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459章 麒麟臂的妙用

第459章 麒麟臂的妙用

「拿去吧!」
小青一如既往地衝動。
應該是小青的麒麟臂。
還好小青主動把話題岔了開去,她也在奇怪,哪吒為什麼不敢對自己出手,還有那些暴躁的凶獸又為什麼不敢靠近。
許仙下意識地低頭,赫然發現,一幅波瀾壯闊,此時已緊貼在自己身上,還被擠得變了形狀,慌忙收了手中靈氣索。
「我知道,要不這樣……」
小青也是明知不可為而硬懟的性子,於是也沒怎麼思量,就提著青虹劍莽了上去。
緊接著,神奇的一幕就此上演,剛剛還對許閻羅暴打無數棒的小魔童,此時見小青殺來。
許仙淡定地邀請兩人觀看奇迹,如果猜得沒錯,哪吒之所以不敢追來,其實是害怕小青!
恍惚間不禁想起了小白曾說過,小青是修鍊過媚功的事,心說這軟到如流水一般的柳腰,難道就是媚功的一部分嗎?
果斷將之拔了出來。
「是因為先祖之鱗。」
儘管棺材板的外面正打得火熱,但竟然,沒有一隻仙獸敢靠近到這邊來?很有默契的。
既然小白的先祖之鱗這般神奇,那事情就和*圖*書簡單了,只要讓小青揮舞麒麟臂,在前面開道,眾鬼就能抬著棺材板繼續上路了。
但這石壁下卻異常平靜。
「看到哪吒手上拿的黑鐲子沒?那就是金剛琢,你現在過去,把他那條手給剁下來。」
說話間,許仙延出一條安全繩,纏在小青的腰上,表示如果遇到危險,就會把她拉回來。
「呃?錢王這是何意?」
是軟到那種如水似緞那種軟,從許仙手中延展出去的靈氣,等同於許仙的手,此時環在小青的柳腰上,這手感還真是……
「哼!你若有種,就出來與本尊大戰三百回合!」
莫名其妙的。
「哼你要做什麼!別過來,走開,不然對你不客氣!」
紛紛驚懼后逃。
確切的說。
而且都被人這樣子追著暴打了,即便不還手,也不知道躲一下的嗎?真是個獃子。
「我出來?我為什麼要出來?有本事你進來!」
這若是扭起來,
「這……?怎會如此!」
「嗯,你不敢進來。」
秦廣王大驚。
仙獸一退。
長舒一口氣。
小英在身後hetubook•com•com焦急大喊。
因為這塊鱗甲的來歷很不簡單,自縫隙間散出來的幽光,像極了妖祖身上的氣息,終於明白,小白入魔前為什麼把先祖之鱗交給小青了,有了先祖之鱗,無論是仙獸還是魔魂。
「那好,我去開路。」
許仙揉著後腦勺問道。
「放心,出不了事的。」
一會就有好戲看了。
就連旁邊的秦廣王也很是不解,但其實有件事他也很疑惑,自青姑娘過來之後,那些做亂的仙獸就像是約好了似的,始終與九龍壁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哪吒雖不可能出手傷害了小青,但兩人的修為實在不是一個等級,任小青使出渾身解數,小魔頭也只是隨意騰挪,就能輕鬆化解小青的進攻。
「你妹的,這賊老天若不亡,就真的沒天理了,我忍!我忍!等平息了天地打劫,待老子掌了三界大權,定讓爾等哭爹喊娘,後悔來這世上走一遭……」
話音未落,就已經衝到了外面,緊接著蛇信子一吐,一條蜿蜒的青色巨蟒便盤旋在了棺材板的上空,這體型雖不及小白。
「什https://m.hetubook.com•com麼?我……我去嗎?」
竟然有些心疼。
「怎麼?在這裏呢。」
「小青,你的青虹呢?」
面對小青的追擊,魔童只是一味地躲閃,全無還手之意,而且眼中甚至還有一絲懼色?
「你不敢進來?」
那還不得直接化掉……
再也不敢靠近九龍石壁。
包括沿途的正在打著架的仙獸,看到小青靠近,也全都收起了利爪獠牙,紛紛四散躲避。
這很不對勁啊……
「妖族勢大,諸位不可戀戰,速速休整陣型,護送九龍聖壁趕往南天門!」
但也已經足夠大。
說話的功夫。
小青這時還有點恍惚。
「喂!你!你還不放手!」
沒辦法。
「別擔心,一切有我,去吧,別剁腦袋,剁手就好。」
它們在害怕什麼?
「嗯!那好!去就去!」
而且這時許仙也發現了。
外面雖亂成了一鍋粥。
都不可能再傷小青分毫。
禽獸見狀。
「應該是血脈壓制吧……」
小青臉色微羞。
「怎麼不打了?」
「哼!縮頭烏龜!」
心中有了妙計,當即就把小青扯了回來,隨著意念流和-圖-書轉,環在小青腰上的靈氣繩隨之收緊,小青的腰很細,也很軟。
狠狠地瞪了許仙一眼。
哪吒揮舞著火尖槍挑釁。
他竟然直接退了開去!說得話,更是令人意想不到!你要做什麼?你走開?這真的是小魔童說出來的話嗎?
就算是護送吧!
小青已舉著青虹殺到。
剛看了哪吒暴打許仙的全過程,心中如五味雜陳,暗道這哪吒也太狠了些,出手這麼重!我都沒這樣子打過許仙……
「這個嗎?是姐姐給的。」
真的是太誘人的腰。
卻不敢再追來?這就有意思了,她為什麼不敢過來呢?是因為擔心有詐嗎?不太像。
誰要敢走,他就革了誰的仙籍,眾仙家心領神會,顧不得整理衣衫,紛紛應和著,躲到了棺材板底下,除了楊戩依舊在外頭與他家的瘋狗鏖戰……
「哼!有本事你出來!」
所以小青不應該這麼用。
錢塘王之前說了。
甚至比敖辛所化的巨龍還要大,吐著殷紅的細舌,如青玉般光滑晶瑩的鱗甲包裹全身,只有七寸的位置,鑲嵌一塊異常醒目的白色蛇鱗,偶爾還會有絲絲幽蘭色的寒光散發出和*圖*書來。
老神棍們再一次毫無防備地,突破了下限,許大閻羅幾乎看得傻眼,鳥皮直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行吧行吧。
嘶~
那邊的亂戰也瞬間停歇。
「哦?」
許仙師兄他是不是被揍糊塗了?怎麼可以讓小青姐姐去迎戰渣渣呢?這不是羊入虎口嘛!
小青更加茫然,她顯然不是哪吒的對手,可能一招都接不住,更別說要剁下掉他的一條手臂了,許仙莫不是被打傻了?
秦廣王顯然沒聽懂錢王的意思,但他卻看懂了,青姑娘右邊肩膀上那一片白如冬雪的鱗甲,恐怕才是驅散仙獸的關鍵。
然而事實就擺在眼前,
「小青,可以回來了!」
真的好想見識一下。
「許仙?這是怎麼回事?」
這怎麼可能嘛!
呼……
此時又聽到許仙問起了青虹劍,以為他要借自己的大寶劍去找哪吒報復,於是也沒多想。
「小青姐姐,你不能去!」
然後不知是哪位老仙果斷將大手一揮,號召眾仙家集結棺材板,一起護送地府眾鬼趕往南天門。
但許仙卻沒接大寶劍,而是指著哪吒其中一條手臂上拿著的一個黑乎乎的東西,說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