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13章 一隻龕盒

第213章 一隻龕盒

「那就避一避吧。」
銀頭揭諦見狀又是一愣,不曾想這白素貞的心性竟如此沉穩,連此般要緊之物都能按耐住好奇心?
竟然會因為擔心日後官人會找他算舊賬,而說出這般話來。
幾番思量之後。
「什麼!藥鋪出事了!」
而這一幕,也正好全落在了正在遠處暗中觀察的哪吒眼中。
見此情景,阿福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兩步,嘴裏喃喃回道。
「那便有勞揭諦了。」
「許哥不會怪你的。」
就連小院中也已經被天庭精兵團團圍住,頓覺頭皮一麻。
「師姐……?」
面無表情的和尚緩緩轉過身來,面無表情地宣了一聲佛號,並告知此路已不同,請牛頭馬面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
於是道了聲謝之後,便轉手將龕盒交到了小青手中,讓她先暫時把東西保管起來。
「先祖遺物……?」
「白施主不先查驗嘛?」
聽那巨靈神把話說得磕磕巴巴,白素貞不禁暗自感嘆,想不到威名在外的巨靈神也是徒有其表。
「嗯!」
「師姐師姐……!」
鬼仆阿福跌跌撞撞地衝進藥鋪小院,赫然發現院子上空旌旗招展,有無數天庭精兵懸在頭頂上方。
「近日錢塘縣外的六和寶塔有所異動,護塔執事整理地宮舊物時發現了這個龕盒。」
哪吒聞言嚇了一跳。
但此時不是說話的時候。
瘦猴一咬牙答道,心裏感覺有點對不起師父,可許哥還說了,心中生出了愧疚的師父。
「仙姑不好了!地府……」
「本將軍乃是奉西王母之令前來!」
另一邊,剛剛離去的銀頭揭諦再度回返藥鋪,隨手一揮,散出一道虛影引走了丹房中的小青。
曾經心嚮往之的仙途,在這一刻也突然變得暗淡了起來。
詢問之下方才得知錢塘王家的藥鋪出大事了,這還得了。
與官人相處地久了,不知不覺間,也早就對天庭少了幾分原來的敬畏。
「有沒有性命之憂?」
這一回哪吒答地很乾脆,話音未落便嗖得一下消失在了原地,徑直回返了錢塘縣。
「不知將軍此番到訪,又有何事和*圖*書相告?」
「素貞又不知如何才能打開。」
但肯定也是不好的東西。
「經查驗,此物應是白施主的先祖遺留之物,今日物歸原主,望白施主妥善保管。」
銀頭揭諦聞言愣了愣,不明白這白素貞怎麼突然就沒了之前的恭敬模樣?且言語之間也多有猜疑?
也找不見人。
竟會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只得轉過頭去,不動聲色地對阿福使了個眼色,輕聲言道。
「師姐!渣渣不見……」
幽冥地府來賓接待處,牛頭馬面捉到了一隻只有拳頭大小的小仙姑,小仙姑急得雙眼通紅。
「姐姐,我看這和尚也不是個好東西,故弄玄虛又笑眯眯,肯定是在打什麼壞主意。」
聽聞此言,白素貞的眼中閃過一絲茫然,這六和塔的地宮中取來的龕盒,為什麼要交給我?
心中也是無奈非常。
而白素貞聞言只是一聲輕哼。
也不知道怎麼才能打開。
唉!
就連小青姐姐她也不見了!
恍惚間,好似有什麼東西在心中破滅了,難道這就是自己畢生所追尋的天道嗎?
「那便走吧。」
「只需精血一滴。」
也不敢怠慢,一把拎起小仙姑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騰騰騰地奔往鬼判殿。
心中愁苦,想不到錢塘王不過才離開了幾天而已,就接連發生了這麼多的變故。
「呵呵呵,施主打開便知。」
小哪吒萬萬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會在兩個劣徒面前磕磕巴巴。
早知道官人與那天庭西王母曾有些過結,只是想不到身為女仙之首的西王母,
「咳咳!這個嘛……」
左右權衡良久,最後終於下了一個非常沉痛的決定,只把人拿回去就行,至於仙丹,都沒人照看了,自然也就成不了丹了。
「那……應該是沒有的。」
一想到官人,便又想著今日若是官人在場,又會如何應對眼前的事情?
「師姐!你在哪裡?」
「白施主無需多慮,此龕盒的確是白施主先祖所留,盡可接下了便是。」
地府怎麼會過來了這麼多和尚,牛頭馬面頓覺事情不妙,立馬調轉頭www.hetubook•com•com來奔向陰律司。
「快!快!快快快!」
「當真?」
再看那模樣怪異的龕盒,只見上面那些如流雲一般的詭異花紋間,被布下了好幾道禁制,
「師父如果不放心,也可以遠遠地看著,然後再決定要不要出手。」
到了嘴邊話的也咽了下去。
「師父可是有什麼事情為難?」
可憐的白素貞。
不僅對那龕盒視而不見,就連面對天庭的降罪也是這般淡然處之?
「收兵!」
「嗯……葯……藥鋪可能出事了……」
「將軍不是要帶素貞去天庭陳情嗎?這便走吧。」
這銀頭揭諦怎會做出這般不齒之事!簡直無恥!
一離開丹爐,仙丹表面上那層還未來得及凝固住的金光,便也迅速地消散了下去。
幽冥地府也出了事情,自己不能再添亂,等過了南天門之後我便學著官人的無賴樣,隨便找些借口扯上一扯。
「閉嘴!」
她又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遺物為什麼會藏在寶塔的地宮中,而且還用一個龕盒裝著?
隨即又拱手對巨靈神問道。
「這麼說來,將軍其實是奉命前來擒拿素貞的嘍?」
就此化為烏有。
「地……地府……」
白素貞微微一點頭,示意小青無需多言,姐姐心裡有數。
然而剛剛跑過奈何橋,就被一大群和尚堵住了去路。
哪吒撇了一眼二徒弟,沒好氣地嗯了一聲。
只見揭諦身後的那魁梧天將一聲暴喝,將手中板斧一揚,立馬便有兩名兇悍的天將應聲出列,二話不說就要上前拿人。
懸在空中老半天了,都沒什麼反應,瘦猴擔心會不會突然掉下去,不得不小聲提醒了一下。
「那揭諦又是從何處得知?又是如何確定這龕盒中的東西是素貞先祖所留?」
另一邊的白素貞見狀,急忙站起身來擋在了阿福跟前,微一屈身,好言解釋道。
「好!」
丹房門口,白仙姑與青姑娘則在那兒行跪拜之禮,臉上帶著憂色。
「師父?」
只能先接下了那個龕盒,但也沒有要打開的意思,想著等官人回來之後再和-圖-書決定如何處置這個龕盒。
直到這時,牛頭才看清楚,前面這群密密麻麻的和尚並非魔佛寺的假禿,而是貨真價實的佛門尊者。
輕咳一聲說了句場面話。
巨靈神重重地咳咳了幾下,有些不太好意思說自己其實是過來拿你去天庭問罪的,擔心著那許閻羅日後會尋上門來找麻煩。
「這……這這……仙姑誤會了,是陳情,並非擒拿。」
「哦,此事不急於一時。」
緊接著又將那六枚仙丹收入了囊中。
白素貞拱手道了聲謝,看之前阿福那緊張的神情,想來應該是地府也出了什麼事情。
卻也遲遲等不來威靈顯赫大將軍救場,心道今日這一關可能不好過了,那巨靈神領著三千天兵過來,應該也是有別的事情。
「好膽惡鬼,膽敢借屍還魂禍亂人間,來呀!速將此人拿下!」
巨靈神一時間沒回過味來,這白素貞的態度變化,前後判若兩人,著實令人難以捉摸。
忽又想到小青曾聽那靈隱寺高僧說起過這六和塔之事,頓時有種不詳的預感湧上心來。
白素貞跟在巨靈神身側,心裏想著別的事情,並沒有為即將到來的罪責所擔心。
「哦?地府出了何事?」
「什麼!」
這一回,巨靈神倒是答得中氣十足,聲音洪亮,反應也很快。
阿福依言告退,出了藥鋪之後便遁地遠去,前往靈隱寺後山的小樹林尋那威靈顯赫大將軍前來救場。
在他身後,還有一個身形魁梧的天將,拎著兩把宣花板斧,正一臉怒容地瞪著他。
一旁的銀頭揭諦見此情景,只能搖頭苦嘆,想不到這白素貞竟是如此沉著穩重的人。
「這是……?」
「將軍且慢,他乃是地府鬼差,平日受錢塘王差遣才會走動人間,望將軍明察。」
話還沒說完,
更不知道里裝著的是什麼,感覺不是什麼好東西,官人曾說過來歷不明的東西不要碰,尤其是那些故弄玄虛,臉上還笑眯眯的傢伙,十有八九會捧一個炸彈給你。
何曾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也會想著做這種事情……
把臉一沉冷冷地問道。
和*圖*書她雖然不知道炸彈是什麼。
想到這裏,便又邁開小短腿,直接去了城中的城隍廟。
「呃……小仙姑莫急。」
還有遺物留下來?
「揭諦一定是搞錯了。」
怎麼回事!
盡量拖延一會,也好讓官人有更多的時間應對眼前之事。
於是,這一路上白素貞都在想著官人耍起無賴來時的模樣,想著想著便自覺地輕笑了出來。
胖虎聽聞藥鋪出事了,嗷得一聲睜開眼來,正要說些什麼,卻又被瘦猴給一把掐了回去。
瞪著眼看著自己的二徒弟,突然有種別樣的感覺。
「滾開!」
接著又和聲溫言道。
「揭諦可能誤會了,素貞出生卑微,生世未明,亦不曾聽說有什麼先祖。」
想不到自己這不成器的二徒弟也能想出這麼好的主意,看來以後的確要稍微用點心了。
回答他的,是一個天庭的揭諦,只見那揭諦手捧一個龕盒,笑容和藹,面目可憎!
莫非藥鋪也出事了!
隨即回過頭來淡然說道。
「白施主……」
這就難辦了……
「嗯!咳咳……是這樣的,按天庭律法,凡間修行者不得私下煉製仙丹,因此……本將軍……本將軍奉命前來請……請仙姑與本將一道上天庭陳情。」
「那敢問將軍是奉了哪位上仙的令前來的?」
馬面一聲呵斥,抬起馬蹄想著把那些擋路的禿子踹開。
「將軍,那六枚仙丹是錢塘王的東西,素貞只是幫忙照看,將軍若就此收繳了,恐怕……」
「呃……什麼?」
以後才會是他們的好師父。
心中不禁升起一絲苦澀。
伸手攔住了欲上前講道理的小青,低聲耳語了幾句,叮囑她要照看好鍋里的仙丹。
「……阿福,錢塘王此時不在藥鋪,你不妨去那處林中找找。」
師父好像在發獃,
「怎麼辦,怎麼辦!許仙師兄你快回來……對去找許仙師兄!」
思忖間,又聽揭諦接著言道。
「師父不妨說說,或許徒兒能幫師父出出主意。」
「多謝將軍提醒。」
瘦猴沒有閉嘴,而是直戳要害,一語道破了天機。
也是不應該有的一種感覺。
此時m.hetubook.com.com又見那巨靈神這般模樣,心中也已經輕看了幾分,於是索性又學著官人的模樣。
小英一臉緊張地跑進丹房。
「咳咳!既然是地府鬼差,那便……那便速回地府!天庭律令嚴禁鬼差私自行走人間。」
「阿彌陀佛,施主請回。」
不知不覺間,就學著官人的樣子耍起了無賴,遲遲不肯接那龕盒,只說一定是揭諦搞錯了。
白素貞訥訥地看著銀頭揭諦手中的龕盒,並未伸手去接。
這麼看來,今天的事情恐怕又要生出什麼變故啊,思索片刻便已經有了主意。
僵立在了原地。
「呃……是!」
阿福頓時嚇得腿肚子直顫。
「對!來人吶,將……將那屋中的證物一併帶上。」
巨靈神聽罷,表情僵硬地咧了咧嘴,心裏忌憚著那錢塘王許,也就不好再說重話了。
而哪吒卻仍在糾結,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糾結,這是很久都不曾有過的一種感覺。
白素貞淡然一笑。
小青湊在姐姐耳邊低聲嘟囔了一句,她早就看出來了這些人來者不善,尤其是這個和尚。
巨靈神一聲令下,三千鐵甲凱旋而歸,沒人在意銀頭揭諦是什麼時候不見了的。
這四十多天白熬了。
看著那鬼卒離去,銀頭揭諦意味不明地微微一笑,隨即將手中托著的雷木龕盒遞到了白素貞面前。
「師父是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嗯。」
「呃……這!」
整整四十幾天的不眠不休,
她完全聽不明白揭諦這番話的意思,更不明白自己怎麼突然多出來了一個先祖?
師姐也不見了,丹房中的仙丹也不見了,小英慌了,拔足衝出藥鋪,去隔壁的藥房找了一圈。
只是去了一趟小樹林的功夫,這一回來就好似被整個世界給拋棄了,所有的人都不見了。
「嗯?」
然而心中卻也有很多疑惑。
……
此刻他只想著如何能把話說得委婉一些,好讓她主動跟自己走一趟天庭,不要惹出事非才好。
「呵。」
小哪吒愣愣看著剛剛發生的一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許閻羅回來恐怕又要發飆了,這回非去天庭大鬧一回不可!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