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22章 十萬天魔十萬兵

第222章 十萬天魔十萬兵

先機已失,地藏也只能一聲苦嘆,見他又要去掀那煉魂爐的蓋子,急忙出言勸道。
「嗚……」
場面瞬間失控。
「住手!全都快住手!」
本王這便直說了吧,但凡擅闖我幽冥地府者,皆死!」
真禿假禿傻傻分不清楚,更何況是對那些沾染了忘川河水,眼中已有了魔性的天兵天將,還未收到任何指令,便已經衝殺在了一塊。
地府的真正後手。
哪吒聽到父親的怒喝,一臉無辜地轉過頭去,癟著嘴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看樣子都快哭了。
更可憤的是,那些鬼僧之前殺過來的時候,動靜鬧得震天響,等天兵們殺將過去。
心中反倒有些不太踏實了。
「阿彌陀佛。」
朝著地藏及一眾羅漢的頭頂罩了下去,這也是許仙第一次對真正的佛門大能出手。
獻出金身法相,雙手合十,掌中頓時佛光大盛,硬生生地將玲瓏寶塔給摁住了。
你們還在以為本閻羅只會用威脅人質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嗎?
想說孩兒心裏也苦啊!
威脅著要把人塞進煉魂爐中去凈化她的靈魂,不hetubook.com.com過就是吸引你們注意力的手段罷了。
地藏大師的佛手被混天綾纏住,稍一遲疑,就見那許仙已經擋在了白素貞身前。
他們卻又迅速地調頭就走,直奔沃石山山腰處那些佛門弟子聚集的地方,而自己手下的將士,此時也徹底地失去了分辨能力。
一聲佛號響徹整個幽冥地府,剛剛還想轉身回去阻止戰事的地藏,身形突然暴漲數十倍。
這是怎麼回事!
只是……
佛道之間,早有嫌隙,暗地裡你來我往的,也不知鬥了幾萬年了,卻始終不肯把彼此的矛盾擺到命面上來,真刀真槍地干一回。
但必須儘力地拖住他們,也只有這樣,才能讓那十萬天兵天將與那無數佛門弟子殺個痛快。
真的好難啊!
扔了,佛門坐收漁翁之利。
眼見后陣已經打了起來,鋪天蓋地喊殺聲隨之響起,頓時又更加地激發了他們體內的魔性。
「吒兒住手!」
想也不想,就潮水般蜂擁而出,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兩邊的人馬就已經殺作了一和-圖-書團。
那以後就沒有哪吒了!
「住手!」
也不知道會有什麼下場。
眼見自己的好兒子想也沒想就投了敵,李大元帥氣得怒目圓睜,恨不得一個大耳刮子糊過去。
不扔,地府吃啞巴虧。
但也因為她奮力地掙扎,讓許仙一時間沒有抓穩,同上回扔那空海和尚時的狀況類似。
經過不太慎重地考慮之後,許大閻羅最終還是放棄了用老嫗逼迫天庭清剿妖僧的打算。
那樣多好!
太過於順利了些。
天庭也絕不會再追究今日之事,但許閻羅若一意孤行,那日後天庭也必與你地府不死不休,
與這嗚咽聲一道響起的,還有李大元帥的傳音入耳。
都什麼時候了。
「元帥豈不是明知故問?」
卻見那些黃衣僧人們竟主動往這邊掩殺了過來,面目猙獰,殺意甚濃。
李靖大急,仰天發出一聲怒吼,然而此時哪還喚得回來,殺意正濃的三軍早已不受控制,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爭先恐後地朝那些鬼僧衝殺過去。
人沒摁進去,倒差點把自己給摔了進去,還好這回比較有經驗hetubook.com•com,只是大半個肩膀伸進了煉魂爐中。
「那……那還給你吧。」
今天本閻羅也算是做了一回好事,讓你們兩家打個痛快。
見許仙那麼爽快地就把人給還了回來,李靖一時間甚至都沒回過味來,這事情似乎……
這才發現那些黃衣僧人,壓根就不是靈山派來地府的佛門弟子,而是借屍還魂的地府鬼僧!
所以才會放心地領著十萬天兵過來要人,這也的確是事實。
然而寶塔剛剛祭出,就感覺像是被一根繩子拉住了,驚駭之下轉頭看去。
恰此時,遠處山頭忽然傳來一聲極低沉的小鬼嗚咽聲,恰如地府敲響的喪鐘,但似乎沒有人注意。
「許仙!你有什麼條件盡可道來,萬莫絕了自己的後路。」
虛驚一場,眾人全都鬆了一口氣,李靖抓住空隙,急忙上前一步郎聲說道。
飛速竄至半空。
「許閻羅!」
正思忖間,就聽到后陣中隱隱傳來一陣轟隆隆的廝殺聲,由遠及近,瞬間便至。
在極短的時間內延展出巨量的天地靈氣,隨即又化作了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網。
https://www.hetubook.com.com可是孩兒答應過許閻羅的,上一回沒有出手相救,已經讓自己的內心遭受了無以名狀的自責。
不得不說,李大元帥的厲害分析很是到位,如果真的把人給扔進煉魂爐,對地府來講也的確得不到任何實際利益。
許仙絲毫不予以理會,甚至都沒有講條件,掀起蓋子就把人往裡面摁。
怒髮衝冠,熱血沸騰,眼中噴射著嗜血的魔性,紛紛撥轉馬頭,嚎叫著衝殺了過去。
又是一聲暴喝,手中玲瓏寶塔飛出,想著把那些失去理智,且殺作一團的天將收進塔中。
定睛再看,
一回生二回熟。
許仙也趁機一個閃身。
這才是關鍵。
隨後又見他輕輕一拉,玲瓏寶塔便調轉了方向,直接往地藏的腦袋上扣了下去。
那也太小看我許仙了。
簡直就與民間某個臨刑時的犯婦別無二致,讓人不敢相信這就是有著幾萬年人生閱歷的老妖婆。
「許閻羅!本帥不可能答應那種要求,不過本帥可以作保,讓佛門儘快撤離地府。
只見那許仙正拉著一根金色的繩子,纏住了寶塔的一角。
「阿彌陀佛,和*圖*書許施主三思。」
也正因為如此,這一招脅迫的手段,其實並不太好用,活許李靖也早就料定了我不會做出這種百害無一利的傻事。
「呃……抱歉手滑了。」
李靖聽到動靜之後,心中頓時一緊,連忙飛身而起往後陣看去。
其實在你們的身後……
打了這一回,以後也不用遮遮掩掩了,想打就打。
「許仙!」
手中的兵器五花八門,使用的功法,也根本不是佛門的招數!
「元帥把我幽冥地府當什麼地方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嘴裏發出驚恐的尖叫,此時的西王母,哪還有往日那份高高在上的孤傲與冷艷。
「這絕無可能,你若信得過李靖,某這便上報天庭,請玉帝出面,讓佛祖召回佛門弟子,你看這樣可好?」
場中數人同時一聲驚呼,就連小白也嚇得小臉煞白,還有那老妖婆似乎也感受到了爐中那炙烈的溫度,也突然拚命的掙扎了起來。
於是,說完之後,便把手中的西王母甩了過去。
這一回若再不救……
「官……官人……」
而最終得利的,無疑是西天靈山,其中厲害忘許閻羅斟酌……」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