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99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第399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飄在最前面的徐婉清,迷迷糊糊中差點被一簇鋒利異常的石刃給戳了個對穿,猛然間止住了搖搖欲墜的身子,定睛再看,心頭不禁湧起一陣惘然,眼前並沒有想象中的龍宮,只有片片鋒利如刀的嶙峋亂石。
只是這一探究竟的路。
我要在這裏住下,
白素貞有點不屑,談什麼談嗎,直接屠乾淨了就是,而且還拿著一個破麻袋讓我鑽。
小英無所謂地撇了撇嘴。
這叫人如何接受得了。
這好像是……血?
這髒東西噁心是噁心了些,但要說能腐蝕魂魄,那也是有些過了,她剛才其實就不小心碰到了一點,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
「小仙姑小心,這裏也有!」
話雖這樣說,但白素貞此時的語氣明顯已經放緩了,不說昨日剛被他包過,而且被他這層金色的靈氣包裹住的時候,心中竟會有一種莫名的平靜。彷彿就好像是被人呵護在掌心裏的感覺。
心中殺意狂涌。
心中困惑非常。
這不禁令他想起了那條將自己攔腰咬成了兩截的大鯰魚,那大鯰魚也有這樣一嘴雜亂且鋒利的利齒,而自己這凄慘的人生,就是從葬身魚腹那一日開始的!
「嗯!」
「怎麼會是這樣的?」
好墮落好快活的味道啊!
心中前所未有的滿足。
沒辦法,如徐婉清這種法力幾乎為零的女鬼,能讓她飄到九龍聖壁的背面,就已經算是奇迹了。
只是濕氣有什麼好舔的?
「行了。」
暗道這蠅妖莫非又瘋了?
當然還有整日無所事事,長期處於放養狀態的小英,小英剛剛錯過了西子湖的那場大戲,當時正躲在閻羅殿中生悶氣,好巧不巧又被她發現了徐婉清的可疑行徑。
「嗯!那你們知不知道這些臟髒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裏怎麼會是刀鋒山?」
「確實挺危險的。」
而且是早在他倆勾搭在一起之前,就已經發現了,這個重大發現對每天都閑得蛋疼的小英來說,無疑是打發時間的良藥。
「咦,這裏好可怕。」
頭頂這些倒垂的嶙峋怪石,倒也方便了隱藏自己的小身板,「嗖」得一下,快速滑進那一片密密麻麻的刀鋒叢林中和_圖_書消失不見。
特別的安心。
似乎有點遙遠了。
難怪師父她常告誡說,海底的龍王都是些心性不潔的異類,以後若是遇上,定要小心防範。
以極大的意志力,才控制住了想要狂舔一番的衝動。
絲絲縷縷的咸濕氣息中,法海感受到了身而為魔所能墮落的極限,奇怪?這些石縫裡,為何會有這麼濃郁的魔意滲出來?
「這……好吧,那小仙姑自己也小心些,這魔血可腐蝕魂魄,那是萬萬沾不得身的……」
間或還伸出他那怪異的蠅嘴舔舐一番,啊!美味!這美味甚至比許仙肉燉魚湯更令他嚮往。
「可是小仙姑……」
小英懸浮在石壁下方,頭頂是無數倒掛的嶙峋怪石,那一簇簇尖銳鋒利的怪石,猶如一柄柄閃著寒光的利劍,正對著下面的幽冥地府。
「多此一舉。」
聽說還要如那漆黑的山洞探險,倆小鬼幾乎快要抓狂了,狠狠地抱在一起一動都不敢動。
「唉!好吧。」
這些從石縫裡滲出來的絲絲黑血,彷彿擁有神奇的魔力,嚴頌抱著一根尖銳的怪石,貪婪地舔舐著,一下一下舔得很是專註。
「這……小的也不知。」
也更加的誘人。
「許仙!魚妖!總有一日,我嚴頌要將你倆碎屍萬段!然後燉成一鍋許仙肉煮魚湯!」
已經腐爛腥臭的血?
錢塘縣城隍廟外,許仙甩出一個麻袋,並示意小白鑽進去。
至於那個徐婉清。
「當……噹噹真!」
今天是去龍地收魂的日子,按照之前約定,先由許仙與崔老哥過去談,讓龍族自行了斷,再將龍魂命格悉數納入生死簿中,若是談不攏,再讓小白控魔屠之。
「這好像是血?」
跟在小英身後的兩個小鬼,正緊緊地抱在一起,一邊擔心著小仙姑的安危,一邊又害怕地不得了,這些污穢只要沾上一點,魂魄中就會留下難以磨滅的污點。
叮叮叮!
事情太過詭異,不得不令憤僧心生幾分警惕,這事應當儘快與錢塘王說一說,錢塘王對魔物研究也是頗有造詣的,聽聽他的意見,或許能解開眼前的詭異現象。
「咦……」
那倒是真的沒有派人專門和-圖-書觀察,不過錢塘王沒有派人,並不代表其他人不會上心,閻羅殿婢女暗中勾結龍王三太子的秘密,
人閑得蛋疼的時候,總喜歡做一些更蛋疼的事來打發無聊的時間,於是就有了這一次臨時性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無聊尾隨計劃。
抱著一片石刃忘我地叮了幾口,心中湧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於是又緊貼在石縫間,細細感受著那些奇異芬芳的來處……
一旁的崔判官剛一開口,就感覺自己這聲弟妹似乎有些不妥,畢竟今時不同往日,但既然已經說了,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下去。
小英用力的甩了甩小手,她剛才好像碰到一點了,正在這時,一股更加濃郁噁心的氣味飄過,差點就把人給熏死了過去。
「嗯!大哥說得極是……」
這裏面應該有更加可口的美味,雖然山洞很黑,裏面也很可怕,但美味的誘惑,仍然輕鬆的擊敗了嚴頌心中對未知的恐懼。
又覺得自己有些多慮了,
這片數也數不清的尖銳山峰若是一起傾瀉而下,那幽冥地府豈不要遭殃?這可是嚴重的安全隱患,應該儘早把這可怕的消息告訴許仙師兄,讓他提前做些準備。
「呃,小的也是第一次來。」
繼續上浮一段,然後便也隱沒在了刀鋒叢林中……
不過轉念一想,
「嗯嗯,好吃!真好吃啊!」
「小白,你進來。」
「快看快看,那隻蠅妖果然被吸引到那個山洞里去了,我們也趕緊跟過去看看,快來……」
之前明明看到三太子是往這裏過來的,所以地府與龍宮之間,應該有一條專門的甬道才對,好不容易飄上來了,怎甘心就此回去。
應該是這倆小鬼太膽小了,從進到刀鋒山後,他倆就一直緊緊地抱在一起,想不到跟著自己的原來是兩個膽小鬼,哈哈……
於是又將銀牙一咬,
只是現在好不容易上來了,但是結果卻很令人絕望,既沒有找到翩然遠去的龍三太子,也沒有看見富麗堂皇的海底龍宮。
憤憤然想著,
疑惑地靠近石刃細細一打量,發現石刃的表面確實有點潮濕,這應該是石縫裡滲出來的濕氣吧?據說那幽冥地府上和-圖-書面便是海底。
許仙師兄或許還不知道頭頂的九龍聖壁其實是一片刀鋒大陣,但其他的地府閻羅應該都是清楚的吧?沒錯了,應該是的。
這更是多此一舉!
「嗯!沒事的,去那裡看過之後,我們就回去好不好?」
而後,緊隨在徐婉清身後的嚴頌老弟,自然也是毫不猶豫地一頭扎了進去,置身於嶙峋亂石之中,一片片鋒利的石刃,好像一排排雜亂無序的利齒。
還是繼續盯梢比較好玩,倒是要看看那幾個閻羅殿異客,究竟要做什麼,一個盯著一個排著隊上天,你們當是在玩螳螂捕蟬吶。
憤僧法海迷惑地看著前面那個突然就抱起了石刃狂舔的蠅妖。
好洶湧好澎湃地魔意!
話說這九龍聖壁的背面,也就是正對著地府的這一面,可不似東海海底那面的耀眼奪目,聖壁背面只有一片無有邊際的鋒利石刃。
龍宮呢?富麗堂皇的龍宮去哪裡了?徐婉清喃喃一語,心中更是凄苦莫名,悲憤交加中,那搖搖欲墜的身子差點就跌落下去。
徐婉清看著頭頂這片猙獰可怖的石刃山巒,仍然是心有不甘,糾結了許久之後,終於還是決定再去叢林深處尋上一尋。
不遠處的石刃叢中。
此時的小白控著六十萬魔魂和十幾萬暴躁的妖獸,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掩飾不住的魔意,若不把她裝進袋子里稍為隔絕一下,等會經過海溝時,保准出事!
「呃,小的無礙,小仙姑自己小心些,此物萬萬沾不得。」
倆小鬼再次提醒這髒東西沾不得身,因為他們剛剛看到小仙姑不小心摸到了一點……
此時置身石海,
小英捏著鼻子嫌棄地「咦」了一聲,縮著肩膀,努力地避讓著眼前這些流著髒東西的石刃。
心說你跪舔那污女也就算了,可眼下,竟然又瘋狂跪舔起了石刃,這又算是什麼回事?
再也不離開!
雖說十一閻羅殿中看似冷冷清清,幾乎沒什麼人住,但其實也是有人住的,比如烏漆麻黑專司盯梢的小鬼,比如與黑夜同色,住在大殿廊柱里守望者,那些都是錢塘王安排在閻羅殿中的守衛。
「哼,不準回去,繼續跟著,你們小心一些https://www•hetubook.com•com就是了,不要沾到上面的髒東西就不會有事。」
我法海要成就自己的魔!
便是地府中各種各樣的刑具都上一遍,也不可能清洗掉!
遠離這骯髒不堪的地方。
這地方,簡直就是為他量身定製的居所,真是太幸福了!
兩隻小鬼哆哆嗦嗦地打起了退堂鼓,九龍聖壁雖早就如雷貫耳,哪曾想卻是這般不堪的模樣,既驚又怕之餘,只想著趕緊回去。
「嗯嗯嗯!好吃好吃!」
這股異樣的氣息也愈發濃郁起來,滿滿的都是邪惡到極致的香甜氣息,舒坦之餘,不禁令嚴頌打了一個愉悅的哆嗦。
有與生俱來的敏銳感官,讓嚴頌可以找到更加濃密的魔血,循著那淡淡的腐臭氣息一路向前,不久之後一處漆黑的山洞,赫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從那山洞深處飄散出來的腐臭味更加濃郁。
「這裏也太髒了,還這麼臭,這些都是什麼呀……」
於是也就不著急回去了。
「小……小仙姑,我們還是回去吧,這……這地方太……」
「你知道的,聖境外盤踞著數以百萬計的龍族旁系子嗣……」
「咳咳咳,額弟妹啊……」
便愉快地奔向了山洞深處。
理解不能,於是伸出降魔指,在石壁上輕輕颳了幾下,然後又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一嘗,頓時有一股洶湧的魔意傳入識海。
「此地兇險,小仙姑小心。」
看了片刻,就見他已經舔完好幾片石刃,那著迷的模樣,似乎比入魔的誘惑更令他難以自拔。
叮叮叮!
「哼!那些旁嗣更該死。」
……
「呃,那……那那那那裡也要去嘛?小仙姑使不得呀。」
這地方為何會有血絲滲出來?一口下去,滿嘴余香,暫時先不管這些了,從沒吃到過如此美味的早點,還是先飽餐一頓再說。
法海陡然一驚。
收回降魔指輕輕捻了幾下。
「真好吃?嘔……」
九龍壁滲血,而且是魔血?
「知道啦。」
「呃……這個嘛,龍族雖生性狡詐,但若能將之納入我地府治下,也不失為一大助力啊。」
此時的小英正領著兩個地府小鬼,鬼鬼祟祟地尾隨著那幾個閻羅殿的異客,一直飄啊飄。
就這麼前前後www.hetubook.com.com後的緩緩飄著,也不知道飄了多久,最後竟一直到飄到了那塊大石板的下面。
他們旦擔不起……
就是小英最先發現的。
另一邊,貪婪的嚴頌仍然在瘋狂地舔舐石刃上的魔血,此時的他,彷彿置身在美食的世界。
他們平時的任務,其實就是細心觀察法海與嚴頌的進化過程,觀察他們的修為在沒有任何道德約束的情況下,究竟能發展到哪一種程度。
而另一邊。
突然間,有一股淡淡的神秘芬芳鑽入鼻孔,身為蠅妖,對某些腥臭腐爛的味道,有著無與倫比的敏銳度,而且剛剛還在下面的時候,他就已經聞到了自石林間散發出來的這種異樣氣息。
法海很是不解。
一同過來的小鬼仰望頭頂這片一望無際,如插滿了利刃的山巒,頓時萌生了去意,還是趕緊把小仙姑勸回去的好,萬一出了意外。
捏著小鼻子,探頭往那處看了一會,滿臉的嫌棄模樣。想不到這詭異的石海中,竟還有粘著這麼噁心的髒東西,真是噁心死了!
只是稍微一猶豫。
甚至比舔女神時更加忘我,香甜美味的口感,讓他忘記了心中的煩惱與憂愁,忘記了正在不遠處迷茫的女神,也忘記了整個世界!
說完還緊了緊手中的生死簿,這生死簿後面還有好幾頁空著呢,再納個龍族絕對沒問題,一旦將五行命格打入生死簿,老崔保證能把他們治得井井有條明明白白。
兩個小鬼也只能無奈跟上,小心翼翼地鑽入石縫間的狹小小徑,然後找地方隱蔽了起來。
強忍陣陣惡臭往那處望去,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倒懸的山洞,心想那裡該不會藏著一頭污龍吧?
「你們兩個……沒事吧?」
小英瞪著眼睛嘀咕了一句,今天才知道原來懸在地府頭頂的,並不是許仙師兄口子的棺材板,而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刀鋒大陣。
原來以為師父這話太過偏頗,像敖辛姐姐她,其實就不是那種陰險狡詐的龍,不過現在看來,龍族所居住的九龍聖境內,可能真的藏著很多噁心的髒東西呢……
絕不會被外界的魔意所誘惑,「吾日諸魔」!輕輕地一聲魔號定住心神,隨後又將降魔指湊到鼻子邊仔細地聞了一聞。
嗯。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