哼!」
「……」
任重而道遠啊。
口中說著的話,便也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四周頓時變得安靜異常。
一個都別想落下。
「師兄!」
許仙飄至那道人近前,兩個響指叫來了謝范二人。
「錢王……」
過了好一會,才又見那金無常一字一句地說道。
幹得最舒坦的一回。
看不得這種傷hetubook.com.com感的畫面,於是也很貼心地說了一句。
「師叔,不能相信他,這人就是個無賴!」
還有周圍的空氣中,更是被一道殺意甚濃的神識威壓所環繞。
沒有聽到那老仙長後面說了些什麼,許仙便與幾人出現在了最近的城隍廟前。
謝范二人,此時早已經激動地滿臉通紅,今日一事,讓他倆對錢塘王的仰慕之情。
「黑白無常何在!」
既保住了面子,又不傷和氣。
「幽冥地府只拘魂魄,不拘活人,道長是自行了斷,還是由令師兄代勞?」
「師弟先委屈兩日,師兄一定會儘快想……」
這幽冥地府就是被人欺負慣了,這些人才會有如今這般傲慢的態度,看來要重振地府威嚴。
然後家屬這邊再找關係把人撈回去,這樣一來一回,不但搞活了經濟,還能促進彼此的友誼。
這麻利的身手,倒是比許大閻羅的扎針高效太多了。
「套了。」
走得那叫一個昂首闊步,霸氣無雙,范無救與謝必安可以對太上老君發誓,今日這一https://m•hetubook.com•com趟差事。
「爾等若敢再多說一個字,我今日便夷平了這九仙山……」
既然和談無望,那便再幹上一架,老實講,許仙其實也很希望能再跟他們扯上三天五天的。
是他倆入行以來,
「你休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
許仙提出的這個辦法。
只是如此暖人心的言語,聽在旁人耳中,卻又成了欺人太甚的挑釁之舉。
「唉……師兄莫要再為道陵的事為難了,師門恩重,道陵不能再連累師門受辱……」
再看這仙境中瘋狂涌動的天地靈氣,以及他手中那一柄由無數靈氣凝聚而成的怪異武器。
之前追了我一整天,還拿那麼大的一口大鍾來罩我,這些咱都不提了,此刻拿個人犯。
只是這話說得依舊很不中聽,什麼叫不能連累師門受辱?
「道長?」
因為看到眼前緩緩浮起一塊同樣是金光閃閃的鬼頭令牌。
而那地府金無常的眼中,竟然射出了藏也藏不住的殺意。
因為這裏的空氣,實在太新鮮了,非常捨不得離https://www•hetubook•com.com開。
背脊處頓時生出一股寒意。
「師弟!」
主動權已被牢牢地抓在手中,崔老大哥說得沒錯,拳頭才是講道理最好方式。
又把許仙看得眼皮一跳。
「你!」
今日這件事,感觸頗多。
果然此言一出,又令得身後眾人群情激憤,幾欲動手。
於是將雙手一攤,擺出一副我已經把話說完了,剩下的你們自己去商量的模樣。
當即決定,那疊經年累積下來的拘令,咱也就不挑來挑去了,有一個算一個。
另一個感觸就是,咱們幽冥地府的處境,馬上就要不艱難了。
「對!我們不能相信他的話。」
說話間,一幅生離死別的苦情戲緊接著拉開序幕,一個執意走,一個鐵了心地要挽留。
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那道人又是一聲輕哼,雙手背在身後,表示自己會走,用不著黑白無常來拘。
許仙是個心很軟的人。
也罷也罷。
「師叔!怕他作甚!」
原因只有一個。
這幾乎是一個最完美的解決方案,他們沒有道理不答應。
看那捋胳膊挽袖子的www.hetubook.com.com模樣,分明是又要動手了。
聽在許仙耳中,卻是另一種意思了,看來他們是真的拿我沒轍了。
「哼!」
正在這時,又有一個白髮蒼蒼,面容清瘦的老道長擠出了人群。
眼見此情此景,對面自然又是好一陣地騷動,然而說著說著便漸漸地安靜了下來。
許仙知道,這位就是正主了。
老仙長聽罷,果然也猶豫了一下,然而也就只猶豫了那麼一下下,就聽邊上有人憤憤然地插話進來。
當真不舒坦,於是也沒好臉色,板著臉孔冷冷地說道。
「你敢!」
地府只是按律拿人,在這仙山仙門眼中,竟會是件有辱師門的事情,那來拿人的地府陰差算什麼?
「慢著,老夫與你走便是,休要再在此為難眾人!」
不過此時的許仙,倒也終於感受到了謝范兩位大哥的難處。
婆婆媽媽,沒完沒了。
「二位無須多言,本王今日向二位大哥承諾,從今往後,凡是我幽冥地府要拿的人,玉帝老兒都保不住。」
大家都有台階下。
直到此時,眾人才清醒過來,眼前這個橫空出世的地府金無常,不僅hetubook•com.com不知其真實來歷,更無法看出他真實的道行修為。
他在看著我,但他的領導也在看著他……
直到走進了城隍廟,謝范二人這才俯下身來說道,且語氣激動。
瞧這話說得,咱只是過來執行公務的,又不是過來要拉壯丁的,什麼叫與你走了便是。
一呼百應,眾人的想法出奇地一致,三言兩語之間,就已經統一了意見,就等那主事的老仙長一聲令下,眾人便會戰鬥到天亮。
這還真的是應了那句老話,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又聽錢王下令,也不猶豫,扯出勾魂鎖,想也不想就直接套了上去。
還得低聲下氣的。
並一臉鄭重地說道。
又見那人仍遲遲不動,於是許仙再度開口冷冷地說道。
走出幾步,場景切換。
許仙知道他倆要說什麼,趕緊一把扶住了二人。
「師兄弟合力將他趕跑也就是了,不要再與他講什麼廢話。」
許仙也隱隱地擺開了架勢。
其中最大的感觸,就是幽冥地府的處境,真的很艱難。
看得許仙不禁好笑,哥幾位就算了吧,但凡還有一絲可以繼續周旋的餘地,你們也就不會嘴上硬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