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89章 六道不全天庭不在

第289章 六道不全天庭不在

「既然那十一閻羅殿乃是純陽居所,那錢塘王他為何不暫時把家中長姐接來閻羅殿居住?」
「嗯,真人免禮。」
卻也似乎只是做了個樣子。
上來見禮之後就主動出手幫忙,打出幾道法訣壓制在了仍然在微微顫動的穹頂缺口處。
這太乙的言語雖然恭敬有加,但明顯沒有要出手相助的意思,懷抱拂塵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幾乎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來歷,不過有一個說法是……這驪山老母其實就是妖祖的妹妹……
卡在喉嚨里又是磕巴又是乾咳的,憋了好一會才總算憋出口。
實在找不到話,秦老哥忽然腦袋一抽,竟然搬出了暫住地府的西王母企圖與前輩套近乎。
也就更加的合乎情理了。
不過這事倒也說不太准,畢竟這時又剛好遇上沃石異動……
儘管驪山老母的臉色比九幽冥地中的蓮池水更加寒冷,但秦廣王還是強顏歡笑繼續尬聊。
哪料話都還沒說完呢。
而且那驪山老母也算是一和-圖-書個前輩,過來打個招呼也是應有的禮數,只是這一聲前輩到了嘴邊。
想不到錢塘王的家人還真被他們給擄去作了人質!
「秦廣王當真不曾有所防備?」
去那裡沐浴一下仙氣,
而且這太乙不出手幫忙也就罷了,此時看到自己徒兒出手,竟然還故意輕咳了兩聲……
「豈敢豈敢,舉手之勞。」
驪山老母的神情依舊淡然,轉頭瞟了一眼身前這個面從腹誹的崑崙弟子,也是不太想理睬。
不過還有個不是辦法的辦法,那就是有一位可以用拳頭教做人的大能庇護,無視天庭律法把納入仙籍的天庭小吏強留在人間……
「呃……崑崙太乙見過……咳咳見過……前輩……」
「哪吒見過驪山老母!」
秦廣王皺著眉頭一臉糾結的模樣,既然已經上天庭任職,那要回返人間的話,也就只有走墮仙台重入六道輪迴這一條途徑了。
「稟前輩,錢塘王的家眷皆被天庭派人給擄上天去hetubook.com.com了!」
倒還是他的徒弟比較懂事。
驪山老母卻主動問起了話來。
因而沒說幾句話。
有了這道強力法術的加持。
場面就迅速地冷了下來。
就被堵了回來。
她其實只是想確認一下那小子到底是不是個有情有義的人罷了,如今他的至親也被擄去天庭。
事後雖然也回去鬧騰了。
隨即又淡淡地加了一句。
驪山老母的修為雖然算不得出色,但實打實的輩份擺在那裡,而且她的出身極為神秘。
「免了!」
想不到……
緊接著又有道金色的符文自太乙真人的指間飛出,無聲而有力地依次打入暗室穹頂的缺口。
自然有些不太相信。
這話說得連秦廣王自己都不信,不過用在錢塘王身上倒也算合情合理了,他只是不明白驪山老母為何會突然關心起這事來。
原來前輩是要打聽錢塘王家中親眷的事,秦廣王聞言,臉上頓時浮起滿臉滿臉的委屈。
「咳咳。」
「哦對了www.hetubook.com.com,西王母正在我幽冥地府做客,前輩一會可有……」
太乙真人聽得嘴角一抽,
「有勞真人了……」
驪山老母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來這秦廣王口中也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來。
甚至還把跟白素貞結為義兄妹的事也一併彙報了,憑這一層關係,也就理所當然的低了一輩。
這樣攀起關係來,
「前輩您說。」
天上地下的五花八門,平時幾百幾千年都不一定能見上一面的,所以相互之間也確實沒啥好聊的,只能靜靜地等待錢塘王的好消息。
沒辦法。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除非六道不全,又或是天庭不再。
這分明是在提醒他的徒兒不要多管閑事嘛!驪山老母看得來氣,於是轉過頭來面朝太乙。
以後就是貨真價實的地仙了。
秦廣王心頭一喜,雙手抱拳微微躬身作出一副洗耳恭聽狀。
「既然如此,他姐姐如今已在天庭任職,那秦廣王以為許官人他之後會如何應對?」
無奈只和_圖_書能先各忙各的,想著等完事後再去驪山登門道謝不遲,反正地府肯定是要賴上您的。
「許官人家中的長姐……?」
所以他如果不顧至親安危依舊胡作非為的話,那自己的徒兒白素貞也就指望不上他了……
甚至沒往穹頂缺口看一眼。
然後深深地扎進黑石中。
有點不情願地扔出了手中的金光拂塵,太乙出手還是非常盡責的,只見那拂塵脫手之後直接就懸停在穹頂上方,一根根銀色的拂塵絲蓬散開來射向暗室穹頂。
依舊全神貫注地注視著眼前的狀況,誰都沒有說話,不過主要還是這臨時組合太過臨時了。
順便吃些只有仙人才能吃到的仙食,等鑄就了仙體再把人接回來,然後服用一粒太上的仙丹……
「咳咳……這個嘛,前輩您也知道,錢塘王他最嚮往的就是留在人間做一個尋常的凡人……」
開始有點後悔自己不應該過來打這個招呼的,心中糾結了片刻,終究還是掛不住面子。
「這……不太好說。」
才發https://m.hetubook.com.com覺是那樣的難以出口。
只是他們這些閻羅天子平日里都是板正的性子,此時要說些阿諛奉承的話出來終究還是有些吃力。
那微微顫動的頂蓋也立馬變得紋絲不動,也算是暫時解除了危機,但此刻誰也不敢掉以輕心。
太乙真人早就瞧見了這邊的秦廣王與驪山老母,見倆人耳語許久,一時間沒忍住好奇心。
然而不想剛一轉身。
彷彿有一千多斤重。
「秦廣王請留步,老身有話問你。」
天庭做事太過下作!
而錢塘王其實就是這麼想的,也準備就這麼做的,所以先去天庭深造一下也沒什麼不好。
暗自一嘆之後,剛想說秦廣王你先忙自己的事去,耳邊卻又傳來了一個略顯生澀的說話聲。
此時從秦廣王口中說出來的這些話,頗有那小子的幾分無恥味道,驪山老母聽在耳中。
以那小子無理攪三分的無賴痞性,即便不說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在這件事情上,絕對不可能連一點防備都沒有。
這才硬著頭皮飄了過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