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24章 願人世間有佛光普照

第224章 願人世間有佛光普照

「天地無量乾坤圈,急急如律令……」
太乙真人也傻眼了。
老君他可能還不知道,許閻羅心中有著極深的執念。
「嗯……」
「師父!徒兒現在不能隨師父回去!」
可這一回真的不能由著你的性子來,於是當即就伸出兩指,憑空畫了個圓圈,一句很久沒念過的咒語脫口而出。
「徒兒!你怎麼還在這裏!」
「還能怎麼辦!」
不對!
想著回去之後就把他送來的那包零食給扔掉,太混蛋了,想不到他竟然是那種人!
哪曾想剛甩出去,它就劃出了一個優美的半圓,繞過哪吒,直接砸中了一個無辜。
否則三界將永無寧日。
沒想到竟然餵了狗!
這回是師父闖禍了!
師徒倆獃獃出神良久,小哪吒一臉茫然地問向師父。
「敖辛……?那裡的敖辛?」
哪吒傻眼了。
府中僚屬哆哆嗦嗦,無法接受城隍廟被毀的現實,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而這一切,都要從那日黑白二使抓了一個……過來……
就這樣不聲不響地走開,真的合適嗎?我已經袖手旁觀過一次了,那滋味很不好受。
「我……我……我是……」
緊接著,城隍廟外的街道上,響起陣陣驚恐的尖叫聲,和路人百姓的哭喊聲,期間還夾著房屋殿m•hetubook•com•com宇的垮塌聲。
那捲佛經是她拿過來的,那是古佛度化前留下的佛經,現在小藍也要度化成佛了。
我一眼就能看出來,你跟那個許閻羅也有很不一般的關係。
而那北山道上的佛光比之前又更盛了幾分,還有那佛音,也越來越悠遠了。
「我……我是敖辛……」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裏?」
「快隨為師回去!」
確實是太過於草率了。
轉頭看到本地城隍一臉無辜的模樣,搖了搖手中拂塵,想著把被壓毀的城隍廟給整修一下。
倒吸一口涼氣的功夫,就聽轟隆隆聲響此起彼伏,霎那間煙塵瀰漫,廟中的大片殿宇盡數垮塌。
「你知道你還去管!你以為這事你還管得了?快跟我回去!」
身為榮譽掛滿身,且德高望重的十二金仙,犯下這種過錯,怎能企圖掩蓋罪行。
尤其是在面對那雙英氣逼人的眼睛的時候,壓力尤其大,所以敖辛支吾了好一會。
若是被天庭知道,必受重罰,於是想也沒想,就趕緊祭出混天綾纏住龍頭,拉著那巨龍就逃了開去。
想不到這乾坤圈被打彎之後,扔出去的時候也不再是直線了,本來是想圈住自己那徒兒的。
「嗯!」
就把敖辛劃歸到和_圖_書了自己的對立陣營,連說話都吞吞吐吐的,還說跟他沒什麼關係?!
呼哧呼哧喘了幾口粗氣。
周新跺跺腳,又吹了兩下鬍子,一時想不開,就往那枯井中跳了下去。
太乙真人真的急了,眼見愛徒磕了個響頭起身就走,他也終於承認讓愛徒聽用地府的決定。
看著下面四散奔逃的百姓,太乙真人只覺得腦殼疼,這事情鬧得,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呢?
「我……我……」
心急如焚的敖辛剛剛奔至城隍廟,迎面就是一個金光閃閃的乾坤圈朝著自己的腦門上砸落下來。
完事了還拍拍屁股走人?
只會告訴你哪些事情可以做。
「唉……!」
「那你跟許仙又是什麼關係!」
「金……金剛琢……?」
「可是師父,那……那邊……」
關鍵時刻,師父也過來攪渾水了,哪吒只覺得自己好難啊,幾乎沒有一件事情可以尊從本心的。
「你跟她是什麼關係?」
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混小子自從跟了那許仙之後。
於是一咬牙便遁出人群,徑直朝著城隍廟的方向行去,心裏只想著趕緊找到許閻羅。
這是佛光普照人間的徵兆,卻是錢塘王最不想看到的徵兆。
許閻羅不會原諒我的……
「啊……?和圖書
她也是心急如焚。
「師父……?」
心裏直叫苦,這都是什麼事啊!你們師徒倆吵架,到頭來卻把我的仙府給摧毀了。
聽到這裏,哪吒才猛然回過神來,是啊,連道祖插手了,那這事自己想管也管不住了呀。
哪吒的神情便立馬嚴肅起來,他現在必須馬上去找到太上道祖,把許閻羅的情況如實相告。
一想到這裏。
哪吒一指餛飩鋪的方向,遙看那處有佛光大盛,顯然是出了什麼事情,而且那佛光上方,還有一件很強大的寶物懸在半空。
這變化也太大了些!
於是朝那城隍丟去一個抱歉的尬笑,然後白光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師徒倆人都需要找地方好好地反思一下這些天發生的事情。
「師……師父?!」
拿手指往圈外一指。
還有這巨龍是哪裡來的?
儘管佛陀轉世之前,都會立下佛光普照人世間的大宏願,所以最終都無法阻止她度化成佛。
真的好苦啊!
化作一條數十丈長的巨龍,橫卧在了城隍廟中,昏昏沉沉地抬了幾下沉重的眼皮。
百姓們在奔逃。
城隍廟外,剛剛爬出的地府的小哪吒,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嚴厲地呵斥,獃獃地回過頭去……
在哭喊……
與此同時,剛剛準備去地府傳信的城隍周新https://www.hetubook.com.com,也一臉驚恐地奔逃出正殿。
他知道自己又闖禍……
太乙真人吹著鬍子,滿臉怒容,上前兩步一把抓起愛徒的手臂,不由分說地就往天上扯。
循聲望向屋頂,赫然發現上面盤著一條巨龍,巨龍之大,整座城隍廟都盤不下。
「哎呀?」
哪些事情不可以做……
那執念深得讓人恐懼。
我找誰說理去!
「請師父恕罪。」
突如其來的驚喜,讓哪吒有些無所適從,看著已經被壓成廢墟的城隍廟,和街道上慌亂奔逃的百姓。
想了想還是覺得這樣不妥。
好端端的,
然後就失去了知覺。
現在得趕緊過去通知錢塘王才是頭頂大事,威靈顯赫大將軍也被他師父帶走了。
而且速度極快,避無可避,當時就感覺腦中轟隆一聲巨響。
「師……師父?現在怎麼辦?」
「哼!那你站到那邊去!」
「那邊的事你不要管,也管不了,你快跟我回去!」
乾坤圈飛出,哪吒的身後就傳來一聲驚呼。
鍾師姐的心情有點糟糕,因為許師兄的形象,剛剛在她的心裏崩塌了,所以此時的態度極為霸氣。
枉我師姐對他一片真心。
無論你做什麼,每到關鍵時刻,總會有人攔在你面前,甚至不會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啊……!」
「師和圖書……父……?」
「嗯!趕緊將她弄走!」
「我……我……」
城隍周新看著廢墟上那東倒西歪的殘破神像,以及周圍四散奔逃,驚恐尖叫的百姓。
「你站住!」
「唉!徒兒呀徒兒,你怎麼就說不聽的,這事你真的不能管啊!」
所以這回哪吒沒有再猶豫,師父誤傷了一條龍,還將她打落在了凡間,這是嚴重的失職行為。
我是誰?
「大……大人?現在怎麼辦?」
連原形都給打了出來!
「呃沒……沒什麼……」
「也……也沒……」
敖辛感覺自己好沒用,話都沒說幾句就被趕到了圈外,眼見食鋪里的佛光越來越亮。
還壓得橫樑獵獵作響。
「可是師父,徒兒現在真的不能走!能不能等我……」
小藍度化之前,必先斬斷許閻羅心中的執念。
才把舌頭給捋直。
仙府被毀是小事。
可是……
怎麼會過來一條龍?
「你糊塗啊!你真當自己是那許仙的什麼人了?你可知道那上面是什麼?」
他不僅研究魔物,大力改造地府,他甚至還說過,不惜蕩平西天靈山,也要阻止她度化,因此現在顯然還不是讓她度化的時候。
那是太上老君的金剛琢!
而那個無辜還化出了原形,橫卧在了城隍廟中還不止,那橫出廟外的龍尾,還壓塌了十數間民房。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