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96章 我們一起背

第196章 我們一起背

卻見主理審判的崔老大哥將頭上的雙翅官帽一摘,換上一臉肅容,義正詞嚴地說道。
崔判官聞言也不猶豫,又是一記驚堂木重重的拍下,周圍再次響起陣陣鬼卒的嗚咽聲。
「開……堂!」
小白小英的師父,為什麼會跟天庭的聖旨一塊過來?
而且天庭宣旨使在看到與他一道出現在殿中的驪山老母,還微微愣了一愣,緊接著又重重的地嘆了口氣。
「先宣旨!」
再作爭執,也顯然已經無用。
「先宣旨!」
「老仙太白,見過驪山老母。」
難道天庭內部也有矛盾了?
雖是嚴肅的堂審畫面。
牛頭馬面喝了一聲諾。
揮手間生死簿無風而動,隨即字正腔圓地喝道。
「先斷案!」
但是能明顯地看到他臉上劃過了一道深深地無奈。
眨眼的功夫。
沒轟走就算禮遇了。
只是兩個人同時出現,而且還不是約好了一起過來的,那這背後的故事就很值得玩味了啊。
剎那之間,整座大殿中的氣氛頓時凝固了起來,m.hetubook.com.com安靜異常,落針可聞。
老人家也正往自己這邊看著,默默對視片刻,許仙咧嘴一笑,既表示了感謝,也順便把那口大鍋託付給了老人家。
就直接杠上了。
然後輕聲回應道。
時間也掐得剛剛好。
與她的兩位徒弟站到了一塊。
主持人許仙見狀,暗自一嘆,該來的他還是來了。
「諾!」
驪山老母顯然也看懂了這一笑的含義,愣了一愣之後方才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這鍋貌似輪不到我來背了。
在崔判官面前,可沒有人犯申述或是狡辯的機會,陰陽眼一瞪,任爾是人是妖,皆都無所遁形。
把過來搗亂的「請」下去之後,堂審繼續,殿中再次響起崔判官鏗鏘有力的說話聲。
可天庭的旨意,哪有等一等再宣的道理,猶豫之際,又見端坐正位的那位正主許仙厲聲喝道。
於是及時出手掙脫了小鬼,疾行幾步上前擋在了那王道陵身前,高舉著手中金卷朗聲道。
「諸和-圖-書位且慢,先宣旨……」
每一件案子,從人犯押到,再到斷案量刑,攏共也就三五十息的功夫,效率高到令人眼花繚亂。
「驚堂木已落,豈有收回去的道理,先斷案!」
一聲怒喝就把場子給鎮住了。
臭小子太不省心,但也是沒辦法,因此此刻,自己那個傻徒兒也正對著臭小子微笑點頭。
看著看著,竟也生出了一番別樣的美感。
場面突然變得有些安靜。
「師父……」
沒有敢懷疑崔珏的信念。
隨後又拱手施禮道。
再看此時場中的形勢,已經再明顯不過,驪山一派的師父徒弟都站到了幽冥地府這邊。
正因為如此,此時那位代表天庭前來宣旨的太白金星,才會搖頭不止,滿臉苦澀。
崔判官審案的速度極快。
而且是掐著秒錶來的。
「咳咳,來人!」
來人是一個鬍子頭髮花白的老神仙,手中舉著一冊金卷,張口就來了一句。
「太白金星有禮,老身只是受邀前來觀禮,並非有意驚擾天庭傳旨,老仙見和圖書諒。」
臉上雖不見吃驚的神情。
雖然嘴上沒說要干擾天庭宣旨的話,可其中用意不言而喻。
「左右!」
無他,差事要辦砸了唄。
擠眉弄眼的功夫,堂下的人犯就已經換過了好幾輪。
崔判官等這一天已經等了無數年,哪能容許還有人出來破環堂審,即便是天庭玉帝也不成。
此時的局面,
一聲令下,十數個鐵甲鬼將哐哐哐地上前,簇擁著太白老仙人去了側殿的客室中等候。
堂下的太白金星心中也是咯噔一下,這位地府判官顯然已經下了以身衛道的決心。
包括下面各下屬之間的配合也是行雲流水,完美的實現了無縫連接,整個堂審現場,就像是一台高速運轉的人犯處理器。
「天庭有旨……」
話音未落,大殿另一側的觀禮台上,小英一臉興奮地高喊了一句。
轉眼便把本次堂審的第一個人犯押了上來,不是別人,正是九仙山的過世弟子王道陵。
只是很奇怪。
整個大殿中的氣氛瞬間就肅穆莊嚴了起來,然後m.hetubook•com.com大殿中就升起一團白霧,緊接著又射出一道金光。
殿中就多出來了兩個人。
僵持片刻,許大閻羅果斷打破僵局,出言示意這典禮繼續進行。
「唉……你們你們……」
「師……父!」
白素貞與小英兩人急忙迎上前跪地叩首,兩聲清脆響亮的師父,在殿中久久回蕩。
說完之後,又朝著許仙這邊點了點頭,便站到了大殿中設置的觀禮台上。
關鍵時刻,老太白終於想起來了自己的職責,這要是被請到了側殿,那這份差事可真就要辦砸了。
「啪!」
「唉……快起來,你倆的事情,一會再說。」
且每一句判詞都是中氣十足,鏗鏘有力,每一句都能震顫人心。
驚堂木一響,
言罷之後,崔判官瞪著牛眼,環顧大殿眾人,最後將殺人般的目光死死的盯在太白金星手中的金卷上。
「人犯王道陵……」
「先帶這位天使去側殿客室等候,崔判!堂審繼續。」
該來的的確來了。
不過現在看來。
「帶人犯……」
就連已hetubook.com•com經做好了背鍋準備的許仙,此時也稍微有點懵。
另一邊,驪山老母則是微笑點頭,臉上亦有一絲無奈閃過。
「請老仙往側殿等候!」
然而老太白天命在身,同樣也是不依不饒,三言兩語之間。
主持盛典的許大閻羅見狀,正想出言號令左右,先將這位太白金星給「請」到偏殿中去等候。
不同於民間判案。
「在!」
「在!」
「人犯王道陵……」
許仙轉過頭來,往驪山老母站著的方向看了一眼。
前者雖然面生,但看他手中舉著的一冊金卷就看得出來,這位是天庭那邊派過來宣旨的。
「崔珏斷案,若有失半分偏頗,便自願永入畜生道,受萬世輪迴之苦,但崔珏手中的驚堂木一旦拍下,便沒有收回去的道理!」
待人犯押到,崔判官怒目圓睜,將陰陽眼一瞪,王老道長生前所犯的罪孽便已經瞭若指掌。
「呃……慢著!」
感覺頭有點疼。
「師父……」
至於另一個樣貌慈祥的老太婆,那就很熟悉了,正是受邀前來觀禮的驪山老母。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