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91章 那抹記憶中的美味

第191章 那抹記憶中的美味

「錢王!快……快看!」
這……
正說著話呢,耳邊就突然傳來了一聲吞口水的聲音,清晰非常。
趕緊伸手捂住了小英的眼睛。
可又想到有小鬼叫他錢王?
「稟錢王,小的們是在徐府發現的。」
有情人應該終成眷屬。
他的內心也終於發生了一次超大幅度的扭曲,這種程度的扭曲,不僅扭曲了他的靈魂,連整個身體也開始扭曲變形起來。
「真的?」
看著看著,許仙心裏就泛起了一股酸楚,遂加重了些語氣說道。
想著想著。
猛地轉頭看去。
這麼說來,嚴老弟原來也是一個情痴?都已經這樣了,心裏惦記著的,還是你前世的女神?
讓阿福去尋了個手藝精湛的老木匠,之前已經把打水泵的關鍵技術都傾囊相授了。
「可是……我沒亂講啊!」
「哼!那我殺了它!」
小青的眼睛里,居然全是想要吞食嚴頌的神情,雖然那嚴頌的全身都是蛋白質沒錯。
見此情形,幾人不禁屏住了呼吸,一時間無所適從。
又打了個顫。
那種美味,畢生難忘。
這都餓成什麼樣了。
許仙的心就軟了。
就連對什麼都很好奇的小英也嫌棄嚴老弟此時的模樣。
這段恩怨也就此了結。
「那你也不準亂想!」
那徐婉清也是本王欽定的m•hetubook.com.com閻羅殿首席女俾,以後還要委以重任的。
可憐的嚴老弟啊,即便是爭口屎,你都爭不過嘛!
許仙看到后,也是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因為他看到阿福手中的嚴頌正在漸漸地變態。
只有尾巴會動。
「我要看,我也要看。」
也很緊張,還很憤怒,其中卻也參雜著一點點的喜悅,因為許仙其實也不是人了。
「你……你你要幹嘛!我……我真的沒……沒有想要……」
阿福手裡捧著這枚暗紅色的核彈,頓時覺得壓力很大。
咕咚……
真叫人唏噓,扼腕,痛惜!
「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朋友?」
還順便請那老木匠做了一個魔方,打算跟小英換降龍木……
在又驚又怕,又自悲又自卑,又憤怒又無奈又無助等等等等,各種極端情緒交織在一起的時候。
剛才太可怕了!
小英正躲在許仙師兄的背後,探著小腦袋看得津津有味,突然感覺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
「你……你幹嘛?我……真……」
這個許仙也早有安排。
姐夫回信說他們已經上路了,很快就會回來,讓娘子勿要挂念。
只道下不為例!
「嗯,絕對是真的!你要不信,我可以對天發誓,發毒誓!」
這件事只是一個https://m•hetubook.com•com誤會,不能怪她,但此時的氣氛,顯然已經很不對勁了,說不出來的尷尬。
臭許仙肯定是誤會了!
許仙發出一聲驚呼,再次伸手捂住了小英的眼睛。
眼見小青又要說那句話,許仙嚇得連忙伸手去捂她的嘴,但小青卻似乎更著急了。
「對了,再等等。」
此時的小青,心急如焚,只想著把誤會解釋清楚。
離家的這幾日,也還有其他一些事情,小青也順帶提了一下。
於是又用力地蹬著腿,使勁地掰扯著許仙師兄的大手。
全身僵硬如鐵,
打算把嚴頌直接拍扁。
到時候,你倆就在本閻羅的閻羅殿中重續前緣,重新開始!
剛才乍一看阿福抱出來的那東西,一開始還真以為是許仙找來的天材地寶!
阿福捧著乾瘦的嚴公子,臉上皺成了苦瓜,心道還能變成啥樣呢……能留著口氣就已經不錯了。
對,應該放回去。
看得許仙很是過意不去,想著直接把他恁死得了,嚴老弟他應該也很希望就此得到解脫。
還有姐姐敦促的打水泵,小青不會做,只能用幻術,但是變出來的東西抽不上來水。
「錢……錢王?現在怎麼辦?」
才有了如今的小青。
通體蠟黃還皺巴巴的。
本來通體蠟黃的皮膚,正在慢慢變深和-圖-書,表面的皮膚就像是在染色一樣,漸漸地由蠟黃變成了暗紅色。
「嗯!」
「其實它叫嚴蛆,我們很久以前就認識了……」
連行動都成了難題。
心亂如麻,隨即憤憤地說道。
剛走出不遠,
想著如果實在不能用,乾脆就將他給保護性擊殺了,送到下面去參加環地府競走大賽。
「要不放回去吧,放到……放到那徐婉清的床底下去。」
於是後退一步,躲開了臭許仙伸過來的手,想要強行解釋自己真的沒有想要吃它的意思。
這個許仙早已經知道。
許仙拿在手中敲了一下,能發出咚咚咚的聲響,就像敲在鐵板上一樣,確認很硬很硬。
過不多時,阿福就把嚴老弟給抱了過來,許仙見后只覺渾身上下泛起一陣雞皮疙瘩。
在小樹林里等了許久,都不見小哪吒他們回來,許仙提議回藥鋪去等。
「你朋友?」
「呃……遵令……」
心裏又感到非常地害怕。
「要不我們先回去吧……」
可是真的好像啊,簡直跟那一條一摸一樣,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小青就是因為在機緣巧合之下吞食了一條天蠶。
這也太特么瘦了!
許仙又想起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位嚴老弟的存在感實在太低,總要突然之間才能想得起來。
小英奮力地掰開許仙師兄的手和_圖_書,然後咦地一聲就躲到許仙師兄的身後去了,這東西也太丑了!
「阿福!」
再過兩天就會有成品出來。
這般情形,當時就把許仙看得背脊生寒,渾身汗毛根根倒豎。
「哦對了,你們是在哪裡發現他的?」
可這也太……太瘋狂了!
「怎麼會變成這樣的?這誰乾的?是誰乾的!」
怎麼會跑到那裡去的?
「阿福啊,要不……」
許大閻羅不能毀了這份感情。
「別……你千萬別說出來!」
徐婉清?
而且顏色也變了……
這個時候,阿福突然一聲驚呼,幾乎把手上捧著的嚴頌扔掉。
「啊……沒……沒有!許……許仙,你不要亂講!」
「徐府?」
赫然發現小青正兩眼放光。
完全顛覆想象,這不應該是白白胖胖的卡哇伊模樣的嗎?
聽到許仙這樣說話,小青才猛然驚覺有恙,定睛再看,這才發現那東西並不是天蠶。
此時的嚴頌公子,個子倒也說不上小,已經長到了手腕粗細,但是很瘦,奇瘦無比。
千鈞一髮之際,許仙終於捋清了思路,一把攬下了所有的誤解。
「它要結蛹了!」
這才凝聚出了靈智。
「啊?是什麼?讓我看,快讓我看看……」
可是他為什麼會誤會的?
「它是我朋友!」
「小……小青你要做什麼!」
不過此時要論最https://www•hetubook•com•com慌張的那個,無疑是嚴頌本人,不僅慌張,還很害怕,很驚恐。
許仙這才會意過來,這好像不是小英不宜的畫面。
「那走吧。」
終於可以甩掉那倆混球了,小青也感覺輕鬆不少,假扮許仙積累下來的怨氣也就這麼揭過去了。
說著許仙便舉起了手,隨時準備發最惡毒的誓言。
「呃別……」
讓他把嚴老弟拿過來瞧一瞧,看看他到底成什麼樣了。
可你那個女神,早就跟她表哥搞在一起了啊!你不會也是因為發現了這個殘酷的真相,所以才把自己餓成了這個鬼樣子的吧?
嘴裏還不停地嚷嚷著。
想著便掄起了一柄大鎚。
「小青你放心,我什麼都沒看見,也什麼都不知道。」
所以才會露出那種眼神!
招來隨叫隨到的阿福。
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直勾勾地盯著阿福手中的嚴老弟,甚至還舔了一下嘴唇。
阿福聽罷,
而且嚴老弟變態的過程非常迅速,只過了不一會的功夫,他就已經完成了蛆生中的第一次變態。
緊接著他就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正漸漸變得僵硬起來。
這樁美事必須成全!
就在剛剛,遭受到了奇恥大辱的他,咬牙切齒,在心裏一遍一遍地咒罵著許仙不得好死。
剛發現的時候,他就已經奄奄一息了,後來餵了幾口熱粥,這才稍微緩過些氣來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