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482章 墮入黑暗

第482章 墮入黑暗

不論是佛主布下的真善美幻境,還是太上大師布下的末日水世界幻境,亦或是在老龍王家的祖龍之魂中。
「姐……姐夫?」
我去。
轉身四顧,隨意掃了幾眼周圍,此時所在的位置,也正好是自家的小院外,院子里似乎有人正在哀嚎痛哭,許仙愣了愣,然後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這很不科學!
沒別的辦法,只能選擇用這種,很原始,很粗糙的近身肉搏方式就是不過想要近身肉搏,眼下還有一個問題亟待解決。
在他身後,還有幾個捕快大哥,正從院子里出來,也是一副凶神惡煞天打雷劈的狗腿子模樣,手裡提著幾隻嗷嗷叫的老母雞,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
走出院外,還順便抬起一腳,踢翻了道旁某個過路小販的一車廉價飾品。
「大師,你現在還覺得用你那,愚蠢的方式,就能結束眼下的這個麻煩了嗎?」
這裏的狀況,已經足夠混亂了,可您老卻還拎不清,老想著用自己的血,去潑醒你那瘋了魔的啊姐,簡直無語。
再這樣下去。
「姐夫?」
一個衝刺,朝地藏大師的眉心,頂了上去,像是一頭扎進了濃霧中,hetubook•com•com只感覺眼前突然一黑,緊接著,整個身子便開始極速下墜,然後墮落,持續的墮落。
「我要去掐死他!」
這肯定是又進到某個幻境中了?幻境這種地方,許小官人還是很有生活經驗的,來過很多次,生活過許多年。
這種持續的墮落感,似曾相識,與身處在暗影之界時的感覺雷同,眼前只有暗到極致的黑,沒有方向感,甚至沒有存在感。
大師的語氣,突然有點沒有你,我承受不來的味道,許仙苦笑一聲,依舊決然而去。
這是什麼劇情?儘管只是幻境,但許仙也不可能允許自己的姐姐被人拿鎖鏈套著,尤其這行兇者還是自己的姐夫!
許仙惡狠狠地說道,聲音沙啞,雙眼布滿血絲,怒瞪著不把天兵當人的殺人兇手。
確切地說,是一個累贅。
那就是行動非常遲鈍。
許仙猛地一驚。
姐夫滿臉戾色,惡狠狠地看著許仙,眼中還閃過了一絲疑惑,然後下一秒,就掄起了蒲扇一樣大的巴掌,二話不說,就往許仙臉上招呼了過來……
但許仙仍被眼前景象,震住了!不僅因為腳下的桃木和_圖_書釵,還有那位被姐夫用鎖鏈套著的女子,離得近了一些之後許仙才看清楚,這個可憐的女子。
不留一絲痕迹。
沒錯,這裏正是錢塘縣!
說話間,地藏大師已近在眼前,來不及思考,直接一個彈射起步,蹦至空中,速度很快。
胯|下的烏黑巨龍,好似有所感,變得更加狂躁不安,瘋狂甩動著巨尾,一瞬間,狂風驟起,飛沙走石,魔意噴涌!
一隻兩文錢的桃木釵蹦起空中,落到了許仙的腳下,很眼熟的桃木釵子,這是自己送給小藍的那一支桃木釵子。
「無知小兒,在世尊地藏面前,安敢造次,還不快快放下了屠刀,皈依我魔!」
姐夫的造型,好似一個三癩子,手中提著一條鐵鎖鏈,鎖鏈的另一頭,還拴著一個披頭散髮,衣衫襤褸的女子。
很符合莽夫的形象。
不論是睜眼,還是閉眼。
外加一招斷根腳。
完了還憤憤地補充道。
但大也有大的弱點。
而小,則也有小的優勢,靈活,機動,且多變,趁著地藏大魔頭張嘴的功夫,許仙這邊,就已經打出了一套組合拳。
不知道,他又是出於什麼目的,把我送進這hetubook•com.com樣一個幻境中,是讓我重溫昔日時光感悟人生?還是讓我參破事物本相,心甘情願地皈依他魔?
「那該如何?大師可有高見?」
「大師先找地方躲躲,晚輩很快就能解決掉他的……」
大師的見解果然獨到。
竟然是自己的姐姐!
人家都已經要壓到頭頂上來了,她竟還說不要冒然行動?您難道沒看到嘛?凡是被魔龍踏碎的天兵天將,轉眼湮滅成灰。
「胡鬧!」
下方金陣中的天兵天將,頓時,就又被收割了一大片,許仙甚至看到李靖在吐血,管不了那麼多了,必須阻止你。
雖明知這隻是幻境。
「這……老身也不知地藏身上,為何會有魔源氣息,總之,許官人不可貿然行事。」
是慣用的招數。
「但他現在在大開殺戒!」
說完,許仙為驪山老母鬆了綁,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六爪魔龍正在大開殺戒,而我的天兵天將天上仙,我的上等魔魂容器,正在成片成片的破碎倒下。
自院中行出。
正是背在身後的驪珠小姑娘,一想到這個累贅,許仙就感覺頭痛無比,這純粹是一個不應該多出來的麻煩嘛。
被黑霧吞噬后。
和*圖*書狠狠地搓了搓腦袋,可看到的,卻仍是那幅絕美的,熟悉的山水畫卷!天色陰沉,細雨綿綿,遊人們,舉著各色花傘,或匆忙,或悠閑地行走在北山道上的,青石街道上!
這是什麼情況?
「勒……不,你不能去!」
左砍柴,右砍柴。
好吧,在神話的世界里講科學,的確有點不講原則,於是許仙決定從內部突破,莽入地藏大師的身體里,看看裏面有什麼。
驪山老母素手緊握用力拽緊了,要去做傻事的男人,眼中露出一絲驚恐。
很快就要輪到李靖了。
「許官人你要做什麼!」
地藏大師宣了一聲魔號。
地藏大師那烏黑光亮的大腦殼,巨大無比,弱小的許仙,浮在光禿禿大腦殼前,宛如鍋底的一粒灰塵,渺小至極,想要勒死他,似乎有點不太現實。
「你!你怎能這樣說話!」
驪山老母氣鼓鼓地回道,其實,她現在也已經想通了,眼下的麻煩事,早已經不再是單純地尋死覓活,就能解決地了的,然而天生的倔強,仍讓她不肯低頭。
但都沒能奏效,地藏大師似乎,似乎是虛的!不是腎虛的那種虛,而是虛無飄渺的那種虛,虛到什麼都沒www.hetubook.com.com有的那種,重拳出擊,直接透體而過。
隨即又都成了地藏魔的一部分,眼睜睜看著這些上等的魔魂容器被毀,我心痛如絞啊。
想也知道。
這是一種莽上加莽的戰鬥方式,很不可取,但形式所迫,體內存儲的靈氣,基本都用來展開巨盾鎖住天庭援兵了,眼下也只有這麼一丟丟靈氣可以調用。
但這邊,大師雖不著急尋死了,卻又伸手,一把扯住了許仙的胳膊,並一臉焦急地說道。
「我現在不跟大師你爭辯這個,您也別忙著尋死,地藏魔就在眼前,我現在要去會會他。」
「你不懂!」
對許仙來說,都是沒有壓力的,也自信幻境這玩意,根本困不住自己,原來地藏大師那烏黑髮亮的巨大腦殼下,竟也是我心心念又巨熟悉的錢塘縣。
「許官人你快回來!」
反了反了!
「姐夫!你這是作甚!」
我竟然回到錢塘縣來了?而且!還是是一個春雨綿綿,遊人如織,熱鬧非凡的錢塘縣!
「你放開,我必須去!」
你所看到的,都是同樣的世界,身心仍在持續不斷地墮落,也不知過了多久,眼前的畫面突然一轉,一幅煙雨朦朧的山水畫卷,突兀出現在眼前。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