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17章 援兵

第217章 援兵

斗姥宮內,驪山老母靜立殿中,儀態端莊,神情也是淡定從容,早已料定是那臭小子過來了。
巨靈神見銀頭揭諦過來,瞬間就聯想到了救星,趕忙迎了上去,抱拳一禮道。
「咳咳!仙姑可有好些了?」
「還有那許仙也去了瑤池。」
眨眼的功夫,就把十幾包零嘴全都打包好了。
「有件事忘了……」
「有勞鍾師姐給尊師帶個話。」
目不轉睛地看著許師兄遞過來的大禮包,眼睛瞪得大大的。
「唉……」
鍾師姐她可能有點不太習慣這樣親昵的舉動,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心裏突然有點慌。
驪山老母眨了眨眼睛,突然有些失神,轉眼看到徒兒手中的那一大包零食,
許仙很嚴肅地凝視著他倆,緩緩地搖了搖頭,瘦猴也收起疑惑的眼神,緩緩地點頭回應。
即便有風火輪相助。
和地府的活閻羅行走世間。
她的腳也就突然不疼了。
小哪吒痛苦地看著許閻羅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心中百感交集。
「猴子?虎子?你們是不是也看到了?」
「其實也沒別的事,就是……」
「哦是嗎?」
不是說好了要去瑤池的嗎?為何又要轉去驪山了?莫非是去請驪山老母出手相助的?
「許師兄他還說……還說……」
然後她就出現在了這裏!
「師父……?!」
「真沒了?」
透過蒸騰的熱氣,
「那便有勞了,告辭!」
原本以為這趟差事會很順利,無奈這白素貞,前腳剛剛跨進南天門,就順勢蹲在了地上!
「許師兄他還說……他想試試上限在哪裡,所以這回就不留手了……」
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將軍不妨把這趟差事交給貧僧,由貧僧帶著白素貞前去瑤池仙境,把這次的誤會說清楚。」
出神良久,此時再看眼前那個民間女子,這位名叫小藍的民間女子,數天前她就曾見過一回,
此舉自然也引來了周圍的陣陣非議,白素貞只覺臉上火辣辣的,只想著趕緊離開這裏。
吳嬸又在那犯起了迷糊。
獃獃地看著許師兄消失在視野,鍾師姐手裡捧著一大包零食,轉身走向仙境正殿斗姥宮。
兩道閃電劃過晴朗的天空。
鍾師姐眼睜睜地https://www.hetubook.com.com看著師父甩手進了後殿,直接懵在了那裡。
「那許師兄請說吧……」
就那樣不管了!
嘴角止不住地往上翹了翹。
「許師兄快快裏面請,家師她已在正殿相候……」
許仙招了招手,擺出一副要說悄悄的模樣,微微弓身把頭湊到了鍾師姐的耳邊,對著那一瓣晶瑩好看的耳垂嘀咕了起來。
還有她手中拿著的其中一本小冊子,就是許仙哥哥用來寫那些奇奇怪怪的文字的小冊子……
「零嘴……?」
面帶微笑,一臉慈祥。
「是這樣的,有人托我拿一冊佛經給你。」
驪山老母一聲長嘆,飛出一方玉諜,只說讓徒兒去天庭帶個話,便獨自回了後殿做她的晚課去了。
「小仙仙!」
「哦……?是嗎?!」
聽罷徒兒彙報,驪山老母表面上依舊淡定從容,心裏卻很無語。
「許師兄他還說,他家的藥鋪失竊了,被歹人竊走了十六枚仙丹和好幾十斤仙草,不知道太上大師有沒有看到,也想讓師父您幫忙問一問。」
她笑得如此燦爛。
「阿彌陀佛。」
提了零食走出食鋪,許仙就直接飄飛到了空中,跟在身後的小哪吒不得不再次違反天條。
「嗯!」
聽銀頭揭諦如此說話,巨靈神當即便是一個抱拳禮。
「走了!」
以後再也不做這樣的事了。
只是一味地要趕去瑤池,更進一步的激怒西王母,難道他當真就一點不關心素貞會出什麼意外?
直到折回藥鋪天井,又見許閻羅取出青羽披在身上,隨後便轉身進到了隔壁的小食鋪里。
或許真的有要事在身吧?
而此時,她那苦命的師姐白素貞,卻蹲在南天門內暗自神傷,原來學著官人的樣子耍無賴。
「嗯,讓他進來吧。」
原來另有大能相助。
「白施主?」
隨手彈出一道神秘的法術。
驪山老母仍然是面不改色地緩緩點頭,他這哪是來請援的,這分明是過來威脅天庭的。
鍾師姐伸出雙手接過大禮包。
也不知道官人他是如何做到既耍無賴,又面不改色的。
一想到那個可怕的男人。
吾那徒兒。
有那麼一瞬間,驪山老母甚至https://m.hetubook.com.com懷疑這臭小子巴不得有天庭的人來搶奪他的仙丹!
「妖僧嗎……?」
才突然驚醒過來這事情很急,也顧不得其他,咬了咬牙便直上九天而去。
要不了多久,神仙顯靈就會成為家常便飯,而且還會有許許多多的地上仙人間佛,
仙丹沒了,
白素貞低著腦袋,依舊沒有作答,她只是不知道該如何作答,這事太丟人了。
心道也是苦了阿嬸了,咱家藥鋪三天兩頭的有神仙降臨,動不動就扔個迷魂陣,念個定身咒。
原來真的有威靈顯赫大將軍……真的有一個被打彎的乾坤圈……
讓老身幫他傳話,想得倒美。
愣愣出神良久。
西子湖湖邊上的那片餛飩鋪中,小龍女敖辛手捧一卷經冊,看著灶台後那個忙碌的身影愣愣出神。
「見過許師兄……」
自從在老龍王家蹭了幾天靈氣之後,許仙感覺自己「修為」又提升了不少。
「上限……?」
這是明著問老君討要仙丹來了,一開口就要十六枚?還要……幾十斤仙草?幾十斤……?
「嗯,師兄我還有要事在身,今天就不進去了……」
那許閻羅也去了瑤池?之前不是說被困在九龍聖境了嗎?怎麼這麼快就過來了?
白姐姐不見了,
「阿彌陀佛,將軍可知西王母此時已經去了瑤池仙境?」
「嗯……記……記住了……」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現在了這裏的。
閉眼搖頭,發出一聲嘆息。
她也一點都不管的嗎?!
小藍甜甜一笑,這位漂亮的姐姐,她前些天來找過許仙哥哥。
許仙聽著阿嬸的嘮叨。
心中泛起一股莫名的無奈。
尤記得當時他也在這裏,而且還是這家小食鋪里的一個小夥計,期間還與這位民間女子有說有笑的。
敖辛的眼中便又立馬升起一團濃墨一般的迷霧。
想當初第一次來驪山,差不多狂奔了一夜,而現在只需短短一柱香的時候,便已經跨越了萬水千山。
「許師兄說,幽冥地府闖入了一夥來歷不明的妖僧!」
「真的沒了,師父……?」
隔壁的吳家阿嬸一邊說著話,一邊隨手抽出一根稻草,熟練地繞在指尖和*圖*書上轉了幾圈。
嗖嗖……
這下哪吒有點迷糊了,完全看不明白許閻羅的行事邏輯。
「忘記帶零嘴了!」
遙望仙境結界入口。
終於可以甩脫這個燙手山芋了,沒一點猶豫,當時就連連拱手道謝,緊接著後退幾步,把身子一挺。
每天都是紅紅的鍾師姐,脆生生地喊了一聲許師兄,然後就把紅艷艷的小嘴給捂了起來。
「哦當真!那便有勞揭諦了!」
「什麼?」
「嗯……還有嗎?」
在他倆的身後,李浩然望著遠處的天空發獃,就在剛才,他眼睜睜地看著許兄弟上了天……
現在不是裝糊塗的時候。
「嗯……這位妹妹請稍等。」
當真是個苦命娃啊!
「見過揭諦……」
小青奶奶也都失蹤了!
可是……
過了好一會才繼續問道。
「對了李哥,你不是說年前還要去一趟蘇州藥局的嗎?」
「許哥?」
「我在驪山等你!」
「將軍可有什麼難處?」
當時的她,心裏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然後突然之間,眼前就出現了一個鬍子花白的老爺爺。
「剛好路過……」
挑揀起了零嘴?
西王母去了瑤池?那眼前的事似乎可以緩一緩了。
「鍾師姐可記住了?」
「唉……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感覺老是忘事……」
今日份的鍾師姐,竟然提前在外相迎了,果然帶一包零食過來還是很有必要的。
鍾師姐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忽見許師兄身後又飛來一人,火尖槍混天綾,腳踩風火輪。
「知道了……還有呢?」
像極了一對普通的民間眷侶,然後只是一轉眼,他卻又隨手招來了威靈顯赫大將軍……
「走了?」
另一邊,胖虎與瘦猴兩人沒有犯迷糊,獃獃地看著懸挂在空中的好兄弟,眼中雖有疑惑。
想到這裏,哪吒倒是鬆了一口氣,難怪先前他會勸阻我不要插手這件事。
「哦是嗎!」
當時她甚至都沒搞清楚是什麼回事,就只覺眼前一花。
他與她說話的時候,臉上也是這樣的笑容……
恍惚間,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就擺在了面前,清澈的湯麵上,點綴著點點蔥花。
另一邊,許大閻羅甩脫了小哪吒一路風馳電掣,只一瞬間就將自身的速度提升到和圖書了極致。
老身也懶得管!
正在這時,耳邊傳來一聲佛號,這個聲音有點熟悉,白素貞聞言,疑惑地抬起頭來看了一眼。
甚至連背她走都不行。
無奈之下,巨靈神也只得再次弓著身子溫言相問,就連一句重話都不曾說過。
「嗯!」
「許閻羅……」
她這明顯是在拖延時間,可你卻拿她沒辦法,總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與她拉拉扯扯吧。
行不得路了……?
胖虎伸出大手,一把摟住了渾渾噩噩的李浩然,三步並作兩步,把人給兜進了藥鋪……
他也已經追不上許閻羅了!
「他還說什麼了?」
「沒了?」
天庭什麼的,她一次都沒去過,師父她甚至都沒說要怎麼過去,去了之後應該找誰……
「那他可有留下什麼話?」
臭小子隻字不提自己那兩個徒兒的事,才是最讓她意外的,既不說救,也不問問近況。
偶爾還會發出幾聲輕笑傳到白素貞真的耳中,更令得她臉紅耳熱不已。
「姐姐說得那人,可是許仙哥哥?」
說什麼?她的腳崴了?
卻也沒有表現出過多的驚訝。
「許師兄,你真好……!」
而那先鋒大將巨靈神,則在一旁焦急地搓著雙手,臉色無奈。
「許師兄還說,威靈顯赫大將軍的乾坤圈彎掉了,他們急著去瑤池仙境修復乾坤圈。」
那是怎樣的大神通啊!
你都不管,
「是何事?」
妖僧?
「啊……?師父,許師兄他已經走了……」
「還有呢?」
驪山老母有點不太明白臭小子口中的上限,具體指什麼。但那句不留手了還是能聽明白的。
「沒錯的!我也聽說了!」
竟然可以無視聖境法陣,舉手投足間,就把她帶到了這裏!
當即便屈身一禮,道一聲有勞揭諦,就他一道去了瑤池仙境。
到那時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
「姐姐,還有事嗎?」
心道這也叫「沒別的事?」
自己不去說,
剛飛出去沒多遠,就見許閻羅拍著腦袋轉身往回飛,嘴裏還念著。
還讓天庭發兵清剿?
他卻說不進去了。
然後只聽了兩句,整個人就呆住了,雙眼也漸漸地睜大,心裏也真的慌了!
兩條長長的細眉彎成月牙,緊接著又把肩膀一縮,臉上的笑容就和圖書再也收不住了。
一會這裏摸摸,一會那裡坐坐,看著像個正常人,其實是完全無意識狀態的……
作起了壁上觀。
「嗯!多謝揭諦指點!」
鍾師姐很無語,許師兄以往過來驪山,都會迫不及待地往裡面擠,今日師父特意讓自己過來相迎。
發現正是之前來過藥鋪的那位銀頭揭諦,此時的他,手裡依舊捧著那個詭異的龕盒。
……
在她身旁不遠處,圍著幾位天庭的仙家和南天門的守門天將,此時正朝著這邊指指點點議論聲不斷。
小哪吒聽得不明所以。
腳下的步伐甚至有些發虛。
也不知道那南天門究竟在何處,只能努力回憶從師父那聽來的隻言片語,沒頭蒼蠅般的往上躥。
不過很快就會好轉了。
「嗯……沒有了。」
就在一柱香之前,她還在自己的閨房中發獃。
說是要讓她去一趟餛飩鋪,讓她把那一冊已經譯完的經卷,拿給眼前的這個民間女子。
「驪山……?」
「姐姐,你的餛飩好了,請慢用!」
一抹鮮紅映入眼帘。
「嗯……知道了。」
若不是事態到了很嚴重的地步,許哥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大家心裏都明白。
看鍾師姐的模樣,顯然還不知道小白小英落難的事情,這驪山老母也真是的,自己徒弟出事了。
還跟那婦人拉起了家常!
走出好一段才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連忙疾步跑進大殿,那一包零食都忘記藏起來了。
那這事就麻煩了!
巨靈神聞言,頓時大喜。
看到的是一張秀氣的臉頰。
這種無恥的鬼主意,大概也只有這臭小子才有臉說得出口。
眼瞅著藥鋪就要關門大吉。
很是難得……
「嗯!許師兄讓師父您幫忙轉告天庭,讓他們儘快發兵,前往幽冥地府清剿妖僧。」
「師父……!不好了!」
竟然會這麼丟人……
您老能不糊塗嘛……
胖瘦二人追出幾步,凝望消失在天邊的兩個光點,用力地揮了揮手,臉色凝重,好似訣別。
鍾師姐抬起頭來,悄悄地看了師父一眼,不明白師父為什麼會這個樣子,難道許師兄還有更重要的話沒有說嗎?
聽說官人去了瑤池仙境,白素貞心中也很是著急,因為擔心官人再闖出更大的禍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