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55章 追債上門的許閻羅

第255章 追債上門的許閻羅

您也可以選擇不回答,
「揭諦大師,晚輩這裡有幾個問題想向您請教請教。」
把手中餘下的一百條魔魂也一併甩給她,自己則拖著一張大網埋伏在了南天門的上方。
而且這些陰陽怪氣的揭諦,本就對他們沒什麼好臉色,吃飽了撐的才去淌這渾水,趕緊要回混天綾,回紫微璧玉宮看好戲才是正事。
倒也算是意外之喜。
太乙真人吹著鬍子,本來還想要訓斥一番的,可轉念一想他們的屁事與我師父何干。
許仙見狀,笑著向太乙老神仙投去了一個讚許的目光,轉而又把殺人一般的目光轉向了被捆成粽子的銀頭揭諦。
愣愣出神了好一會。
銀頭揭諦聽了這話。
「揭諦大師您聽好了,今天就是您的死期,不過在您臨死之前,晚輩這裏還有一些話要問你,
然後一轉念又想起愛徒的混天綾還在那錢塘王手上,這無賴什麼事都幹得出來,混天綾留在他這裏終究是有些不放心。
口中還咬牙切齒地說道。
於是也不再多話,一個閃身就移到了愛徒身旁,心hetubook•com•com裏想著反正老夫就當什麼都沒有看到……
站到大門對面擺開了架勢。
「是嗎?許仙師兄,小英這個寶貝很厲害的!」
隨在銀頭揭諦身後的太乙真人和哪吒師徒兩也正好在這個時候邁出南天門,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愛徒哪吒好似中了邪。
「真人莫要心急,晚輩只是有些話想要問問揭諦大師,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是不會傷害他的。」
又是無敵大網的。
竟然還能被他輕易地侵入。
又過了片刻,沉悶的嗡鳴聲漸漸消退,石柱間出現了一道淡淡的光幕,與此同時一個禿驢面帶僵硬的微笑自光幕中走了出來。
心思百轉,
坐等魚兒上鉤來。
本閻羅已經與令徒燒了黃紙斬了雞頭,還拜過了天地……呸呸呸……還拜過了關二爺。
「神……神丸……?」
「大師?」
稀里嘩啦一通亂扯。
又見自己那徒兒此時竟然已經乖乖地站在了那紫微星的身後,更是覺得心中冰冰涼涼。
也直到這和*圖*書時他才真正意識到了這錢塘王的厲害之處,即便已將自身神魂修至堅如磐石。
「望大師見諒,晚輩一聽到這鳥語就會控制不住自己……」
「真人這話說得在理!」
當即就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趕緊回去紫微璧玉宮為妙,就當什麼都沒有看見。
心道好一個太乙真人啊!
哪吒果然是個好同志。
剛才的這一幕,也把在場眾人看得目瞪口呆,尤其是鍾師姐,她還從沒看到過這麼兇惡許師兄。
這也太看得起那禿驢了。
剛想要說些什麼。
自身魂魄被這麼一通亂扯,銀頭揭諦頓時疼得渾身打顫,饒是修了幾萬年的不死金身,也終究沒能把那一聲佛號宣出口。
金色的大網便呼嘯而至,速度之快令人嘆為觀止,銀頭揭諦只見眼前有金色的光芒閃過。
「只是真人有所不知,
心道這錢塘王果然不負虛名,滿嘴匪氣不說,還一派胡言亂語,還有這關二爺又是哪個……?
原來是她!
又是金剛琢,
小英癟了癟嘴,有點不情願的收起了金剛琢,和*圖*書心想我都還沒用金剛琢戰鬥過呢,真的好想試一試。
大網中還緊緊地纏著一條混天綾,這樣的雙重保險,哪怕你是大羅金仙,今天也休想再跑掉。
「阿彌……陀……陀!」
太乙真人才吹著鬍子瞪向身旁的愛徒,憤怒的眼神中好似在問你不是說他只是有些小事想要請教嗎?難道這就是他的請教方式?
轉頭看向身後的小白。
「錢塘王請自便,不過此事與我師徒無關?老夫只想拿回我徒兒的混天綾,還請錢塘王能抬個手,老夫這便帶著徒兒回去紫微璧玉宮,就當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許仙苦笑著沖小丫頭搖了搖頭,只是一個銀頭揭諦而已,實在沒必要搞出這麼大的陣仗。
然而剛一猶豫,就感覺到神魂中的那條觸手又再次遊動了起來,無法言喻的痛楚迅速傳遍全身。
唉!
太乙真人聽得眼皮子狂跳,
「嗯嗯嗯……錢塘王……」
「第一個問題,大師為何來我藥鋪盜走那六枚陽春神丸?」
就在他踏出南天門的同時。
下方的小英看著許仙師兄如臨和*圖*書大敵的模樣,也悄悄地從懷裡掏出了她的金剛琢。
這無恥的行勁,簡直就是我許大閻羅的知己啊,這種人才,不來我幽冥地府做鬼天理不容啊!
心急之下,便下意識地伸手去護身旁的愛徒,卻一把抓了空。
「小英,你不用這樣的。」
到底還是除不去他心中的魔啊,也罷也罷,正好之前聽他說這錢塘王似乎有了除魔的法子。
只見眼前證有一團魔物朝著自己這邊洶湧而來,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少說也有幾百隻。
早已經是患難與共的生死兄弟了,因此絕不會傷害於他,也不可能連累她,真人盡可放心!」
正想著如何應對呢。
銀頭揭諦聽罷,眼中不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心裏想著這神丸又是個什麼玩意兒?難道他口中的那什麼神丸其實是那六枚仙丹?
「我知道,可那條魚很弱,所以我們並不需要用到金剛琢。」
但晚輩我接下來會把大師的魂魄一點點地扯下來,直到扯完為止,大師可聽清楚了?」
然而話音剛落。
於是又不得不轉回身去。
也不說話,正一www•hetubook.com•com臉木訥地緩緩走向對面的那個異類女子。
痛苦扭曲的臉上頓時又升起一片茫然,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人竟然膽敢直接下死手!
吾乃漁夫啊……
就覺眼前突然一黑,迅速揮出手中拂塵凌空一擋,定睛再看那處,背脊處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
眼神就被銀頭揭諦身上的那一抹鮮紅給吸引住了,那不就是自己徒兒的混天綾嘛。
還不等揭諦大師把阿彌陀佛說出口,許仙就毫不客氣地延展出一條正義之鞭探進了大師的魂魄當中。
「錢塘王!你這是何意?」
都這時候了,心裏想著念著的依然是他的閻羅哥哥,看來這些日子沒有白疼她,許仙甚至很感動。
搞不懂這許閻羅為什麼就突然動起手來了。
腦中思緒頓時一片混沌。
她就是紫微轉世!
神情稍稍一滯,剛想把腳縮回去,就被罩了個結結實實。
如果是真的,
他這麼做顯然是想把自己的徒兒也一併拉下水!嘴角抽搐了幾下,瞪著鶴目怒氣沖沖地說道。
哼哧哼哧喘了幾口粗氣,
「嗯……嗯……你說!」
又是群魔環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