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14章 看世界

第314章 看世界

自知大勢已去的地藏大師面如枯槁,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頓時將地藏大師瀰漫過來的神秘咒語寸寸割裂成了灰燼,轉眼間就已化作青煙消散在佛壇中。
而這一次,
以一己之力迎戰四佛的許狗,正想著再飆上幾句許式嘲諷。
突然閃過了一絲嗜血的殺意!
比如舌頭不受控制地伸出來,伸得老長,不僅蓋住了下唇,甚至還感覺滴下了一滴哈喇子!
觀音大師可能不知道。
一聲呵斥在佛壇中響起,
四大菩薩也終於將毒手伸向了許仙,各種有著噬魂奪魄之威能的強力法術一通招呼。
與三位菩薩一道結成了一個威力強大的佛門法陣,共同對抗許大閻羅的絲線蟲入侵。
被封住了五感之後的小藍一身素衣,而且還是一個小光頭,不添點喜慶的顏色,實在無法直視。
沒得辦法。
「我們回家!」
一抹鮮紅自懷中飛出。
能在妖祖的見證下。
是他們引以為傲的無上榮光。
一條尋找愛的神犬。
而另外半個仍保有佛心的軀殼則單舉佛手,念出了一段飽含佛門至高境界的神密咒語。
和*圖*書狗眼看世界……
小藍的無感就是被地藏大師封住的,而此時再念佛家真言咒,為的卻是封住愛犬諦聽的五感。
是想告訴她不需要控制妖獸來幫自己當槍的,妖獸的命也是命,不能這樣隨意地浪費。
一個金色的麻袋被套在了她的身上,然後還打了死結,這下看誰還能再把你搶走……
眼見封印受阻,地藏大師也很果斷地加快了語速,猶如實質般的咒語繼續瘋狂地瀰漫。
「啊哞啊苟啊哞……」
本閻羅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狗身上,哪有空理會那什麼地藏碎魂手,看著的確挺嚇人的。
就在慘叫聲響起的同時,那數道襲向許仙的寒芒嘎然而止,消散在了崩飛的血霧中。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此時的許大閻羅其實就是一條神犬。
狗眼中的世界迷茫而又渾濁。
又或許是融合諦聽識海的程度太過深入,以至於讓許仙的靈魂也在此時產生些許微妙的變化。
但是那又怎樣?
迎接妖生的終點,
靈氣一收,
「錢塘王!爾敢!」
不可能封住的。
相比之前在南天和圖書門前,本閻羅的控線術可是又長進了不少,沒見我剛剛還牽了十數萬魔魂過來嗎!
哪曾想吐出來的言語人話不像人話,狗吠不似狗吠,哇啦啊咿雜亂無章,比鳥語還鳥語。
許大閻羅的神識就已經順著那縷縷絲線,擴散至了老狗的每一根視覺神經的末梢。
卻也逃不過許仙的眼睛。
與此同時,地藏身後的普賢與文殊兩大菩薩集團也已經覺察到了事情的異樣,紛紛單舉佛手,與地藏大師一道念起了咒語。
「唉……」
佛音未起,
所以哪怕只是極短的一瞬,
這樣做的用意也再明顯不過,就是要讓許仙找不到佛主的化身。
但是無所謂,狗就狗吧,繼續集中所有的神識以狗眼看世界,努力找尋著小藍的下落……
「嗚……哇哇哇!」
「啊……!」
雖然此時的形勢非常嚴峻,但許仙還是沒有忘記整出一點小小的小情調出來調節一下氣氛。
應該是眼見許大閻羅變成自己的狗,地藏大師也終於不淡定了,心中怒意一起,被壓制在體內的魔意便也在這一瞬間狂涌而出。
是由妖祖親自和*圖*書帶隊的。
無他,只因為此時此刻,我許仙的眼裡只有小藍。
萬道佛光籠罩周身。
人都說一日千里。
就在那萬千佛頭涌動的海洋里,一抹鮮艷溫馨的水藍劃過識海,然後又迅速地消失不見……
「阿哞阿哞阿哞。」
他要撓,便任他撓。
乾枯的佛手緩緩舉起,佛光閃耀間就已經化作了數道鋒利的寒芒,徑直刺向許大閻羅的腦殼。
「阿彌陀佛!啊哞啊哞!」
慈悲為懷的雙眼中。
這尼瑪還真成狗了呀?
千里姻緣一線牽嗎。
一團血肉在許仙眼前迸散開來,差點就糊了許仙一頭一臉。
佛壇中的許仙頓時被一片刺眼的佛光籠罩,而許大閻羅本人卻毫無知覺,只用一個金甲蛋殼就輕鬆地化解掉了所有的惡意。
在那個黑白分明的世界中。
糟糕……
慘叫聲卻率先響起。
許仙神識不停,繼續在和尚的海洋中飛速遨遊,卻把目光轉向了遠處的小白,然後微微搖頭。
那是沒來得及還給吒兄的混天綾,混天綾可長可短,能纏世間一切東西,此時飄到小藍跟前,在她的手腕上打了一個蝴www.hetubook.com.com蝶結。
還是太上大師的金剛琢,都不能從實質上傷害到我的魂魄,難道你地藏的佛手我就怕了嘛?
形容起來略微有點不雅。
撓一下就撓一下吧。
不管那狗願不願意。
同時佛手所化的數道寒芒呼嘯而至,速度太快,許仙似乎沒注意地藏大師抓撓過來的佛手。
眼見自家愛狗變成了……
普賢與文殊亦化作金佛懸停在佛壇上空,只一瞬間,更加強大的氣場籠罩了整個佛壇。
封不了諦聽的五感,
似乎不對,
走!
也是會有一抹亮色的。
脫口而出的佛家真言咒化作縷縷實質般的神秘符號,飛速朝著愛犬諦聽的方向瀰漫過去。
與此同時,一片狗眼中的世界頓時呈現在了許仙的識海中。
緊接著。
一聲聲咒語如疾風驟雨,洶湧而猛烈的湧向諦聽的狗頭,卻始終無法封住它的五感。
也已經足夠讓我抓住那一抹最最溫馨的水藍,不需要猶豫,在望見小藍真身的那一剎那,就已經有一條金色的絲線飛出,纏在了她豎掌在胸前的左手小指上。
雖然只是極短的一瞬。
不要緊的。
我自狗和*圖*書眼尋老婆……
翩然間躍至佛壇上空,
許仙齜牙咧嘴,一張嘴就又滴出來了幾滴哈喇子,無奈一嘆間意念狂涌,手中的絲線根根緊繃。
然而話音未落,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大師!」
殺意一起,體內的魔魂便再也不可阻擋,半邊佛身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發黑……
「原來你在這裏!」
在前世的記憶中,許仙也曾聽說過狗狗的世界是一片黑白的世界,但當真正化身成狗才知道。
眾妖激|情飽滿戰意高漲。
致命一擊未傷許仙分毫,只剩半佛的地藏大師生出了一半氣惱,乾枯黑瘦的佛身凌空而起。
因魔而怒。
神識太過投入。
如同上回背魔一樣。
便由他撓好了。
然本閻羅之變態,壓根就不需要日,就能神功速成……
唉……
不論是鎖魂鏈,
地藏大師要給我撓痒痒。
身上的獸血像是沸騰一般,奮不顧身地沖向佛壇石階,這一衝,它們壓根就不準備活著回去。
觀音大師也心有所感。
卻又見天邊的殘陽再度被烏雲籠罩,黑壓壓的妖獸大軍再度咆哮嘶吼著集結而來……
直接把小藍抗在了背後。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