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84章 一地爛攤子

第284章 一地爛攤子

「唉……!」
「大哥……」
「唉!別提了……」
許仙聽得出來。
崔判官似乎也聽明白了,說話間與自家老弟同時長長地一嘆,心裏生出一股難言的滋味。
「怎麼?」
並不能支撐太久。
此時你若不去靈山將她安撫住,這連魂爐還怎能堵得住!
「因此只能委屈賢弟一段時間了,大哥一定儘快想法找到修補的法子……」
「決計不能停!」
卻不想又沒過兩日,裏面的異物竟把爐壁給頂開了一個豁口,崔老哥只說當時有一道白光射出。
心裏還是抱有一點幻想的,小白她雖然已經覺醒,但許仙也相信她並未完全墮落……
陣中魔魂就會一起湧向煉魂爐上的裂口處,之前就是因為停了伏魔經魔物實驗室才會失守的。
說起這事,崔判官臉上頓時又爬滿了惆悵,此時誦念降妖伏魔經雖無異於火上澆油。
「你說什麼……?讓老身走一趟靈山?許官人你可知道,如今只有你能把她帶回來!」
可你卻非得認死理。
只是不曾想僅僅過了兩日,這爐門就又開始不安分了。於是眾閻羅老哥使出渾身解數,接連在爐門等上打下了數十道封印。
這也是最無奈的一https://www.hetubook.com.com點。
「對了大哥!為何不先把這降妖伏魔經給停了?」
沒人看清楚究竟是什麼東西,只有許仙知道就是那片蛇鱗。
「賢弟你還不知道,這降妖伏魔經一旦停下來,那陣中魔魂便會齊齊衝撞連魂爐的豁口……」
一說到修補煉魂爐,
「她去靈山尋仇了。」
幾乎是個兩難的困局。
「這怎麼……?」
閃身擋在了許仙面前。
「賢弟走後不久,那連魂爐便開始異動,據下面的人回報……」
許仙曾親眼見過地藏大師只不過是探手進去撈個人的功夫。
之前她像是有意在試探幽冥地府與小白,到底哪個在你心中的份量更重一些。
白光的速度極快。
整個三界都找不出第二件的東西,更別提聽說過有誰能修補了,也許小白能有辦法修補。
正想著再說些什麼。
即便堵住了那煉魂爐,
一瞧見崔老大哥臉上那略顯古怪的神色,就知道他在腹誹些什麼,神色黯然地撒了個嬌。
那不都是一個樣的嘛?
而且現在大概也只有許仙能進得去那魔物實驗室,煉魂爐中的噬魂烈焰極為霸道。
忽聽遠處不周https://www.hetubook•com.com山中傳來陣陣急促的誦經聲,正是那十萬魔佛齊誦降妖伏魔經所發出聲音。
但是一旦停下來。
就把整隻佛手都給煨紅了。
也是理所當然的做法。
驪山老母發出了一個靈魂拷問,問得許仙一時間啞口無言,大師說得對,我管這破爐子做甚……
「那這煉魂爐怎辦?」
到得如今,山中魔魂破陣而出倒只能算是一件小事了,魔物湧出來頂多也就是個生靈塗炭。
心說大哥早就提醒過你,莫要去留戀情情愛愛這些無趣的瑣事,當儘快了斷潛心修行才是正道。
堵住那豁口倒不是難事。
「許官人先且留步!」
想不到自己在煉魂爐里遺失先祖之鱗之後,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如今竟連煉魂爐都裂開來了。
就暫時脫不開身了。
「大師恕罪!晚輩此刻得速往煉魂爐一趟。」
你看現在頭大了吧……
盡找些不能碰的!
也許壓根就沒有什麼法子可以修補,像煉魂爐這種應天地造化而生的東西,可都是絕版貨。
「這件事全因你擅作主張所致,是你讓她提前三年覺醒祖靈,
就明顯是在提出解決眼前困境的方法了,這大概是她也和_圖_書知道我若真去堵了那煉魂爐的缺口,
「嘶……怎麼就要打起來了?」
驪山老母再催,只是這語氣比之先前已經有所不同。
怕只怕這爐子一時半會也修補不來,如果真是那樣,那我豈不是要被迫困在煉魂爐中了?
「嗯?!唉……!」
一時無話,轉眼已到忘川河邊的崖口,剛剛縱身躍到崖下,身後卻又傳來了驪山老母的呵斥。
「這……大師有所不知,煉魂爐無故開裂,此時若不去堵上缺口,噬魂烈焰必定肆虐地府……」
這話怎麼聽都像是話裡有話,心裏堵著事,一時間也懶得猜謎,許仙只能厚著臉皮請求道。
她最會補缺口了……
但若是爐子里的噬魂烈焰要是傾泄出來,怕是整個幽冥地府的小鬼都得遭殃,連個魂魄都留不住。
「對了賢弟,弟妹如何了?」
「此時秦廣王等人已退守密室外圍,怕是撐不了多久,賢弟你不懼爐中噬魂烈焰,現在趕緊過去用你那寶物去堵上一堵。」
按時間點推算,差不多就是在自己喚醒小白體內魔性的時間點上,煉魂爐才開始出現異動的。
恰在這時,崔判官或許是突然想起自己這個當大哥的是不是應該關心一下賢弟的私生活,hetubook.com.com於是有點不合時宜地抽空插了一句。
「哼!都這個時候了,你還關心那破爐子做甚?我來問你,素貞的事你就這樣甩手不管了?」
驪山老母還盼著我去趟靈山,把前去尋仇的小白給拽回來呢,而且她此去尋仇的目標是小藍……
陣中魔魂分分鐘破陣而出,眾閻羅老大雖然用幽冥大陣封住了裂口,卻也只能勉力維持。
「呵,原來許官人心中只擔心這幽冥地府的安危?」
糟糕的消息接二連三。
我老崔就不明白了,
「你休要再推脫,速隨我往靈山去把人給帶回來。」
她走之前明明說過的,怎麼您老非說她是過去尋仇的了呢……
不過再想想臭小子也是挺可憐的,折騰這麼些日子,人沒找回來不說,現在就連家裡唯一的姐姐也被玉帝老兒請上了天庭。
本意是好的。
這不周山也壓不住。」
「可是真的只有我嗎?」
去往阿鼻地獄的路上,
不過只要能堵住缺口,那眼前的難題就都能迎刃而解,但是那煉魂爐的豁只有一個人能堵。
而此時所說的話。
「差不多要打起來了。」
地藏大師傳授的初代版降妖伏魔經能使魔魂的性情更加暴躁,此時十萬魔佛齊唱佛經。
許仙的語https://www•hetubook.com•com氣中滿是無奈。
「要不……有勞大師您走一趟西天靈山?」
這不是火上澆油的嘛!
這一路,驪山老母也一直跟在倆人身後,此時或許是想到了什麼當即就氣勢洶洶地追上了來,一記甩袖揮退地府崔判官。
這一樣一來爐門是穩住了。
一天到晚就想著那種事。
雖有眾閻羅勉力支撐,但頂到此刻顯然也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崔珏的臉上滿是惆悵。
崔老哥大致說了一遍煉魂爐發生安全事故的全過程。
然後先是有負責監視的屬下回報說有魔魂在頂撞煉魂爐的爐門,之後楚江王得知訊息后前往查看,那時爐門就已經快被頂開了。
聽完崔老大哥的描述之後,許仙只覺頭皮陣陣發麻,也不知道這連魂爐到底裂成個什麼樣了。
沃石巨震煉魂爐開裂。
正為這個事發愁呢。
兩人不禁又是一陣頭大,
可你偏不聽。
要不是提前在外圍建造了魔物實驗室,並作了嚴密防護,此時恐怕連整個地府都已經失守了。
情急之下他就在爐門上布下了幾道封印法陣,想以此穩定住這幾乎快被掀起的爐門。
那事就這麼有趣?其實要整那事也不是不行,找些清白女子去你那十一閻羅殿任陰司婕妤,
這陣勢端得有些嚇人。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