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63章 棍狀生物

第363章 棍狀生物

瘦猴兄弟的桃花運向來旺盛,剛想到仙子姐姐,那仙子姐姐就自動送上門來了,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個仙女兒的說話聲。
不怕兩位笑話。
「狼煙起,江山北望,龍旗卷,馬長嘶,劍氣如霜……」
只要你敢問,
所謂嫦娥宮,便是專門訓練能歌善舞的嫦娥仙子,然後供天庭的大佬們娛樂助興的一處仙宮。
「周仙君可有什麼心事嗎?」
果不其然,單純的仙子姐姐很果斷的就上了套……
只是這人形自走棍不學好。
順便結交幾個純友誼關係的神仙姐姐,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哪知道這天庭給自己安排的這份工作,清閑倒是挺清閑的。
蹦得一下從地上彈起,三兩步就來到了那兩匹白馬旁,當即就「啪」得一下拍在了馬屁股上。
「哼,那你倒是說說,怎樣的馬才能配得上威武雄壯?」
如此上任半日以來。
「荒城古道,一騎西來踏碎大漠黃沙,天邊是如血的殘陽,匣中是王師凱旋的捷報,那樣的駿馬,方才配得上威武雄壯啊……」
「嘶……那這天庭的神仙姐姐們呢?莫非也是只吃不拉?」
兩人都是嫦娥宮的嫦娥www•hetubook•com•com
「只是這小令另我想起了曾經相爺府時的傷心往事啊。」
「這曲子……」
總喜歡在故事講到最關鍵的時候段章,轉而畫風一轉,換上一副更加憂鬱的語氣黯然道。
因而嫦娥宮的仙子姐姐們,也都是精通音律的大家。
一旁的神仙姐姐,顯然也對這邋遢小馬童無有一絲好感,只嫌棄的瞅了一眼,便再也不想多看,當即便拉起妹妹的手準備逃走。
「小生俗家姓名周安,
「啪!」
竟然會有仙子姐姐,過來這邊遊園賞馬?這機會要不把握住。
當即拱起雙手隨意地行了個失身禮,只是本猴這一失禮,這位仙子姐姐怕是要失身啊。
「這馬沒被騸過,雄倒真雄,要說威武,那就未必了。」
靠著一張厚臉皮隨隨便便地活著,東蹭一口飯西蹭半碗粥,才勉勉強強長出了一點人樣。」
……
「哪裡哪裡,這位姐姐抬舉小生了,小小書童的遊戲之作,怎當得起姐姐的如此高贊,唉……」
想自己終究是命中無財運啊,跟了幾任老闆,都是**緊得連跟針都插不進去的主。
才會長得矯健勇www.hetubook.com.com壯……
這什麼鳥令,本猴壓根就沒記全,上回聽許哥哼哼的時候,本猴剛好在回味杏兒的櫻桃小嘴……
「這個……不怕兩位笑話,小生上天之前,曾在相爺府當過幾年小書童,這小令實乃小生偶手所得,並非出自名家筆下……」
最後經馬場掌印親自|拍板,把這有些來頭的喂馬工,給派去了天河馬場邊上某處的一個小草場中,負責照看幾匹用來觀賞的天馬。
不過雖只起了個頭,卻也似乎出效果了?只見走在前面的神仙姐姐喃喃一語,當時就停下了腳步。
「哦?是嗎?想不到周仙君竟有如此大才,失敬了……」
這如仙樂一般的裊裊餘音,直聽得人骨頭都要酥掉了,心說這犄角旮旯也有這種福利的嗎?
而且這狗日的天庭,
瘦猴兄便突然把深深的憂鬱塗在了臉上,隨即又是一聲能令人生出無限遐想的黯然一嘆。
他就只是蹲在草場邊上的一株大柳樹上,哼了半天小調,看了半天馬兒吃草,感覺無趣的緊。
就感覺快熬不下去了。
此時當那位仙子姐姐聽到這略顯怪異的曲調,當即就被吸引住了,於是又轉回身來盈hetubook.com.com盈一禮道。
「唉……不過這些都是我編的,小弟我不叫周生,
對對對,就是這樣。
為了預防失眠,本著許哥曾說過的那什麼?大胆假設,大胆求證的態度,瘦猴決定好好花些心思,先去把這件事情給搞搞清楚。
天庭天河馬場某處。
那就是禽獸不如啊!
也沒在相爺府當過書童,小弟我只有一個很隨便的名字,也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家放牛娃,
一通牛皮吹完,
瘦猴心大胆壯,倒也不怎麼擔心自己目前的處境,想著反正許哥會想辦法把他弄回去的。
只是這太清閑了些!
行事的做派與許哥有些類似,只管安排差事,到最後都沒提一嘴工錢的事,看來又是白打工了!
「姐姐!快來看這天馬,生得好生威武雄壯。」
莫非這天馬天生不拉?
「那倒不必,只是不知周仙君方才吟唱的這首小令,是出自哪位名家的筆下?」
馬與人不同,人一旦騸了,那就成陰陽怪氣的太監了,但是可馬兒不一樣,只有去勢之後的馬兒。
許哥說了,他寫的詩詞可以隨便署名,想署什麼名就署什麼名,是不需要有任何壓力的,所以這曲子嘛,自然也在hetubook•com•com其列了。
「怎麼……?」
話說瘦猴被擄去天庭之後,有關部門特事特辦,很快就成了天河馬場一名光榮的喂馬工。
見草地上突然跳出來一個髮髻散亂,身著灰色布衣的邋遢小馬童,而且還說著些奇奇怪怪的話。
因而此時吹起來。
這個問題非常嚴肅!
管著一片巴掌大的草地,草地上兩匹白馬悠閑地吃著草,壓根就沒他瘦猴什麼事,別說什麼神仙姐姐了,就連個說話的人也都沒有。
既來之則浪之。
於是看了半日天馬之後。
新任御馬監喂馬工瘦猴,啪得一拍大腿,長嘆一聲這神仙當得好沒滋味,日子也好難熬……
他就想到了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你說這兩馬兒一刻不停的吃草,這都吃了老半天了,可為何始終都不見這倆牲口拉粑粑呢?
也是得心應手毫無壓力啊。
這人一無聊起來,就會想些更無聊的事情,尤其是瘦猴這種天生就會來事的棍狀自走生物。
就又是一手獨家的八卦呀!
本猴就敢編,於是接下來,一段情節跌宕起伏的小小書童三戲秋香的故事,就被搬了出來。
「姐姐?這小園中何時來了一個如此邋遢的小馬童?」
這樣等以後https://m.hetubook.com.com回到凡間。
神仙妹妹不由得心生厭惡。
「敢問這位仙君……?」
唱著唱著很快就卡殼了。
咱就不操這個心了。
家境貧寒,自幼父母雙亡。
眼見仙子姐姐要逃走,
神仙妹妹聽得雲里霧裡,當即就給出了一個很不友好的評價,挽起姐姐的手臂轉身就走。
如那許大閻羅一般。
正是這小園的管事,兩位姐姐若是想了解更多關於小園的景緻,小生可為兩位姐姐引路。」
那位仙子姐姐聽得一愣。
心道這位周仙君不僅胸有大才,而且還是一個洒脫的男人,就連入相府任書童的往事,此時道來,卻也不見有絲毫避諱做作。
唉……
棍猴心中頓時一樂,
瘦猴又心生一計,當即便很機智地高歌了起來,這是許哥曾經哼過的調調,聽著有點像是詩詞,只是這詩詞是真的記不住。
「有病吧你。」
才熬了大半日,
「哦,失禮失禮。」
「妹妹稍安,這人瘋言瘋語,我們不要理他,去那邊看看。」
不過神仙妹妹似乎還有些不服氣,臨走了又忍不住回過頭來,語氣不善地動問了一句。
然而天庭的官職,那可都是有定製的,即便是一個小小的雜工,也沒有多餘的空余可以安置。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