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429章 平波斬浪捨我其誰

第429章 平波斬浪捨我其誰

哭得那叫一個傷心。
於是為了節約那幾分鐘的時間,許仙甚至懶得走正門,直接就在寶塔的塔腰處開了個大洞。
可是觀察周圍的狀況后發現,洞壁上的岩石層依舊緊緻如初,不見一絲一毫的裂紋,很明顯,自己大力夯石的舉動,並沒有破壞棺材板的地質結構。
但還是過去看看才放心。
靈氣牆雖薄如蟬翼,卻是一道永遠都不可能逾越的壁壘,兇猛的前浪拍打在金色壁壘上,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吼,咆哮回頭的同時又後浪摁死在了牆根下。
咚咚咚!
「什麼?人都見不著了?」
然後鑽了進去……
一個閃身躍至浪頭。
只是這沃石每抖幾下,東海洋麵上就會掀起一波滅世大海嘯,這就很讓人難受了。
「許仙師兄,你可算回來了……」
幾乎不費什麼功夫,
「唉!王弟還是自己過去看看吧,不過此時應該……應該已經看不到了人了……」
「嗚嗚嗚……許仙師兄啊,你來晚了,師和圖書姐她…她已經……」
一想到這裏,許仙也顧不得繼續打洞了,平波斬浪是錢塘王的本份,得趕緊過去,把那朵不安分的小浪花壓一壓。
眼前的這波巨浪,與上次和濟顛大師聯手斬掉的那波相比,顯得尤為猙獰,也更加磅礴。
三下五除二,一場風波便已輕鬆擺平,許仙也沒打算回返龍地繼續打洞,而是馬不停蹄地馳往了地府,海上有浪,沃石有恙,雖說應該只是暫時的。
緊接著,又接連傳來數聲鑿穿地板的巨響,那道飛速而來的流星就已經貫穿半座寶塔。
「可是人呢……?」
這該死的棺材板好似抽了風,以極高的頻率持續抖動,宛如一場超級大地震,非常可怕,嚇得許仙趕緊收起大鑽頭,暗道難不成是因為自己這粗暴的打洞行為,破壞了九龍聖境的地址結構?
不知道秦老哥口中的封關又是什麼意思?難道是閉關修鍊?先不管這些,還是過去看看再說。
儘管hetubook•com•com浪至今日沒有了濟顛大師的大蒲扇,也沒有了太上老君的金色八卦大蓋,但如今的錢塘王,也已不是那個把一線潮斬成鬼王潮的錢塘王了。
「封關?什麼封關?」
茫然地看向小英身後的秦廣王,秦老哥的臉色也很凝重,看得許仙的心中也不禁凝重起來。
只見整個崖下已被一層厚厚的冰層所覆蓋,不僅如此,就連忘川河的河水,也都已經結上了一層厚厚的寒冰,血紅色的寒冰,看上去甚至有種說不出來的美感。
還有小白估計壓根就不會在意,這幾朵小小的浪花,區區凡人而已,死就死了吧。
平波斬浪捨我其誰。
無需吟唱冗長的施法咒語,只要輕輕一推,就把手中的靈氣牆放在了巨浪行進的路上。
這是一座操不壞的寶塔。
「呵,後浪……」
只是讓你暫時照看一下煉魂爐,可沒有讓你把整個阿鼻地獄都給凍起來,真是胡鬧啊。
只見一道流行轟地和圖書砸入雷峰塔,伴隨著一聲動靜頗大的轟然聲響,就在塔身處留下了一個耀著火光的巨大豁口。
穩坐神壇的城隍周新,泰然自若面色平靜異常,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恍若未見,經歷了太多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啊?師姐怎麼了?」
雖說在巨浪下喪命的,確實只是一些凡人而已,而且也確實遲早都是要死的,可是這種死法,與地府的保護性擊殺,還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
很快就能把滯留在地府的亡魂安置到棺材板中去了,在這關鍵的節骨眼上,絕不能出岔子。
飛速躥出海面,不消片刻功夫,就追上了那睹異常壯觀的移動長城,巨浪咆哮向前。
甚至把沉在海溝底下的妖獸殘骸都給卷到海面上來了,一眼望不到頭的移動災難,裹挾著無數妖獸殘骸滾滾向前。
此時見到許仙師兄回來,立馬就撲了上來,臉上的淚水也終於綳不住了,哇得一聲。
許仙聽得心頭一緊。
更加兇猛的後浪,發出了hetubook•com•com更加壯闊的嘶吼咆哮,然而在這道金色的壁壘面前,依舊無濟於事,吼了幾聲之後,那聲勢便極速滑落,不多時就已偃旗息鼓。
許仙聽得更加模糊。
背起小英一個閃身躍至忘川河,頓時有一股透徹心扉的寒意直衝腦門,站在阿鼻地獄的上方的崖口處,許仙直接傻眼了。
「難道是……沃石?」
所以算來算去,現在好像已經沒有人能去平波斬浪了?
剛奔至在鬼判殿外,
「這……」
反正都是要死的。
意氣很豪邁,姿勢卻很隨意,懸在浪前,只是伸出右手很悠閑地隨手一揮,就有一道薄如蟬翼的金色城牆,赫然出現在了許仙手中。
只開一個洞怎麼夠。
千裏海路,轉瞬即達。
「走你!」
他現在已經看開了。
就遇到了一臉頹喪的小英,看她模樣,眼睛紅紅的,臉上的淚痕未乾,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而如今,太上老頭已經作古,濟顛大師修佛修傻,驪山老母與https://m.hetubook.com.com太乙真人入天庭未歸,
沒什麼大不了的。
再也翻不起浪花了。
想來應該是沒錯了,距離大災變的日子越來越近,幽冥沃石也同樣越來越不穩定,隔三差五就會抖上一抖,倒也見怪不怪了。
怎麼會這樣的?
這就很奇怪了。
連海水的顏色,也呈現出了一種詭異莫名的猩紅色。
枉死慘死的冤魂多有戾氣,不僅不太容易收攏,下了地府之後也不太好管理,所以這浪還是有必要去平一下,也不猶豫,當即順著海底隧道狂奔出龍地。
在納入了整個昆崙山和九龍聖境中的天地靈氣之後,別說一朵小小的浪花。即便是不周山從海底鑽出來,我許大閻羅也自信能一巴掌把它給拍回去。
許仙想到了另一種可能。
「弟妹她已經封關了。」
正疑惑間,地動山搖猛地一頓,就像踩下了緊急剎車一樣,突然就停下來了,而且之後過了好長時間都沒再抖動。
直追巨浪而去。
「小英你等下再哭,快告訴許仙師兄,究竟發生了何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