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75章 這也太噁心了

第275章 這也太噁心了

許仙突然感覺胃部一陣痙攣,緊接著啊吧啊吧地乾嘔了幾口。
「哦……?那錢塘王可知是領了哪個官職?」
而此時的南天門外。
想得還挺周到的,幹得幾乎都是在凡間的老本行,我呸!
看來這梁子是解不開了,嘴角上揚暗暗偷著一樂,略帶著戲謔的瞅了臭小子一眼隨即道。
胖虎則是任作天牢獄卒……
但即便這樣,此時的許大閻羅還是換上了一臉的殺氣,如莽夫一般直接撞向了南天門。
臉上也沒什麼表情。
「這……錢塘王稍安勿躁,雖說只是天庭無名小吏,但也能因此納入仙籍,此乃福報……」
「不知錢塘王遇到了何事?」
「任職這般無名小吏,自然無需過多篩選,只需品格尚佳,在凡間不曾為惡即可。」
瘦猴去天河馬場放馬,
甚至連生孩子的都有,
「呵呵……」
「哼!天庭是何許地方,豈能如錢塘王想的這般兒戲。」
「多謝真人指點!」
他其實也是沒有辦法。
「許閻羅你鬥不過他們的,他們或許可以忍你一時的胡作非為,但最後那一刀不會容許你斬下去。」
「嗯?你問這個作甚?」
還有小青……
「那照真人的說法,他們是想讓誰上天就能讓誰上天樂?無需經過凡間本人的和圖書同意?」
小哪吒只是靜靜地跟著,並沒有搭理她的許仙哥哥。
「玉帝使了陰招。
這麼說來,我之前勒令老龍王他們請去仙籍格去神位的要求,似乎也是有點想當然了?
沐浴一下濃郁的天地靈氣,蹭一點仙味十足的天庭小吃,穩固一下仙體再考慮接回去也不遲?
許仙反手一個挑撥離間。
之前以為瘦猴胖虎他們再怎麼樣,也就只能練幾手三腳貓的硬功夫強身健體而已。
太乙真人聞言又是一呆,
許仙聞言一愣。
也就沒了後顧之憂!
所以還是得儘力維護一下。
暗道這一手何止是陰險啊,簡直夠得上卑鄙無恥了,難怪臭小子的臉色會這麼差。
服了服了。
「那敢問真人可有法子可以不除去仙籍,而強行留在人間?」
「嘶……真人的意思是天庭無有請辭一說?若不想幹了,就只能走墮仙台入六道輪迴?」
得知此事後的太乙真人也是愣了愣,轉念一想卻有些幸災樂禍,暗道天庭這一手倒是夠陰的。
本閻羅自愧弗如。
望錢塘王三思而行。」
姐姐他們既然入了天庭,那自然也能就此鑄就仙體,他日再讓他們吞上一粒老君的仙丹……
看來吒兄之言還真是經驗之談啊,可以想象他當和圖書年面對那伙老神棍的時候,是有多麼的無奈了。
太乙真人從喉嚨底里擠出一聲滿是輕蔑之意的呵呵,然後又給了許仙一個極為鄙夷的眼神。
說話的功夫,
「崑崙廣成子在此久候多時,今日這南天門錢塘王不可再入,且速離去。」
心裏想著直接一腳油門就將轟上去,撞死算球……
「我呸!」
落在錢塘王身後太乙真人也終於看清了那人的模樣。
「那又如何?
因為擔心這臭小子等會又要去天庭搞事情,太乙真人又不得不好言潑了一瓢冷水過去。
豈不白得一個元神不傷?
像吒兒的這兩個劣徒,若不是有這樣一份機緣,你便是給他們服用了老君的仙丹,恐怕也無有可能在天庭謀得一份差事吧?」
看他那愈發陰沉的臉色,而且還在用奇怪的目光打量愛徒,太乙真人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
「想必真人也早就知道,本王那兩個兄弟可也是真人您的徒子徒孫,就這樣他們也陰?看來天庭也沒有把真人您放在眼裡啊。」
不由得輕呼了一聲。
「廣成子?」
這才是最讓人氣憤的。
想不到太乙真人這老貨也這麼壞,都這時候了還趁機過來噁心一把,我去你奶奶個熊的福報,老子最討厭的就是這兩個字了和*圖*書
錢塘王心裏想必也清楚。
一路疾行一路罵娘。
即便是些無名小吏,那也是凡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只是這種好事也就你錢塘王看不上罷了。
丟得可是我太乙真人的臉。
既然你說有辦法用血償的方式徹底泯滅魔魂,那麼他們就可以玩這一出全民飛升,看你還舍不捨得再用這個法子消弭魔患……
聽到這裏許仙不由得呆了一呆,心道這天庭的鳥差事不但是終身制,而且還不讓人辭職的?
要不然,
許仙嘿嘿一笑隨即又恭敬地道了聲謝,其實自己是多此一問了,偷跑下凡的仙人多得去了。
即便是要回返人間,也只能走墮仙台再入六道輪迴一途。
暗道要論無恥還是這幫幾萬歲的老神棍更勝一籌啊!且下限之低恥度之快,超乎你的想象。
正有一個禿頭的白須老仙神情淡然立在那石柱前,見許仙疾馳而來,只是稍稍抬了抬眼皮。
如今看來確是意外的彎道超車,憑著一份莫名其妙的天職,再加上太上大師的神奇仙丹,甚至都有可能要走到小青小英她們前面去了……
他們就已經把好一大鍋卑鄙無恥撒向了人間,許仙心裏清楚,天庭把姐姐姐夫瘦猴胖虎他們升上天去,不過就是想告訴自己。
這尼瑪也太噁和*圖*書心了吧!
變身傀儡模式后的哪吒,也太無趣了些,看來回頭得跟小白商量一下,讓她把吒兄給釋放了。
暗道一聲妙啊!
吒兒的那兩個徒弟雖不成器,但怎麼說也算是正式的入門弟子,而且還是紫微璧玉宮的三代首徒。
擔任的還都是些末等無名雜役,打翻個水碗花瓶都要受罰的角色,姐姐被丟去嫦娥宮作了廚娘,姐夫成了一個無名巡天將。
說話間,太乙真人打眼一瞥,期間還刻意把仙丹兩字說得重了些,許仙聞言頓時咦了一聲。
「師兄……?!」
「吒兄你說得沒錯,哥哥我今天也總算是見識到了那天庭的德行了,唉……吒兄……?」
師兄?
即便要強行離職。
不過受招入天庭任職。
雖然與太乙真人閑聊之後,心情已經有所緩解,甚至有點不著急把姐姐他們帶回去了。
至少也在天庭住上兩天,
只是想在人間長住的話,可能也只能過隱居生活了吧?這些扯得有點遠了,先不去管……
又是乾嘔又是罵娘的。
原來是十二金仙里的老大下去擄的人,難怪連秦老哥也沒能把姐姐他們留住。
「娘的,既然全升天了,為啥不把丈母娘也稍上!」
這也算是一個不錯的信號了,就是這手段太過下作,恍惚間,耳邊似和_圖_書乎又響起了哪吒曾經說得那一番無奈之言。
剛剛飛出不遠。
另一頭,許仙見前方不遠處有一老者淡定立於南天門前,看老人家的模樣,雖然年事已高,但許仙也沒有要踩剎車的意思。
也只能從墮仙台上跳下去,然後直接奔到下一輩子去?
看來太乙真人這護短的性格果然不是吹出來的,嘴上雖然說著劣徒劣徒,可一轉眼就在鋪路了。
「不過錢塘王你也別高興地太早,你家中親人既然已入了仙籍,那日後自然也就受天庭節制。
沖勢一滯便浮在了空中。
跟在錢塘王身後的太乙真人見狀,皺眉露出一個嫌棄的表情,暗道臭小子這又是玩得哪一出?
這一招實在是高啊!
天庭也終於心虛了。
反倒是繼續加大力度。
剛剛下旨將本王在凡間的姐姐姐夫給招去了天庭任職,還有本王的兩個兄弟也一併招了去。」
而且有了元神不傷,將來要實施保護性擊殺什麼的。
「領個屁的官職,都是些天庭雜役,娘的。」
只是你們該不會真的以為弄這樣一出全民飛升,我就會放棄著血債血償的政策方針了吧?
「多謝真人指點……」
老子這前腳都還沒落地呢。
南天門已赫然在望,
「敢問真人,這天庭招下界凡人入天庭任職可有什麼規矩?」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