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29章 這算什麼

第229章 這算什麼

小青隨聲附和。
但是你卻可以在這個虛假的世界里,過完完整的一輩子,就像曾經在姐姐的夢裡那樣。
小青不僅憤怒,還很鄙夷。
腳下大地在微微地顫動。
「大師?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而且擦一次就會擦無數次,到那時候,我許大閻羅就真成了到處擦屁股的工具人了。
你看,果然又是這樣,這哪是完整的一輩子嘛,他們總是用這些虛假的東西來欺騙我!
低下倔強的雙眼,往跨下瞅了一瞅,然後又痛苦地閉上了眼睛,眼角滑落兩滴晶瑩的淚珠。
然後雙手合十。
今天是個好日子。
我錢塘王許是不會出手的。
他也沒有要悟透凡塵的想法。
小青背著小英也奔了過來,俱是一臉的擔憂之色,比山還要高的巨浪,這太可怕了。
「一息之間。」
這樣的許小哥太可怕了,比飛來峰上的那個王書生更加可怕。
「許仙!那巨浪是怎麼來的?」
「許仙!你是不是糊塗了!」
「許仙師兄你快想想辦法呀!」
許仙也在嘆氣。
今天這一檔子糟心事,都是他幫人給整出來的,沒理由讓小白小青她們埋單,也沒理由讓地府埋單。
濟顛大師一臉哀怨,他不敢相信許小哥真的會放任這滔天巨浪肆虐人間,而袖手旁觀的。和圖書
「許仙哥哥你真好!」
就會有無數次。
因為每當我睜開眼睛看到的,依舊是這個糟糕的世界,依舊是沒有小藍的世界。
然而剛剛邁出一步,就被官人給喝住了,白素貞轉身回望,一臉茫然。
「我也去!」
「許仙哥哥明天還會過來找小藍玩嗎?」
可這樣一輩子真的很長嗎?
平靜的湖面上盪起一圈圈詭異的波紋,一股妖風劃過臉頰,夾雜著咸濕味的海風鑽入鼻孔。
過完開心快樂的,和自己一直都在盼望著的一輩子,這是漫長的一輩子,你可以慢慢地過的一輩子。
是的,他又串場了。
只剩下八粒了。
難怪姐姐曾說那個許仙小時候總是躲著小藍,現在終於理解了。
這個許仙一炷香之前才剛剛來到這個操蛋的世界。
真可謂是一言難盡啊!
白素貞很不明白,都這個時候了,官人為什麼還能是這樣一副淡定從容的模樣?
許仙很敷衍地安慰了一句,這浪再高,都淹不掉錢塘縣的。
幽冥地府的訂單一茬接著一茬,幾乎數千年來生意最好的一天了,實力迅速攀升。
許仙這才知道自己剛剛經歷的一輩子有多短,連那大海中的那幾朵浪花都還沒來得及壓下去。
哪怕是還他一世輪和_圖_書迴。
轉頭看了一眼緊挨著自己的小藍,這個小藍頂多隻有二十斤,鳥窩一樣的頭髮下面。
濟顛大師痛苦地搖搖頭。
也不會讓小白她們出手。
「為什麼?許仙,那……那大浪馬上就要打過來了!你沒有看到嗎?」
這隻是一個虛假的世界。
美夢醒了,巨浪也來了。
這裏的小藍是假的,斷橋是假的,西子湖是假的,北山道也是假的,周圍的一切全是假的。
他們當然不是去平浪的。
「不準去!」
哪怕她們個個修為精深,但面對這樣的天地之威,也還是感覺到了力不從心。
「姐姐我們別管他!」
但他不是原來的那個許仙。
捻起一粒佛珠放在手心。
但是那永遠也擦不幹凈的小鼻子里,正有一條糟糕的鼻涕蟲蠢蠢欲動,已經快要擦到許仙的肩膀上了!
說好了是去找老婆的,哪曾想老婆是找著了,但擺在眼前的事實,完全突破了自己想象的極限。
呆坐湖邊,出神良久。
耳旁傳來濟顛大師的一聲嘆息,許仙咬了咬牙,最後還是忍住了再自我催眠一輩子的衝動。
「不準去!」
「你真的不管了嗎?!」
「官人!怎麼會這樣?」
沒辦法,小娘匹們就是不會顧全局,總是那麼的衝動,許仙也https://m.hetubook.com•com只好苦口婆心地勸一勸。
你們這些三界大能,也好意思讓地府來幫你們擦屁股?
「唉……」
聽著這一聲甜甜地許仙哥哥,是那樣的熟悉,那樣的暖心,看著小藍離去的背影。
輕柔的春風吹過如鏡般的湖面,拂過剛剛抽出嫩芽的柳梢,然後再穿過胯|下,最後消失在身後的虛假世界里。
「小青,我們快去。」
「許仙哥哥,你不要難過了,我們以後不跟他們玩就是了。」
許仙再度陷入沉思。
「是啊許仙師兄,大浪馬上就要打過來了,如果不去救,會死很多很多人的!」
「官人?」
「不是說了嗎,心情不好。」
「這還有什麼好打算的,姐姐,我們還是趕緊過去吧,他想不去就隨他!」
想不到臭許仙竟然是這樣一個人,今天算是徹底地看清他了!
「是啊官人?」
現在地藏大師已經帶著佛門弟子跑回靈山躲起來了,太上大師您該不會也拍拍屁股走人吧?
沉思許久,無法接受這樣的見面方式,因為許仙知道。
還是省著點用吧。
「嗯!會的,許仙哥哥每天都會來找小藍的。」
起身躍至半空,舉目遠眺東南方,果見那處有一道如山般的滔天巨浪正向著這邊滾滾而來。
一旁鍾師姐的臉色更加惶恐,m.hetubook.com.com捂住胸口,才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心裏很亂很亂。
濟顛大師在嘆氣。
是一雙比西子湖的湖面更加清澈,更加透亮的雙眸。
她只是尊師令去天庭傳話的,可事情為什麼會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的?好糊塗的說。
過一輩子就少一輩子的東西,實在太寶貴了,儘管那只是虛假的一輩子,如黃粱一夢般的一輩子。
嘆完之後望湖發獃。
當許仙再一次睜開眼來,出現在你面前的西子湖,依舊是那個西子湖,斷橋也依舊是那座斷橋。
「唉!你們聽我說……這浪打不過來的,上面會有人來管的……」
但此時已經來不及多想,白素貞當即飛身而起,喊了小青和鍾師妹一道過去阻浪,身後的小英也迫不及待地要過去幫倒忙。
唯一不同的。
「大師!您真的好意思嘛!」
以後還會有更誇張的巨浪。
他叫許仙。
「別擔心,不會有事的。」
收起了手中的佛珠。
實在難以理解,這樣一個又黑又瘦,頭髮很黃,臉上全是灰,還掛著一條鼻涕蟲的小屁丫頭。
「師……師姐,這……這真的不是我乾的……」
我也是不會放下的。
「小藍你稍微離我遠一些。」
臉上的皺紋又深深地凹陷了下去,因為他看到許小哥眼中的執念似乎比之前更深了。
https://www•hetubook•com•com他甚至都沒有要趕回家去救他姐姐的打算,只是靜靜地看著那奔襲而來的滔天巨浪。
這樣的糊塗單埋一次,
但這其實只是沃石山顫了幾顫后翻起來的幾朵小浪花而已,所以並不用擔心什麼。
「官人可是另有打算?」
童年的許仙感覺一股涼意自上而下,透過胸膛,隨即直衝腦門。
白素貞看著遠處那幕奇景,臉色發白,心裏直發顫,隱隱感覺那滔天巨浪可能與自己有關。
反正這一浪。
我幽冥地府實力墊底。
這樣的巨浪打過來,半個大周朝都會成為一片澤國,而正面接受衝擊的錢塘縣,應該會被直接撕碎。
而是回地府主持工作,準備接收大量的新成員,
所以浪來任它來。
風光秀麗的西子湖畔,有個鼻青臉腫的落魄小屁孩,蹲在青石鋪就的堤岸邊,靜靜地思考人生。
是如何長成那個小藍的?
這一波巨浪,比之曾經平掉的那一波更加洶湧,更加湍急。
轉頭看向鋪子外頭的秦老哥幾人,秦廣王也似乎覺察到了什麼,神情很是肅然,匆匆一拱手,便領著眾手下消失在了原地。
只是有些東西它終究是假的,不是真實的,也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哪怕你補償我九世輪迴。
是這個世界的北山道上,沒有了那個身穿碎花布裙的美麗身影。
碧波粼粼,山色空濛。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