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09章 魔圍靈山

第309章 魔圍靈山

緊接著就聽到刺耳的尖嘯劃破長空,腳下眾妖齊齊停住腳步,再也不敢踏上那條千米石階。
她不會被佛門挑撥……
此時這樣說話,分明只是在利用曾經我與小白的那份情誼,不過就是想藉此向我表明。
雖說魔物殺不了他,但是卻能輕而易舉地殺掉小藍。
那個木訥的老實人許仙,就是被法海禪師封住了五感,然後被仍到了金山寺的和尚堆里!
見小白仍在猶豫,於是許仙又不得不出言補充了一句。
我日諸佛!
讓我的心都透透的涼。
這要是在以前,你應該會蹙起好看的眉毛,然後微微地一撅小嘴,假裝生氣地瞪我一眼。
突然就感覺自己的頭頂上噴下來了一團冰冰涼涼的寒氣。
素貞?
自作多情了!
就在兩人爭執不下的當口。
「呃……」
則是一片晶瑩剔透的雪白。
緊接著就看見她的口中吐出來一團霧蒙蒙的寒霧,當冰冷的寒氣撒那向金色的佛光穹頂。
「有詐!」
許仙也松出了一口氣。
「哼,庸俗……」
這怎麼受得了!
說得話有雖幾分道理,
不要讓仇恨沖昏了你的頭腦,先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
不過就是偶爾的m.hetubook.com.com念頭罷了。
也都是整整齊齊。
而且這一回的營救人質行動似乎要比水淹金山更加血腥。
「別說這些沒用的,素貞願聽官人高見……」
地藏深知你心中怒氣難消,
咱們要找的是人。
此時的許仙只想做一個粗淺的人,只想看到美美的小白,只想看到那曼妙的身姿……
而且這樣真的太大了,
許仙清楚的記得,
最終山洪泛濫一發不可收拾,小青哭成了淚人,殺進金山寺把正在念經的許仙給提溜了出來。
連忙昂起腦袋看過去,
這邊許仙正勸著呢。
「小白你……你要不先幻化個人形出來如何?這樣跟你說話,我這邊的壓力真的有點大……」
許仙不會在意這些佛陀的生死,但此時我若放任你屠滅眾佛,那豈不是也會剁了小藍。
無比懷念曾經的那個小白,曾經的她是那麼的養眼,而如今她卻已經膨脹成了一座山嶽……
看不出一絲一毫的差別。
白素貞傲嬌似的哼了一聲。
只能用殺戮釋放心中的憤怒。
佛光大罩是極樂世界的最後一道屏障,此時著佛光一散,那穹頂之下的萬千佛https://www•hetubook•com.com陀沙彌,便也徹底地暴露在了魔魂大軍面前。
此般情形。
你別看這些禿驢臉上笑眯眯,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他們剁起人來那也是絕不會手軟的。
記憶中的場景再現。
然後小白就臨盆了!
那十數萬魔魂以及腳下的無數小妖頓時騷動起來,紛紛哀嚎著奔向佛壇外那條長長的石階。
白素貞偏過頭來,像看傻子一樣冷冷地白了許仙一眼。
「哼!」
絲毫不念舊情,再無往日的那一份溫柔,感覺就像換了一個人。
密密麻麻遍地都是和尚。
頓時又讓許大閻羅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她這哪裡是想起來了。
官人?
被封住五感的人,
那裡的法海是個精壯的年輕小伙,火紅火紅的袈裟鋪滿天空,嘴裏還時不時地喊上一句:
光一個鼻孔都能讓我鑽進去在裏面打滾了,還有你說話的時候,那冰冷冷的寒氣打在我身上。
但殺肯定是不能殺的,
取而代之的,
也比現在這樣跟座山似的盤在自己頭頂要好上許多。
小藍她只是肉體凡胎,到時群魔亂舞刀劍無眼,一不留神小藍的腦袋就滾落到我腳下了……
騷動聲和圖書瞬間平息,
水淹金山變成了魔圍靈山。
輕輕地哼了一聲,又一團冰冷的寒氣從鼻孔里噴出來。
白素貞漠然一笑,
「還是有辦法找出來的,你這樣盲目地殺過去,萬一……」
但許仙還想再掙扎一下,於是也不著急說出自己心中的打算,而是岔開話題試圖拉近彼此的距離。
刻意地加重了幾分語氣,聽在耳中彷彿像是在自嘲一般。
「他們是想挑撥離間!」
「咦?小白!你終於想起來自己是誰了嗎?!」
哪怕只是半蛇人,
而此時此刻。
許仙只覺心頭一喜,還以為小白她恢復神智了呢,然而抬頭再看她眼中透露出來的神色。
也從許仙換成了小藍。
此時進去無異於送死。
直接把小藍也剁了嘛?
「他們選在這時散去佛光大罩,連傻子都能看得出來肯定有鬼,趕緊把那些小妖喚回來……」
大雷音寺上空的佛光大罩卻在這時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別讓他們進去!」
這突如其來的涼意,瞬間讓本就已經足夠冷靜的許仙,又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哆嗦。
而前來營救的小青和小白則在金山寺外呼風喚雨開閘放水,力戰英俊帥氣的法海禪師。
面對十數萬魔魂m.hetubook.com.com大軍,他們卻主動散去了佛光大罩,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這其中定然有詐。
白素貞吼了一聲。
「只能這麼做,難道你還指望能在這和尚窩裡把她認出來?」
我日諸佛巴拉巴拉小魔仙!
看來小白說得沒錯。
頓令許仙心頭一緊。
這還如何能辨認地出來?
果見小白那顆巨大無比的腦袋已經湊了近前,還用略帶著一些不屑的語氣緩緩地說道。
但是說話時的語氣,卻讓許仙聽得很不是滋味,尤其是聽她口中說出來的「魔物」一詞。
是活人。
在原來的那個故事中。
可是被封住五感之後的小藍已經成了這萬千佛陀中的一員,甚至說這萬千佛陀就是小藍。
剎那間。
「呵,錢塘王該不會以為區區幾隻魔物就能傷得了他吧?」
忽聽小白稱呼自己為官人,
「怎麼?官人不是一直都想看看素貞原本的模樣嗎?」
接著就掏出亮閃閃的大寶劍,一劍捅進了老實人的心窩子。
「小白你不能這麼干,咱們先冷靜一下想想別的辦法。」
兜了許仙一頭一臉。
而心裏卻在想。
因為按照小白的意思,她甚至不打算找一找小藍,而是打算直接發動總攻屠滅西天佛國。
被佛光籠和*圖*書罩的穹頂之下,無數佛陀漸漸地顯現了出來。
只覺大地都在微微顫動。
此情此景,就像這極樂世界中的無數石塔一般,全是複製粘貼複製粘貼出來的!
雖是大相徑庭,卻也能在其中找到幾分熟悉的影子。
嗡嗡嗡嗡……
這妥妥的是一個悲劇啊!
好在小白她似乎也讀懂了自己心裏的那點小心思。
而且她還總是喜歡壓在我的頭頂說話,幾乎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小白心裏苦。
「你應該知道,佛門這麼做只是想挑撥你我之間的矛盾。
也深知我會因為顧忌小藍的安危,而出手制止你宣洩心中的怒火,所以小白你要冷靜!
哪裡有一直想嘛。
許仙也瞟見了小白眼中那帶著慍怒的目光,只好又硬著頭皮及時地補充了一個更貼切的理由,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眼中只有不屑的冷漠和鄙夷的慍怒。
而且即便不會誤傷到,萬一到時候血流成河時的慘烈景象,剛好激活了小藍的佛心又怎麼辦!
而不是一攤碎肉!
這還怎麼搞?
然後就見那大山一樣的身軀漸漸淡去,直到最後化作一縷青煙消失地無影無蹤。
乍一眼看過去,每個和尚都長得一摸一樣,包括臉上的表情,以及口中誦念佛經時的節奏。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