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412章 持續墮落的許仙

第412章 持續墮落的許仙

「怎麼沒的?」
可能是因為魔源放大了兩人心中的戾氣,這才生出了一些言語上的爭執?所以憤怒的小白才會把人拍碎,然後糊在了牆上?
「你還在猶豫什麼?」
「干……幹嘛?」
白素貞很是不耐煩,當即抬起一腳,哐一聲把地上的那半張龍魂踢在到了許仙面前說道。
「我觀你神魂未見一絲渾濁,魔源只是干擾到了你的意識,應當是無礙的,你也別太擔心,回頭我傳你一卷靜心咒。」
「啊?小白在說什麼?」
只得繼續耐著性子安慰。
「你說是魔源在召喚你?」
「哪裡?」
還不計後果的與我廝打。
「在那裡。」
「沒了。」
「啊?」
許閻羅的思想持續進入忘我的癲狂境界,宛如聖境中那條如癲如狂的老泥鰍,這大概就是墮入深淵的預兆吧,白素貞盯著男人那微微抽搐的嘴角不禁嘆道。
突然感覺一陣惡寒襲來。
許仙就突然聞到了一股非常銷魂的……腥臭味?聞著有點像是發了霉的陳年老鹹魚?上次過來的時候,可沒有這種怪味的。
是不是有點太可惜了?
猛地抬頭,才發現原來是小白將那圓盤給奪了過去,此時正沉著臉拿冰冷的眼神瞪著,許仙立馬偃旗息鼓,後半句話的音調,瞬間就低了下去,然而貪婪的眼神仍緊盯著圓盤不願意離開。
「你怎麼……?」
對!就這麼干!
黑燈瞎火的山洞里,漆黑的小白睜著漆黑的大眼睛,一臉漆黑地說著瞎話,許仙茫然。
可是,為什麼我能在這和-圖-書裏聞到他兩身上的混合味?隨意掃了一眼四周,赫然又在石壁上,看到了一幅詭異的山水畫?
「他膽敢對你放肆?!」
但漸漸睜大的雙眸,可不是那個意思,終究還是出事了,真不知該說你什麼好,上回自以為是地在暗影界中亮出降龍木。
白素貞再度陷入無奈……
「就這些。」
小白的回答很是簡單。
「嗯,就牆上,全部都是。」
許仙聽后,心裏生出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撒謊!好在只是稍微支吾了一下,小白就投過來了一個極度嚴厲的眼神,一股透徹心扉的含義瞬間滌盪心間,頓時讓許仙打了激靈,看來瞞不過去了。
「你過來。」
「啊?現在就把它弄碎?」
那可是你的本命法寶,怎麼可以在暗影界中隨便亮出來。
瀰漫在洞中久久不散,還一個勁地往鼻孔里鑽,更可怕的是,聞著聞著,竟然感覺味道還不錯又是什麼個情況?嘔......
又伸著脖子猛吸了幾口。
總該有個屍首吧?或者是魂魄,許仙用一種怕怕的眼神看向小白,預感王書生和嚴頌大概率已經被她毀屍滅跡了,然後就見小白往對面的石壁上掃了一眼。
隱約間甚至還聞到了嚴頌的味道?好像也不是嚴頌,更像是……王書生身上的酸臭味?
這股味道簡直了!
許仙提心弔膽地一直石壁上那幅詭異的山水畫。
視線卻仍停留在那處黑點上,透過無盡的深淵,恍惚間,似乎看到了一片金黃色的麥田?和圖書正看得入神,又突然發覺那片金黃色的麥田正在迅速地離自己遠去。
「你先用靈氣將其包裹著,再去外面尋個地方將它毀掉。」
剛剛走入山洞不久?
而且還顯得很不耐煩的樣子,可是這樣也太隨便了吧?嚴頌老弟被黑鍋吃了也就吃了,可王書生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啊,他可是地府魔佛寺的首席戰鬥法師。
「啊?」
小白的態度很差。
「這裏?」
那裡什麼都沒有,
其它所有東西,都是烏漆麻黑的,就連潔白的小白,也是通體烏黑不忍直視,但奇怪的是,這圓盤卻能呈現出不同的顏色?
隨即冷冷地開口說道。
「沒了就沒了。」
嘿嘿嘿!
「無礙的,你別多想了。」
「哼!還不是你養在閻羅殿中的那隻蠅妖,還有那個書生!你以後少跟這種人來往。」
「怎麼又是靜心咒……?」
「叫你過來就過來。」
「這......好像不能吧?」
這下誰都別想把它奪走了。
這話許仙一個字都不信,
……
「算是吧。」
一股腦兒把腦子裡想著的這些罪噁心思都給吐了出來,心裏也總算是好過了一些。
許仙突然有點緊張。
直到這時,白素貞也終於發現了許仙的不正常,之前還以為他只是被魔源干擾了心智,可是現在看來似乎遠遠不止這些。
滿腦子都是那魔源不說,現在又被圓盤上的那抹黑點吸引,甚至到了難以自拔的程度,而且言語中也都透著濃烈的貪婪。
然而無奈的是,便是明知魔源https://www.hetubook.com•com腐蝕心智,但眼下仍不得不借用他的本命法寶,下不為例吧,想著等解決了這裏的麻煩,就把那暗影入口給毀了,以後也絕不會允許他再靠近這裏半步……
直到看清楚了那片金黃色的麥田,其實是覆蓋在圓盤表面的一層暗金?可是怎麼會是暗金?在這片暗影中,除了本閻羅這奇葩的魂魄還能勉強保持本色,
還有那半邊龍魂也是我的!
「就在那。」
「沒……沒了?死了?」
「他放肆。」
果然又是萬能的靜心咒。
「那......王書生也沒了?」
「應該是的,而且它讓我無法拒絕這種召喚,就像剛才,我本來是決定在外面等著你的,可不知道為什麼,不知不覺就進來了,還有你手中的這個圓盤,我現在有種強烈的願望,想要將之據為己有,小白,我是不是出事了?」
「你不該來這裏的……」
許仙無力地自我安慰了一句,心裏卻在嘀咕完了完了,小白也看出來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乾脆今天就把那魔源掃入囊中得了。
「這就是那半邊龍魂?」
「那小白打算如何處理這塊圓盤?是要交給我保管嗎?」
不知道這黑鍋又是什麼來頭?更不明白嚴頌和老王又是怎麼被投送到這暗影界來的,但聞這熟悉的「芬芳」足可以證明,他倆的確在這裏出現過,只是……
想起來了。
終於等到了小白的應允,許仙的嘴角揚起一抹邪笑,當即就迫不及待地從小白手中接過圓盤,然後用靈氣將之緊緊和_圖_書地纏繞住。
「那屍首呢?去哪裡了?」
「我要你把這東西打碎。」
「沒了。」
「呃……」
魔源是我的,我的!
「全部……都是!?」
小白的回答依舊很模糊。
許仙重重一點頭,
許仙探著腦袋,一臉茫然地看著睜眼說瞎話的小白,我知道你是擔心我聽得多想得多,但都這時候了,你就說句真話吧……
簡直就像一個悍妻,正在喋喋不休地數落著她的相公,許仙聽得很不是滋味,但這話卻也足夠讓人震驚,真的嚴頌和王書生,他們怎麼會過來這裏的?
「我問你,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不許撒謊!」
白素貞嘴裏說著沒事,
「你別盯著那處看,這是魔眼,會腐蝕你的心智。」
「沒事就好。」
「太好了!」
總感覺有種莫名的眼熟。
「那這圓盤?」
不過大概也能猜到。
白素貞見狀,
真是知我者小白也。
「真的!最近這段時間,我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回想起這個山洞里的一切,這裏好像有個奇怪的聲音一直在召喚我。」
小白的回答耐人尋味。
尤其是正中間那一點漆黑,裏面彷彿蘊藏著無窮的誘惑,只看了一眼就再也離不開了。
「嗯?」
而且連魂魄都沒有留下?
可這真的太狗血了,想不到可憐的王書生最後會是這種下場?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被連靈帶肉,直接糊在了牆上?
「嗯!」
之前在鬼判殿時,小英好像就在嘀咕這事,說什麼嚴頌被一口黑鍋吃掉了?王書生也跟著一起失蹤了和*圖*書?還有師姐也來過了……
「說實話!」
靜心咒又名萬能咒,不論是什麼樣的心理疾病,都能往靜心咒上面套,許仙聽得都要哭了,無奈小白一再堅持沒有什麼大礙,只要念一念靜心咒就行……
「小白啊,我也不能再瞞你了,我好像出事了!」
「嗯。」
「怎麼可能……」
許仙回答得很乾脆,
「你看看這個東西,」
這全部都是說得簡直喪心病狂,許仙只聽得頭皮發麻,乾咽了口唾沫,不太確定地問道。
「不!這是我……的。」
「那他們人呢?」
「不會的,你別瞎想。」
「那你還想怎樣?」
王兄向來謹小慎微,除了修心中執念,已經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波動他那顆滿是執念的心了,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放肆。
「你把他糊牆上了?」
這玩意兒太過邪乎,剛剛不過只是看了一眼,就差點被它給迷住了,絕對屬於不可接觸之物,但是就這麼把它毀掉……
應該沒錯了!
就是嚴頌身上的腐臭和王書生身上的酸臭,這兩種怪味水乳|交融從而成的一種混合味?
原來剩下的這半邊龍魂竟然被小白拍扁了?該不會是與王書生一塊被拍扁的吧?撿起那張詭異的圓盤,拿在手中細細端詳。
「小白啊,這裡是…是不是有人來過?還有這股味道是?」
「好!打碎!」
除此之外,圓盤上好像還畫著一條詭異的金龍?看到金龍,許仙又突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來,哇塞,我好像真的要被拖入到黑暗的泥潭裡去了,竟然把敖辛的事給忘了個一乾二淨……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