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99章 許無所依

第299章 許無所依

但是並不能被扯斷。
但罪魁禍首許仙卻早已揚長而去,既沒來得及解釋些什麼,也停下來安撫一下民眾的情緒,
好在痛苦並沒有持續太久。
魔魂可不會放慢腳步。
現在要做的只是儘力把狂奔的魔魂纏在一塊,保證它們不四處亂竄就行,不過這些魔魂好像也並沒有要四處亂竄的意思。
耳邊傳來驪山老母的說話聲,剛才也多虧了她出手相救,要不然許仙可能就此命喪黃泉了。
魔物們這麼瘋狂,想必小青她此時也在抓狂吧?好在之前就已讓人把她拖去閻羅殿鎖了起來。
就是跑去西天靈山尋找佛主。
「既知今日,何必當初。」
儘管只是隨口一提,
「大師!快保護我!」
木有別的辦法可想,只能用稀薄而脆弱的靈魂,生生地承受那不計其數碎石的攻擊。
無語問蒼天。
哪怕前面的扯力再加大一萬倍,它都不可能被扯斷。
好傢夥!
「唉!許官人你這又是何苦。」
不僅被活埋,
而且這一回是徹底玩完了。
順路的一句關心之言。
但更糟糕的情況還www•hetubook•com•com在後面,由於落下來碎石數量實在太多,所以只過了一會會,就已經把許仙的整個人都給掩埋了起來。
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裡做得不對,為什麼每次遭殃的都是他?
所以你只能用凄厲的慘叫來緩解此時所承受的痛苦,
奔魔大道雖已完成改造,可那枯井卻依舊是原來的那口枯井,也還沒來得及進行擴建。
簡直酸爽得不要不要的,
多災多難的錢塘縣城隍廟,又一次遭受了滅頂之災。
忽聽前方不遠處傳來一陣雜亂的巨響,猛然抬頭看去,只見前面不遠煙塵滾滾碎石亂飛,似乎還有凄厲的慘呼聲自那濃煙中傳來?
只見身體周圍泛起了一層淡淡的微光,讓自己與周遭的碎石泥土保持了大概一指寬的間隙。
「大師您這話就有點不對了。」
躥到天上之後,便以更加狂熱的姿態向著西面狂奔而去。
就她那點修為混在這些暴躁的魔物當中只能淪為炮灰!
就在這時。
卻令緊隨在許仙身後驪山老母心中稍稍有些動容,www.hetubook.com.com只道這臭小子其實也不是那麼不堪……
可現在……
突如其來的輕鬆感覺瞬間襲遍全身,就連渾濁的大腦也頓時清醒了許多,只是這腦袋雖然不糊了,但手心處傳來的痛感卻愈發的清晰起來。
甚至連張瓦片都沒能留下。
但即便這樣,
可千萬別讓她跑出來才好。
就眼前卵大的一條枯井通道,如何能容的下十萬魔魂?
下意識地低頭下望。
一直到看清楚了眼前被碎石封堵住的井底,驪山老母才可算明白了這許官人為何會突然慘叫。
那井口也就越小。
直接在原來的通道處拱出了一個超大的隧洞,緊接著隨著一陣碎石迸飛,暴躁已極群魔直接給枯井來了一次徹徹底底的暴力擴建。
像這種的碎石襲擊根本算不得什麼,只需在身體周圍織個金鐘罩就能輕鬆應對。
小白她師父也真是的,之前說了好幾回讓她保護我的。
「哼,哪裡不對?」
城隍周新仰望遠去錢塘王
地上突然出現那麼大一個黑洞,整座城裡的人怕是要跑光了吧!
曾經的www.hetubook.com.com市中心豪華地段,
沒錯。
這要是在平時。
他們的目標似乎很明確,
如今卻接二連三的遭遇滅頂之災,而且這回怕是連想要重建都已經不太可能了。
心想他不是有法寶傍身嗎?為什麼連這種小事都無法應付?
「周城隍無需憂慮,很快就會有人過來善後……」
絕對的凄慘至極了。
這種直達靈魂深處的痛苦,一度讓許仙生出了收回靈氣,放任魔魂自由地狂奔去的想法!
「多謝大師出手相助!剛才真的好痛,晚輩差點以為自己要死掉了,好在有大師您護住晚輩。」
「大師快救命啊啊啊!」
必須鄭重地感謝一下。
「其實大師也知道晚輩我是被逼到這條路上來的,晚輩才是身不由己的那個人好不好……」
這說法似乎也不對,確切的說應該是跑去覲見他們的王?
只見一個直徑足有十余丈的巨大黑洞赫然出現在眼前,直通幽冥地府的黑洞,深不知幾許。
可魔魂卻有十余萬條,他們可不會有禮貌有秩序地依次通過。
而那些魔魂的速度可不會因此放慢速度https://www.hetubook.com.com,這是真正的靈魂被撕扯時才會有的痛苦。
因此前頭部隊才剛剛湧入一小半,就已經把整個通道給堵了個嚴嚴實實密不透風。
又加上魔魂暴躁且無序。
前所未有的狂熱力量。
許仙只來得及朝那即將消失在視野的黑點喊出了一句話,不過那周新應該是沒有聽到的。
這樣的許官人,似乎與自己印象中的那個無賴模樣的許官人有那麼一點小小的出路……
但此時的他都已經快被這十萬魔魂給撕成兩片了,而心裏卻還能惦記著那青姑娘的安危?
也比剛才被活埋在碎石堆里硬拖時的感覺要好過太多太多了,儘管手心處仍有陣陣撕裂感傳來,
而且越是往上,
幾乎已經掏空了許仙的身體。
那凄慘哀嚎,並大聲呼救之人正是許大閻羅,這也是此行遇到的第一道難關——枯井關!
這樣一來就更慘了。
恍惚間只覺眼前突然一亮,還未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呢,就已經被群魔給拖上了天空……
許仙也終於感受到了什麼才叫做身不由己,那是真的沒辦法,沒辦法減速也沒辦法剎車。
看似寬hetubook.com.com敞的井底,滿打滿算其實也就一丈有餘,
還要承受住比之前高出成百上千倍的阻力,簡直比幽冥地府里的任何一種酷刑都要殘暴。
不僅所有的殿宇都沉入到了那巨大的黑洞中,連帶著周圍的民房也毀壞了好一大片。
當即打出一團薄霧鑽入眼前的碎石堆中,正痛苦煎熬的許大閻羅只覺頭頂的阻力瞬間一空。
哪還有城隍廟的影子,
洶湧的力量撞碎井壁,把所有的碎石塊全都毫無保留地傾瀉在了許大閻羅的腦殼上……
這這痛級畢竟比不得剛才。
此時就連延展出一張護盾的靈氣也已經擠不出了。
可現在不一樣,
而且你還沒辦法鬆手,因為那條拉扯著你的金色繩索本就是你身體的一部分,除非被扯斷。
當然也可以喊救命。
為了纏住這些魔魂,
但也沒多想。
噼里啪啦嘭轟隆!
稍微忍一忍也就過去了。
至於那城隍廟……
臭小子一開口就是很不正經的口花花,但看他凄凄慘慘的模樣,驪山老母也難免心中一嘆。
完全沒有排隊依次通過的自覺,所以在湧入通道后不久,那枯井牌升降梯立馬就崩潰掉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