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89章 命中的牢籠

第389章 命中的牢籠

於是又不太確定地追問了一句,而後小白她似乎也聽出了許仙話語中的言外之意,冷冷的目光穿透夜色而來,憤憤然說道。
霍霍完就霍霍完吧!
還要帶崔老哥和生死簿一道過去,直接當著本閻羅的面,讓他們全族自行了斷,留下龍魂盡數將五行命格打入生死簿。
直接跟著小白到了城隍廟。
霸氣!
可是這又怎麼可能呢!
「嗯,鎖在瑤池的妖獸此刻已然破陣,明日午時便會抵達東海,你那什麼陰謀詭計就算了吧。」
「你再提六十萬妖魂給我。」
然後讓她看盡世間疾苦。
「三五百萬不算少了……」
「先別管這些,走吧。」
我可是發過毒誓的,不論怎樣,都會堅定不移地站在妖祖這邊的,怎麼可能把你鎖起來!
於是也不二話。
而你現在一開口就要六十萬?你可要想清楚,六十萬魔魂一旦失控,那整個地府就得玩完。
不過許仙的回答也是毫不含糊,甚至比小白更加淡定,她即然定下了三個月的最後期限,那就說明,這是能夠寬限的極限了。
白素貞又留下一句話,便率先往小藥鋪的方向飄行而去,許仙忽地一愣,一時https://www.hetubook•com•com沒反應過來,甚至還以為她還沒有忘記睡覺的事。
見男人久久未動,白素貞又回頭催了一聲,這六十萬妖魂,她是準備兩日後帶去龍地的,龍族生性狡詐,還是直接屠滅了省事。
那以後還如何鎖得住她?
「怎麼?你不願意?」
直接折騰乾淨了,也就清凈了,也省得再去操那份閑心,這稀爛的天道世界,也早該滅絕了。
「什麼?什麼不要猶豫?」
若這回再耍什麼心機,
「你還愣著幹什麼嘛!」
「龍族那邊稍緩兩日可好?」
而世居九龍聖境的龍族一脈,那是真的連決定自己命運的機會,都不曾有,白素貞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直接給整個龍族,判了個亡族滅種的豪華套餐。
「哼!口是心非。」
這話又把許仙聽得一呆,小白就連面對自己命中注定的囚籠,都如此坦然了嗎?只是這破塔我都能一棍子將它砸爛的。
然後稍一猶豫,就見小白直接走了進去,許仙心中一慌,急急喊了一聲。卻沒能來得及阻止,幸好進塔之後似乎也沒什麼事?
「這怎能不管!」
況且明和*圖*書天也是九龍聖境開門的日子,老泥鰍可以殺,但那棺材吧你可得給我留著,若沒了棺材安板,亡魂就更沒地方安置了。
況且剛剛又看到敖辛那副又是憔悴又是落魄的可憐樣,著實有些於心不忍,稍微留下幾條吧?
「明天就去??」
除非是我把她鎖進去的,而且她剛剛就說了到時候不可猶豫,也不可以心軟,該鎖時就鎖……
再去替他們補一次天?
「小白你等等……!」
最後「幡然醒悟」?
「這麼晚了去地府做什麼?」
「那融合了就能鎖住?」
「六……六十萬?」
心說這雷峰塔,不是用來囚禁小白的嗎?怎麼現在一點反應都沒有?難道是白天被她拆了一天,已經被拆服了?
但也因此可以想到。
「小白你想哪去了!我只是覺得就這麼殺了有點可惜而已。」
說兩日就兩日,那是真的不帶一點商量的餘地,唉!兩日就兩日吧,正好兩日之後也正好是初二日,到時與敖辛一道去趟龍地。
什麼叫不差這三五百萬?
「好,兩日!」
「走吧!」
許仙有些茫然,剛剛還在一門心思策劃著睏覺播種的事呢,一轉眼就已經遙控了和*圖*書十數萬妖獸大軍,過去操老龍王的家去了?
這有點不敢想象。
「嗯,三月就三月。」
隨隨便便一開口,就是六十萬魔魂,這果然是妖祖才有的排面,可是小白你知道嘛?上次我不過提了十幾萬魔魂出來,他們不僅在錢塘縣鑽出了一個超大號的天坑,最後還差點把我的魂魄給扯碎了。
現在就連三五百萬,都不能過一過你的眼梢了嗎?你手上現在可只有區區十幾萬妖獸而已……
小白說得很是霸氣側漏。
「已經破陣了……?」
「行了,不用跟我解釋,也沒什麼好可惜的,他日不周山中的妖魂破陣而出,何止千千萬萬,也不差龍地這三五百萬子嗣。」
魔源蘇醒,暗影黑霧一旦滲透到了不周山中的魔魂,那恐怕就連這三成生靈都保不住,於是,就這麼三言兩語輕描淡寫之間,兩人便敲定了毀滅世界的最後期限。
「到時不可猶豫,也不可心軟,該鎖的時候就鎖。」
凡人尚能聽天由命,
「唉!」
這不廢話嘛!
恐怕……不太夠吧?
許仙只聽得一頭霧水,這話里的信息量非常巨大,剛想再問得仔細一些,卻又被小白給打斷了。
至少m.hetubook.com.com給留個傳續血脈的對象也好,於是想了想之後,許仙還是決定依循之前的預定計劃行事,再給龍族最後一次回頭的機會。
「這破塔真是來鎖你的?」
等小白她融合了妖祖內丹,那會是怎樣恐怖的存在?號令數以億計的魔魂大軍?可能還不止!
三個月怎麼夠,這麼短的時間,天下至少要有七成的生靈不能妥善安置,再說了,用來收攏亡魂的棺材板也還沒有到位,你現在卻說只能再給我三個月的時間?
那就真的什麼都不留了。
敲定龍族的末日之後。
這樣一來,地府也能因此白得三五百萬生力軍,豈不兩全?
白素貞輕描淡寫地應了一聲,便已到了寶塔主廳,環顧內里陳設,不禁又輕笑了一聲,暗道這周新倒是個妙人,竟然已經把主位的神龕騰空,供奉上了女媧道像,腳下不停,勁直往地府入口行去,身後的男人也焦急地追了上來。
這不是扯嘛!
或許這就是人生吧。
覺醒了一點點祖靈后小白,雖然性格上稍微冷淡了一點,但對於世界觀的掌控,還是可以信賴的。
「去地府!」
「怎麼?不夠?」
白素貞說話的時候,意有所指地往湖中看了和_圖_書一眼,龍女天生麗質,知道你捨不得,但我之前也已經把話挑明了,只留這一個。
除非是被迫無奈之下……?
「嗯。」
「你不用緊張,素貞還未融合妖祖內丹,這塔還鎖不住她!」
試問誰人可以動搖本閻羅的意志?原始天尊?作為出手搭救小藍的交換條件,所以我不得不在必要的時候把小白鎖進這雷峰塔中?
「去哪?」
只是老龍王們這幾萬年來繁衍出的子嗣,數以百萬計,你只帶著區區十幾萬妖獸前往,
只是這樣一來,要盡收世間亡魂,怕是辦不到了,即便是地府開足了馬力殺人,也至少會有一半以上的亡魂收不回來,至於收不回來的,只能說一聲抱歉了。
怎麼說也是整個龍族。便是蚊子腿擼用心些,尚且能擼下來二兩肉,更何況是三五百萬的魔魂容器,這樣直接屠滅著實可惜。
想不到對於龍族的處置,小白的態度竟比自己更果決無情,甚至沒有任何附加條件,也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而且是……
「沒!絕對沒有!」
「收攏天下亡魂的事,你也不必操心,明日我便去趟九地,這惡人我來做,湖裡的這個我給你留著,至於其他的,你就別惦記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