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78章 滿山遍插招魂幡

第178章 滿山遍插招魂幡

好好的人倫之樂不去珍惜,來這裏悟得什麼鳥佛。
只用了半夜的功夫,小鬼們就在各個窩藏人犯的仙山上插滿了招魂幡。
「回去之後,咱們換個法子。」
以後我才能成功的借殼上市,在這天道的世界里擁有一份真正屬於我自己的事業。
光禿禿的樹榦上,有點點白雪點綴,枯衰的草莽沉默不語,更添一分蕭瑟之意。
淚流滿面,痛哭不止,無盡的思念,瞬間將他們淹沒,一把鼻涕就一把淚,開始反省自己的過錯。
哭著喊著要回家找媽媽。
全都給我滾回家去!
「誰乾的?有種出來!」
霎時之間。
有喊孩兒不孝的,有喊不當人子的,也有喊枉為人父的,更有人喊娘子苦了你的。
而且這件事情已經刻不容緩,因為很有可能,我已經成為了佛門的眼中釘了。
找回那段失落的親情……
「稟錢王,只餘三刻。」
每敲一下,就會有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嚎響起,莊嚴肅穆的佛堂,頓時變成了一幕遙望故鄉。
在某個不知名的荒山山頭,許大閻羅懸浮在半空,看著底下黑壓和*圖*書壓的數萬鬼卒,沉聲一喝。
人們哭著喊著往殿外涌去,他們要回家去找他們媽媽,找他們妻兒,找他們各自的親人。
恍惚之間,眼前又浮現出那個怒罵蒼天遭雷劈,最後還想著追上天去理論的勇敢小少年。
通告各山頭,在明日午時三刻之前,必須將窩藏的人犯移交各地城隍,逾期者罪加一等,包庇者同罪。
果然啊!
身上的佛光,也在此刻漸漸散去,很顯然,佛心已經不穩了。
人的精神信仰一旦動搖,那就真的是死人了,老僧的魂魄亦是如此,也不見他有半分掙扎。
許仙提著老僧的魂魄,一個閃身直接來到殿外。
「距離午時三刻還差多久?」
許仙也知道不可能會有人妥協,乖乖地把人給交出來。
抗起複興幽冥地府的大旗,成為獨霸一方的執牛耳者。
……
得換個更激烈也更霸氣一點的方式,因為剛剛發生的事情,對許仙的觸動很大。
許仙覺得這樣子效率太低了,一天一夜才抓兩個,抓到閻羅殿開業也抓不了幾個。
「又發生了什麼https://m•hetubook•com.com事?」
而製造這起感人事件的許大閻羅,卻看得心花怒放,好不暢快,甚至還想就此奔回家去打老婆。
「師父,徒兒剛剛看到山腰上插滿了招魂幡!」
地府閻羅的名望,靠的不是懷裡揣著的那一方閻羅黑印。
事情走到這一步,早已經不再是一個人犯的問題那麼簡單了。
讓你不聽我話!
您老這是在把我往火坑裡推啊,太不厚道,簡直無恥!
甚至是一件他們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此時此刻卻有種熱血上頭的衝動。
那時候的他倆,想得只是為小官人送上最真摯的祝福。
「遵令!」
他們在哭爹喊娘。
很想就此豁出去大幹一場,把這些年來受得怨氣全都釋放出來,也暢快一下下。
樹影搖動,吹落了枯枝上那幾片僅剩的殘葉,而那一桿桿的招魂幡,亦隨之東倒西歪。
許仙緊了緊手中的短棍,感覺壓力巨大,這下是徹底成了佛主他老人家的眼中釘了吧?
一個很陌生的字眼。
謝范二人重重一抱拳,心情很激動,錢王出手就和圖書是不一樣,一天之內就押回了兩個重量級要犯。
「幽冥地府集結鬼族數萬,正準備攻打我乾元山!」
冬日的清晨,旭日剛剛爬出山尖不久,谷中薄霧漸散。
招魂幡上還張貼著錢塘王親發的布告緝令。
領命回去的時候,腳步甚至都有點虛,錢王這招……
一個名副其實的大鬼頭。
太上大師您也太壞了,這麼缺德的東西都拿得出手。
晨起的少年,在山道上奔跑,腳下的步伐,顯得有些慌亂。
……
乾元山金光洞外,已經苦等了一天一夜的許大閻羅,領著一大票鬼卒鬼將在結界外等待一個註定不會有結果的答案。
而是一種叫做精神信仰的東西,也只有讓地府眾鬼從心底里敬仰他們的錢塘王許。
此時再看那枯瘦老僧,也終於沒有了之前的不動如鍾,看著眼前紛亂的畫面,臉上全是深深的迷茫。
「遵令!」
此時雙方都在等待著的,不過就是在等著時辰一到,大家就徹底撕破臉皮,好好的干一架。
這是公然的宣戰。
這樣一幅感人至深的畫面,看得人好不唏噓,這才有個人樣https://m.hetubook.com.com嘛。
咚咚咚!
所以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已不再是拘魂使執行一下公務那麼簡單了,也不單單是幽冥地府的榮譽問題了。
若有抗法不尊,誓必夷平仙山,以彰顯地府威嚴。
……
「大師你看到了嗎?他們此刻獲得了真正的救贖,大師您也應該上路了,去幽冥地府的黃泉路上,尋找屬於大師您的救贖。」
「呃什麼!快去通知真人……」
看來又要玩大的了。
范無救熟練地掄起鎖魂鏈重重一扣,人犯便已經拿下。
「慌什麼!」
戰鬥……
讓天庭在幽冥地府面前低頭。
寒風冽冽,衣袂飄飄。
「師父不好了!」
呼啦一下,山下眾鬼將率領各自部下便朝著四面八方蜂擁而去。
威嚴師父,將兩條濃濃地怒眉一豎,沉著嗓子說道。
「出發!」
「嗯,傳令下去,先把哀樂奏起來。」
聲聲慘嚎在這破敗的佛堂之中陣陣環繞,一時之間好不熱鬧。
於是接下來,叫過謝范二人,如此這般這般如此的一番交代,許大閻羅講得滔滔不絕,謝范二人則聽得兩眼發光。
老道長一聲暴喝www.hetubook•com.com,揮動手中拂塵,剎那間,山谷中頓時捲起一股凜冽的寒風。
所以這一整件事情,從一開始的時候,就註定是一個死局。
突然意識到,精神信仰這種東西,其實我許大閻羅也很需要。
「錢王,是否將此人先行押回城隍處勾畫生死?」
「什麼!速帶為師過去看看。」
滿山的招魂幡,又領著數萬鬼卒找上門來,這本就是擺明了讓他們在我幽冥地府面前低頭。
「哦對了,等讓大夥稍微離遠一些,接下的動靜可能會有些大。」
說話間,許仙再次猛一探手,剎那之間就已經抽離了智空老僧的魂魄,而且這一回,也沒有再抽出殿中其餘人的魂魄。
聽著就很讓人激動的頭銜。
而如今,他們竟然很期待與小官人並肩戰鬥。
也將正式從幕後走到前台。
「師父師父不好了!」
感懷親恩動人場面。
就此落入許大閻羅手中。
這件事的背後,現在有了一個更重要意義,那就是從此以後,我許大閻羅將正式成為整個幽冥地府的精神領袖。
「嗯,先回城隍廟一趟。」
如果幹不過你們,那也我也活該受這份窩囊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