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67章 人生價值

第267章 人生價值

反正已經兒戲過一回了。
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
白素貞面無表情冷眼再問。
「諸位卿家稍安勿躁,且先聽錢塘王把話說完……」
這一刻,從少年人身上散發出來的人性光輝照亮了金殿的每一角落,他的身影是那樣的挺拔,
白素貞轉頭看向身後的玉帝,大概是想讓他出來主持公道,說明一下剛才的衝突只是個誤會。
安靜地有些詭異。
只留下那一份榮耀傳送人間。
殿中眾老仙像看著一個傻子一樣看著這個絮絮叨叨胡言亂語的少年人,一個個嘴角抽搐宛如中風。
「錢塘王!」
沒有帶走一片雲彩。
於是掌心處的觸手再次不規則蠕動起來,看上去極為邪性,比之他手中的這隻魔物都絲毫不為過。
幾乎都把許大閻羅給聽傻了,他們這是怎麼了?不應該是這樣的呀,他們都是德高望重的天庭仙家。
「鏟……剷除?好好……」
不過在這片混亂中,有一人至始至終都很安靜,就彷彿周圍的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一般。
「但是他在離去之前,做了一件此生最有意義的事,他和-圖-書為這個美好的世界帶來了一絲希望的光明。
「白…白素貞,你要作甚?」
血債血償一仙抵一魔,整個過程就是這樣的簡單而直接,眾人甚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可是……這樣可以保全人間啊,只有人間的百姓能夠生生不息,生息繁衍,那一切都有希望,只有唉希望還在,一切就都還在。」
接下來不妨再更抽象些。
於是終於有人忍不住發了飆,開口就是一聲毫無道德可言的厲聲呵斥,更悲哀的是這一聲呵斥還帶來了一片連鎖反應,
那樣的偉岸。
「不可硬擋!」
「啊!」
但之前的亂象卻是實實在在的,此時突然安靜下來,總覺得有些怪怪的,心想怎麼說這裏也是天庭的靈霄寶殿,可為什麼感覺這麼的兒戲呢?
實乃窮節見,一一垂丹青,有的人活著,他卻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卻還活著。
這氣勢一旦泄了,便一點都不會剩下,此時的玉帝直覺頭皮陣陣發麻,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那就是魔頭白素貞……
眨眼的功夫就已完全泯滅,
m•hetubook•com.com氛有些凝重,許仙也適時地開口,想著安慰一下大家的情緒。
「嗚……」
於是也不猶豫。
朝那出聲之人撲咬了上去。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心中碎裂掉了,他們怎麼能這樣,不就是一條命嗎?他們怎麼能憐惜?
在他死後,他那年輕強壯的肉身也將毫無保留地還歸天地,真正意義上的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玉……玉帝?許仙的這個提議不好嗎?怎麼他們全都……」
這時殿中眾人也都看到了金殿上方的情形,紛紛停下手中的動作舉頭遙望,驚駭之餘不免有些困惑。
緩緩點頭稱是。
可怎麼到了這個時候,
許仙也有點不太適應。
一直都靜靜站在那裡。
這才是罪惡的源頭。
一時之間。
「素貞有辦法將妖族餘孽徹底剷除,玉帝可願採納?」
一動便直接掠向了靈霄寶殿的最高處,白光中帶著一抹幽藍,那速度之快令人炫目。
「快拿住它!」
這巨大的反差,令得心性純良的許大閻羅一時間有些愣神,呆立殿中良久。
諸君且看!
那白素貞又是和*圖*書什麼時候上到那裡的?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大不敬,而且這時她竟然還站到了陛下的身前,面朝金殿下方俯視著眾人……
魔物一擒,金剛琢一收。
「嗯。」
聽到小白喊自己,許仙先是愣了愣,仰頭與小白對視一眼知道她這是想讓我制住那魔物。
「嗷嗚!」
怎麼聽都像是一種諷刺……
此時玉帝的氣場完全被白素貞壓制,他甚至都不敢抬頭與她直視,略顯木訥的看了下方一眼。
她當年號令萬妖的時候,玉帝他老人家恐怕都還沒長出來吧?此刻有這般場景也算是情理之中。
所以死一些仙人佛陀。
意念流轉間,手中狂舞的金蛇便調轉目標,輕而易舉地纏住了仍在殿中亂竄的魔改天將。
白素貞的面色很冷,說話的語氣更冷,甚至讓玉帝都打了個哆嗦,片刻后才回過神來顫聲道。
不解究竟發生什麼事。
就連奉獻出生命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都不願意了呢?
「一派胡言!」
隨即又有數人出列上前,準備聯手擒拿魔物,然而話音剛落,就見那魔物噴射著嗜血的目光。
和*圖*書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噁心的觸手從天將的天靈蓋探入,隨即便扯出來一團漆黑如墨的魂魄。
被魔改的天將也在這一刻獲得了最徹底的解脫,那一團漆黑如墨的魂魄被許大閻羅緊緊地拽在手中。
手中魂魄便突然一滯,隨即一捧黑霧升騰而起,迅速地消散在了周圍瘋狂涌動的空氣中。
而到得此時她終於動了。
「砰!」
不過事實也是如此。
他活在人們代代相傳的歌頌中,活在一脈相承的丹青里,我雖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知道他死得其所,死得值了!
「玉帝可看到了那魔物?」
雖然剛剛的衝突,真正動手的,其實只有王靈官等幾位天將,余者大多數仙家其實都在刻意躲避。
金殿中變得更加混亂了。
「玉帝?」
這又算得了什麼?
於是頃刻之間。
整個靈霄寶殿的金殿中都充斥各種不堪入耳的厲聲呵斥,有憤怒的,有不屑的,也有鄙夷的。
紫微轉世的來歷他再清楚不過,其實就是妖祖轉世,因此這會從她口中說出的妖族餘孽。
繼續就繼續吧。
又是一聲重物落地的聲和_圖_書音傳來,之前那位勇敢上前擒魔的仙家,甚至都還沒來得及出招,就被那魔物直接一掌糊在了地上。
於是稍稍一用力。
這位天將的嘴角掛著微笑。
「玉帝可有看到那魔物?」
努力地置身事外……
只是這語氣哪是在問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倒更像是在責問一個不懂事的晚輩一般。
就這麼悄無聲息地走了。
心中思緒萬千。
一個年輕的天將,
「嗯……錢塘王,你可曾想過,你這法子一旦施行,天庭豈不是會不復存在?」
但更多的是不認同。
經過一番鬧騰,突然之間又要繼續之前的話題,給天庭的諸位仙家科普血債血償的流程。
金蛇仍在狂舞,金剛琢也依舊在四處亂撞,而現在又多了一隻兇殘至極,且堅硬至極的魔物。
殿中很快就又恢復了安靜。
有人在驚呼,有人在大聲提醒,也有人被金剛琢打落在地,第一時間就引起了魔物的關注。
無力地掙扎著,
一個個全都是悟透了生死,以守護人間為己任,胸懷三界樂善好施,是百姓們心中的守護神。
痛苦的哀嚎聲嘎然而止,
他走得很安詳!」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