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437章 因果

第437章 因果

「許仙哥哥,你不要這樣,是那位老神仙救我出來的。」
人家說什麼她就信什麼。
「老身之前帶藍姑娘前來,確實是想請天尊出手,將她暫時封印在菩提道像中,只是……」
「這事暫時已經按下,許官人何不再聽聽天尊的打算?」
難道說……
確定了,許仙哥哥的確很生氣,小藍心中迷惑,急忙湊到許仙哥哥耳邊輕聲解釋道。
不僅治好了病,還變得耳聰目明,就連走路也沒了聲音?
不可能這麼輕鬆治好小藍的病,天庭,尤其是這位原始天尊的尿性,許仙再清楚不過了。
小藍的神志,雖然算是恢復了,但留在她識海中的佛毒,還沒有徹底清除掉,眼下只是暫時沒有發作而已,
小藍她其實已經掛了?或是繼承了一部分佛主的能力?
不僅救小藍於水火,還差點把她收作了他的徒弟,個老傢伙,之前就說過要收我為徒,現在又把主意打到了小藍身上。
「多謝天尊仗義出手,只是www.hetubook.com.com不知…許仙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才能報您老人家的恩情?」
不過關於藍姑娘的事,也屬實是因緣巧合而已,並無不可言語之處,所以接下來,驪山老母又把故事的來龍去脈理了一遍。
聽了驪山老母的解釋,許仙也終於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看來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般複雜,
「那不會已經拜師了吧?」
而是一種誰都聽不明白的鳥語!而且更讓原始天尊感到疑惑的是,從佛主轉世口中念誦出來的這一段亂七八糟的鳥語,他其實也是聽到過的,不僅聽到過。
「許仙哥哥,老神仙是好人,許仙哥哥你不能這樣的。」
小藍突然感覺許仙哥哥很陌生,他不是應該歡喜的嗎?可是為什麼會板著一張臭臉?
「大師……」
「不會是那老神仙教的吧?
「大師不解釋一下嗎?」
「法術?這就是法術嗎?」
整件事情到得現在,許仙把來龍去脈又https://www•hetubook.com•com重新整理一下,似乎竟變成了靈山佛地因妖魔作祟,如今已經淪為一片黑暗?
誤會算是解開了。
而且他也會念!
「小藍你先等一下……」
小藍天真爛漫過得糊塗。
「許仙哥哥?你怎麼了?」
小嫂子向來體貼,見這邊叔叔與那位老神仙似乎有話要說,很貼心地拉起小藍的手,與她一道去不遠處的湖邊說話去了。
許仙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哆嗦,小藍顯得有些難為情,自從老神仙在她身上施一點法術之後,她就感覺自己跟以前不一樣了,能看到很遠很遠的景物,
而原始天尊仗義出手。
「啊?真的可以拜師嗎?」
只是後來原始天尊發現,
甚至有可能是佛祖已經跟天尊,達成了某種約定也未可知,這件事必須問個清楚明白。
大師一眼就看穿了許仙的心思,只道這小子的臭脾氣,當真令人惱火,不領情也就算了。
「咦?小藍你剛剛不是在那邊講m.hetubook.com.com話的嗎?怎麼……」
才上了一趟天的功夫,
這更讓許仙疑惑萬分。
這其中必有隱情。
在她看來,分明就是這位老神仙救了她,而現在許仙哥哥卻似乎對這位老神仙很不客氣的樣子,這樣可不行,於是趕忙溜到了許仙哥哥身後小聲提醒道。
許仙只覺一陣無語。
許仙不知道這所謂的無上密法,又是個什麼神奇的手段,但總之五感封印就此解除,然後還聽到了小藍誦念出來的佛經。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這時,一旁的驪山老母再度開口,是和事佬中間人的口吻!
「好像……有說過一些。」
雖然原始天尊也不知其中緣由,但佛靈暗淡卻是的事實,於是他就用無上密法,試探性地激蕩了小藍身上的五感封印。
那還如何喚得醒佛靈?
沒法不激動,之前明明說已經沒救了的,可一眨眼,一個活蹦亂跳的小藍就出現在了面前。
她甚至能看到自己身上還有淡淡的金光散發出來,但並沒和_圖_書有感到不適,而且還特別精神。
許仙聞言。
「小藍你該不會是…學了什麼法術吧?」
卻也不可能那麼簡單。
只是從她口中誦念出來的佛經,極端的不正經,嘰里呱啦咿咿呀呀不知所云,一聽就知道,這壓根就不是什麼佛經,
又把兩眼一眯。
也能聽到很遠的聲音。
許仙的情緒有些激動。
許仙很隨意地拱了拱手。
也有可能是因為地藏魔雲,還沒有遮住錢塘縣的緣故。
這也難怪,因為這所謂的佛經,正是那許仙搗鼓出來,用以混淆視聽的小把戲,之前就已經被原始天尊輕鬆化解了。
「藍妹妹我們去那邊說話。」
「許官人先別著急。」
「大師現在可以說了吧?」
怎麼突然就瞬移過來了?
好吧……
「唉,許官人別總是疑神疑鬼的,這事說來也簡單……」
心說難道真的治好了?
甚至包括佛主轉世前留下的蜜語法藏,也都被這段不知所云的鳥語給污了,身為佛祖轉世,念得卻是這種似經非經的鳥和*圖*書語。
論神識感知能力,許仙自認為自己應該是獨一擋的,連一隻螞蟻的移動的動靜也都能感知到,所以不可能覺察不到小藍突然出現在了自己身後,這就怪了。
許仙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不過應該還沒有,原始天尊這老頭應該也知道我不會答應。
對天尊的援手卻並不怎麼領情,事實上也並不用領情,之所以會出現今日這局面,很大一部分原因還是我歪打正著,把佛主留下來的涅槃經給念歪了。
小藍的雙眼靈動如常,眼中留存的影像,也仍然是錢塘縣中的往昔,而留在她識海中的佛靈,竟也不知為何暗淡了許多。
見驪山老母出言安撫,許仙頓將兩眼一眯,下巴微微抬起,擺出一副欠揍的洗耳恭聽的模樣,只是看驪山老母臉上神情,卻是一副輕鬆的模樣?好似終於放下了心中的某件大事一般。
竟還擺著一張臭臉!
然而雖然沒能糊弄住原始天尊,但是缺意外地糊弄住了佛主轉世的小藍小和尚……
可小藍卻不是這麼想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