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70章 勾心鬥角三人行

第370章 勾心鬥角三人行

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錢塘王且看,這凶獸最近幾日便是這般模樣,暴躁凶唳異常,本帥以為若不及時做些防範,隨時都有破陣而出的兇險。」
那首先遭殃的恐怕……
一直跟隨在三人身後的小哪吒,則是瞪大著眼睛,痴痴地看著一路都在你來我往暗中較勁的三人。
邊上的南極老仙翁見狀,心中頓時咯噔了一下,同樣也一道不應該出現的嫌隙霎時在心中隱現。
「嗯!嚴肅點!」
好你個李靖。
「哦……哦?只是探望嘛?那不知錢塘王準備何時……」
許仙當即轉過頭瞪了一眼,那邊的小哪吒也立馬回瞪了一眼,依著嘴型飄出一句無聲的「不要臉」。
「呵呵,那……那就好那就好。」
不僅如此,就連一向厚道的南極老仙翁也趁機出言加碼,與李靖一道打了個完美的配合。
「哦?錢塘王的意思是……西王母往幽冥地府,實則是為了助閻羅殿調|教陰司女官的嗎?」
想不到堂堂托塔天王也會想出這麼餿的餿主意,而且是當著本王的面出的餿主意,真是太壞了!
「咳咳咳!」
這一句話頗有殺傷力,直接就把個光明磊落的天庭大元帥,給說成了一個腳踏兩隻船,還兩頭下注,甚至三頭下注的老陰陽人。
但其中蘊含的言外之意,卻很是耐人尋味,這人要肯定是要要的,怎麼說都是天庭的半邊天。
但不管怎樣,眼前的這幾個人,或多或少,也都算是自己心中最為敬重的那幾個人了,可眼下卻突然變得好陌生好陌生……
「嗯,此時事關重大,老朽定當稟明玉帝,儘快搓成此事。」
一點都沒有變。和*圖*書
好可怕!
南極仙翁聽罷將雙眉一揚,頓時喜上心頭,話說這錢塘王今日怎麼開竅了?竟然如此還說話?
「唉……只是仔細算來,
正在這時,稍稍走在前面的李大元帥終於聽不下去了,暗道老仙翁你怕不是老糊塗了?竟連這小子的鬼話都敢信,他這是在挖坑呢,您老難道聽不出來嘛……
所以即便把人全舍在了地府,天庭那邊也不會有絲毫心疼,不僅不會心疼,甚至還會想笑……
看似無意間的隨口一提。
而你現在卻讓本帥來挑選這個送死的人選?果然是坑死你都不帶商量的,不過你小子也太小看本帥了。
不過這一手交換人質……
「老仙翁說得對!西王母本就是來地府調|教陰司女官的,之前雖鬧了點小誤會,但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是嗎,更何況玉帝不計前嫌,破格升本王長姐入天庭敘職……」
當然許仙也不會就此甘拜下風,當即鬆開了「攙扶」著大元帥的手,上前兩步走到元帥面前,然後態度恭敬地深揖一禮言道。
依照這小子的痞性,那肯定是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了。
竟然也玩這種心機!
南極老仙翁聞弦音而知他意,憨厚的老臉頓時一僵,心中那道道不明來意的嫌隙又裂開了幾許。
南極仙翁聽罷頓時將老臉皺成了一團麻花,暗道這錢塘王的臉皮當真是堪比城牆了,連這種無恥的鬼話都能扯得臉不紅心不跳。
口中說的是錢塘王,
而且這話明面上聽著像是要和解的意思,但是你信不信,接下來不消三句話,他立馬就會跟上一個比狗屎還難以下咽的附加條件……
https://www.hetubook•com.com
戾氣?
「那是自然,本王也曉得天庭律法森嚴,當不得兒戲,既已入天庭任職,哪有說回就回的道理。
這小子的心眼也太壞了吧!這明顯是一道送命題,試問誰敢來你地府要人啊?誰來誰死信不信!
「嗯……錢塘王所言甚是。
當即出言再道。
一個又一個的「可怕」打在那稚嫩的魔蓮上,好複雜的人心啊,好可怕的爾虞我詐啊!
許大閻羅又發表了一篇感情很真摯的升天感言,感激之情溢於言表,幾乎把老仙翁給蒙蔽了。
因而本王想請老仙翁在玉帝那裡求個方便,准許本王在閑暇之餘,能隨意出入南天門,去天庭嫦娥宮中探望姐姐……」
枉我還拿你當成了偶像!
「多謝大元帥提醒。」
這個「稟明玉帝」就更有味道了,李靖聞言,心中也頓時咯噔了一下,暗道好你個南極仙翁。
果然又是一口黑鍋。
「錢塘王不妨說來聽聽。」
李靖努力壓制著心中的煩躁,右手暗暗用力欲掙脫許閻羅的熱情「攙扶」,只是依舊沒有掙脫,耐著性子隨口回了一句,心中卻只想著要把臭小子給一腳踹了開去。
似乎也不算過分啊。
就是感覺戾氣有點重。
又把一口黑鍋甩了過去。
模樣很是可怖誇張。
但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看看看,果然來了吧,哼!老朽剛剛說什麼來著。
李靖臉上的神情頓時一僵。
立馬便止住了話題,隨口敷衍了一句之後,便把這事給揭過去了,聽得許大閻羅好不來氣。
都這時候了,竟然還在一心一意地替天庭著想,於是也當即把話鋒一轉,上和_圖_書前攙住大元帥,擺出一副關心體貼的模樣言道。
而於此同時。
烏黑的大眼睛中裝滿驚訝。
許大閻羅的話剛說完,人家來仙翁都還沒有表態呢,身後的小哪吒倒先開心地笑出了聲來。
「意思?本王沒有意思。
「對了元帥,本王這裏還有個小小的疑問想要請教大元帥。」
「嗯……好好好,大元帥這接引使選得甚為妥當,老朽不日便將此事上奏天庭,儘快選定日子,將西王母鳳輦迎回天庭。」
「大元帥謙虛了!大元帥之才能有目共睹,誰敢說您是徒有虛名,是不是那群不長眼的?元帥您放心,我幽冥地府定當重用元帥。」
這些凶獸會不會破陣而出,全在本帥的一念之間。
「老仙翁且放心,有本王在,這些凶獸便脫不了陣。」
但那隱含怒意眼神,卻有意無意地看向了一旁的南極仙翁。
選二郎神來地府接人,當然不是因為他特能打,能活著把人給接回去,而是因為他與西王母之間,有著一段化解不開的恩怨。
而且此時被這臭小子直接擺到了明面上,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心中有一股道不明由來的怒意正在緩緩地升起。
說實話,他之前把二郎神拉出來擋箭,心裏其實還真的暗藏了那麼一點小心思的,雖然這種小心思似乎不應出現在自己身上。
「灌口二郎楊戩。」
說話間,許大閻羅還抬起頭來,往天空中的空屁瞪了一眼,只是轉回頭的時候才發現,大元帥他腦門上的青筋正在噗噗噗地亂跳。
而且如果一旦逃出來。
只是姐姐就本王這麼一個弟弟,當時入天庭敘職時,也是走得匆忙,都沒來得及說上幾句話hetubook.com.com
本王差不多已經有大半年未曾見過姐姐了,時常想念夜不能寐啊,不知老仙翁,可否與替本王在玉帝那兒求個情,本王想……」
他們這是怎麼了?
他當時心裏的確是這麼想的。
不要是不可能的。
這是大事,起碼也要「商議」個三五天,才會有最後的結果,不過此時聽錢塘王突然提起……
「元帥以為,天庭那邊應該派遣哪位仙將過來地府,接回西王母的鳳輦比較合適?不知大元帥心中可有合適的人選?」
西王母屈尊光臨閻羅殿,本就是過來幫助地府調|教陰司女官的,如今諸事已妥,卻遲遲不見天庭過來迎回西王母鳳輦,本王不過是受人之託,隨口問問罷了。」
許閻羅倒是本色出演。
但此時也無暇去想這些,當即上前一步再出一言,將形勢的主動權牢牢把握在了自己手中。
一口老血差點噴在了李大陰險的臉上,好你個李靖!
「楊戩?楊戩好啊!大元帥這人選得妙,佩服佩服!」
「那錢塘王的意思是?」
李大元帥臉上的表情持續僵硬,眼皮子忍不住劇烈地抽搐了幾下,此時正好已來到了獸欄邊緣,陣中凶獸暴怒非常咆哮聲不止。
許仙心中一樂的同時。
手上暗自用力,企圖掙脫許閻羅的「攙扶」,但是沒有用,反而被他「扶」地更緊了。
不知不覺間,三人之間的關係就突然變得微妙了起來。
於是李大元帥也是把心一橫,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直言道。
哼!
而今你讓卻讓他過來地府接回西王母這個俘虜,這一份人情送得,簡直不要太高明,而且更關鍵的是,這楊戩還不算是天庭的人。
「嗯,既然錢塘王和*圖*書由此心意,老朽也當儘快稟明玉帝……」
只是靈霄寶殿那邊還在商議(扯皮)這人該怎麼個要法,比如怎麼要才能要得理直氣壯,怎麼要才能不落天庭聖境的赫赫威名。
於是接下來。
這人選得也太他娘的妙了。
看來這事似乎還有得談,不妨再探探這小子的口風再作決定,若真能搓成此事,倒也不失為一個意外的驚喜,於是略一思索後言道。
「噗嗤……」
「倒是有一個合適的人選。」
話里的意思也很明顯。
李大元帥謙虛作答。
這邊南極仙翁收到提示,
這還是那個厚道本份的老仙翁嗎?這還是那個光明磊落的爹爹嗎?還有許閻羅……
「咳咳!李某……嗯,多謝錢塘王關懷,只是李某才疏學淺,不過徒有虛名而已,錢塘王過譽了。」
西王母離宮日久,如今也確實是時候接回鳳輦了,只是錢塘王家中長姐的事,既已納入仙籍,這事恐怕還需從長計議啊。」
這鬼話當真說得奧秘非常。
如今南天門外有天尊守著,他才不敢妄動的,可你一旦讓他入了南天門,本帥敢以人格擔保,准出幺蛾子,但此時也不好明言,只能假意咳嗽幾聲當作提醒。
南極仙翁尷尬一笑,哼唧哼唧地隨口應了一句,幾人之間的氣氛,也變得更加微妙起來。
「哦?請大元帥明示。」
許仙只聽得喉頭一甜,
「大元帥可千萬要保重身體啊,天地大劫在即,幽冥地府這邊可是還要多多依仗大元帥的。」
而順利轉移了矛盾許大閻羅,則看得直想笑,只是心中也在暗暗地疑惑,總感覺老仙翁與大元帥今日的表現有點反常,但是又說不出來個所以然,反正就是感覺……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