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58章 科學狂人斗觀音

第258章 科學狂人斗觀音

送走了太白老金星。
「唉……這樣沒用的。」
抬頭望去,卻見那朵蓮花上面,正有一縷縷的青煙冒出來。
以後就一直陪著師父。
「官人接下來要怎麼做?」
這還真的是……
小英一定好好地教訓他。
因此只能通過實戰稱稱自己的斤兩,要除魔滅佛去天道,最終依仗還是手上的功夫。
那一道金色的閃電便已經呼嘯而至,這是至剛至強的一撞,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許仙則在盤算著接下來的打算,一時間周圍的氣氛有些安靜。
就更別提許大閻羅了,觀音大師又如何,本閻連地藏大師都打了,也就不差一個南海觀音了。
心裏好像有什麼東西碎掉了,原來很多事情,並不是之前想象的那樣美好,現在才知道師父她為什麼極少與天庭和靈山的人來往。
許仙怒瞪了揭諦大師一眼,便不再搭理他了,顧自想著這另外的一件事情。
連帶著心裏也是一顫一顫的,這是一種聽著就能讓人拉起雞皮疙瘩的聲音,說不出的難受。
「照打!」
「觀音大師!」
從小白覺醒的意識中。
卻又很堅定的說道。
「唉!真人多慮了,許仙過來是解決問題的,只是玉帝他老人家看不上本閻羅啊!」
「錢塘王好自為之……」
又把小英嚇得縮了縮脖子。
那無數雙佛手在在貼近許人棍的剎那間便化作了一瓣瓣的蓮花,一瓣瓣蓮花層層疊疊嚴絲合縫地,把許人棍緊緊地包裹在了中間。
糾結一陣,想著看在徒兒的面子上,還是稍微提醒一句。
然後又往後退出了好長一段距離,空出足夠的打鬥空間,此舉自然又惹得太乙真人好一番腹誹。
「老夫沒空。」
「真人有話說?」
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更是無動於衷,內心也毫無波瀾,甚至還很期待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
「南海觀音。」
從今往後。
許仙給出了一個最簡單直接的答案,不管來人是另外幾個揭諦,還是揭諦身後的那個大師。
語氣很緊張,
「又不是真的打……」
太乙真人拒絕地很乾脆,說完之後,就往後退出幾步,不再搭理許仙了,這置身事外的果決。
曾經那個高高和圖書在上的天庭,和受世人仰望的西天靈山。
那金色的炮彈打在觀音大師的身上,就好像是一粒小石子投在了泥濘的沼澤中一般。
甚至還有幾分敵意。
正要衝上前去。
並沒有如自己想象的那般。
而此時小白她之所以會用這種眼神盯著銀頭揭諦。
可自從來到了錢塘縣后才發現不是那樣的,在她看來,真實的許師兄應該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人。
心裏也是暗暗吃驚,
「沒你的事!」
真當自己是無敵的嗎?
「哼,錢塘王此言何意?」
只是不論心裏是怎樣想的,
繼續扮演著一個小透明。
同樣看不懂許仙師兄的還有鍾師姐,以前在驪山的時候,一直都覺得許師兄是一個很好的人。
至於為什麼當初要在她身上挖一塊鱗片下來,大概也是因為擔心那天門大陣有一天會出問題。
「嗯。」
供這些妖魂容身。
唉……
卻突然感覺自己的衣角被人給扯住了,回頭一看,卻是一臉驚恐的小英,瞪著圓溜溜的眼睛。
「真人啊,您這話應該不是認真的吧?」
電光石火間。
太乙真人默默地翻了個白眼,這一習慣性的小動作,倒是與哪吒某些時候的下意識舉動有幾分類似。
許仙也已經補全了曾經在煉魂爐中看到過的那個故事。
想著是不是把自己手中的那八粒佛珠也扔到煉魂爐中去,讓小藍的歸位之路永遠存在一個巨大的缺陷,這樣豈不是永遠也無法歸位?
口中輕宣了一聲佛號,便有更多的蓮花花瓣憑空出現,層層環繞著裹向正欲脫困的許大閻羅。
許仙凝眉一瞪,
他好像是拿了一件什麼東西給師姐,還把師姐不眠不休辛辛苦苦煉了四十多天的仙丹給毀了。
可眼下……
「你就不擔心釀成大禍?」
許仙大概知道小白她此刻正在想些什麼,她知道的,他都知道。他知道的,她也知道。
看來高手果然就是高手啊,不動聲色地就化解了本閻羅最厲害的一招?此時也來不及多想。
南天門外留下一眾人面面相覷,尤其是小英,撲閃著大眼睛直愣愣地瞪著許仙師兄。
「那人官人恐怕打不了。」
自從前些m.hetubook•com•com時候溝通神識,建立起了某種特殊的聯繫,兩人之間就沒有什麼秘密可言了。
只有白素貞依舊用她那冰冷刺骨的眼神盯著身前的銀頭揭諦,道道寒芒中瀰漫出無窮的殺意。
就直接莽了上去。
當時就有了投靠的心思!
「唉!這隻是個意外,不過揭諦大師的話倒也讓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來。」
真人一見到這位地府錢塘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一個天庭的銀頭揭諦玩弄于股掌之間。
心裏想著也不知道自己這無道已經修鍊到什麼程度了,跟這些頂級大佬之間到底還有多少差距。
許仙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懸浮在南天門外,繼續守門待兔。
當然做這些事的時候,龍族一脈在當時也是出了不少力的。
層層疊疊一眼望不到邊,這大概就是觀音大師拿手絕活——千手觀音了吧?
「錢塘王多慮了。」
即便是觀音大師的名頭,此時在小白的語氣中,也聽不出一絲一毫的敬意,不僅無一絲敬意。
精緻完美的佛掌轉瞬即至,此時顯然已經避無可避,許仙嗷地一聲,掌中的天地靈氣噴射而出。
當真令人敬佩。
白素貞見狀心中已定,轉頭與身旁的小英對視了一眼,投去了一個冰冷中帶著一絲讚許的眼神。
到時還需要她來補天吧?
這法子很值得一試。
「丟了便丟了,不是什麼要緊之物,官人無須掛懷。」
簡而言之,就是能夠破除一切封建迷信的至強鐵拳。
老龍們被人利用完了之後,卻也沒有逃過那一劫,最後同樣被那些老神棍們封印在了一塊棺材板裏面。
事情怎麼會這樣的?
大概是小白她識海中的雷達系統又感應到了什麼,這才會提醒許仙又有人要從南天門裡出來了。
「為何不用?」
恐怕現在管理地府的。
異類生活在三界的各個角落,就連天庭都有不少小白的異類同胞,儘管這些同胞的處境都不是很好,不是用來充當了坐騎。
正在遠處觀戰的眾人一聲驚呼,暗道這下糟糕了,小英下意識地伸手掏出了懷裡的金剛套。
然而敢於對觀音大師出手的,可不止許大閻羅一個,眼https://www•hetubook•com.com見官人受挫,站在不遠處的白素貞頓時將雙眉一凝,眼中的幽藍色光芒籠罩周身,巨蟒的虛影在空中若隱若現。
巨大的佛掌來自四面八方。
直接開打就是了。
沒錯。
在極短的時間內,就用延展出來的天地靈氣把自己包成了一根人棍,人棍的一頭稍微有點尖,表面還有兩道麻花形狀的凹槽。
再也不下山了。
太乙真人見狀則是暗自一嘆,渾小子自不量力,竟然連南海觀音都敢直接大打出手。
竟連南海觀音都打算直接動手了嗎?他該不會真的以為天庭與靈山拿他沒有辦法了嗎?
太乙真人老神在在。
都是被這個銀頭揭諦害的。
在人群的後方。
「不用。」
就是拿來當了寵物……
意念急轉閃身而退,
只是下一刻,就在許仙狠狠地擊打在了觀音大師的身上之後,讓人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了。
「哦?錢塘王想起了和事?」
要是能與觀音打得有來有回,那麼以後搞起事情來就有了底氣,因此才會這樣一句廢話都不多說。
雖然吃驚於他的悍然出手,卻也並未就此躲避,實際上想要躲開也已經來不及。
「打!」
然而定睛再看,
卻見那朵蓮花的中間正有一條金色的棍子在慢慢地鑽出來。
「師……師姐,許仙師兄剛剛不是說了嗎,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著急,他不會有事的!」
白素貞依舊冷冷地回道。
而一旁的太乙真人此時卻已經看得目瞪口呆,只道這件法寶果然不是一般的物什。
可如今看來,紫微轉世並不是因為那先祖之鱗而覺醒的?
只能這樣硬來。
這正是官人的法寶!
話音未落,許仙就已經化作了一道閃電直接朝著觀音大師撞了過去,沒辦法,不會法術的人。
「咳咳抱歉,那片蛇磷被我不小心弄丟了,丟在了煉魂爐中,已經找不著了……」
那是一片從她的先祖,或者說是從她自己身上取下來的蛇鱗。
就在許仙把自己包裝成一枚人形鑽頭的同時,砰砰砰的聲響環繞在耳邊,生生不息。
而許仙卻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處境,雖然暫時處於下風,
這樣的許仙師兄太兇惡了hetubook•com•com,也可怕了,簡直就是一個流氓,這要不是因為他是許仙師兄。
於是接下來與小白她們幾人交頭接耳一番,告訴她們不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可以插手。
可是又想到如今師姐有難,自己怎麼能這樣一走了之呢?於是心中難免又糾結了起來。
銀頭揭諦聞言,凹陷著的雙眼中露出了深深的迷茫,原以為那一片先祖之鱗已經喚醒了紫微轉世。
「那要不真人替晚輩傳個話如何?」
「白施主可是已經知曉了那片白鱗的來歷?」
卻在這時。
許仙有些不好意思地插了一句,事情太多,倒差點把這事給忘了,這才想起來還沒跟小白說起過。
「什麼……?」
自己恐怕也會像太上大師那樣,成為這三界中頂頂孤獨寂寞的一個人了吧……
正猶豫間,忽聞遠處傳來刺耳的吱吱聲,吱得耳膜陣陣發癢。
此時許師兄一直逼問他說出幕後的主使者,其實也只是想要知道到底還有哪些人要害師姐。
她現在很擔心許師兄他還會不會因為藍姑娘的事跟她舊賬,想著明天就回驪山躲起來。
心裏想著。
至少許仙是這麼認為的。
將之盡數封印在了其中。
想來應該也是看不慣天庭和西天靈山的某些所作所為吧?
這也是他們做得最不厚道的一點,純粹就是拿她當工具來用了,簡直不是人乾的事。
只是後來某些人因為擔心這些妖魂再度作亂,令三界不寧,這才將他們哄騙到了不周山下。
無數雙精緻到幾乎完美巨大佛手朝著自己抓了過來。
觀音大師眼見許仙即將脫困,眼中不自覺地露出了一絲疑惑,他雖然不知道這許施主為何一言不發就直接動手,但既然已經動手了,便也只是想著先將他制服再說。
可是一想到許仙師兄之前交待過的話,最終還是咬了咬牙,把手中的金剛琢放了回去。
因為擔心著官人的安危,白素貞心中頓時又是一驚,再度糾結起來要不要上去幫忙。
小英應該相信許仙師兄的。
這是一種被稱為科學的神秘力量,這種力量,大師您就是再修上一百萬一千萬的佛,也是不會明白什麼其中所蘊含的威力。
「多謝真人關懷……」
這小子是越來越m.hetubook.com.com狂妄了。
突然之間就變了模樣。
倒是那奄奄一息的銀頭揭諦首先打破了僵局,抬起那蒼老的禿頭面無表情地問候了小白一句。
竟然這樣都能鑽得出來?
也應該是這些妖魂才對。
白素貞臉上的神情頓時一滯,官人剛才的確是這麼說的,
無聲無息,只是在觀音大師的衣袂上盪起了一層淺淺的漣漪,隨即便已經恢復了原樣。
「您真的看不出來他們是把坑挖好了之後才讓我上金殿的?」
觀音大師剛剛出現在南天門外,就見一個莽撞的小夥子超自己這邊沖了過來。
「又有人過來了?」
就連老夫都不敢貿然出手。
只是拿觀音大師試試火候而已,稍微切磋幾招,點到即止。
大家都沒有說話。
於是心中意念再動,
這麼說來,許師兄他其實也是為了保護師姐才會這樣做的,所以好像似乎也不該有那樣的想法?
「哦?是哪個?」
當年女媧煉妖補天之後,不計其數的妖魂無處容身,後來就有人提議辟出一方幽冥歸墟之地。
爆發出一圈聲勢浩大的衝擊波,甚至連一絲聲響都沒有發出。
「可需要素質出手?」
果然拳頭才是硬道理。
甚至都快要不認識他了。
也就是說,本來那幽冥地府的前身,是準備留給這些妖魂居住的,如果當時真是那樣做了。
自己並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而且此時也已經有了破敵的良策。
「哼,方才太白不是過來讓錢塘王前去金殿面聖了嗎?錢塘王既然是過來商量要事的,那之前又為何不隨太白前往?」
但大家對這個銀頭揭諦倒是都沒什麼好臉色,師姐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因為自己無道沒有修鍊等級,不像傳統神話故事中那樣有金仙大羅金仙這種明顯的等級劃分。
但他心裏已經明了,
掌握了這種力量的許大閻羅,現在擔心的只有一件事情。
許仙倒是很意外,真人看來也是準備投靠地府了嗎?竟然破天荒地關懷起了本閻羅的安危?
然而更悲劇的是。
「知道。」
「錢塘王。」
吱吱吱……
這就是一枚人形巨鑽。
則是因為那一片蛇鱗,
果然是親師徒。
片刻之後,就已經化作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蓮花花骨朵。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