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83章 天道不全萬物凋零

第383章 天道不全萬物凋零

大師再嘆。
卻突然發現有一隻暖暖的金色大手撈住了自己的小蠻腰,然後用力一覽,就被許閻羅舉在了胸前。
不行,小白她肯定也不行。
卡在這個節點上取走太上的天道石,擺明了就是要讓你過去求他幫忙的,只是這代價恐怕……
「老身無礙,許官人無需擔憂,有什麼要問的不妨直言。」
驪山老母依舊沒有說話,
你當我瞎嘛!
「那只是道祖留在人間的一縷殘念而已,天道石已經不在了,太上道祖也就不在了,許閻羅……」
直接就把這條路給堵死了,只是連她自己都無能為力,那還能找誰幫忙封印呢?要不去找小白?
「通天自封神之役后便不再現世,這個老身也無能為力。」
悶著腦袋飄出一段。
呵呵!
「唉……」
「你去哪裡……?」
當即化作東風快遞一發。
老子現在恨不能剁碎了他,然後將那片星空狠狠地踩進爛泥里,再撒上一泡尿才能解氣,而你現在卻讓我去乞求他出手幫忙?
「唉……」
之前她也說過,要把小藍暫時封印在她的道像里的,然兒如今太上已去,這事估計也得找別人幫忙了,想也知道這並不容易,要不然也不可能說要讓太上出手的。
不過倒也不擔心他會拒絕。
「可是大師,這事真的只有他能辦得成嗎?不還有一個的嗎?」
見許閻羅是想背著自己趕路,哪吒突然有些扭捏起來,這樣肯定是不行的,這要是被人知道我堂堂威靈顯赫大將軍連趕路都需要別人來背,那豈不是要威名掃地!
這麼一想,心中倒是豁然開朗了不少,而且即然太上都能嗝屁,那佛主自然也有可能煙消雲散,所以我應該仰天大笑三聲予以慶賀才對!
才會讓自己好受一點。
這裏可是天道的世界,而天道就是太上,所以這太上怎麼可能會說沒有就沒有?
「天道不全?」
哪吒吞吞吐吐,有些講不下去,但還是忍著無盡地愧疚,把事情和_圖_書的緣由大致解釋了一番,天道不全,萬物便會凋零,三界亦將不存,師祖他也是迫不得已才會取走天道石的。
向著錢塘縣的方向極速挺進,哪吒又用力地掙扎了好一會,始終沒法掙脫許閻羅的懷抱,一時間也沒其他辦法可想,也就只能忍著了。
「別廢話,趕緊上來。」
眼前閃過陣陣迷茫。
又把小哪吒摟得更緊了一些,身高不足一米二的小傢伙攬在胸前,有一種非常迷人的反差萌……
「自然沒話說,一個破塔而已,直接給它拍碎了。」
「真……真的沒了?」
「哪吒要去拜見妖祖……」
許大閻羅環緊手臂,
愣愣出神片刻。
驪山老母倒也乾脆。
只是那位爺自封神之後,便長期處於潛水狀態,即便到了眼下的這個局面,也不見他出來冒個泡。
「啊?」
「那請大師明言,這三界之中,還有誰有這樣的能力?」
代價是什麼?
實在耽擱不起。
「搞得定嗎?」
驪山老母的這尊道像由菩提木雕琢而成,那可不是一般的菩提木,其來歷說出來能嚇死人,沒錯,正是佛主度化時的那株菩提樹……
「大師你沒有在開玩笑吧?」
驪山老母接連三嘆,
看得許仙不禁在心裏憤憤地暗罵了一句「你倒是會選地方」!把最後一絲殘念留在了老相好這裏。
許仙則聽得眼皮直跳。
太上自然也要暫時關機。
太上已經不在了?
「又是盲猜……」
這不是沒活嘛!
然而剛想拒絕。
大概也只有這樣解釋。
「許……閻羅!」
「行吧!晚輩另外想辦法。」
許仙嘿嘿一笑。
「佛主化身不是隨便什麼人就能封印得住的,老身也無能為力,許官人可能要另外想辦法了。」
「只是一縷殘念?而已!」
「許閻羅你不能這樣!」
想想都覺得不可能啊!
「嗯沒了,許……許閻羅,你……你也不要責怪師……師祖,天道不全,萬物便https://www•hetubook.com.com會凋零……」
聽說大師要替自己去原始天尊那裡求情,許仙立馬嚴肅拒絕,開什麼玩笑!人家可是剛剛弄死了你的老相好,你這一轉眼就去求人家幫忙,那我還不如死掉算了。
許閻羅跑得實在太快了。
一想到老相好,於是又忍不住轉過頭來,看向了一旁的驪山老母,大師的自愈能力果然強悍。
誰都知道,這三界中除了太上和原始天尊,還有一位大地主。
相反還如此的虔誠?
這才是哪吒最為疑惑也最感到抱歉的地方,老早就想問個明白了,奈何之前一直沒插上話。
「嗯,我盲猜的。」
「不可!大師你不能去!」
「許閻羅等等我……」
「可是許閻羅又是怎麼知道這雷峰塔會出事的?」
這人不能憋屈成這樣吧?
這回倒是沒有再搖頭,而是抬起頭來將目光看向了那碧藍的蒼穹,而許仙也終於得到了一個,最最最不想得到的答案……
這尼瑪得多憋屈啊……
竟連老相好也都瞞著!
「已經不在了是什麼意思?那他去哪了?這個不是嗎?」
才到驪山就已行動自如。
「我得儘快回錢塘縣看看,要不這樣,咋兄你上來?」
「吒兄你也別不信,哥哥我的盲猜向來都是極準的。」
他這不是還好好的嘛,不過就是胸口多了個碗大的洞而已!雖然心中已有了不好的答案,但許仙還是忍不住又惡狠狠地確認了一下,然而哪吒的解釋卻依舊冰冷無情。
「咦?怎會這樣?」
只是太上突然就不在了這個消息,仍然讓許仙非常的難以接受,連太上這種級別的大佬都能說不在就不在的?
許大閻羅的眼皮再跳。
哪吒直追得臉色慘白,就連本命魔蓮都抑制不住地劇烈震蕩來,若再這樣追下去怕是要脫力了。
或者在你歸天之前,把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通天大師介紹給我認識也行啊,你不是很會計算的嘛,怎麼連這事都沒計算hetubook.com.com到?
你可拉倒吧。
因為遠處還有茫茫多的百姓,幾乎是全城的百姓都走到了街上,朝著雷峰塔的方向頂禮膜拜。
「大師?能否借一步說話?」
正惱火著呢,驪山老母卻又很無情地撒了一把鹽,他當然會不會拒絕,只是代價呢……?
這倒是有可能,這天道早就支離破碎了,加之現在地府又準備盡收世間亡魂,這天道崩壞其實也是早晚的事……
「唉……」
這……這世上已無太上?
這件事情頂頂要緊,於是當即就拋下了已然作古的太上大師,轉眼把驪山老母請到請到一邊,商量起了那件頂頂要緊的事情來。
天道即然要重啟。
又是很敷衍的回答。
巨尾偶爾掃動,用力地拍下那座參天巨塔,無數碎木簌簌而落,轟隆轟隆的巨響傳得老遠。
「許官人請說。」
不過說到佛主,倒又想起另一個讓許仙頭疼不已的事情來,眼下太上高懸袖手旁觀碑,那之前驪山老母說要把小藍封印在道像內的事……?
我呸!
一個不小心,哪吒就已經躥去雷峰塔那邊了,拉都拉不住。
不方便講,那就直說好了嘛,有必要每次用這些敷衍借口嘛,哪吒一臉無奈,又見許閻羅正急著趕回錢塘縣,也只好先忍下了好奇心。
此時正懸浮在那雷峰塔前。
果然大師的話也很直接。
別說許仙從沒見過,就連驪山老母都不知道怎樣才能把人請出來,原來這位才是高人啊,任爾風起雲湧,我自巍然不動,堅決苟到最後再出來撿桃子?實在是高!
於是又憤憤然想著太上老頭走得也真不是時候!為什麼就不能多等一天呢?只要多等一天再死,那我也就不用去求那原始天尊了。
許仙聽罷小聲嘀咕了一句,轉身盯著那碗大的洞獃獃出神,恍惚間有些無所適從,然而活生生的太上卻依舊在那裡淡定地品茶。
心裏盤算著事情,因此趕路速度也不是很快,想得自然是那個巨憋屈的上天和_圖_書求饒之事,捧著所有的誠意去原始天尊面前請求原諒?
模樣也重又變回了之前那個普普通通的老太婆形象,只是那臉上的憂傷失落,卻不是用幾道皺紋就能掩飾住的,此時的她,面容枯槁神情落寞無比,一手輕拍著自己的愛徒,而眼睛卻無神地看著那邊的太上……
「那……太乙真人呢?」
我呸!
你這一手也就騙騙純潔無暇的小哪吒,想騙倒本閻羅,你還是省省吧,我可不會相信這種事情。
就這麼走了?
「許閻羅先等等,哪吒與你一道回錢塘縣……」
「他會答應的……」
你老相好很快就要搬家了!
「許閻羅……」
這時哪吒也終於掙脫了許閻羅的束縛,看著遠處那幕奇景,眼中竟流露出了無盡的敬畏之色。
這邊許仙聽得幾乎要按耐不住,去求原始天尊?拜託好嘛!
儘管許仙也知道等自己走後,大師她可能還是會去天庭一趟的,勸是勸不住的,不過大概率應該連面都見不到,之後又勸了幾句,驪山老母也只是不停地催促許仙趕緊回錢塘縣看看,沒辦法,
於是又匆匆交待幾句,
想著許閻羅的修為當真是一日千里,這才過去多久,自己就已經遠遠不及了!心中羡慕不已的同時,卻見許閻羅已經停了下來。
而且很多人的眼中還喊著熱淚,一邊磕頭,一邊還念叨著什麼女媧娘娘來保佑咱們了……?
「大師您也別太過傷心,太上他只是暫時離開幾天而已。」
就連說話時的聲音都在顫抖了,顯然是激動到了極點,而且還是「拜見」?直接就去拜見了?
又想要跟他一同上路。
太乙應該可以吧?奈何驪山老母愁而不語,只是緩緩地搖了搖頭,看得許仙心裏又涼了一大截,感嘆就連真人這種級別的大能,都沒辦法將小藍封印到道像中去嗎?
憤憤然腹誹片刻之後,正想著開足馬力趕回錢塘縣的時候,身後卻傳來了一個氣喘吁吁的聲音。
驪山老母嗓音沙啞,臉上的憂和-圖-書傷也是落寞無邊,看來太上的這一計甩鍋大法連大師她都不之情。
「這樣不好吧許閻羅……」
然後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我信你個大頭鬼!作為三界中無出其右的頂級算計大師,你會算不到自己的死期?
「好,那老身便不去!那許官人也莫要再在這裏耽擱,這邊的事老身會處理好,那道像,三日之後老身便會將之移至錢塘縣……」
更沒有打起來,阿福的情報有誤啊,難道說已經被打服了?
這種姿勢更加過分,哪吒胡亂地掙扎了幾下,然而被許閻羅這無敵法寶撈住,哪有那麼容易掙脫。
若論天道法術,小白其實也就剛剛踏入小仙的門檻……
許仙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哪吒掛到自己的背上來,沒有對比就沒有參考值,經剛才一幕許仙才知道自己竟然這麼快了……
「咋兄不用著急,慢慢來好了,那邊我一個就能搞定。」
此時在這裏爭論這些也只是空費口舌,抓緊時間回錢塘縣看看情況才是真的頂頂要緊的事情,話說小白都還在跟那雷峰塔打架呢。
風馳電掣一路無話。
卻奈何自己已追不上他了。
「原始天尊?」
一個活的,幾乎與那參天寶塔一樣高的半蛇人赫然出現在人們面前,大家不僅沒有絲毫懼色。
不用恐怕,那代價必然不可能接受,甚至都不用掐指一算就能算得出來,那必然是小白換小藍唄。
不消一炷香便已趕到錢塘縣城外,然後大老遠就看到一個無比龐大的半蛇人小白……
「很快的,你別說話。」
「那好吧!其實也沒別的事,就是想問問那道像……?」
「許官人不妨先回錢塘縣,至於那件事,老身會替你走一趟天庭。」
果然是無情的天道。
約好三日之後再會面,便馬不停蹄地起身趕往錢塘縣。
繼而朝著這邊轉頭喊道。
心說小白的這副尊容當真如此鼓舞人心?可我怎麼沒覺得……
「你讓我去求他?!」
驪山老母只是悠悠一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