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456章 二郎神

第456章 二郎神

也都在妖祖破冰時改換了門庭,且沒有絲毫猶豫,說翻臉就翻臉,就連跟隨多年的忠犬,也沒有一丁點的留念。
撞開重重魔魂,直奔火場救人,身後的魔潮緊追不捨,轉身回望,不禁讓人頭皮發麻,黑壓壓的一片幾乎填滿了地府。
「咳咳,讓錢塘王見笑了,那孽畜趁我不備……」
左邊的是諦聽。
本以為楊戩過來會是一大助力,卻不曾想,他帶過來的麻煩更大更棘手,這波虧大了嘛!
若要論慘,這位二郎才是真慘,自妖祖破冰,他那六位結義兄弟,也就是那梅山六友。
許仙嘿嘿一笑。
許仙一陣頭疼。
背著小青一陣風馳電掣,
不管怎樣。
「草頭神也叛變了?」
「小青,我們走!」
小青話都還沒講完,
不過話說回來,
雖然不知哪吒是怎麼逃出來的,但眼下肯定不能在這裏繼續耗下去了,真是頭痛!
「此子陰險狡詐,厲害得緊,錢塘王萬萬小心,不可中了魔童的奸計。」
楊戩只是嘆氣。
「哦,原來是咋兄?吒兄也是過來幫忙的嗎?」
它們和*圖*書的眼中只有破壞。
……
想不到連哮天犬也被妖魔化了,而且,現在還成了妖祖的爪牙的爪牙,這麼說來,此時飄在隊伍最前面的那位大俠就是……
暴風雨中凌空飛行的超級石碑,這又是一番壯觀的景象,甚至還很科幻,就像是一艘外星文明才有的超級星際飛船?
就被許仙快速打包扛在了肩上,隨著靈氣大盾的撤回,整個幽冥地府瞬間被黑暗吞噬。
而且智力也恢復到正常水平了,不像先前,只知道攀著自己的手臂,忘情地撕咬。
到底有多少魔魂被埋在下面啊?以至於這麼大一座不周山,都能如此輕易地抬起來……
不過這棺材板雖然笨重了一點,需要地府眾鬼齊心協力才能將之抬起,卻也足夠結實,大腿一樣粗的閃電打在上面。
「唉!小青啊,你說我這樣忙忙碌碌真的有意義嗎?」
只是這戰鬥力著實不敢恭維啊,就如眼前那般,真就是個個面容憔悴,衣衫襤褸,這顯然已經被哪吒車過一輪了。
「幫忙?錢塘王看看這是誰?我勸你還www.hetubook.com•com是別輕舉妄動。」
黑娃哪吒同樣抱以一臉的壞笑,而且說話間,竟然還從身後提出來了一隻……
同時,沃石山因為沒有了阻擋,也終於可以肆無忌憚地往上拱了,伴隨著轟隆隆的巨響,如雨後的春筍,蹭蹭地往上長。
但眼下。
可是這真的還是自己的姐姐嗎?失去了人性去之後,真的會變成那種模樣嗎?小青不敢想,卻也更加感激姐姐,把僅有的一片先祖之鱗給了自己。
正因如此在下面的抬棺的眾鬼,也沒有受到影響,如小青先前所言,棺材板的下面,除了除了密密麻麻的抬棺小鬼,真的有許多仙家前來助陣……
「唉……!」
「楊戩?」
密密麻麻,擠滿了每一寸空隙,也有許多魔魂,直接掛在了許仙身上,瘋狂而貪婪地撕咬著,這些如蝗蟲一般的「生物」。
至於右邊的那一隻……
再往前行一段,找到了秦老哥,簡單招呼一句,又把小青丟給秦老哥照顧,撥開人群,果然看到前面路上擋著一個黑娃!
「嗯!多謝楊兄提醒。」和*圖*書
二郎神楊戩,那可是久仰大名,但想不到,兩人竟在這種情況見面,而且還是天然的盟友?只是眼前這位大名鼎鼎的二郎神。
一童駕倆狗。
真的還有救嗎?
「嗯?見過錢塘王。」
「不送。」
她終於看到姐姐了!
如此龐大的數量,約等於不死不滅的屬性,和永遠都不可能平息的怒火,這個世界。
許仙也不敢懈怠,
這也難怪,他的那六位老兄弟,本就是修鍊多年的宅妖,雖化形數萬年,身上早就沒了妖氣,但不管怎麼化,骨子裡仍是妖,是妖就得服從妖祖的意志。
小青似乎沒聽到。
「唉!」
「白素貞!我現在就放你過去,但我希望你能冷靜一點,或許可以換一種方式復讎…」
楊戩感覺有些尷尬。
楊戩的臉上有一排整齊的孔洞,是新鮮的傷口,還在汩汩地往外淌著血,如果猜得沒錯,應該是剛剛被狗啃過。
耳邊突然響起巨浪衝天的怒吼,頭頂是漆黑如墨的魔雲,電閃雷鳴,一片末日的景象赫然呈現眼前,這外面的世界,並不見得比沃石山巔好過多少https://m•hetubook.com.com啊。
許仙只覺一陣無語。
「那你六位兄弟呢?」
「錢塘王!你終於來了!」
模樣很是狼狽。
這臉怎麼這樣了?
魔童哪吒!
於是風馳電掣。
竟然是二郎神的哮天犬!
右邊的這隻狼犬,雖沒有見過,卻也是一眼就認了出來,應該沒錯了,右邊的這隻。
「嗯!啊呀……」
竟也直接黑化成魔了!
儘管這草頭神的數量不是很多,但卻都是妖魔中的佼佼者,個個法力超凡,神通廣大且戰鬥經驗豐富,楊戩之所以能霸著灌江口獨立天庭編製之外,不僅是因為他自己的功夫了得,還有這些強大的後援團也是一大助力。
把魔魂大軍遠遠地甩在了身後,現在能爭取的,也就這一來一回的時間了,不消片刻,移動的棺材板遙遙在望,
大俠一轉身便
這位地府閻羅,他是早有耳聞,自然也知道這人的口碑,似乎不怎麼樣,而今日一見,果然還是名不虛傳,這話講得。
簡單聊了兩句,對面的黑娃,卻已經按耐不住,才半日不見,哪吒倒變得囂張了不少。
許仙感覺有些古怪和*圖*書
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姐姐。
楊戩兄黯然一嘆。
所以包括的那些草頭神。
許仙也不行!
可憐楊戩大哥,
卻已集體倒戈……
卻把許仙嚇了一跳。
許仙知道,講道理約等於放屁,小白也很乾脆,一句貼心的嘲諷送上,就消失在了群魔中,眼前的空間,再次被魔魂填滿。
絕不能讓他們靠近龍壁。
於是就這樣成了孤家寡人一個,一個「慘」字寫在臉上,還讓自己養的狗給啃了臉。
連一點划痕都沒有。
群魔亂舞,爭先恐後地往前擠,只等這邊收回靈氣之盾,這億萬條打了雞血的狂魔,便會發足狂奔向棺材板,去享受那一場只屬於他們的饕餮盛宴……
這才是真的慘。
許仙很迷茫。
依舊一聲不吭蜷縮在許仙背上,柔軟的身子止不住地打顫,她剛才好像看到姐姐了。
身後的狂魔如潮,
「被狗咬的?」
簡直讓人沒話講嘛!
徹底地破壞。
一隻小英?!
只能打一個時間差,趕緊過去,先收拾了哪吒,然後再飛奔回來,想辦法牽制小白。
肉眼不可見的靈氣絲線,已經瘋狂地蔓延了過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