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53章 急著嫁人的鍾師姐

第353章 急著嫁人的鍾師姐

三更半夜也不好追著人家小姑娘滿山跑,但是去敲她師父老人家的房門,還是沒有什麼壓力的。
鍾無艷聞言只覺臉上火辣辣的燙,從沒想過許師兄竟然這麼快就過來迎娶自己了。
因為這事以前就干過一次,
這種痛苦的死法,不禁又讓許仙想起了以前的那個小白,遙想當初小白她傳授自己這門尋死功夫的時候,還糾結猶豫了一整天,然而如今的她,身上已看不到一絲與憐憫有關的感情……
現在一轉眼,
「鍾師姐不用擔心,你師父那裡師兄會去說的。」
得趕緊把這事告訴小白,作為佛主成佛路上的引路人,小白或許會知道這一絲波動意味著什麼,許仙一刻都不敢耽誤。
「你別說了,許師兄你現在趕緊走好不好?」
鍾師姐的性格果然如她這一身火紅火紅的長裙一樣,絕麗而奔放,不僅送得乾脆,送得直接,還送得很是盲目啊!她這是準備直接省略掉戀愛環節嗎?
就已經在給自己縫嫁衣了?不僅這樣,她剛剛甚至還差點直接改口,要稱呼我為夫君了!
況且本就打和*圖*書算去一趟驪山的,順便跟驪山老母說說,您的另一個徒弟也看上了本仙官,您可能要多備一份嫁妝了……
鍾師姐慌亂地想要去捂許師兄的嘴,手伸到一半卻又趕緊縮了回去,今天真的不是時候。
而且也還沒有跟師父說過,所以現在還不能跟他回去,一時間心中慌亂非常不知所措,只好先把人趕走,於是說著話就把人往外推。
「啊?可……可我的嫁……衣衣服還沒有縫好,要……要不夫……不對,要不許師兄你先回去吧?等過些日子再來好不好?」
「鍾師姐,我來了。」
可能這樣子對待一個美麗善良的姑娘真的過於手辣心黑,導致許仙回到遊船上的時候,幾女投來的目光都有些怪怪的。
「大師!大師開下門,晚輩有很重要的事情與你商量!」
好在詭異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很久,關於三潭映月的構想,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我今天過來是專門來找你的,許仙自我感覺良好,斷定鍾師姐突然跑回驪山,必定是因為害怕被我拒絕,我現在這樣說,https://www•hetubook•com.com應該足夠表明心意了吧?
可憐的精神小伙,才做了兩天人,就不得不再次成了鬼,白天的發現至關重要,小藍的識海出現了一絲微弱的波動。
哼著得意的小曲回到家中,熟練地關上房門取出銀針三枚,然後就準備自己給扎死!
許仙只覺腦子有些昏昏沉沉,總感覺這事好像哪裡不對,而且你都已經這樣說了,為什麼又要讓我過幾天再來呢?
盧府大門前,玉憐小娘子蹲身一禮,說得是小官人慢走,而非要不要進去喝一杯……
可是這兩天,自己光顧著發獃了,什麼都還沒有準備,而且師父也不在,師姐也不在,這事她還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過,所以他怎麼可以這麼快就過來呢!
夜色正好,咱倆一會去山頂賞個月,然後順便親親我我摸摸抓抓一番,那以後就不會再像現在這樣害羞了。
走在湖心島上,聽著許大閻羅講解著將來的規劃,小英甚至迫不及待想去找哪吒過來。
扯了青羽隨意往身上一罩,一口氣狂瀉出去幾千里地,這速度www.hetubook.com.com是越來越感人了,記得第一次來驪山狂奔了一整夜才將將趕到。
夜入深山敲大門的事,許仙還是很有經驗的,好像上回來驪山的時候就是三更半夜。
「可是這樣有點太……」
想不到又輪到鍾師姐過來開門,這倒巧了,許仙也是特地趕過來接鍾師姐回去的。
速度飛快,拉都拉不住。
不僅聽明白了,還聽了個心驚肉跳,鍾師姐也太心急了吧?之前在閻羅殿的時就已經夠直接了,上來就問我打算什麼時候娶她。
三更半夜,眼前突然出現日思夜想的情郎,鍾師姐心中湧起一陣緊張慌亂,剛才聽到這獨特的敲門聲,就懷疑是不是那個人在敲門,沒想到還真的是他!
「可是變出來的房子,今晚就能住了啊,許仙師兄你看,太陽都快落山了……」
而現在卻要不了一個時辰,就已經到了仙境山門外。
想及此處,許仙心中泛起好一陣蕩漾,追上幾步就想去拉可人兒的小手,哪知剛剛碰了一下,鍾師姐就像觸電般猛地彈了開去,
獃獃地看著她爬入湖中,盪起的漣漪都是單數的,m•hetubook.com•com許仙只能把心一橫別過了頭……
而自己卻還要潛在這湖中,繼續扮演那個被百姓詛咒唾棄的惡蛟,敖辛之慘聞者唏噓。
清淤泥圍島多麻煩呀,讓渣渣施個法術不就成了嘛。
那麼這又是為何?
「這……這麼快?可是我都還沒跟師父說過……」
「嘿,小丫頭就是幼稚,你不知道手工的才是最好的嘛。」
這裏可是古代,必須把妹子裝進八抬大轎抬回家,等拜過了天地之後,才允許晚上。
慘淡的日子度日如年,愉快的時光卻總是一眨眼就過去,島上的陣陣歡笑與湖底的暗自神傷,宛如兩個世界,不知不覺間夕陽的餘暉已悄悄鋪滿了湖面。
一回生二回熟嘛。
披著暮色的微涼清風。
「怎……怎麼又是你?許師兄你來做什麼?」
緊張之餘下意識地一問,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問。
四目相對,一時無言。
也不猶豫,直接一個閃身飄到仙境主殿的大門前,舉起金色的小榔頭一陣哐哐鐺鐺。
所以在西邊的山頭遮住整個太陽的時候,許仙就把人家姑娘完完整整地送回了家。
不要緊的,和-圖-書鍾師姐風風火火,許師兄也很願意加快節奏,就讓師兄來安撫鍾師姐心中的緊張與羞澀吧!
「我來接鍾師姐回去。」
許久沒用三針喪命大法,如今再用手法也生疏了不少,多扎了好幾針才把自己幹掉。
掏出大棒一根,哐哐哐敲了起來,急促響亮節奏感十足,過不多時結節大門開出一道縫隙,然後從裏面探出一個小腦袋。
隨即便捂著臉逃走了。
天都還沒有亮呢。
應該是害羞了吧?
計劃趕不上變化快,即然過來開門的是鍾師姐,許大閻羅立馬就換了一種女孩子最喜歡聽的說法。
家族命運危若累卵。
實在想不明白鍾師姐的邏輯,但這三更半夜的,也不好追著人家姑娘滿山跑,既然都這樣了,還是先去拜訪一下驪山老母。
看她離去時形單影隻的背影,道不盡的凄風苦雨無助落寞,這樣對待一個女孩子真的合適嗎?
不過也還是聽明白了的。
對沒錯。
晚上是不可能晚上的,
被喜悅沖昏了頭腦的鍾師姐有些語無倫次,吞吞吐吐的說著話,聲音很輕很輕,只是在那低著腦袋小聲嘀咕,聽得許仙很是吃力。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