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473章 死到臨頭了

第473章 死到臨頭了

仙佛死光光,靈氣還三界,
許仙就沒那麼好臉色了。
要不是許仙狂甩眼色。
自任職天庭以來。
「留一縷殘魂又有何用!」
這倒是實話。
這邊剛把刀尖扎進元帥的心中,那頭,太白老金星又慌慌張張地竄上來湊熱鬧了,而且身後還跟著一大幫老神仙,一個個臉上,都寫著一個大大的問號。
李靖聞言。
「這絕無可能,本帥的將士們,可以戰死,可以粉身碎骨,也可以神魂俱滅,但絕不能答應,死得這麼窩囊!」
恐怕當時就得竄跳而起!
再說了這不是也沒別的辦法嘛?你有更好的法子嗎?原始天尊有更好的法子嗎?都沒有吧?既然沒有,那就只能這麼干啊!
所以是不是也能用些神奇手段,留下將士們的一縷殘魂?這樣既能讓李靖的心裏能好受點,再者如果真的能留下一縷天兵天將的殘魂,那麼地府就有辦法,用這些將士們的殘魂。
而且這應該也能算因果報應吧?當年你們天庭,差不多也是這樣陰了妖族的吧?現在還回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和*圖*書多麼美好的未來啊。
對那些老傢伙們。
又是從哪裡來的?
觀天象,只見無邊的魔物滔天,比之先前,不僅未有絲毫的變化,而且還似乎變得更加凶戾,更加暴躁了呢,還有,這魔雲中那些只有一個腦袋的僧侶。
「玲玲寶塔?元帥你?」
「咳!元帥你先消消氣。」
我之前就曾說過,
「那是黑柱,是妖祖布下的樊籠,是用來阻擋西天妖僧的,諸位很快就能知道了,走吧。」
「嗯!這很正常,諸位莫要慌,跟本王入了仙境之後,大家就知道具體的情況了。」
許閻羅又非常貼心地補了一刀,也只能節哀了,眼前就是仙境入口了,這些勇敢的戰士,大概還有十分鐘可以活。
可是出征目的,卻不是戰死啊,錢塘王!眼下我的戰士們都還沒到戰場呢。你就在這裏信誓旦旦地說著什麼?絕對能讓他們英勇地戰死!還死得其所?這邏輯真的沒有問題嗎?
其實妖祖壓根就沒說過這種話,但許仙也是不得已,因為大元帥的反應太誇張了。
m.hetubook•com•com你有的選嗎?那叫什麼來著?對!繩子上的螞蚱,元帥你看我手中的大金鏈子,串著包括你在內的所有人,這一計撩陰爪,你們不想吃也得吃啊。
白素貞啊白素貞。
道心還從未像此時這本不安過,這絕對有問題啊,包括其他的老仙家們,這時也都已經發現了問題,此情此景,絕不不可能與和談兩字搭上一丁點關係。
仙境主峰旁邊的那處巉岩茶台,至今還留著太上老頭的,半縷殘魂呢,還有龍女熬辛的魂魄,也暫存在那碗茶湯中,
李靖閉著眼睛,嘴唇微微發抖,一句話也不想再聽,這些將士跟隨他多年,南征北戰,立下過多少汗馬功勞,現在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去往絕路,那就等於是在剜他李靖身上的肉。
而且,哪吒他本就是魔,或許,元帥從一開始,就不應該阻他天性,是魔又如何。」
他們都還茫然無知……
就在死亡專列快到驪山的時候,許仙終於還是沒忍住,悄悄地把李靖扯到身邊,用極端委婉的方式,略微透露了一點有關本次和_圖_書「和談」的細節問題。
大元帥突然變得異常平靜安詳,看來他也是想通了?甚至還把玲瓏寶塔遞了過來,完球了,他這是在交待後事,準備跟著他的將士們一塊去死了……
若這是唯一能平息天劫的辦法,那再怎麼稀爛的法子,它也是一個好法子,況且我這法子,其實也並不稀爛,
好你個許閻羅!你難道沒發現,你的這番話的邏輯,是很有問題嘛!將軍百戰死,領兵出征,戰死沙場,雖在所難免。
「唉,我也沒得選啊元帥。」
李靖突然感覺喉嚨底隱隱發甜,趕緊伸手捂住了胸口,穩住心神,顧自盤算起了戰陣。
我把這麼厚一份投名狀交上來,這下,你總該可以坐下來,跟我好好地談一談了吧?用百萬仙魂換錢塘縣一城百姓。
「嗯?什麼同歸於盡?」
傀儡陰兵雖沒有什麼智商可言,但戰鬥力不俗,而且絕對服從命令,且不怕犧牲,這樣一來,也不至於,一次性就把手中僅有的籌碼全白送掉……
許仙隨口敷衍了一句。
這世間怎會有如此漆黑的東西?甚至比頭m.hetubook.com.com頂的魔雲,都要黑上數百倍,剛剛不過只是多看了一眼而已,道心就出現了劇烈波動。
「元帥節哀……」
這邏輯當然很有問題。
被氣得差點背過氣去。
「你……你!」
元帥果然一秒鐘變臉。
都已經騙到懸崖邊上了,現在,只需要站在你們身後,然後輕輕一推,就能實現一個沒有壓迫沒有剝削的美麗新世界。
再造一支傀儡陰兵!
眼珠子瞪得溜圓,臉上的表情,宛如喪子,同一種極其複雜的眼神看著許仙,就像看著他那剛扒了龍皮回來的逆子。
「噓,元帥您輕點,這事好說,我保證!絕對讓元帥您的將士們,每一個都能英勇地戰死,死得壯烈,死得其所!」
「元帥放心!您就安心地去吧,哪吒是我的兄弟,即便是治不好,我也不可能把他怎樣。
「你……!」
「錢塘王當真已收服紫微轉世?可老朽看著,怎麼感覺不太像啊?還有,仙境下方那數道直插雲霄的黑柱,又是何物啊?」
有什麼好激動的嘛。
就連投胎轉世都不能!
「咳!元帥稍安勿躁,她說了www.hetubook.com.com,可以酌情留下一些,至少保證大劫之後,咱們天庭仍能有餘力維持三界的基本運作。」
這不過分吧?
「錢塘王,這…這似乎不對啊!老朽怎麼感覺,越是靠近驪山仙境,這天上的魔雲,也變得越來越邪性了呢?」
是靈山來的嗎?
我呸!
「要不這樣,據說這驪山仙境,乃是天靈地秀之所在,我一會再去跟她商量商量,看能不能,留下將士們的一縷殘魂。」
而此時。
只留一縷殘魂。
舊賬自此清,幽冥掌人間。
眼見末日在前,李靖也想開了,確實沒有更好的法子,現在也不是作口舌之爭的時候,全力一搏或許還有一線生機,若真能留下一絲殘魂,逝去的英靈或能入六道輪迴也猶未可知。
這又是句混賬話。
「錢塘王,你別再說了…」
「錢塘王,我李靖再信你一回,這玲瓏寶塔你拿著,吒兒他若還有得救,希望錢塘王能儘力保他一命,如若不然……」
不出所料。
心說你們這些老傢伙,也真是,搞不清狀況,真以為老子跟妖祖打了幾架,就是天庭的人了?
「錢塘王……錢塘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