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418章 強拆長青殿

第418章 強拆長青殿

這是無妄之災。
「讓你再無言亂語!」
南極仙翁直接懵了。
「不敢不敢,錢塘王……」
「那好!老仙翁既然答應了,那這事便這麼說定了,想我錢塘縣山明水秀,素有天堂之美譽,老仙翁不如乾脆就搬去錢塘縣得了,您老以為如何?」
南極仙翁極不淡定。
整個人就如一顆出膛的炮彈,喪心病狂地射向了南極老仙翁家的長青殿,輕鬆撞破結界。
這下徹底成了一片廢墟。
雪峰突兀林立。
「還敢貧嘴!」
這還能說什麼呢!你們分明是故意的,老朽還能說什麼!
這記大力的掃尾,表面上是衝著許大閻羅去的,但因為巨尾過於龐大,站在許仙身旁的南極仙翁也一併遭到了牽連。
連遭兩記重尾,可憐的許大閻羅直接被鑲了廢墟下的硬地中,好在天生抗揍,一邊討饒,一邊卻像個沒事人一樣,拍拍屁股從地上爬了起來,放眼四周滿目瘡痍,心中不禁贊了一聲好,這下應該沒有重建的可能了吧?
毀了老朽的仙山,不僅沒句好話,還用那樣的眼神威脅老朽www•hetubook•com.com,真當老朽是沒有脾氣的嘛!
許大閻羅哈得一聲,重重一掌拍在老仙翁的肩膀上,差點又把搖搖欲墜的老頭子拍回地縫裡去,轉身瞅了眼四周的滿目瘡痍。
整座仙山都被徹底夷平了。
「啊這真的不用!這……這這真的不敢麻煩錢塘王,老朽這仙山稍微修整一下就好……」
妖祖就是妖祖,
南極仙翁捶胸哀嚎。
南極仙翁話音未落。
於是當即出言拒絕。
卻只能苦著臉連連擺手。
這也太無恥了!
「呃這……唉!」
「啊……呀!」
白素貞聽得有點懵。
「老仙翁沒事吧?哦對了,您剛才要說什麼來著?」
「看你還敢再放肆!」
就聽那無恥的掃把星,提高了嗓門繼續叫囂道。
這下不光是殿宇樓閣。
「這……這倒不用……」
很是抱歉的安慰道。
南極仙翁聞言,立馬警覺起來,這掃把星無恥至極,覺不會有這樣的好,一定有陰謀。
這樣可不成啊。
「實在抱歉啊老仙翁,要是知道這邊是您老和-圖-書的洞府,本王便是舍了命也要避了開去。」
之前的冰火兩重天所爆發出來的衝擊波,也令南極仙翁的洞府遭到了重創,好在老仙翁提前做了些準備,拼了老命強撐仙境結界,所以沒有被徹底搗成渣渣,收拾收拾勉強還是能住人的。
怎麼還能住人呢!
「啊……這!」
對一些莫名其妙的奇怪要求,從來就不會猶豫,更不可能手下留情,於是話音未落,許仙就覺一座大山撞在了自己身上。
「小白你住手,可莫要傷到了老仙翁!你看你……」
「啊…我投降,我投降了!」
演給誰看呢!
「錢塘王,這話你就別說了,老朽心裡有數,知道錢塘王定是無心之過,不怪你……唉!」
「你又找死!」
心說你這也太過分了吧!
一個紅臉一個白臉。
許大閻羅突然嗷得一聲。
還是忍忍吧……
當許仙「轟」地一下砸落在地的時候,身體已經膨脹成了一個直徑足有百來丈的金色大球。
只是……
嘴角抽搐兩下,氣鼓鼓地喘了兩口粗氣,撇了一眼滿臉https://m.hetubook.com.com寒霜的妖祖轉世,既不敢怒,更不敢言,只能在心裏咒罵,太過分了,這實在太過分了!
錢塘王很不及時的站出來,又極不厚道的當起了老好人,南極仙翁艱難地從地縫裡爬起來,一臉鼻青眼腫,心中直發苦。
唉算了……
南極仙翁聽得眼皮一跳。
而且事發突然,躲都沒地方躲,隨著一聲慘呼,便有一座山巒當頭捶下,直接把兩人拍進了地縫裡,可憐的老仙翁,一把老骨頭都差點給拍碎了。
「老仙翁無需客套,您也知道本王的為人,敢作就要敢當,既然今日毀了您的仙山,那另尋一處風水寶地當作賠償,也是應有之理!老仙翁不可推辭。」
就在這時。
裝得倒挺像。。
許大閻羅假裝不耐煩地將大手一揮,打斷了南極仙翁的顫語,繼而又凶著臉湊近了一些說道。
「哈,沒事就好!」
「啊?」
便是天生的好脾氣,這會也把持不住了,憤怒地衝上前來,顫抖著手指這這這地哆嗦著,希望錢塘王能給出一個說法。
眼窩深陷滿面愁容,
然而為了保和圖書險起見,金色混球還很不厚道的拐了幾個大彎,又來回犁了幾遍,直到把地面上的殿宇盡數摧毀,才緩緩停下。
莽莽崑崙,
本就搖搖欲墜的仙山,
一輪虐待過後,
轟啦!
「把你尾巴露出來,然後往我身上掃上一尾,把我……」
頭頂的天空忽然一片烏雲蓋住,恍惚間抬頭上望,驚恐地發現一條無比巨大的蛇尾直轟而下,電光火石間慌忙躲避開來,緊接著第二輪強拆轟然而至。
「不敢了,不敢了……」
「老仙翁說得在理,無心之過也是過,錯了便是錯了,本王自會給老仙翁一個說法,要不這樣,本王另外給老仙翁尋一處風水寶地當作賠償,您看這樣如何?」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這下舒服了……
小白太贊了,簡直配合地天衣無縫,許仙一邊連連討饒,一邊還不忘關心一下老仙翁,上前幾步一把扶住了搖搖欲墜的無辜殘軀,並滿是關切地問道。
穿梭在一山四季的連綿群山中,不知不覺間就飄到了南極老仙翁的長青殿附近,只見仙境中散落著一地的碎石瓦礫,棵棵參天大樹東倒和圖書西歪,有好多道童正在慌亂逃竄,好一片凄慘景象。
「錢塘王……這……這話又是從何說起,老朽絕對絕對沒有那個意思,只是……」
「唉!錢塘王,你……你!你們……你們這是為何啊!為何要拆了老朽的長青殿啊……」
這話簡直了!
又是一記重尾橫掃而來。
「嗯?!老仙翁此時拒絕,難道是想讓本王成為一個言而無信之人不成?那我可不答應!」
伴隨著一聲凄厲的哀嚎。
然而話都還沒說完呢,
「你說什麼?」
「什麼?無心之過?那不也還是過嘛,所以老仙翁的意思是?這事仍是本王的錯嘍?」
藉著巨大的慣性筆直向前碾壓,頃刻間就已經在人家的地上犁出了一道巨大的豁口,一路上的殿宇樓閣,皆成齏粉。
「行了!」
剛想開口說些什麼。
心中憤憤,胸膛劇烈起伏起來,好你個錢塘王啊,你今天難道是打算要氣死老朽不成!
許仙與小白相依相偎,
卻又聽妖祖在那怒斥道。
「啊!這……這這……」
「啊……」
「小白,你把我踢到那裡去,我去給老仙翁補上一刀。」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