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10章 眼前只有一條路

第210章 眼前只有一條路

看著眼前這男人的背影。
「錢……許閻羅為何……?」
之前去九仙山拘魂也是這樣,一幫子拎不清狀況的小羅羅,打么又不經大,連一招都接不住。
卻又見他把那一柄巨刃放在了祖龍之魂上面。
「只為我龍族能掙脫這萬年囚籠!」
瞬間感覺整個世界都背叛了她,攤坐在地上,萬念俱灰。
「是……什麼話?」
敖廣眼見許閻羅又把那柄屠龍刀給拎了出來,眼皮止不住地猛跳。
每一步都是那樣的艱難。
敖辛沒有說話,許仙也不管她承不承受得起,沉默片刻后說道。
突然覺得自己好難啊!
「不可!」
敖廣愕然,心裏想不明白,這事他都已經知道了,為什麼還要問!
這便是龍族一脈的將來。
看到龍妹妹那憔悴的模樣,許仙的心就又有點軟了,前一天還是個青春靚麗的可人兒。
場中頓時變得鴉雀無聲,無形的高壓瞬間籠罩整個聖壇。
更不是為了感化他們。
聖壇不遠處有一方鏡湖,來到湖邊,敖辛跟在許閻羅身後默默地走了一會。
做這一切,只是為了給另外一個噩耗作一個緩衝而已。
「父王!」
「敖廣,本王來問你,為何https://www.hetubook.com.com要設這一局龍門宴來坑害本王?」
幾位老龍王齊齊一聲驚呼。
「所以接下來的話,你要聽清楚。」
敖辛聞言,連忙解釋,可話說了一半卻說不下去了,他說得沒錯,父王他們……
而那敖廣更是無言以對。
卻也立馬被人拉了回去,面子比命重要,他們只想拚命,並不需要許大閻羅給的台階。
「限你們在三個月之內,
認清了眼前的事實,心中那口傲氣便也泄了出去,將牙一咬。
「嗯……」
這是一輪豪賭,既賭到底砸不砸得爛,也賭誰會先承受不住。
場面非常感人。
一時之間搞不清楚狀況,愣愣地看著錢塘王,你你你了幾下就哽咽住了。
因為幽冥地府有崔珏崔判官。
「父王,父王……!」
「這……」
他已經煩透了這樣的場面。
我許大閻羅,就連佛主他老人家的老窩都打算去掀一掀。
於是,等他們的親情修復地差不多了,許仙也再次舉起了屠刀,朗聲對著依舊在抽噎不止的敖辛說到。
從今往後,爾等命數不由天定,而由我幽冥地府管轄!」
祖龍之魂是他們的精神www•hetubook.com•com寄託和傳承所在,更是整個龍族的輪迴之門。
而自己的父王卻跪在地上。
「大哥!不能這樣!」
但許大閻羅也不可能讓步,因為接下來的條件更加聳人聽聞,只能先把你們的骨頭打斷。
於心不忍,只好先把正事緩一緩,幫助她重拾一下父女親情,權當是剛剛欺騙人家感情的一點補償吧,畢竟老龍雖壞,但他的這個女兒,還算是不錯的。
這句話的殺傷力非常大,剛一說出口,那敖辛便顫了一顫,獃獃地抬起頭來,眼淚止不住地流。
就憔悴成了這般模樣。
「這事我也不瞞你,你父王他們的這些小伎倆,根本傷不了我,之前發生的事情,也都是我裝出來的!」
「你父王他們不會收手。」
「為何沒有死是吧?」
敖廣的話還沒有說完,身後又傳來一聲凄涼到極致的女子悲呼聲,原來是敖辛醒了。
你們才有可能接受。
龍兄龍弟和龍子龍孫們個個都咬牙切齒,憤怒的眼神中。
龍族一脈將永無翻身之日。
可以後呢……?
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但又被敖廣的怒目給瞪了回去,倒是那位龍三太子敖丙,率先站了出來,想要替hetubook.com.com他父王受這一跪。
敖辛聞言,抬起頭來,抹了兩把眼淚,心中雖有疑惑,但也馬上重重一點頭。
敖廣等人目送倆人走遠,心中也是疑惑不解,這許閻羅莫菲……
找回了失落的親情,敖辛哇得一聲就大哭了起來,心中的委屈好似決堤般宣洩出來。
只一瞬間,便心氣全失,雙眼空洞無神,臉上神情,更是道不盡的苦澀。
示意他們也不要再跪著了。
整理龍族名冊,隨後上報天庭,請去仙籍,革去神位,
天人交戰之際。
「為了這事,就連女兒也不要了嘛?」
到這一步就差不多了,許仙別過頭,收回金色巨刃,之後又隨意地揮了揮手。
手裡還拎著一把大刀。
便生生地跪了下去。
嘴卻硬得不得了。
歸根結底,是我許大閻羅的威名不夠響亮,手上沾的血不夠多。
「龍姑娘,可否借一步說話。」
聽到許閻羅說話,敖辛的心又不由自主地顫了一顫。
醒的恰是時候。
還有仙,妖,佛,魔,只要是這三界中存在的生物,都應該由幽冥地府來掌控其命數。
心念一動,閻羅黑印便懸在了空中,隨手一揮,將敖順的龍魂打入黑印,便準備開席https://m.hetubook.com.com
身後再次傳來一聲聲悲呼,悲呼之後便齊刷刷地跪倒了一大片。
「這個……」
痴痴地看著錢塘王,心中又燃起了一絲生還的希望。
「唉……給你女兒道個歉吧。」
「你……你……你怎麼……」
許仙感覺自己又做了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但做這些可不是為了以德服人。
她不明白許閻羅為何要那樣做,更不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不明白父王為何會向他下跪。
但是不要緊。
這一轉眼。
敖辛卻陷入了沉默。
幾乎要噴出火來。
身後傳來一聲聲悲乎,這一跪,那就徹底的顏面掃地了。
「這……這……你……」
便起身來到了恩人的身後。
所以,不光是龍族一脈。
敖廣這才清醒過來,眼前這人他就是一個瘋子,什麼都幹得出來的,但你現在又拿他沒有辦法。
可憐的龍妹妹一臉憔悴,蓬散著頭髮,嘶聲力竭衝到父王身邊,赫然發現那錢塘王活生生地懸在空中。
更知道那不周山下的萬千妖魂也會壓制不住,所以這是一個瘋狂到沒邊的舉動。
巨刃緩緩舉起。
顏值至少減去了八成!
「今日之事,是敖廣一人之過,甘願受罰,任憑……」
「大哥!和-圖-書
原來他也在欺騙自己……
許仙說得很乾脆,
「我也不會相信你們的任何承諾,更不會容許有這樣一個威脅存在。」
「講!」
「這事給你道歉。」
而且還不一定砸得爛,老子身上那粒珠子就沒辦法砸爛,不知道這粒大一點的,會不會脆一些。
再來我幽冥地府納籍入冊,將五行命格打入生死簿。
「不會的,敖辛會去勸解父王的,許閻羅你一定要相……」
很好,終於肯低頭了。
「辛兒……是父王對不起你……」
一旦被毀,
敖辛心中早已經是五味雜陳,也早已經沒了主意,只感覺眼前的路好迷茫好迷茫。
那裡是最公平公正的地方!
許仙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這玩意兒一旦被砸毀,對整個龍族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錢塘王……手下留情!」
凡人為什麼對幽冥地府敬畏有加?就因為他們的生死命數,全寫在生死簿里!
更何況眼前這枚卵子。
老龍王老淚縱橫,滿臉歉意地憋出一句話,親情的洪流瞬間將他淹沒,心中也終於有了一些悔恨。
許仙也不再說話。
「不可……!」
也不知道今天的這場恩怨還能不能化解,應該是化解了吧?
「但有些話我也要直說。」
好想去尋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