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86章 臨陣方悔修行遲

第286章 臨陣方悔修行遲

感覺師姐有些怪怪的。
小英一連喚了好幾聲,鍾師姐才從迷茫狀態中反應過來,頓時心頭一緊感覺天都要塌了……
而許大閻羅那美妙的柳腰,此時葉已經被勒成了馬蜂腰,細細長長看上去極為地觸目驚心。
暗室穹頂的缺口處又有一大片黑壓壓的魔魂席捲而來。
「對!金剛琢!」
「死丫頭,你要做什麼!」
許仙瞪著牛眼一聲厲喝,
不過不知道往哪裡扔也有沒關係,扔給許仙師兄就可以了。
「我去……」
卻也讓許仙靈光一閃。
糾結再三還是放棄了。
另一邊,
正當許仙竭力地收攏著魔魂時,哪吒他們也恰恰趕到了地府。
「師……師父來了嗎?」
就像許閻羅之前在靈霄寶殿上說得那樣,為了平息魔患,地府的每個鬼都願意犧牲。
不斷有小鬼慘叫著魂飛魄散。
許仙心裏也就跟著一緊,猛然間低頭下望,出現在眼前的畫面直接讓許仙倒吸了一口涼氣。
它們似乎急著去西天靈山。
然而就在這時,忽覺眼前一道耀眼的銀光閃過,舉目看去,就見一個跟呼hetubook.com.com啦圈一樣大的銀箍子正直直地往自己的腦袋上撞來。
那就是箍桶……!
話音剛落,遠處的沃石山有猛烈地抖了幾抖,伴隨著劇烈的轟鳴聲,還有巨石自山腰崩塌而下。
雖然叫得凄慘,卻沒有一隻小鬼後退一步,儘管這樣需要付出了神魂俱滅的慘痛代價……
轉瞬間又滑落到了腰部。
以後怕是再也脫不開關係了!
他們也正是這樣踐行的。
執著于袖手旁觀的太乙真人阻攔不急,眼睜睜地看著愛徒躥入魔堆,臉上頓時升起一片愁雲慘霧。
然而鍾師姐她似乎在發獃。
哪吒攔下小英幾人之後便直接化出了三頭六臂的終極形態。
許仙眼睜睜地看著金剛琢從自己身上勒腰而過,然後從腹部下面一點的位子被擠了出來。
「還不趕緊拿回去!」
秦廣王那邊的壓力的壓力倒是小了很多,但此時湧出實驗室的魔魂少說也有好幾千。
「呃……許仙師兄你要不要緊……」
同上回在城隍廟被鎖魂鏈透體而過時地情形大差不差,只是看上去和圖書有些嚇人,並不會對本閻羅這具奇葩的魂魄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吒兒!你回……唉!」
雖然沒手沒腳也沒有腦子。
這些邪惡的氣息。
現在滿腦子都是當時的那幕場景,感覺已經靜不下心來修行了,而且更糟糕的是,心裏甚至還生出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念頭!
眼前的事實證明。
頭頂上方,
腳下風火輪迸射出炙烈的火光,手提火尖槍劃出一道刺眼的寒芒,迎著那一大片烏雲懟了上去。
有了驪山老母的出手相助。
「哦……」
探手至胯|下隨意一撈,金剛琢便到了許仙手中,然後就直接把它丟到了自己兜里。
「許閻羅!」
但是它們也會撕碎一路上所遇到的任何生物,包括陰魂。
「什麼……?」
熱心的胖虎就經常幫村口的小寡婦箍水桶,我是不是也能用這金剛琢給煉魂爐也給上個箍子?
經師父這麼一提醒,
或許是兩個……
剛剛這猝不及防的小插曲雖然耽擱了一點時間,還把許大閻羅給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
小英看到師父也被一大群魔魂給圍著,頓時https://www.hetubook•com•com一聲怪叫,想也不想就要躍過去幫倒忙,哪吒見狀很果斷地就把人給拽了回來。
然而還不等小英把金剛琢收回去,耳邊就傳來了啵得一聲輕微異響,好像真的斷了!
「小英,金剛琢!」
猶豫著要不要現在就把師姐分給她的仙丹給吞服了,可是又想到自己的修為還太弱,即便服用了仙丹也不可能做到物盡其用。
說完全沒有人願意幫忙倒也不太正確,起碼眼前就有一個。
「許仙師兄接著!」
「那裡危險!你們幾個留在這裏不要亂跑。」
小英無奈地在原地打著轉。
就這麼喘口氣的功夫,套在腰上的那隻金剛琢就已經極速地收小到了僅有手鐲大小!
正發著呆呢,突然又聽師父轉過身來朝兩人喊了一句,頓時又把鍾師姐的心肝給嚇得顫了一顫。
還好有驚無險。
許仙一個激靈,下意識地扭動柳腰往邊上一閃,哪知道這要命的金剛琢還有目標鎖定功能。
只怪自己平時太貪玩,現在想要幫個忙都不幫不上。
心中雖是一萬個不願意,但此時也只好出手hetubook.com.com幫地府收拾收拾眼前的這一地爛攤子了。
慌忙取出金剛琢拿在手中,只是眼前場景混亂不堪,一時間就不知道蓋往哪裡仍了……
「師姐?師姐?師姐!」
「小心!」
只是天庭的老傢伙們不願相信,他們既不願相信,更不會願意主動犧牲,甚至都不會出手相助。
「師父……?!」
只是幫了這一回。
可是看到師父她此時在那麼危險的地方竭盡全力地抵擋著魔魂,頓時鼻子一酸帶著哭腔說道。
愣愣地看著遠處修羅場中的許仙師兄眼睛一眨不眨。
然後極速箍緊。
「師父也來了。」
想這金剛琢雖然是三界有名的法寶,但似乎也同樣不與自己這具奇葩的魂魄兼容……
卻並沒有四處亂轉,從實驗室的穹頂缺口湧出來后便聚成一團,朝著阿鼻地獄的出口席捲而來。
密密麻麻的小鬼飄向秦廣王那處,用他們自己僅有的小命保證閻羅老大們不受干擾。
小英也清醒了過來,
特別是從南天門下來之後。
吹著鬍子重重一跺腳。
剛落到崖底就見許閻羅正在一大群魔魂堆中搏命,遠遠的喊和圖書了一聲,不僅沒有過來幫忙,還把正欲上前相助的小英幾人給攔了下來。
因為有件很重要的事不知道該怎麼跟師父開口,就是先前在南天門外不小心被許師兄欺負的事。
一路上都好似丟了魂一般,跟她說話也經常需要喊上好幾聲,她才會突然驚醒過來。
「你們不能過去!」
忘川河中那暗紅色的血雨簌簌而落,這些血雨若沒有一定修為,可是萬萬沾不得身的。
「啊什麼……?」
這什麼情況!
「渣渣小哥哥小心……!」
想到了一個非常靠譜,而且可行性及高的修補煉魂爐的方法。
許仙剛剛纏住一團狂奔的魔魂,正打算先弄個袋子出來打包一下,以此騰出些空間來,也好讓現場看上去不再那麼混亂。
同時沃石山的餘震不斷,
再箍緊。
一大|波魔魂肆虐而過。
小英被嚇得捂住了小嘴,眼睛也瞪得老大老大,一個不小心就把許仙師兄給勒成兩截了……
轟隆轟隆……
就在許仙往邊上一閃的同時,金剛琢也隨即調整了角度,不偏不倚地從許大閻羅的頭頂罩下。
「師姐,師父她怎麼也過來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