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402章 秋風掃落葉

第402章 秋風掃落葉

竟然指望用血肉之軀,來抵擋本閻羅的野蠻衝撞?還說什麼?沒人可以過去?很抱歉!
「賢弟萬萬小心!」
近在咫尺,勢如破竹。
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能低聲求問身旁的男人,或許現在也只有他會跟自己說句話吧?
包括對面老龍,也是過度的自信,面對妖祖與滅世閻羅的強強聯合,竟還能笑得這麼開心。
就有些於心不忍,
無數條黑色的大蟲,組成了一道又一道的漆黑色的幕布,企圖以血肉之軀阻擋錢塘王破壞他們正在進行的邪惡巫術。
眼前這一幕活地獄,便是見慣了凄慘畫面的崔判官,此時面上也是止不住地一陣抽搐。
隨即撞碎了更多的巨龍軀殼,然後爆散,爆散開來的同時,又飛濺出根根黑漆漆的龍骨。
倒是靜立在旁的白素貞,臉上依舊平靜如常,看不出來有任何的變化,只是此情此景。
強大的衝擊波,無情地撕裂堅硬的龍鱗,如捅爛一層窗戶紙般輕鬆,飛散的碎肉如一顆顆出膛的炮彈,迸飛四散開去。
龍肉大陣在許仙撞進和穿出的位置,只出現了兩個十分規則的圓洞,但這圓洞剛一出現。
速度快到極致之後,便是光滑橢圓如水滴,在這時也變成了一柄閃著寒芒的刀,每前進一步,都會有上百條黑龍被無情撕裂。
我自悠然向前勢不可擋。
斷口處光滑而整齊,甚至都還來不及湧出鮮血,就被滾燙的金色光芒閉合住了斷口創面。
許仙是這麼想的,
然後更多的幕布被瞬間點燃,詭異的光焰熠熘閃耀,伴隨著激蕩開來的衝擊波,掀起陣陣如同黑色浪潮一般的死亡浪濤。
此時再看那枚烏漆麻黑的祖龍之魂,之前密布在上面的那些噁心紋路,現在也已經被一縷縷胡亂纏繞交錯的黑霧所取代。
許仙才清楚地看到。
而且祭壇中心處,仍有不計其數的巨龍前赴後繼自爆血脈,將污黑的龍血潑向祖龍之魂,傾瀉而出的黑色血雨,形成了一道觸目驚心的黯淡血河。
然後當那道炙熱燃燒的焰火,再次以不可阻擋的勢頭切入其中之後,https://m.hetubook.com.com那處血瀑,也這一刻陡然瘋狂地爆發著翻滾咆哮了起來。
直到錢塘王擺開架勢,欲要衝殺過去,她才敢哆嗦著開口,小聲問了一句,她真的不知道九龍聖境為何成了這般模樣,不僅變得陌生變得詭異,甚至讓人膽寒。
突入到黑幕之後。
「你休想過去!休想!」
「唉,何苦來哉,何苦來哉,何苦來這世上走一遭啊。」
就被小白給打斷了,與此同時一團冰冷的白霧自她手中揮出,瞬間就把那敖辛凍在了裏面。
伴隨著凄厲地響聲。
「那行吧!」
而在那片靈與肉的修羅場中,單方面的殺戮仍在持續,穿過了重重黑幕阻隔的許大閻羅,此時已經快要接近祭壇的中心。
你拿頭來擋我都給你糊爛。
暗影通道還未真正開啟?
敖辛不僅處境尷尬。
只要再過一炷香的時間。
「娘的,這才是真正的暴斂天物啊!這麼難得的食材!」
更多的黑色巨龍緊緊纏繞在一起,各種凄厲尖銳的龍嘯聲也混雜在一起,到得此時,早已分不清誰在咆哮,誰又在哀嚎。
而且由於撞擊的速度極快。
明白了,原來老龍王新折騰出來的巫術,竟然是打開了一個通往暗影之地的通道?
稍有不同的是,這個漩渦的中心處,正有一縷縷的暗影黑霧接連不斷地從那裡冒出來。
卻在這時,耳邊又響起了一個畏畏怯怯的說話聲,說話之人,正是處境最最尷尬的敖辛。
隆!
倘若真是這樣,那就更沒什麼好猶豫的了,必須趕緊摧毀,剛剛才有所放緩的速度,再次在極短的時間內拉升到極致。
「就這……?」
隨即便揚起一截寬大的袍袖,然後蓋住了冰魄,也把那幕龍間地獄擋在了袍袖後面。
憤怒的巨龍發出一聲臨終前的咆哮,聽在許仙耳中卻好似一個無知的笑話,他擋任他擋。
輕鬆穿過第一道龍肉大陣,許彈頭繼續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飛速疾掠向前,眨眼的時間。
哪怕是妖祖也不行。
到時將他們一道滅了便是。www.hetubook.com•com
與此同時,猛烈衝撞掀起的氣浪,如同利刃割裂空氣,瞬間就將圍在周圍的一圈黑龍擊飛。
因為這個暗影漩渦,似乎還要更低級一些?也不見有巨龍投身入內,眼下看到的,只是不斷有屢屢黑霧從裏面冒出來。
嗡嗡嗡……
也是最簡單有效的方式。
便又穿過了數到龍牆。
這也是老龍王最大的毛病,避世隱居多年,不僅見識短淺,看不清眼下的狀況,還總以為自己還可以再搶救一下。
就將敖辛丟棄在了一旁。
靈氣凝聚而成的水滴,猶如這片黑夜中的一道強光,在黑天鵝絨般的黑色幕布中炙烈燃燒著。
再也無法直視這種,殘暴血腥的畫面,萬般糾結之下,只得努力地將頭撇到了一邊。
或直覺喪命,然後蒸發成一捧灰飛,或被攔腰切斷掉落地面,繼續他無意義的哀嚎掙扎。
小白倒是雲淡風輕。
不僅沒能躲過,而且遲來這一遭劫難,比之當初更加凄慘,只是如眼下這般的苦難,他們妖族怕是還要再承受一回……
直接撞了過去便是!
臨行在即,許仙卻是黯然一聲長嘆,對面是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龍大軍,甚至都不知道內里究竟是個怎樣的狀況,而小白與崔老哥竟能如此坦然地,看著我單槍匹馬衝殺過去……
一個轟隆隆,地府那邊就會下起刀鋒雨,而首當其衝的,正是自己的第十一閻羅殿。
金色的身影,宛如劃破長夜的利劍,一路向前,直接撞向了那道龍肉組成的黑幕……
許仙低聲怒罵了句。
獻祭儀式還未完成?
因為周圍還有無數黑色巨龍,仍在不斷地擠壓過來,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補滿了那處的空缺。
嘀嘀咕咕了一句。
卻又見那個被封印在了冰魄中的龍女。此刻她也正一眨不眨地瞪著遠處的那幕修羅地獄。
哪怕是萬劫不復,哪怕是永不超生亦無所畏懼。
霎那間,巨龍漫天。
依舊是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的,在此起彼伏的咆哮聲中,許仙就已經突破了最前面的數道防線,而這一切,前後攏共也不過和*圖*書只是花了十數息的功夫而已。
那我還糾結個球。
然後又迅速消失。
單騎入敵陣取龍魂什麼的,倒真不是什麼難事,許仙只是有點擔心會因此引發大規模地質災害,這九龍石壁的背陰面,都是一簇一簇尖銳無比的刀鋒石刃。
如這種模樣的漩渦,許仙也很熟悉,正與驪山禁地中的,那塊青玉石碑上的漩渦類似!
戰鬥計劃就這麼不太愉快地商定了,於是許仙也不再二話,當即噴湧出一大團靈氣,準備去撞碎了老龍王家的傳宗接代卵。
哪怕是神魂俱滅,
世間還有無數的孤魂野鬼,也都還巴望著用這塊棺材板,作為暫時的棲息之所呢!
「龍族的子嗣!用你們的利爪,撕碎住來犯的敵人!將他的血肉獻祭給祖龍之魂……」
隨後連同那炙烈灼燒的火焰一道,被封進了半截龍身之中,繼而在身體繼續熊熊燃燒,
「有種你就過來,我龍族絕不會屈服,絕不……哈哈!」
你都不心疼。
「別可是!」
而龍族這次也真的是把生死置於了度外,只是稍緩的功夫,面前就已聚集起了更多的炮灰。
無數殘肢斷臂從空中落下,不一會的功夫,就在祭壇外圍堆疊起了一圈觸目驚心的屍山。
想這龍女敖辛,大概是這龍族中,唯一一個,還沒有被污濁侵蝕魂魄的龍族子嗣了吧?
一次又一次地,瞎折騰,窮折騰,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朝著末路狂奔,直到走上真正的絕路。
然而不等許仙把話說完。
遠遠看去,就好似一堵厚實的鐵牆,沒有龍懷疑這世上還有什麼力量可以突破這道鐵幕。
只是你這手段……?
顯然還沒有,便是承受了如此猛烈的撞擊,血雨中的祖龍之魂也依舊健在,有沒有撞出一道裂縫來不知道,但總之它現在還一如往常地懸浮在那裡。
便又很快變形消失。
也太那啥點了吧?好歹也算是你麾下的戰士,還真就用完了就拋棄掉唄?簡直無情。
直接沒入身後飛奔而來的龍身,緊接著透體而過,掀翻了更外圍的黑龍鱗甲,最後在祭壇的極遠處,下起了一陣龍肉血雨hetubook•com•com
「不用麻煩了。」
轟!
「錢……錢塘王,我父王他們這……這是怎麼了?」
可是。
於是,許大閻羅的臭脾氣也跟著上來了,無視小白的不準可是而顧自強行可是道。
魔源黑霧便能喚醒祖龍,到那時候,他們龍族便再也不是那個任人擺布的囚徒,暗影魔龍是黑暗的奴僕,卻將是光明的霸主!
可誰又能想到。
而且這棺材板可毀不得。
隱約間,甚至還有暗紅色的火光呈放射狀地迸射,如怒放的花|蕾在黑影中無阻力地飛散。
或者無數下……
「你去吧。」
「你找死!休想過去,休想……哈哈哈!」
或者說……
真正的較量就在此刻!這種時候無需猶豫,把心一橫,裹帶著一路碾壓而來睥睨之勢。
本閻羅壓根就不是人。
震裂天地的巨響傳出不到半息,便迅速轉成了耳膜閉塞時才會聽到的沉悶嗡鳴聲。
「無礙的,沾了便沾了。」
快到極致的速度,以摧枯拉朽之勢劃破那片污濁的空氣,目標直指邪惡儀式中的祖龍之魂。
突然間,
「無礙的,你只需負責摧毀龍魂,剩下的交給我便是。」
感覺沒受到任何阻擋?也沒有傳來驚天動地的撞擊聲,就那樣輕輕鬆鬆地一刀切入,然後直接穿過了第一道龍肉大陣,就像是毫無阻力地穿過一個影子。
「摧毀祖魂倒也不難,只是這龍地不會就此毀掉吧?」
這樣就算結束了嘛?
「唉……!」
也正是這樣做的。
就留下這一個吧……
稱通道似乎也有點牽強。
「龍姑娘,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你可能無法承受,我勸你還是去你那小木屋躲一躲……」
「哈哈哈!沒人可以過去!」
只是之前依附上面的那個黑色漩渦,此時看來,已顯得有些模糊不清,再來一下!
與之前穿透的第一道龍牆時一樣,在被擊中的位置上,只留下一個標準的圓孔。
老泥鰍果然幼稚。
速度不減,繼續向前。
這種時候,被直接蒸發掉的,反倒是最幸運的,而最最凄慘的,當屬那些被攔腰削去半截的。
而且也沒什麼發言權。
也真是奇了和-圖-書,小白這臭脾氣,每回臨戰必有分歧,不是說好了要同心協力共赴天地大劫的嘛!一個女人,這麼強勢幹嘛。
「這……這也太殘暴了!」
你們的這一劫也並未躲過。
破碎的殘軀,緊接著又被燒出一個個猙獰可怖的窟窿,這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痛苦。
「你休想過去,休想!啊!」
隨即又隨意地把手一揮,
原來龍族所謂的邪惡祭祀,其實是將他們自身的龍血,潑灑在祖龍之魂的表面?這是血祭?
而在龍魂的朝向許仙的這一面,竟然還長著一個,像漩渦一樣的東西正在緩緩轉動?
「可是你剛才也看到了,法陣通道也有黑霧瀰漫,你那些妖獸一旦入陣,豈不沾染了黑霧。」
所以誰都休想破壞龍族的獻祭儀式,就連妖祖也不行,為了擋住敵人的腳步,龍族的每個成員都會毫不猶豫地擋上去。
不知道該怎麼辦,
金色的火焰仍在炙烈燃燒,黑色的巨龍仍在以飛蛾撲火般誓死決心不斷往這邊湧來。
什麼叫別可是?
也是直到這時,
新一輪的殺戮就此開啟。
更多的巨龍正踏著同伴的屍體,再次聚集過來……
以靈氣包裹周身,這也是許仙最喜歡用的一招,水滴形狀的金色彈頭,這是最原始的暴力。
不由得令她想起了當年煉妖補天時的場景,那時候的妖族,便也是如眼前這般,在無盡的絕望中痛苦掙扎,而那時候的龍族,卻因貪生怕死而逃過一劫。
污濁的黑色龍血,一接觸到靈氣水滴,便直接氣化,黑色的煙塵如煙花一般爆散開來。
悲劇般存在的老龍王,直到此時也還沒有認清現實,癲狂大笑的同時,便有無數炮灰阻擋在了許大閻羅前進的道路上。
「可是……」
隨著老龍的一聲咆哮,無數黑色巨龍開始往這邊匯聚,就在許仙前進的方向上,密集到令人頭皮發麻的巨龍肉盾嚴陣以待。
就在靈氣光球行進的路線上,形成了一幕璀璨而又絢麗的詭異暴雨,炙熱的火光繼續向前,沿直線貫穿了更多的龍牆。
無數條半截龍,在鋪滿了黑灰的地面上扭曲掙扎,在嘶聲力竭的哀嚎聲中慢慢死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