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60章 舔

第360章 舔

就令預定的沉默計劃泡了湯。
許仙敲了敲自己腦袋。
「小白,我看到你笑了……」
一想到那頓飽含屈辱的鞭子,白素貞心中頓時又恨得牙痒痒,羞惱地扭了一下肩膀。
小青有些懵懵地鑽進大泡泡,獃獃地看著消失在黑暗深處的姐姐和許仙,她甚至都沒來得及問一下他們要去哪裡,這裏又是哪裡?
「你知道什麼!」
周圍便陷入了一片漆黑。
這種程度的黑暗,別說是凡人了,即便是有一定修為的修行中人,甚至是級別稍低些的仙家。
許仙一直都在絮絮叨叨,努力地修復與小白之間的關係,說修復其實也不合適,更準確點說,應該是許大閻羅正在用心,且用力地跪舔這個通體烏黑髮亮的女人。
而那石台之上竟然……
期間甚至還講了一個黃狗追黑狗跑的段子,這才終於看到小白那漆黑的臉蛋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怎麼可能看上這樣的男人?
聽得出來,這話就明顯帶著一點賭氣的味道了,看來金鞭加跪舔的組合還是很有效果的。
竟遇上這樣一個無恥的男人。
你們為什麼要如此善變呢?
這到底是怎麼了?
竟然放著一個……https://www.hetubook.com.com
「到了,你趕緊看,看完趕緊走,不許動手,也不許多問,更不許多想,聽明白了沒?」
泡泡里的小青仍沒弄明白之前發生的一切,痴痴凝望眼前的一片漆黑如墨,恍惚之間,她彷彿在黑暗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許仙心裏也清楚,不應該帶著功利心的心態與小白交往,可是現在自己真的不確定,眼前的這個女人到底是妖祖還是小白,又或者是小白多一點還是妖祖多一點?
只是每多一個人知道魔源的存在,那魔源黑霧便會增強一分,也不知會不會因此種下惡因……
甚至還會用鞭子抽我的……
更何況是對著他發笑。
「或許知道呢?」
還是連心也一塊要?
在許仙的引導下。
行走在漆黑幽靜的山洞中。
唉!
都不可能能承受得住。
自己明明很討厭這種性格的男人,一點都不穩重,不僅是個無恥的無賴,還是一個話癆。
一個熟悉的久違的影子……
只是這個酷酷的女人,一直都冷著個臉,許仙繞到她的左邊,她就把頭扭到右邊,許仙繞到她的右邊,她就把頭扭到www.hetubook.com.com左邊,
在去往秘密山洞的路上。
「你知道個屁!」
但什麼都不問那可能嘛!
就這樣反覆扭了十幾回。
「你……!」
「......」
一方天然的熔岩石台。
難道她修得是黑活?
女人呀。
只能先把小白的心情安撫好,那等下才會有機會,問上幾個小問題嘛,況且等離開這裏之後,小藍的事情還要她幫忙想辦法呢。
但是卻又馬上被姐姐的這一臉焦黑給嚇了一跳,怯怯地瞄了幾眼,怎麼看都不像自己的姐姐……
「哦……」
「小青先跟大師回驪山,我和你姐姐辦完事就回來。」
「姐……姐?」
「可是……」
一轉眼卻又露出了笑意。
「你能不能離我遠點!」
說是這裏的黑暗能夠吞噬光明,想來她應該也是擔心我延展出搗衣杵之後會受到傷害吧?
示意許官人把袋子里的小青交給她,由她帶著先行回返仙境。
越往深處,就感覺裏面的黑暗越是粘稠,想不到在這個奇葩的天道世界,就連黑暗這種形容詞。
錢塘王一語道破天機,白素貞聽罷頓時一臉驚愕,她本想著離開溶洞之前是不算再與她說話的。
https://www•hetubook•com.com白素貞很是惱火,惱火自己為什麼會忍不住發笑,與她而言,這是不應該流露出來的表情。
她果然還是關心我的!
「你說什麼?什麼大腦?」
而且還是一條舔狗。
「小白啊,其實你不用一直這樣的,有什麼秘密也不要藏著,大大方方的說出來嘛,或許我也能幫上些什麼忙呢,你說是不是?」
還要經常舔……
而我應該懷念以前的小白,還是應該去試著接受現在的妖祖?
不知不覺,許仙已經緊緊地貼在了小白身後,這也是沒辦法,這裏實在是太黑了,而小白她卻不讓自己延出搗衣杵來照明。
「就是這玩意兒?這不就是一個完整的人類大腦嘛!」
先把小青和驪山老母送到了秘境出口處,原來出口就在剛剛進來的地方,只需小白吐一口冰霧,那黑漆漆的漩渦就會顯現出來。
然而他只說了一句話。
只是這樣舔真的好累啊,可是又不得不舔,剛剛說好了等會看到大秘密之後什麼都不準問的。
還小心翼翼地伸出一隻手,環住了那苗條緊緻的柳腰,真的好久沒見過化出人形的小白了。
只是這皮膚稍微黑了點。
不過也不要緊,https://m.hetubook•com.com反正這裏黑燈瞎火的,只要身材好就行。
自己的命就沒好過!
「我……我保護你!」
對高傲冷艷的小白,是非常有效管用的一招,以後得經常打。
只能悲嘆自己命不好。
都有幾乎可以觸摸的實體?
看得許仙差點吐血!
「就這裏面的那玩意啊!扒掉頭皮,再把那頭蓋掀開,就能看到跟這石頭一摸一樣的東西。」
那種私密的地方帶著小青過去肯定不合適,況且她法力低微,而且又這麼黑,到時肯定承受不住。
許仙不明白小白她為什麼突然就答應讓自己看她的大秘密。總之她答應了,而且答應得很爽快。
所以才沒辦法呀。
甚至沒有你確定,你要負責之類的附加條件,而且還是那種私密性很濃的彼此單獨約會。
待許仙離去之後,
「離我遠點!」
心裏卻有一點失望,
原來小白她偷偷藏起來的東西,竟是一顆完整的大腦化石?
順著小白所指的方向看去。
原來無下限的跪舔。
搞得我都要跟不上你們的節奏了,就如眼前的妖祖小白,剛剛還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樣。
尤其打屁股這一招。
也不知道那裡面放了一個什麼樣東西,竟然可以揮發出如此濃m.hetubook.com.com郁如實體的黑暗,更想不明白小白她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藏著一個這麼可怕的東西在這鬼地方?
真的可以博得美人一笑。
「你閉嘴,我不想跟你說話。」
繼而憤憤然說道。
實在是拗不過他啊。
剛剛不久之前,驚恐地發現夜色中的黑狗竟然是小白,然而到得此時此刻才恍然大悟,原來那真正的黑狗其實是本大閻羅自己!
是該只喜歡她的身體?
「要聽話!」
這個世上又有誰,會把你當成一個普通的女人?而不是人所畏懼的妖祖?這世上又有誰會像他這樣,敢如此放肆地對待自己?
無奈地吹出一個大泡泡。
「哦!」
之後商量好了觀秘事宜。
可是……
不久之後,兩人來到溶洞深處一片最黑暗的區域,小白指了指不遠處的一片漆黑,約法無數章。
真就拿這個無恥的男人沒有辦法了嗎?你讓他離遠些,他卻粘得更緊,白素貞心中一陣無奈。
於是許仙又靠得緊了一些。
臉黑一點真的無所謂!
驪山老母無奈地搖了搖頭,心道這許官人也太能賴了。
我是妖祖,
被拎出袋子后的小青,精神狀態很是萎靡,聽到姐姐的說話聲之後,立馬就欣喜地喊了一聲。
「你做什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