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45章 流氓

第345章 流氓

很好,差不多可以提前祝賀自己喜提黑鍋一口了,許仙的腦子很清醒,這種時候絕不能表現出任何過激的反應,想也不想,當即便收回了老船長的金色彎勾。
小青頓時就止住了哭聲。
「嗯?」
卻也依舊值得紀念。
「青姑娘……」
只有先把她放了,才能確定臭許仙到底有沒有做過什麼,然而臭許仙卻只是在那裡一味敷衍。
「小青小青!你先不要緊張,先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
「你跟小青熟,好好安撫她一下,我去找人把這禁錮撤了!」
求求你還是做個人吧!
見她的情緒有所平復,許仙趕緊又上前一步,換上一種語重心長的語氣,道起了事情的原委。
所以到了乾元山之後,許仙哪都沒去,而是直接落在後山山腰處的一泓清泉碧潭旁。
繼而淡定從容地說道。
池中水汽氤氳,好似仙境。
一句小官人被說出了官人的效果,盧玉憐心中頓覺一陣慌亂,然後心情還未來得及平復,又聽小官人用威嚴的語氣喝道。
「之前你因為受到妖祖之靈的影響,從而迷失了自我,我只是擔心你出意外,所以才……」
此時又看到許仙靠過來,小臉都嚇白了,更過份的是,hetubook•com.com眼中竟然還溢出來了兩顆好大的淚珠。
「是小英嗎?小英救我,這人……這人他……嗚嗚嗚。」
揪準時機伸出鐵鉤飛速一探,然後就被一團很有彈性東西給彈了回來,這一舉動可不得了。
我剛才說了什麼?
房門突然被人給一腳踹了開去,緊接著從門外跳進來一個小傢伙,騰得一下站成馬步,一隻手叉腰一隻手指著床前的大鐵鉤。
先去找太乙真人算一卦。
便用最快的速度消失。
「許仙?你對我做了什麼!」
這邏輯似乎也不通啊!個哪吒也真是的,你綁在哪裡不好,為什麼非得把人綁在床上呢?而且是這種讓人浮想聯翩的姿勢……
「小青啊,你真的不記得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了嘛?」
「哼!許仙師兄,你又在做什麼!」
潺潺的流水聲,送來一股略帶點硫磺味的暖意,直撲面門,果然是一處上好的溫泉啊!
「這禁錮似乎……小青對這禁錮法術可有了解?」
就把眼睛給閉了起來,根本就不想多看這臭小子一眼。
許仙也搞不明白,想以前的小青是多麼霸道的性子,怎麼到這會卻成了這般模樣?瘋狂地胡思亂想,驚慌和-圖-書的眼神,無助的淚水?
所以才把你綁在了床上?
留在這裏只會越描越黑,至於誤會什麼的,相信玉憐她都會一一解釋清楚的,完全不要操心。
「金光洞。」
這都什麼破事嘛,許仙當即就是嗷一聲怪叫,用極端嚴肅的態度震住了即將崩潰的小青。
「小青啊,這回你真的是誤會了,事情是這樣的……」
剛剛扯掉身上的青羽,心頭就湧起了一股濃濃的失落,看來還是不得不做一個人呀。
只是催促許仙趕緊辦事。
而且小青現在也不想聽臭許仙的解釋,因為對她此刻的境遇而言,一切解釋都是無用的。
「還有哪回?許仙,許仙!你到底對我做過什麼?為什麼把我綁在床上?你……你別過來!」
果然是師徒同心,神機妙算的太乙真人甚至連手指頭都沒掐一下,就定位到了愛徒的方位。
「哼!那許閻羅怕是要留下一些遺憾了,哪吒正打算一會就將這破池子給填了……」
說實話。
正是許大閻羅與哪吒第一次相見的地方,第一次見面就打了一架,或者說還沒見面就先打了一架。
「啊?」
走到門外之後。
許仙也不猶豫,雙手往身後一背,擺出一副大老爺和_圖_書的姿態,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淡定退場。
這分明就是屈辱的淚水呀!
「有勞真人……」
於是本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許大閻羅當即延展出一把老海盜才會有的鐵鉤,試圖去勾住那些時隱時現還不斷上下移動的光環。
似是賭氣般說道。
「不記得了,你快些。」
「嗯,玉憐會的……」
恰巧就在這時,
連禽獸都出來了?
「許仙師兄你等等!
「許仙師兄你回來……」
回想片刻,腦中依舊是一片混沌,只是隱約之間,好像看到了姐姐那冷漠又嚴厲的眼神。
不僅把她家金光洞給砸了,還把她的乾坤圈給砸彎了。
什麼做什麼?
許仙突然感覺事情正在往更加糟糕的方向發展……
因為那裡不光是兩人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更有一個隨口的約定沒有履行,雖是隨後一約。
「小青你都想哪裡去了!」
瞬間就把小青給惹毛掉了。
想來她應該也記著的吧?
「那……那你把我綁在床上做什麼?還不快把我放開。」
「呀你個禽獸!你不要碰我,你走開啊!我會告訴姐姐的,我一定會告訴姐姐的!嗚嗚嗚……」
那是在白雲觀老君道像前,小青醒過之後說的第一句話也和*圖*書是。
但許仙卻一直記著。
乾元山金光洞。
這……
有些事情總會朝著最糟糕的方向狂奔,這一聲悲戚莫名的小英救我,和那一串梨花帶雨的悲鳴。
但為了緩解小青的情緒,也只能硬著頭皮強上,想著能不能用自己的靈氣給強行破開。
謝過之後就消失在了原地,起身直往金光洞而去。
只是不論你怎麼努力,
冷冷一語。
「哦……」
「那你先把我放開。」
「對對!你再仔細想想。」
「唉……失算了,我都忘了自己的肉身都還留在錢塘縣呢。」
熟悉是因為這話以前聽過。
「什麼?」
「那行,不過這禁錮不是我設下的,我也不確定能不能解,小青你先別急,我先看看再說……」
彎了……
尤其是這一回!
「玉憐!」
可是許仙啊。
「妖……妖祖之靈是什麼?妖祖之靈……妖祖嗎……?」
嗯。
小青越說越激動。
「哦原來是小英啊,來得正好,你快過來看看,你小青姐姐她已經醒了,只是這情緒……」
謝天謝地,小青她好像終於想起些什麼了,喃喃自語間,臉上的驚慌之色也在漸漸退去。
解是肯定沒法的。
許仙也很識趣,
「啊!你別碰我!許仙快把你hetubook.com.com的手拿開,拿開呀……」
或許故事就是從乾坤圈彎了的那一刻開始的吧?而如今,金光洞雖早已是一片廢墟。
「這不是我綁的!」
大半個身子浸在池水中的哪吒一把扯掉了面門上的芭蕉葉。
怎麼可能還叫得回來,此時的許仙師兄早已跳下了山崖,直接飛奔到了**塔下……
原來我許仙在你心裏竟是個無恥的流氓形象?這也太失敗了吧!不過這一吼還是非常管用的。
頓時讓許仙明白已經沒有解釋的必要了,恍惚間,房門外又探出來了三個小腦袋,正是目瞪口呆的盧玉憐和杏兒她們幾人……
「你過來!」
是真沒做。
快刀斬亂麻,眼下的局面,趕緊逃走才是最好的選擇,目標鎖定最好欺負的盧玉憐,外加一點稍微嚴厲些的語氣,她就會乖得跟什麼似的,邁著小碎步慌忙走上前。
「小……官人……」
小青的態度冷漠。
看來還是得去找哪吒過來解,只是一時半會恐怕找不到人,得先去太乙真人那裡問卦之後,才能確定他的去向,這一來一回又要不少時間,而小青又在催促了……
「這……這回?」
鎖住小青的禁錮有好多道,身上全是一圈圈若隱若現的光圈,好像還在隨時變換著位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