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32章 城隍的彷徨

第332章 城隍的彷徨

「確定要三十六重嗎?」
「對對對!錢塘王請看,這圖紙下官都已經畫好了……」
聽說李大元帥有一座玲瓏寶塔,要是把這寶塔擱在上面,不僅會是一處遠近聞名的奇觀,
看著周城隍呈上來的那份寶塔畫像,許仙不禁對他多看了一眼,錢塘江邊上的六和寶塔才十三層,看上去就已經很壯觀了。
「要不去城外搬座山過來?」
「下官不苦!」
而且這樣的奇觀得造到猴年馬月去?等造好以後這大水都已經漫過來了,那不是瞎忙活了嘛!
「嗯!許閻羅打算如何處置這巨坑?」
來自的幽冥地府的陰氣源源不斷地從大窟窿里湧出來后,與凡間的陽氣混雜在一塊,已讓這附近一處生人勿近的陰陽之地。
一副受盡委屈的模樣,看得許仙暗暗心疼,可憐的周城隍大概是普天之下最艱難的一個城隍了。
而是真真切切的真實感受。
邊上的周新又是一番擊掌大讚,聽得許大閻羅眼皮直跳。
這可太好了……和*圖*書
希望錢塘王能看在兩人舊日的情分上,能把這事答應下來。
「錢塘王此言有理!」
「周城隍辛苦了……」
重建之日更是遙遙無期。
就會成為一個陰陽人。
直接落在了閻羅哥哥身旁。
移山動岳可是大事,而且是嚴重違反天庭律法的行為,不過周新擔心地可不是受天庭責罰。
「可從城外選一大小合適的青山一座置於其上,然後再建一寶壓住不斷湧出的地府陰氣,這樣一來,不僅可以令陰陽不再交融,還能安撫民間百姓。」
「許閻羅。」
隨時都有可能崩潰。
「呃……三十六重。」
這是最近才流行起來的一支童謠,幾乎每個小屁孩都會唱,而且都是在做夢的時候學會的。
「錢塘王明鑒,只是這寶塔……下官不敢擅自作主。」
城隍廟只能選在陰陽交匯之地建造,而整個錢塘縣也就這麼一塊地可以用作城隍廟的府邸,不可能說另選一塊地重修城隍廟,
「從來和_圖_書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菩薩,要創造凡人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還熱情地打招呼。
還有誰能拯救這破碎的世界,年初時在城隍廟觀看了靈霄寶殿中上演的那一出現場直播之後,這些像螻蟻一樣的凡人們,終於開始有勇氣質疑頭頂的那片天空了。
「嗯……那吒兄以為?」
這是哪門子的神仙菩薩嘛?
「哎呀呀……大將軍果然高人啊!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看到錢塘王過來,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咧著嘴就撲了上來。
所以即便搞定了外泄的陰氣,咱們的城隍老爺也休想離開,只能每天守著這大黑洞彷徨度日。
「哦?」
一想到哪吒,哪吒就來了,哭過發泄過之後的小哪吒,心情似乎非常不錯,凌空飛渡而來。
越是靠近地獄之門,周圍的空氣就越顯得陰森森冷颼颼,這種感覺不是因為心理作用的緣故。
移山造塔並不是什麼難事,這周新也是夠謹慎的,都已經有主意了和-圖-書,還非得等我過來拍板的么?
府中眾僚屬風餐露宿,連塊遮風擋雨的地都沒有了,爾今城隍廟舊址成了一個無底大黑洞。
「這麼大一個洞,填怕是填不滿啊,要不拿個東西蓋一蓋?」
「下官已經反覆核算過,若是要壓住這巨洞中的地府陰氣,需建一座三十六重的寶塔……」
暗道你小哪吒該不會是收了人家周新的賄賂吧?兩個人都出了一摸一樣的主意,哪有這麼巧的事!
城隍府邸連遭劫難。
「那是當然,這巨坑使得地府陰氣大量湧出凡間,耽擱得久了,怕是會淹沒了這整個錢塘縣。」
這日子別提有多心酸了。
「多少重?」
「什麼?圖都已經畫好了?」
這分明就是一座奇觀呀!
還能有效地堵住漏洞,不知道他願不願意把寶貝奉獻出來,要不讓一會讓哪吒去說說?
錢塘王終於打算把這巨洞遮一遮了嗎?那感情好!周城隍聞言心中大喜,忙不迭地出聲應和。
搬座小山頭過來蓋住眼前和_圖_書的大窟窿倒是一點問題都沒有,不過這地底下湧出開的陰氣,可不單單是一座山可以壓得住的……
一個十來歲的小仙姑都願意站出來為凡人說句話,而那些被人們拜了又拜,貢了又貢的神仙菩薩們,卻沒有一個願意站出來的。
「對對對!大將軍言之有理,下官也是這麼想的……」
還有誰!
以後誰拜誰就是傻缺!
「城隍周新,恭迎錢塘王!」
一旁的周新聽罷,當即便連聲點贊,這事絕對不能再耽擱了,再耽擱下去哥幾個非得累死不可。
最好提也別提,提就是砸爛道觀里的神仙神像,拉倒寺院里的圍牆,全搬回家去砌豬圈!
「周城隍可有什麼難處?」
凡人一旦進入。
「屬下以為,移山之後還需另建寶塔一座,如此才能壓住從地下湧來的地府陰氣。」
錢塘王體恤下屬,周城隍頓時哽咽,正了正略顯佝僂的身軀,堅強地表示他們還能撐一撐。
「咦?吒兄可有高見?」
這樣可以暫時阻擋地府的純陰之和_圖_書氣繼續向四周擴散,不過這些阻擋陰氣的法陣非常簡陋。
「哦?周城隍可有良策?」
許仙算是聽出些味來了,
「咳咳咳!」
「呃……稟錢塘王,下官以為光是移山動岳怕是不成。」
你這三十六層……
把這樣的奇觀當作你自己以後的府邸,這有點氣派過頭了吧?想不到你是這樣的城隍!
城隍周新帶著一眾手下在大窟窿的周圍忙碌,用幾塊畫著符文的破木板布置一些簡易的法陣。
奇了怪了,她是怎麼知道我們正在商量堵漏洞的事的?
你倆擱這兒唱雙簧呢!
就是這塔建成之後,看上應該會有點氣派,所以才會苦等錢塘王過來拍板,而且住在這樣的府邸中,他周新無疑就是天下第一城隍,恐會惹來同僚們的羡慕嫉妒恨。
周城隍法力有限,為這爛攤子已經不眠不休地忙碌了兩月有餘,灰頭土臉氣色很是糟糕。
這主意周新其實早就想好了,只要在上面建造一座寶塔,就能完美地堵住這個大麻煩。
「酒送過去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